退休干部傅忠兴生前遭受的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退休老干部傅忠兴,家住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四扣乡二吕村,于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傅忠兴老人和家人一起遭受了魔难,经历了多次骚扰和迫害,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五日(阴历五月初五),离开人世,年七十六岁。

'傅忠兴遗照'
傅忠兴遗照

一、喜得法轮大法,走入修炼

说起傅忠兴老人的得法经历,还有一段故事,在一九九五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已是十点多钟,他的女儿傅传美和女婿卜庆金从东营赶回仙河镇,因天色已晚没有交通车了(当时还没有出租车),临时决定到傅忠兴老人家来住宿,第二天一早再赶回仙河镇。刚刚坐下,他老伴就说了一个梦,她说昨天咱家来了一个人,并描述了这人的长像。她就问这人:“你来干什么?”他说:“我来看看。”她又问:“我不认识你啊?”那人说:“明天来上两个认识的你就认识了。”这她就纳闷了。她说完后,闺女女婿从衣兜里拿出了《转法轮(卷二)》,打开李洪志大师的法像给她看,她一下惊呆了,原来那人是李老师啊!

夜间,闺女女婿朗读大法书到一点多,合上书准备睡觉,他的老伴就说:“念啊”,原来,两位老人还在认真的听着念法呢,女婿就又念了很长时间。

第二天一早,傅忠兴就开始学习法轮功动作,等学会了第一套功法,女儿俩人就赶回仙河镇去了。老人就开始每天炼第一套功法,炼了不到一个星期,极严重的脱肛病就不治而愈了。原来,他解大便简直太难了,蹲在那儿一、两个小时起不来,每次都要拉一大滩血,很遭罪。炼功以后,不知不觉的各种病症都好了。

傅忠兴的大儿子去东营出差,看到一个算命先生,他凑上前去,那位算命先生对他说:“你的卦我算不了,你家有修大佛的”,一句话使他愣住了。后来他明白了,回家后马上量好尺寸,做了几个大镜框,把李老师的法像装在镜框里,恭恭敬敬的挂在了墙上。从此,他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

老伴去世以后,傅忠兴老人就跟随大女儿一起生活,女儿傅传美在家中组织了一个学法小组,每天大家一起学法炼功,互相交流,形成了一个良好的修炼环境,他的心性提高很快,对法的认识也越来越高,身体状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二、抵制邪恶的迫害,坚定修炼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一日,傅忠兴老人带着女儿及全家人踏上了北京上访的旅途,历尽千难万险,闯过了道道难关,通过了中共的层层防线,来到了北京的南大门(廊坊),已是二十二日夜间零点,在此又被中共把门的警察挡住了,老人家费尽周折,最终也无法进入北京,只好返回家中,让孩子们继续前行,进北京上访。

孩子们历尽千辛万苦,踏破重重难关,最终进入北京,可看到的却是无数截访的武警、便衣,而没有任何接访人员。整个府右街全是一辆挨一辆的大客车,里面坐满了全副武装的武警,整装待发,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中共正在大面积抓捕法轮功学员,哪有人去听法轮功学员们反映情况啊。

九九年十月,卜庆金、傅传美再次进京上访,作业二大队王炼杰派了一帮恶人来骚扰傅忠兴老人,连恐吓带威胁,让老人说出女儿的去向,逼迫他交出两个孩子。傅忠兴并没有被邪恶吓倒,对他们说:你们让我交人,我还问你们要孩子呢,你们把我孩子逼哪去了?恶人无话可说灰溜溜的离开了。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后,老人的女婿卜庆金、女儿傅传美二人被孤东采油厂刁克福、惠成龙、高月敏、王炼杰、李光民等人员,多次非法关押,派人跟踪监视,采用电话监听,电话骚扰,闯入家中骚扰、一次次毒打残害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并长期扣发其工资奖金等等各种方式的迫害,傅忠兴老人的身心也一次次受到了极大伤害。

二零零零年初,正是严冬季节,作业二大队王炼杰雇佣了刚刚退伍的军人,躲在卜庆金家楼道内监视他们一家人的生活。由于深夜里一直在楼道中守候着,把小伙子冻的瑟瑟发抖,蜷曲成一团。傅忠兴老人出去解手时发现了他,把他领到家中,让女儿给他下了炝锅面条、荷包蛋。那小伙子吃饱后,问他是哪儿来的,他不敢说,说了就没有饭碗了,后来恶人王炼杰把他领回去,并从女婿卜庆金的工资中扣出三百五十元钱,作为他跟踪监视的报酬将他送走了。可见王炼杰做事有多么卑鄙无耻。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他在大女儿的陪伴下,带着鸡鸭鱼肉及瓜果礼品之类的物品,准备去济南二女儿家看望不满周岁的小外孙。刚刚走出大门不远,就被正在跟踪监视的恶人抓住,将其押回并严加看管,罚款一千五百元。为了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亲戚不能走,孩子也不能去看,连出家门都犯法,共产党有多么的独裁专制啊,任意的欺压百姓,残害善良。

有一次,女儿傅传美和丈夫到室外厕所去解手,负责跟踪的一帮人员都是男人,跟踪的男人跟着傅传美寸步不离,竟然跟着她走进了女厕所,这纯粹是对人格的侮辱!这把傅忠兴老人全家人都气的不行。

三、两儿女被关押,一人带三孙步履维艰

二零零零年八、九月份,傅忠兴的大儿子为了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被中共恶人抓回后,将其非法劳教三年。在邪党的欺骗下,大儿媳妇也开始向傅忠兴老人发难,十五、六岁孙女在家没人照顾,对此照看孙女的任务,又落在了他的身上。二零零零年十月份,二儿媳妇在济南因去北京上访,也被中共长期非法关押,二儿子常年在外地出差,同样十三、四岁的小孙女,也没有了亲人照顾,只能是这位老人操心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他的大女儿和大女婿双双又一次被孤东采油厂长期非法关押,在卜庆金、傅传美被非法关押期间,傅忠兴老人不仅挂念着儿子、儿媳、女儿和女婿他们,还要在家照顾正在上初中的外孙和两个孙女,并且都是各住异地。长期和女儿、女婿的痛苦分离,傅忠兴带着孩子,雇车跑出四、五十里路去孤东前线,看望被关押在黑窝中的亲人。可是,恶首王炼杰百般阻扰,说他是老法轮功学员,坚决不让老人见面,而且连黑窝的大门都不让他进去。他又跑到孤东采油厂培训学校洗脑班,去看望大女儿,邪恶头子高月敏、盖金春也同样,又把他阻挡在大门之外,跑了几趟也没能见到亲人。不仅这样,恶人王炼杰、高月敏等人还时常到家中对他骚扰,向他发难,经常找茬去他家中滋事,甚至要撵他离开仙河镇。

由于中共的迫害,照顾三个孩子的事情,全部落在了这位七十五、六岁的老人身上,在半年多的时间里,这位老人经常沿着仙河镇、河口、济南、王村等地,来回奔波。善良的老人既要照看自己的孙女和外孙,还每天牵挂着这些被邪恶非法关押的儿女。想看到哪个关押在黑窝的孩子,都是白跑一趟,根本不允许他见面。一次次的奔跑,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与精力,花费了多少钱财,都没能见到孩子一眼。

二零零零年新年来临之际,傅忠兴全家人被中共迫害的七零八落,他一人带着三个学童,哪有心思过年啊。新年到来之际,胜利油田各个单位,每年都要拿出一大笔资金,集体购买大量的年货,分发给每个职工,作业二大队也不例外,年年如此,可是恶人王炼杰不仅从精神上、身体上和金钱等方面迫害卜庆金全家人,就连过年的物品,整个大队每人一份的东西,他也给扣去了,整个孤东采油厂只有卜庆金一家任何东西也没得到,连挂鞭炮都没有给。傅忠兴老人带着孩子们,在一些好心人的帮助下,在过年的时候,他和三个孩童才勉强能吃上一顿水饺。每到吃饭的时候,这位老人只是照顾着孩子们吃饱饭,他收拾收拾碗筷,自己也没有了食欲,随便吃上一口,有时就免的吃饭了,整日只是看着三个孩子在叹息、苦恼,长期下去他的身体也被折腾垮了。可是,王炼杰并没有放弃对老人的骚扰,还在三天两头找上门来,威逼老人放弃修炼,并逼他让孩子们都放弃修炼。老人从未满足这些恶人的要求。

到二零零一年的四、五月份,老人的身体彻底煎熬垮了,半年前还在扛着五十斤重的面袋,一口气就上到了三楼,非常健壮的身体,此时此刻,却变成了一个骨瘦如柴,面黄肌瘦,弱不禁风的老人,被迫害得已是气力不支的状态,等到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女儿、女婿回到家中的时候,这位老人再也支撑不住了,躺在床上再也起不来了,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在经历了长期的迫害后,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傅忠兴老人在世的时候,为了能见到大儿子一面,千方百计,不辞辛苦,一次次的跑出七、八百里路,来到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门前,每次都是抱着能见亲人一面的愿望而来,但是几次都未能如愿,被恶警阻挡在劳教所的高墙大门之外。直到一年后,大儿子被保外执行,释放回家的那一刻,他的儿子还不知道傅忠兴老人被迫害离世的消息,还在着急的回家见他的爸爸。

傅忠兴老人所遭受的迫害远不止这些,我们只能把了解到有限的一部份情况写出来,让人们看一看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给无数美满幸福的家庭带来的巨大灾难,给亿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孩子带来的极大痛苦。中共对全国民众犯下的恶行罪不可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