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双阳区杨明立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法轮功学员杨明立,男,六十岁,曾被中共非法劳教迫害一年,二零零五年底是他弟弟从劳教所三楼把他背下来的.杨明立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含冤离开人世。

长春市双阳区大法弟子杨明立生前照片
杨明立生前照片

杨明立一九九八年十月十四日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一直不好,他神经衰弱,整夜难眠。浑身乏力,肾衰竭,高血压。吃药成把,打吊瓶一个疗程二十八个吊瓶,一打就是三个疗程,厂子、单位医院人人皆知,一年半时间从未吃过盐,吃点就便血。杨明立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再也不进医院,厂子、单位、医院人人皆知。

九九年四二五杨明立与同修去省委请愿,要求释放在天津无辜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七•二零邪党开始公开、全面地迫害法轮功,杨明立在厂子所在车间讲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伪案出现以后,杨明立在车间公开讲真相,告诉工友们那是假的,是为迫害法轮功演的戏。单位领导找法轮功学员看自焚伪案录像时,他当场指出是假的,不是法轮功学员所为,并指出疑点。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杨明立为证实大法到户外炼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单位上班后,杨明立仍然向工友讲真相。单位领导和厂子派出所以及公安政保科的,不断骚扰,说找就找,说抓就抓,取消了他的厂子标兵资格,给他开除厂籍留厂察看的处分,为了避开双阳迫害法轮功的大抓捕,杨明立被迫放弃工作,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杨明立和另一同修去长春市兴隆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看望生命垂危的同修,被当场绑架,并遭毒打。有个叫张队长的恶警带头打杨明立,整整打他一下午,这个恶警打累了,另一个恶警打。第二天双阳政保科的恶人又打了他一下午。有个人抓着他的头发把他头往水泥墙上撞,撞了四、五十次,直到那个恶人撞累,别人又打。

酷刑演示:抓住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抓住头发撞墙

一个星期后杨明立被送往苇子沟劳教所,在弟子沟呆了八个月,昼夜二十四小时包夹他。杨明立善待他人,给普犯讲真相,有一个惯偷是夜间看他,他脱的衣服被惯偷穿上,惯偷的破烂衣服扔给了他,他默不作声穿上了破烂。最后杨明立被迫害得食水不进,生命垂危,普犯们喊来恶警,恶警让家属为他办保外就医。杨明立在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住了一个月后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杨明立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正常。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八日,杨明立在租住的家中被长春市南湖派出所恶警绑架。为首的恶警姓崔,家中被翻得乱七八糟,当时搜出大法书籍和真相传单。当天晚上朝阳分局来一恶警,逼问杨明立资料来源,他不说,朝阳分局那个恶警把他打了。恶警们看问不出结果,就在当晚把杨明立送往长春第二看守所。在第二看守所,杨明立绝食绝水一个星期,恶人教唆普犯给他大量灌食盐,不给水喝。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后来,杨明立被送进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杨明立被迫害得血压增高,尿血。后来又被送往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在朝阳沟,杨明立血压高达二百四十。一年期满后,双阳区政保科去朝阳沟劳教所,以杨明立没转化为由,要把他送往兴隆山洗脑班,在杨明立的弟弟据理力争的情况下,双阳区政保科恶人不得不放人。双阳区政保科恶人联系了他弟弟所在社区“六一零”,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把杨明立接到他弟弟家中,是他弟弟从朝阳沟劳教所三楼把他背下来的。

回家后杨明立的姐姐在省医院为他做了身体检查,检查结果是:慢性肾炎,脑梗,高血压。

无论是在非法劳教期间,还是拘留期间,杨明立都没有给邪恶留下任何文字也从来没说过不炼二字。就在最后朝阳沟要放他时,还拿出几张纸,上面不知写的是什么,问杨明立:这是你写的吗?他说不是,所长说:你走吧。

杨明立语言有障碍,很少跟别人沟通,他的身体逐渐恶化,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含冤离开人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