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二零零六年八月,我结束了在监狱四年的邪恶迫害,又回到相对自由的环境汇入正法洪流中,下面谈了我回来后如何做好三件事。

我决定用两个月的时间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把四年失去的补回来(当我开始学法时,深感大法的珍贵,同时感到在监狱看不到法的那种痛苦的煎熬,炼功时所遭受的毒打和折磨,发正念时受到的惨无人道的迫害),后来看到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其中包括讲真相救人。

在师父的点悟下,我马上走出去救人,开始因怕心,就在家里和亲朋好友讲,后来到集市去讲,到农村去讲。下农村因路远在同修的提示下,我丈夫给买了一台电动车,真是省时省力,买了车后,我与同修几乎跑遍了大街小巷,风雨无阻。

由于讲真相的资料我用的量大,大资料点的同修很忙很累,师父讲了资料点要遍地开花的法,看后我萌生了办资料点的想法后,由于技术同修和协调同修帮助,我很快学会了打印、刻录与做一些其它真相资料,除了满足自己还负责一个学法小组及个别同修急需资料,这一切做起来得心应手,救人效果非常好。在这里我对曾经帮助过我的所有同修表示深深的谢意。

二零零八年我家迁居市内后,我知道这是师父为弟子树立威德,为我扩大救人的范围,我感谢师尊对弟子提高用心良苦。在讲真相过程中,我发现骑电动车走街穿巷不方便,总觉得与有缘人隔一堵墙似的,不便于沟通,同时还存在往太远的地区去电力不足的问题,于是改骑自行车。自行车是我救人的好帮手,没有极特殊情况不坐公交车,有时我就从家出来开始讲,讲到过了闹市区几乎没人的地方,我再坐公交车,每次救人的机会我都不放过。几年来都是风雨无阻的。

我人虽迁居市内,可我心系着那里的同修与世人,为此最长半个月,短的一周就骑自行车回来一次,与同修学法、交流,到农村去讲真相救人,协调人安排正法的事,我都能力所能及默默的配合补充,这是其一,其二原住区离市内相隔三十多里路,这是我讲真相的最佳地带,我从不错过一次机会,我每次往返多则能救四、五十人,少则也能救二十来人。

骑自行车讲真相救人,有一次我和同修去农村大集讲真相救人,从家走时天空就乌云密布,到我们讲完往回走的时候,狂风大作,同时也掉雨点了,同修说马上要下雨了,我说没事咱们不到家,它不能下,这时我感觉这雨就在空中含着,一会掉几个雨点。当我走到我家楼头时发现地上一个大点一个大点的,这是什么呢?我定睛一看是大雨点,可我身上一个没有,我也没有下雨的感觉,等我把车放好后就感觉到那大雨好象等待已久急不可待似的倾盆而下。

这段时间遇到很多这样的有缘人,有的说我不信,我说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让你三退抹掉兽印,就是劫难来了能保命,你躲过劫难你平安幸福,你家人也跟着幸福,××党啥坏事都干,你为什么要当它的陪葬品呢?你是善良的好人,淘汰的是罪大恶极的坏人,有劫难你躲过了,没劫难你也不搭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他想想是这个理,现在问他退了吧,他说行,这时加上一句给你的父母带去平安幸福,或者说祝你全家人平安,这时他会感激的不行,连声说谢谢,你是好人。

还有一种人,你跟他说三退,他说我什么都不信,没钱不行,我就信钱,××党给我钱。我马上接过来说,法轮功不给你钱,可给你命,有命才能有钱,才能花钱,没有命有多少钱都没用。再说你那钱不是××党给的,你别把这顶桂冠给它戴上,是你自己创造价值赚来的,劳动所得,你赚钱在养活它,你创造一万价值,它给你一百,假设××党真给你钱,它也是有目地的,叫你听它任意摆布,当它的驯服工具叫你生你就生,叫你去死你就得去死,天安门自焚事件不就是很好的例证!参加自焚的所有人都是江泽民、罗干花高额钱雇来的,那不也有人为它生为它死吗!另外现在假药很多,而且还特贵,可花钱不少,去治病可病根本没治好,钱花了不少,罪还得你自己受。所以你退出来后身体好心态好,多做好事和善事,喝凉水也不生病,你钱再多他不能替你遭罪,你说哪个好吧!他觉得咱说的有道理,他就退了!

还有其它各种类型,好的例子时间关系不多举了。几年来我救度的人数每月多则二、三百;少则一、二百。

记一次去偏远山区看望同修,我丈夫正在消业,胃痛很重,一到后半夜就呕吐,他被折磨的非常痛苦,这时我的人心出来了,想他这样痛苦我应在家护理他,当亲情与大法摆在同一个天平上时,我放下了亲情,选择了大法,决定去看同修,同时也不能让丈夫感到伤心,在语言上安慰他,从生活上关心他,为此我连夜给他包了饺子、包好了馄饨、擀了面条,干完后已经是午夜11多钟了,我发完正念刚要睡觉,他又开始呕吐直到后半夜2点多钟才睡,早4点起来炼功发正念后又给丈夫蒸好饺子,我草草吃口剩饭,跟他说我去偏远山区,他没说什么,我赶快骑上自行车一直猛蹬,我虽已经66岁了,30多里路仅用了55分钟就到了。八点整与三位同修就出发了,我们一路讲真相救人,到同甲修家已10点多了,和他们交流,安排好下步事宜,紧接着又到乙同修家,找来当地其他同修一起交流,安排学法小组等事后,我们又急速往家赶,到家(原来的家中)已是下午2点多钟了,草草做点饭吃完后又和协调同修到学法小组和没走出来的同修交流切磋,安排学法小组又回到协调同修家中商量点相关事宜,再回到原来的家吃个馒头,给丈夫打个电话致以问候与安慰,就又到大组学法,后坐车回到市内的家已是晚上10点多钟了。收拾收拾家务,发完正念,还没躺下,丈夫又开始呕吐到2、3点钟,早上起来炼功发正念,护理丈夫,下午又去同本院老太太学法。尽管这样,我没感到疲惫和辛苦,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这一切表面我们在做,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看上去是无序的,实际是师父有序的给我们创造了树立威德的机会,感谢师父的佛恩浩荡。

综上所述,意在与同修交流,启悟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赶快走出来,跟上正法進程,学好法多救人,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