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乡村夜行路 时时刻刻师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现将这几年的部份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同切磋与提高。

我得法前患有严重的脑血管疾病,头痛、记忆力下降、高血压、左腿疼痛,使我痛苦不堪,度日如年。中药、中成药、西药成了我的“主食”,一日三餐没有离开过。每年春秋两季还要進行输液疏通血管,维持一年的生命需要用八千元左右的医药费。到一九九七年,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行路也有点困难了,自己感到生命到了尽头。到医院看病医生大夫也直言不讳的告诉我说:“象你这种病要想根治比较困难。”我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有幸喜得大法,我炼功没有多长时间,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就全部消失了。我深感大法的超常,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就暗暗的下了决心,从此以后坚修大法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对我们伟大的师尊、对大法進行了空前的栽赃陷害,非法打压,用谎言宣传来欺骗着一切不明真相的世人。当时炼功点被破坏,辅导员被抓。有的大法弟子的书籍被收缴。为了保存好师尊的法像和大法书籍,我与另一名同修把炼功点学法小组上的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师尊法像用三轮车转移到农村,所以师尊的法像和大法书籍未受到任何损失。

在当时的邪恶形势下,每位大法弟子都感到邪恶之巨,我本人也感到压力之大。经与同修切磋我们都一致认为:我们修真善忍没有错,炼法轮功是我们的信仰。经同修切磋后悟到:我们应该走出去证实大法,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说明情况,于是在与同修们结伴下,我们全家在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七去北京上访,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反映我们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

我们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后,被恶警拦截,把同修都抓上警车,我看到同修都被抓上警车后,也毫不犹豫的冲向警车,喊了一声:“我也是炼法轮功的!”恶警也把我抓上警车。在当时的情况下,这样做不知是否对,但我有一个想法:一定要和同修在一起,为师尊和大法说句真心话。上警车后,把我们送到潍坊公安局驻京办事处,在那里他们先搜我们的身,把钱拿走,不开收据,然后進行登记,叫我们原单位派车把我们从北京拉回原单位迫害。拉回后我被市公安局强行勒索五千元,我妻子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在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师父发表了《心自明》经文,给我们全体大法弟子指明了今后修炼的道路。我要发真相资料救众生。我在第一次接到真相资料后,我就在想:“城里大法弟子这么多,应该把这些大法资料发到农村去,发到大法弟子比较少的地方去。”于是我就利用晚上时间骑自行车到离市区偏远的村庄发了一次真相资料。这个村庄是以前我同事的家乡,我曾经去过他家,所以对道路不陌生。三天后我给这个同事打了个电话,问他:“你们村里见过法轮功真相资料没有?”他说:“前几天有人来发过。”我又问他:“以前有人来发过吗?”他说没有。由此我悟到:应该把真相资料到农村、到偏远山区发放。自二零零零年以来,我就一直坚持到农村,到离市区较远的偏僻的山区发放真相资料。

记的有一次在晚上到农村发真相资料,这个村庄特别大。我来时带了一大包资料,最后只剩一份了,我就把这份资料放在了本村学校门口的挂锁处。放好后刚要回头走,差一点与一名在夜间来学校值班的人相撞,当时天气很黑,我的头差一点碰到他的身上。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快速到离公路不远的一堆玉米秸蹲下,果不其然,几分钟后,一辆摩托车从学校门口驶出来,顺道来追赶我。不一会儿,这辆摩托车回来后,顺路又向另一方向追去了。此时师父又点化我可以上路走了,于是我骑自行车上路安全的离开了。

还有一次也是在夜间到农村发真相资料,这个村特别大,(后听说这个村是四个村庄连成一片),我到了村庄后,先把自行车放在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再发真相资料。

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我心里想到我们是在救人,不是来完任务。保持纯净的心态做,把每一份资料从门口缝处塞進门里去。但真相光盘不能塞,一塞就会拉坏光盘,影响质量。我都是把光盘用塑料袋封好后,拴在门环上。这样做不易损坏光盘,并且主人一出门就能看见。

发完资料后,再回来找自行车,由于村庄大,对街道不熟悉,有时会迷失方向,忘记把自行车放在何处来了,只好请师父点化,很多次都是师父领着我把自行车找到的。

近期我一直在山区村庄发真相资料,这些地方可以说是空白区,没听说有大法弟子,也没听说有人来发真相资料。我就利用白天骑摩托车熟悉道路,发现有的路段是悬崖陡壁,环山绕行。有的村庄三面环山,進出一条路,有的两面环山,一条路贯穿村庄,在夜间找个放摩托车的地方都有困难。这个地区离市区较远,来回一趟需走七十多公里的路,并且一半是山路。我想起来师父的法《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没有一点畏难心理,于是我就骑摩托车晚上到山区顺路逐村发放。

在一个村子里即将发完真相资料,只剩几份了,忽然一块砖头从我的身后向我扔了过来,落在我的旁边四米左右的地方。我想你根本动不了我,也伤不着我。因为我有师父,身边有正神,我一点怕都没有,照常向前发真相资料。不一会儿我听着后边有人过来了,我就快步的到了村边玉米地里,并找到了我存放在玉米地里的摩托车。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就从村子里开出来一辆小货车顺路追我,不长时间这俩小货车返回来又顺路向另一方向追去了。我想我应该上路走了,但师父点化就是不让走。只好又在玉米地里蹲了两个小时,此时天已经开始亮了,应该离开这个地方了。我就把摩托车从玉米地里推出来,一上路发现离我只有六米左右远有一辆摩托车停在马路中间,车上有人,但他没有任何反应,我骑摩托车从他的身边走出。过后我悟到这是师父把他定住了,保护了我。

山区村庄由于比较封闭,受邪党宣传毒害较深,明白真相的人少,所以干扰也大,经常有人跟踪、堵截,也不易走脱,多次都是在师父的点化和慈悲保护下安全回归。

十年正法修炼,我是跟头把式的走到现在。我还有执著心,有时被邪恶钻空子,我曾八次被公安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但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第一次非法劳教我十三天就回家了;第二次非法劳教,我十五天就回家了。

在最后的正法修炼的时间里,我们要牢记师父的教导《越最后越精進》。修好自己,多救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向我们伟大的师尊交一份合格的答卷。不妥之处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