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的路上忍苦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湖北省武汉市大法弟子。我于九七年三月初得法。我用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一口气看完《转法轮》这部大法,我觉的简直太好了。若不是给我书的那位同修嘱咐我不可在书上画记号,那我会从头到尾一杠到底的。第二天我问他,你还有相关的书籍吗?我都要看。他连忙回家把他所有的大法书,包括手抄的经文都拿来了。三月十七日,他告诉我说:“有一个讲法班,明天开班,您去吗?”

从那以后,我正式的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就因为我没带任何治病的想法,不知不觉中,九讲课下来,我身上多种疾病:十指无名肿痛、强直性颈椎病、腰腿疼痛、失眠症等等这些顽疾都不翼而飞。我扔掉了吃了二十多年的安眠药,清除了办公室和家里所有的瓶瓶罐罐,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感觉。

一个月后,我过了第一个大关。那一天我做晚饭时,一个大蒜瓣被我拍落到灶台的后面,我用手去拿,一下子手就被排气扇绞了進去,一声巨响,把我儿子从里面的一间屋给惊动了出来。我抱着剧痛的手,不停的说着:“消业、消业、消业。”只觉的那疼痛象一股气一样从指头出去了。我的手连皮都没破,可回头一看,那排气扇中间被打裂了一条缝。要知道我当时刚搬新房、排气扇是那种质量极好,扇叶很硬的排气扇。我悟到:是师父帮我过了一个大关,消掉了一个大业,这更增添了我对大法的正信,也促使我在法中更加精進。

一、师父将我推到位

我每天要读一讲到三讲《转法轮》,背《精進要旨》,听师父讲法,看师父讲法录像,抄写《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我先后共抄过八本《转法轮》,每天早上都准时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小组学员都集中在我的办公室集体学法,风雨无阻。

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来自不同方面的压力,关、难也接踵而来,特别是来自家庭的魔难。那时,我丈夫听信所谓的“内部消息”说“上面”已经说了,法轮功是政治,党员不能炼,全然不见我炼功以后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从今天炼功回来给你一个耳光,过几天又突然会狠命的踢你一脚到大打出手。我知道,这是在帮我提高呢。我不为所动,按照师父的讲法严格守住自己的心性,后来又逼我离婚,我都不动心。

记得九八年三月八日那天,他的脸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突然从笑莫名其妙的变为勃然大怒,掀掉家里的大床,把我的东西扔的满屋都是,踢的我满地乱滚。后来又把我按倒在床上,死命掐我脖子,一副来索命的样子。当时,我心里求师父救我,他才松开了手。我起身看着狼藉一片的家,跪在地上,手捧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这本书,透过泪眼,看到照片上的师父在对我笑呢!此事过后不久,我在半醒半睡中,看到一个极黑的影子从我丈夫身上出来,消失在我家五楼的凉台上。从那以后,家里安宁了好长时间。我悟到:因为我守住了心性,师父帮我把这个业消下去了。心中充满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那段时间,新学员猛增,大法书供不应求,我有几次都是只身揣着七、八千元钱,凌晨三点,冒着刺骨的寒风,一边背着经文,一边赶路,穿过几里长漆黑一片的乡间小镇,来到大路边,搭乘去省城的头班车,在我上班之前,再带回整包整包的大法新书和大法音像磁带。那时,我全身心的溶在大法中,一点都不觉的苦,能够为洪法出点力,我心中充满了喜悦。

九九年“四二五”以后,我们这个辅导站更加强了洪法的力度,组织大家集体炼功,到各个乡镇去展示功法,证实大法的美好,这下家里更炸了锅。九九年五月二日那天,因同修的一个电话打来我家,他就借口大发雷霆,摔坏了电话机,砸了玻璃板,把我按在沙发上,死命搧我耳光,嘴里还不停的骂着。当时,我只觉的脸发烧,并不觉的疼。不知过了多久,我起身去卫生间洗脸,一照镜子,我都不认识镜子里的我了,我的半边脸肿的老高,大半边脸象泼了墨似的黑紫黑紫的。我不停的擦着泪水,我知道,我的疼痛全部被师父承受了。对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无以言表。这时,他哭着对我说:“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把我的德都给了你了。”我明白,这是师父借他的嘴在鼓励弟子呢。我望着眼前这个可怜的生命,心中没有一丝怨恨,洗完脸,就给他们做饭去了。那次,我有半个月无法出门,他对我的领导谎称我回老家去了。

后来通过学习师父关于“七二零”之前把弟子们都推到位的讲法后,我才明白。师父对每个弟子的安排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二、 明慧网帮我越过一道坎

可我是一个不争气的弟子。“七二零”铺天盖地的打压下来,虽然我顶过了初期的压力,决不放弃修炼,但随着邪恶的迫害越来越严重,看到周围的有一些同修不断的被抓、被关、被打,我的怕心也越来越重。到后来,简直不敢与任何同修来往,只是自己躲在家里,背着家人偷偷的学法炼功。记的有一次下班的路上,碰到一个同修,他跟我要我的电话号码,我吓的扭头就跑,一身冷汗。同修们看到我的状态,都在想方设法帮我,特别是有一个会上明慧网的同修,他给我下载了厚厚三大本学员的修炼故事和交流文章,我连着三个通宵,看完了这些宝贵的资料,看的我泪流满面,我为同修们那种对法坚定不移正信和无私无畏的付出而感动,也为自己如此的不堪一击而羞愧。毕竟过去的学法为我打下了深厚的基础,大法在我心中已牢牢扎根,无人能撼动我对法的正信!现在的表现全是因为怕心、怕被抓、被关,怕自己被抓以后承受不了痛苦而做出对不起师父的事。看了同修的修炼故事和不断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我本性的一面越来越清醒。

我开始在同事、朋友们中讲大法真相,用我亲身的感受和变化、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和超常,向他们演示功法,告诉他们电视里播的全是对大法的抹黑,告诉人们不要相信这些鬼话。实修中,怕心越来越小,讲真相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从收废品的、卖菜的、过路的讲到我们公司的领导。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我主动上门去给公司保卫处的一位处长讲大法真相,并劝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因为我们以前有点认识,互相还比较信任,我给他讲了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讲了我身心的变化。我问他看过《转法轮》没有,他说没有,他说收来的大法书,他们一点都没损坏,全部登记造册,保存在一间屋子里。我说你连书都没看,怎能稀里糊涂的跟着迫害呢?他说:你觉的好你就在家炼吧,并答应我看看《转法轮》。后来,这位处长因为人正直、清廉,被排挤而提前退休了。我想,这是神佛对他的最大保护,以免在那个位置上再无知的造业了。师父也看到了我讲真相的这颗心,也给我安排了许多救人的机会。记得有一天,外单位三位经理到我家找我丈夫联系工作,碰巧我丈夫不在家,我一边招待他们,一边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从大法的开传讲到大法的被迫害;从大法的美好讲到邪党的邪恶,他们听的很认真。其中有一位说:听了你的话,我都想找一本《转法轮》来看看。可惜,当时我手里没有书。讲完了,我丈夫也回来了。

我办公室的同事们都明白大法的真相,一方面救了他们,一方面也为我自己开创了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我在办公室里可以自由的学法、炼功,他们还保护我不受干扰。

与此同时,我也开始给中央、给各级官员、给远方的亲朋好友写真相信。一开始我独自一人做,自写自发。后来,我们有五、六个同修配合起来做。我负责收集寄信地址和写信封,其他有负责印真相信的;有负责装信、贴邮票的、有负责发信的。因为我们公司所在地是一个小镇,只有一个小邮局,信多了必须带到省城去发。

我能从一个不敢走出来,到逐渐的能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除了师父的引领外,真是多亏了明慧网的帮助,是明慧网工作的大法弟子们精心编辑的这些文章,打开我心中的结,帮我越过了一道坎。衷心的感谢师尊!感谢明慧网!感谢同修!

三、不辱使命救度众生

零三年四月,因企业改制,我提前退休,回到了省城。这时,丈夫还在原单位工作。我一人独自住在一个谁也不认识的新小区里,这就需要我开创自己新的修炼环境。我规定自己,每天学完法、发好正念以后,必须下楼去街上面对面讲真相。我家住七楼,没有电梯。

我有了这一念,师尊不断的安排有缘人来到我身边。其中就有“七二零”以前的同修,她们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修炼。通过我讲真相以后,有的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也有的常人,通过我讲真相,因机缘成熟,也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也有的本身就是同修,我也就这样与本地同修联系上了。有时我们还在一起学法、切磋,谁有病业状态了,大家一起到她家去帮着发正念。我又有了一个新的修炼环境。

省城大街上有很多发传单的大学生、打工者,我总是很热情的接过传单,再跟他们说咱们换换,我这里也有一份传单,看看对你有好处。如果条件允许,我还会停下来与他仔细讲讲,一般都能听進去。后来开始劝“三退”,用这样的方式劝退过许多人。

再后来,我与过去有过接触的省城同修联系上了。特别是与同修A联系上以后,(她是我原单位的一位同事,比我早几年退休),我的资料来源更丰富了,我也萌生了要救我工作单位退休回城的同事和同学们。大城市交通费可不便宜。丈夫为了限制我的行动,克扣我的生活费,我就从有限的生活费中省下钱来做交通费,到处去找我公司退休回城的同事们,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段时间,我每天就一块钱馒头啃一天,也不觉的饿,还觉的这样挺好,不用烧火做饭,省钱又省事。讲完真相,回家就改字,因周围很多老年同修改字有困难,我就帮着改。

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紧接着师父《向世间转轮》的经文发表,我悟到:正法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我必须紧跟正法進程,不辱使命,救度众生。

我们都是在党文化的毒害下长大的,要向世人讲真相,劝其“三退”,必须首先清除自己体内的党文化毒素。那段时间,我除了学习《转法轮》、师父新经文外,抓紧时间看《九评》文章,听《九评》录音,看《九评》录像,彻底清除自己头脑中劝“三退”是搞政治的错误观念,克服怕心。开始先向身边的亲人劝“三退”,很快身边的五位亲人退出邪党及其一切附属组织,这给我很大鼓舞,又开始在周围邻居、朋友、同学中劝“三退”,他们大多也能退出。越讲信心越足,我就开始到公交车上、大街上、公园里、菜市场、超市、工地上所有我能去的地方讲真相、劝“三退”。有时是与同修配合讲,大部份时间我独自一人讲。期间,我先后打过几份工,利用工作中便利条件,也劝退许多有缘人。我没有统计过数字,我怕这会产生执着心。每天劝退少了我不气馁,劝多了我也不动心,保持一颗无为的心去做反倒效果很好。

其中有几件印象很深的事讲出来与同修分享。

那是一次在公交车上,我背着一大包零八年神韵光盘上了车。我自从来省城以后,养成了一个习惯,一上公交车就发正念:清除车上所有人背后的阻碍他们了解真相的一切乱法烂鬼和旧势力的黑手、乱神及共产邪灵因素,让他们明真相,得救度。我认为这是近距离清除邪恶的大好机会。我与他们同车就是缘份。那天,我照例发完正念后,看到我身边坐的是一位四十多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竖着黑风衣领子,戴着一副眼镜,象个公安。

车开出了好几站,我心里正犹豫着,我带着这一大包东西呢。今天还是别讲了吧。哪知这时他先跟我搭话了,因为路面到处都在施工,车子很颠簸,他抱怨市政建设混乱,没有章法。我一看有门,接着就跟他聊起了社会风气、腐败………,然后很快進入正题,劝他“三退”,他很快就答应了,用我给起的化名退出了邪党。我又一只手摸索着将背包里捆好的神韵光碟抽出一份来给他,并说了大概内容,他很高兴的说谢谢。这时,他到站了,很高兴的与我挥手道别。我真的很感慨,见面就是缘哪!如果他今天不先跟我搭话,因为我人的一念,就使他错失今天的机缘,那我得造多大的业呀!修炼可是很严肃的,讲真相、劝三退中,真的要用正念,不能用人心啊!

面对面劝退中,有时劝一次不行得劝多次,对大法有正念,但对三退有疑虑的人,多半是因为有怕心,他们骨子里有对邪党的恐惧,这是多年的高压统治造成的。我有一位老领导,人很好,对我们被迫害很同情,经常提醒我要小心啊,他们(指邪党)什么都干的出来。老伴还是位纪委书记,多次到他家,都劝退未果。零九年过年,我再次去拜年探望,又谈起了此事,她爽朗的笑着:“退吧、退吧,我们俩都退!”我真的为他们的得救而由衷的高兴。这也是因为另外空间操控人的邪灵烂鬼被清除的差不多了,正法洪势越来越向表面突破了。

还有一次在车上碰到一个小孩,我见过他,他在我打工的小卖部里买过东西。聊天后,我才知道他读三年级,父母靠卖菜为生。在车上我断断续续的给他讲着真相。他虽然在认真的听着,但神情很紧张。下车后,我们同行,走在闹市的人行天桥上,行人熙熙攘攘,我劝他退出少先队,他点头同意。但突然他表现出一种与他年龄不相称的表情,压低声音对我说:“奶奶,小声点,隔墙有耳啊。”我看着他那惊恐的脸,虽然天气很热,但我却感到一股透心的凉气。我觉的这个小生命是不是曾经被邪党迫害死的右派投的胎啊,对邪党的恐惧深深的印在这个生命的骨子里。想想可不是吗?中国人有多少人不是生活在这种恐惧之中呢?他们不可怜吗?我们不应该去救度他们吗?我们若不是师父慈悲救度,不与他们一样吗?能当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是幸运啊!每每想起此事,都会激励我更加努力的去讲真相,劝“三退”,多救人。

我也坚持使用真相币讲真相。自从师父肯定了这种方式后,我几乎不使用没有真相短语的纸币。人们从一开始的害怕拒收,到现在的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有的常人还说:钱上都有这样的字了,共产党是该完了。从这足以看出人心的向背。有一次,我给老人买轮椅,三百八十五元全是十元、五元、一元的真相币,收银的小姑娘犹豫不决,店长过来痛快的说:“收下、收下,没关系,这样的钱多着呢!”使用真相币,只要自己念正,一般不会有什么麻烦。

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外,写真相信也一直是我坚持的项目。刚来省城时,主要是手写真相信,收集到不同的收信对象,我就从不同的角度写,自写自发,但速度很慢。与同修联系上以后,我们就配合起来做。特别是我们自己的小资料点建立了以后,就更方便了。写的写、发的发,每周都能发出不等数量的信件。

随着正法進程的需要,看到越来越多的“小花”在同修中开放,我常想:我要是能够印资料多好啊!我有一念,师父就给我安排最好的。我与前面提到的A同修一商量,她也有这个想法。我们商定将地点先定在她当时借住的房子里,我与老资料点的B同修一提出我们想印资料时,她马上就给我们买来一台一体机,并教会我们复印技术。

零八年五月的一天,当我和A同修复印出第一张彩色单张时,我们高兴的击掌庆贺,一点没有所谓做资料胆胆突突的那种感觉。不久,A同修就在她认识的老同修的帮助下,买了一台二手手提电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又买了一台新的激光打印机,“小花”越开越艳,基本上是独立运作了,完全可以保障周围同修们的需求了,减轻了大资料点的压力。现在说起来容易,其中的曲折、甘苦也只有亲身参与才知道。零九年十月,我也终于有了一台梦寐以求的小小笔记本电脑。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一些电脑的基本操作,这样可以与同修互补,把资料点办的更好。虽然我家庭环境不好,但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我的电脑是我的法器,谁也看不见。我经常背着笔记本电脑進進出出,很安全。偶有怕心闪过,我都能用正念清除。怕心的根已被拔出,现在只不过是表面的假相而已。只要正念足,它已经不能干扰我做三件事了。现在,我可以用我的笔记本电脑发“三退声明”、“严正声明”、“郑重声明”等文件,可以下载MP3、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等大法文章。每天可看明慧网的交流文章,真是其乐融融。我也建议有条件能上网的同修都来上网吧,不要被人心障碍着阻碍了我们正法的路。圆容师父所要的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

回头看看自己这十三年来走过的路,仔细想想,真是“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转法轮》)。当我放下人心时,当我牢记师父的讲法“难行能行,难忍能忍”时,什么难关都能过去。

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