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岭南金矿洗脑班迫害考福全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招远法轮功学员考富全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被绑架到岭南金矿洗脑班,期间遭受洗脑班头目季晓东、“六一零”恶人李建光、宋少昌及洗脑班专职打手持续六个月的刑讯逼供,肋骨被恶警踢断,被强制灌服不明药物,一度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后考富全被非法判刑,被劫持至济南监狱,因其身体状况、监狱方面拒收,之后当地恶警三次送监均不果,才给考富全办了保外就医,释放回家。

以下是考富全在洗脑班所遭迫害事实。

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山东招远恶警李建光、恶警郭××(警号047047)、恶警宋少昌将考福全骗到在吴家嘴村南塂顶,将他绑架。当时考福全被恶警打倒在地,两根肋骨被踢断,他痛昏过去。

酷刑演示:铐在老虎椅上电击
酷刑演示:铐在老虎椅上电击

恶警李建光等将考福全劫持到岭南金矿洗脑班,用电线把他绑在老虎椅上,用铁链子锁住腰。此时因考富全骨折,疼痛难忍,说不出话来,恶警们拿出直径三公分宽的木棍,左右两边殴打他,脖子、手、大腿、脚被打得肿的很高,人一会儿昏迷过去了,后来连头抬不起来了,恶警李建光叫来姓杜的女医生,先测量了血压,接着就灌不明药物,人又昏迷过去,恶警又开始毒打,就是这样轮流不停的打,打到晚上十一点后,恶警们看到考福全要被打死了,就把他拉到医院,经CT检查后,恶警听医生说大脑没事,颈椎有事,就又将他拉回来,继续毒打,并强行灌不明药物。三天后考福全要小便,恶警们才解开铁链,两人架着他小便,但尿不出来后,又把他锁在铁椅子上,五天五夜不让睡觉。

在被残酷折磨的这些天里,考富全始终昏迷。在这几天里,恶警整理了一份假材料后,恶警把考关锁在一楼一间小黑屋里,他全身不能动,全身黑紫,高血压达到240,低压达160,十五天没大便。三个月后,恶人又把他拖到刑讯室折磨,又是二天二夜没睡觉。特别是恶警宋少昌用多根电线扭成的粗棍,一边狠命的抽打考福全的大腿、身上,一边问:你们打印了多少真相资料,在什么地方打印的?因考福全拒绝回答,恶警们就编了一份材料,强迫考福全签名。

这样长时间关在又热又闷不透气的黑屋内,再加上不停的来灌药,考福全身体越来越坏。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恶警把考福全拉到玲珑医院检查,诊断为三期冠心病,面临心肌梗塞,恶警不给任何治疗方法,又将他拉回去关在黑屋内。直到九月十八日,考福全的身体完全不行了,恶警才把他拉到医院,经过检查血压高达240,心律过速240,白细胞高达17.8,前列腺尿结石、胆囊炎、肺气肿,在这种病情严重的情况下,恶警们不让住院治疗,却拉往看守所,看守所见人病危不收,恶警又拉回关在小黑屋内,拉尿都在里面。考福全要求开门透气也不给开,或只开一会又关上。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恶警宋少昌、王利峰等人突然进小黑屋大叫:不准请律师,也不准家人请律师。宋少昌大叫:律师捣乱,不起好作用,如果你写了保证,少判你几年,如果不写就叫你死在这里。另一个恶警叫:你找律师也判你,不找也判你,找律师还白花钱。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烟台市来一名恶警,把考福全拖到刑讯室,恶警恐吓道:现在的政策最少劳教两年,只要跟一个人串连就判一年,两个人是两年,以前就是这样判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