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

一、学法修心,坚修大法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那年五十岁,由于身体的不好,走入法轮功修炼。那时我还不懂得什么是修炼,就顺手拿起《法轮功》修订本,一看,就觉得怎么这么好,这本书里讲的我都觉得特别重要,一页一页的看,一口气看完。

第二天,我按时到公园炼功,第三天,动作还不太熟,因为当时我右腿扭伤,抱轮时就象大锯在拉我的腿,同时左腿也象拉锯似的,特别舒服,炼完功走路也不疼了。来公交车了,我去坐车,比没有伤腿之前跑的还快,我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修炼前,我有很多病:吃不進、睡不着、腿痛、心律过速、高血压、脑供血不足、风湿性关节炎、动脉硬化、胃下垂,到医院都不知道看什么病了。加上腿伤不能走路,真是生不如死。可这一炼功不几天,全都不翼而飞,从那以后,见谁都说学法轮功真神奇,身体得到了师父给净化的没有病一身轻。早晨去炼功骑自行车,邻居开小客货都追不上我。第二天这个邻居跟我学炼功。

通过学法后知道,这就是修炼。我开始修心,不与人争斗,可是家人说我学傻了,我知道我要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我正修在劲头上,中共邪党开始打压抓。第一次進京上访,半路被截回,被关十八天。第二次送资料,被派出所扣了十六个小时。第三次被劳教了。家人知道后,儿子撞车,姑娘嚎啕大哭,丈夫不闻不问(有外遇)。

在劳教所里,我就背法。从劳教所出来回家后,我每天早晨二、三点钟起来炼功,白天抓紧做家务,照常上班。为了不影响别人休息,晚间在被窝里用电筒看书,每天在他们早上起来之前,五套功法全部炼完。白天什么都不耽误。从全球集体炼功更是按时起来,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没有耽误过一次炼功,发正念。就是有时外出回来必须补上。每天早晨三点左右起床,洗脸梳头,给师尊上香后炼功,炼完功后接着发正念,然后马上看《转法轮》一讲。天天如此,然后做饭,吃饭,到小组学法,回家在家里学法,有五分钟都不浪费,抓紧时间学各地讲法,小组学法由于每人轮流念,自己没有念到,回家自己从头再学一遍。

在迫害初期,单位厂长、书记来家访,问我家有多少书,我郑重其事的告诉他们,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都在这儿呢,你们要,就拿去!”丈夫上前一拳把我打倒,撞在衣柜上,面对这种情况,这时厂长,书记觉的不好意思,说:“我们再也不到你家来了。”但是我回到单位后,他们还威胁我,让我不要炼了。我当时就说你们应该明白真相,谁也别想阻止我炼功,过去谁都知道我身体不好,现在这么好,都是大法给的。他们就无话可说了。后来他们说我工作不错,又把我返聘回来,实际我当时已退休,还给我安排工作,而且还问我学炼功,怎么炼,要学功。

我与丈夫同一单位。但是厂长,书记,会计表面上虽然对我很好,但是却背地里让我丈夫不给我拿生活费,打压十多年,一分钱他也不给。我就用我养老保险养家糊口至今,衣食住行房顶漏他也不管,全是我拿钱维持,维修这个家。丈夫目地是不让我参加学法小组,总给我找活干,但是我应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没有耽误学法及做大法事。就是这样他还是找碴打骂,我从法中悟到,不能被常人牵扯着,为了让他少造业,我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无味,为了让他少造业,我学法的时候,做个真正的炼功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多学法不给他市场。他也就小声了或者不骂了,或者是趁机溜走了,

就是这样,抓紧时间学法。有时吃饭时,我就戴上MP3听师尊讲法,因为电视、报纸我都不看,所以也是防止邪恶钻空子,我就听师父的教导,坚信师父坚信法,做好三件事。

由于劳教期间的迫害,我满口牙受到伤害,只有半口牙了,因为有人心放不下,说白了,人间这个情没有放下,让邪恶钻了空子。牙床溃烂吃饭很难,但我悟到,向内找,就是我做的不好,也不允许向我没有修好的空间场压進了一些邪恶烂鬼邪灵等因素造成的假相,决不允许你旧势力淘汰我自己空间中微观下的生命,我的空间我说了算,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压進的邪恶烂鬼邪恶因素。我有师父管,我还要多学法,我从法中归正,你邪恶黑手烂鬼不配迫害我,我就按着师父的教诲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通过学法,明法理,履行自己的责任,升华认识,转变观念,突破困难,救度众生。我想起师父的话:“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二、救度众生

在救度众生这方面,我没有其它的想法,就记住,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所以不管走到哪里,无论干什么事情,都不能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比如说刚刚开始讲真相时,买菜、办事、走路或者坐车都能遇上有缘人,只要能搭上话,就可以与他(她)们讲真相,一般都同意三退,退出邪党组织,只要告诉他(她),天象要变,谁都挡不住,比如说现在当官有权的共产邪党吃喝嫖赌,贪污,无恶不作,打压法轮功,神要与邪党清算,咱们不能跟邪党一起遭殃,更不能给邪党垫背,否则,瞬间即逝,后悔都没有机会了。如退出党、团、队,大劫难来的时候能够躲过,留下的人福份相当的大,小名,别名都可以,你贵姓,一般都告诉你真名实姓,我马上告诉他,你能留下,保住性命,是我最大的心愿。当事人都很高兴的说,谢谢。我接着说,这是我师父教我这样做的,要谢就谢我师父吧。把法轮大法好牢记心中,念法轮大法好也可以,不炼不学都无所谓,不敌视,不仇视大法,都可以得救,留下的人福份相当的大,有美好的未来,他们都特别的高兴走了。

再有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是我三妹妹的女儿结婚,因三妹全家都是基督教,不听我讲真相。我更不能听她说的什么就只有一个神,我根本就不想去。但是想到这是救人的一个好机会,因为去参加婚礼的人都是老邻居。父母去世后,三妹霸占了房子,我们兄妹八个,我什么也没有说。老邻居好多年不见了,我应该救他们。去了之后,不论男女都称我大姐,因为去教堂举行婚礼,大家都来问候。我坐邻居的轿车去教堂,他们都说大姐身体真好,脸上没有皱纹根本不象六十多岁的人。接着我开始告诉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说,你还敢炼,有人说自焚杀人的,有人说被抓的。我郑重其事的告诉他们那是共产邪党造谣诬陷,栽赃陷害法轮功。我们可别听它的。谁不知道政府吃喝嫖赌,贪污受贿,老百姓失业下岗,生活都无保障,赶快退出它的党,团,队保命。改变共产党无神论的观念,神要清算它,咱不能给它当殉葬品,当替罪羊,咱们还得好好活着。这样一说,这一车人立刻先后报名要求全部退出,我一一记下他们的名字,并让他们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灾人祸碰不着,吉祥如意百病消。

这时已经到了教堂,他们下车去,可我并没有去教堂,我又上了另一辆大客车,车上有男女老少,他们喊我大姐,并说你怎么不见老,也没有改变模样,还那么有精神。我说这是大法给的,一个老妹说:“是法轮功吗?”我说对呀。她说政府不让炼你还敢炼,我说我一身病全是炼功炼好了,为什么不让炼,否则我已经没有命了。又有一个人说:“是吗?”我说:“是呀,因为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道德回升,一学炼身体就好了,没有病了,到哪去找这么好的事。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在炼,身体好,精神好,身心受益,能吃能唱能干活,走多少路都不累,炼吧,傻瓜才不炼。”这一车人听了之后哈哈大笑。我马上制止,“别笑,我跟你们说一件大事,当前在世上掀起了三退大潮,就是退党退团退队。劫难来时命能保。海啸、地震、大洪水来时能保命,退出邪党组织,就与你无关。否则,瞬间即逝,后悔都没有机会。你们上不了网,网上说,大难来时,一万死九千,十户留一户,你们上哪?”有的说当然能留下好啦,有的说那怎么办哪?我接着说:“小名,别名都可以退出,你贵姓,我替你把这事办了。”然后我送他们每个人一个护身符和真相小册子,他们都报了自己的姓名,有教师,工人,学生,干部,还有当领导的,还有农村的,共计三十八人。记完后他们都说谢谢大姐。我说“别谢我,谢谢我们的师父”。他们都说谢谢李老师。谢谢法轮大法。一车人又都笑了。我从内心高兴,看到这些人能得救。

转眼看到车旁边还有一辆大客车,我忙说:“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我就到那车去看看,转身下车,又上那车。一个声音传出:“大姐,上这来坐。”我一看,是两妹妹,我刚过去,就听见前车一个声音传出来说“我也是党员”。我说:“多年不见,你是党员了,赶快退出吧,保命!留下的人福份相当的大,并有美好的未来。”她说:“那就退了吧。”我马上递上个生命的护身符,很漂亮。她笑呵呵的接过去放在衣服口袋里。别人搭话,我告诉他们天象要变,谁都挡不住,牢记法轮大法好,能躲过大劫。于是车上的人都争先恐后的报名,我一一记下他们的名字,每人我都送上生命的护身符,他们都很开心的笑着看着自己手里的这些东西。我说花钱都买不到的。到了客车最后一排上的人争着报名,可我带的东西不够了,很抱歉。这时去教堂的人都出来了,又上了车,奔向大酒家,连典礼加上就餐,四十分钟,来晚的,到我们饭桌就有四、五个人,我接着给她们做了三退,问了姓名。我还没有吃上两口饭,又来几个人,师父把有缘人引到我身边,虽然我们不相识,我跟他们搭话又救了两个人。这时儿子叫我:“妈,婚礼结束了,应该走了。”我很欣慰,虽然没有吃好饭,能有六十多人能得救。

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同事,她是我当年单位的领导,她坐在一家食杂店门口,店主也是一位老太太,我给她们讲了真相,她们都同意退出后,那位老太太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是干部党员,也同时要求给她们退出,并说出他们的真名实姓,我说您一定告诉他们,他们不同意不算数。她马上答应告诉。我说我看到你全家男女老少,都能得救了我很高兴,我说完,就离开她们,当走了二十多步时,听到我的老同事喊我名字,当我回过头来听她说,“你人太好了,你能活一百二十岁”。我就脱口而出:“记住大法好,你也能长寿。”因为她现在都八十岁了。这个市场多数人我都做过,在我做这件事时,我记住师父的教导,救度众生谁都不能干扰,谁也不能障碍,谁干扰谁犯罪,这是世界上最正的事。

一直讲真相至今,几乎是走到哪里讲到哪里,以前姑娘在母亲节、圣诞节请我下饭店吃饭我也讲,洗澡也讲,聚会也讲,最开始把姑娘和儿子吓得够呛,说:“妈呀,你消停点吧,你不怕,现在外面可紧了。”但是我没有怕心,现在姑娘儿子也就习惯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