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位于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西南石铜路,紧挨着河北省女子监狱。这个劳教所有四个大队,每个大队大约非法关押五十位法轮功学员左右,共计二百多人。下面就我所了解的三大队为例,记录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部份情况。

一、强行洗脑“转化”

法轮功学员刚来这里,几乎都会被强制洗脑“转化”,这里队长惯用的手段是,把法轮功学员隔离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除所谓做“转化”迫害的人外,不得与外界接触。如果法轮功学员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不写“转化书”,便采取罚站、不让睡觉、打嘴巴、恐吓、诱惑、威逼等强迫,利用普教监督殴打法轮功学员,用尽各种手段强行“转化”。

法轮功学员张国芬拒绝写“转化书”,被罚站十二小时,直至晕倒,才让其坐在地上,但仍不让睡觉,寒冷的冬天不给其被褥,罚一个人坐在地上长达一个月之久。

法轮功学员赵丽梅因报数时没有蹲下,被队长吕亚琴打了一顿嘴巴后,关入禁闭室,三天不给饭吃,并造谣说她不吃饭,强行用脚踩着肚子灌食,一直到第七天才让出来。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一天夜里,我出门上厕所,看见队长们慌慌张张地把一个死人从楼梯上拖下去,后来才知道死的是一名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陈改如由于长期受迫害,年老体弱,经常出现浑身哆嗦的症状,身体非常虚弱,劳教所就是不肯保外就医,让她去治疗。

法轮功学员冯瑞雪六、七十岁了半瘫痪,心脏病,高血压,行动不便,是用担架抬着进来的,可是劳教所就是不肯放人。

二零一一年以来,为了迎接恶党“九十周年”,仅有的星期天也不让休息了,全部集中起来唱红歌,有一个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因此遭到多人狠打,直到昏死过去,才被拖走,法轮功学员们都不唱红歌,就让一个组的人在太阳底下罚站,让别的劳教人员陪站,制造两者的矛盾。

二、肉体上的折磨

河北女子劳教所就是一个黑工厂,警察为了私利赚黑心钱,让法轮功学员超长时间的劳动为这里的警察提供奖金,如果劳教的人员少了,就直接打电话给各地的国保大队,各地的国保大队就去绑架法轮功学员,到劳教所来服苦役。给这些恶警创造经济收入。劳教所同时和益康毛巾公司和秦老大澡巾公司签订超量的劳动合同,所以这里的劳动时间每天一般都要超过十三小时,中午大多也不休息,晚上回宿舍还要加班,一直到干完规定的数量为止。由于超长时间的劳动,法轮功学员郑宝珍得了心脏病,晚上不能劳动,但警察仍然也要她在那里陪着坐着,不准回宿舍休息。

三、无理剥夺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人身权利和人身自由

对于一直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会被劳教所随便增加刑期,有的被剥夺和家人见面以及给家人写信打电话的基本权利。有的被长期监控没有人身自由。

四、伙食克扣

劳教所公布法轮功学员每月有五十元医药费,每人每天伙食费十元,可是法轮功学员有病都得自己掏钱去治疗,从未见过他们给谁无偿看过病。伙食极差,菜里没有一点油,食用油都被队长们偷拿回家,过年时,伙房杀猪,在割肉时,照相机在一边不停的拍摄,拍完照片,队长们就把肉拿回自己的家里了。

大年初一吃的唯一的一顿饺子是红萝卜馅的,不仅没有肉,连一点油都没有,在伙房干活的法轮功学员们就没有办法把饺子馅捏到一块,过年改善伙食炸带鱼,每人只有半寸长的两块,而队长除了带回家的,留着自己吃的,带鱼吃不完全都发了霉扔掉了。

以上只是法轮功学员在警察严密监控没有自由的情况下,看到的三大队的黑暗现状,这只是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8/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折磨法轮功学员-244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