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59410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邪恶迫害十多年,弟子曾被绑架迫害过九次:两次判非法劳教(劳教所没收)、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黑窝,2000年2月、2007年的迫害中,可耻的向邪恶妥协。其余七次迫害,也犯了轻重不同成度的一些错。二零零零年二月,复印了几份真相资料直接拿到公安局请国保队长交公安局长,被绑架关监。家人连去坐了三天要人。我于是向邪恶妥协,写了一句“不炼功,去爬山了”的“保证”,并且说出了复印资料的常人复印店,出卖了常人。二零零零年五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天安门打横幅。看见邪恶来搜身时,急忙把橫幅丟進一个大污水坑里。后来在邪恶拷打中说出了住址姓名。二零零二年九月、十月在外地两次被邪恶绑架。在我口述的揭露邪恶的笔录上签了名;在看守所狱卒来拍照、早晚点名时都违心配合了邪恶。二零零三年底在外地被绑架,彼地国保头子强拉在拘留证上按掌印。二零零七年,弟子在邪恶残酷迫害中犯了三个大错:违心妥协,把自己出卖给邪恶,被邪恶强迫照抄照说了对师父大不敬的话,背叛师父;怕守不住心性,不愿去承受邪恶加重的迫害,拼全力一头撞向监狱石墙,立刻休克;邪恶抢夺了电话号码、电脑里一封同修写给明慧关于弟子及一些同修情况的信。承认了有个同修的真实姓名,并承认说某篇东西是她拿给弟子改写、扩写的。二零一零年四月底第九次被绑架。也有三个严重的错,配合了邪恶。一是答应邪恶:离开家乡,上家人那里去和家人住在一起的非法要求。配合邪恶被强逼着写了:“不说敏感语言,不在社会上做违法的事”。虽然从没交过大法经书,可是每次邪恶抄家都抄走了大法经书、有师尊讲法、炼功音乐的mp3、mp4,同样是因自己不珍惜大法修炼的万古机缘所致。弟子严正声明:过去对旧势力及其迫害的承认、十多年以来所做、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不符合大法弟子心性标准的东西全部作废!从新修炼,按照师父的教诲稳健的走正走好走完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董玉英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法理解的不深,对监狱污毁大法不是正面抵制,而是消极承受。对待每星期的一次思想汇报也是玩文字游戏,或者是一些常人所谓的感想例行公事。在他们不间断的洗脑中,虽然没有放弃修炼,但我被她们的伪善所迷惑了,不知不觉的有认同她们的观念。在这里声明:将以前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及思维统统铲除作废。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邹嘉蓉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镇压法轮功以后。我以狡猾的明哲保身的常人心,找出了认为不重要的《美国法会讲法》(当时对《美国法会讲法》的内涵并不理解)等几本书,交到了镇政府,以躲避风头。当六一零人员到家中索要我的大法书籍时,在自己怕被抓,怕别人笑话等身名利益受损的人心指使下,被迫交出了大法书籍。二零零二年,在怕心驱使下又做出了出卖同修的恶行。当时,我地同修纷纷“转化”邪悟,放弃修炼,认同邪恶的迫害。姨夫同修带着“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来到我地,劝说同修们回到大法修炼中来,被一邪悟同修举报。派出所到我单位调查时,我怕牵连自己,配合邪恶,说出了同修。姨夫同修被抓到我地看守所,受尽酷刑折磨。今天,我严正声明:在我理智不清、主意识不强状态下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由于自己修炼有漏造成的损失,放下一切人心,兑现誓约,救度众生。

魏宇辉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5年得法的。720开始迫害后,校领导要求听党的话不炼功和交出法轮功的一切资料,要求党团员带头。我因怕心,交了一小部份资料。和老伴2次去北京上访,回来不久,恶警来我家绑架我。11天后出看守所时让我在“不炼功”的单上按掌印,我认为不是真心的不管用也就按了,这是学法不深之故。“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前一天,所长来我号说:明天有重要新闻,谁家有电视机可搬来看,我想我家电视机闲着,搬来大家看,挺好,就搬来了。看时也没看出破绽。第二天所里组织座谈,公安局副书记亲自来主持讨论。我说:“要真是法轮功学员自焚的话,准是想圆满想疯了”。拘留88天出来时,公安局分别找我们谈,问还炼不炼?我说不炼了,没认识到承诺的严重后果。这次出来后正念更不足。这时来一同修,让我烧经书,我就把精装本《转法轮》烧了。在同修的帮助下建立了家庭资料点。由于不懂保护资料点的重要性,我生出来了怕心,把设备送给同修后我又到外地躲了半个月才回来。现我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敬师信法、重视学法炼功和心性的提高,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修炼的路,圆满随师还。

钱简可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由于学法流于形式,没有严格的对待修炼,所以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邪恶迫害中,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错事。第一次是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底,我被绑架到本市洗脑班,在邪恶的逼迫下,由于怕心,骂了师父,出卖了同修,并在恶警写的“保证书”上签了名。第二次是二零零一年十月,因讲大法真相被恶人举报,在邪恶非法抄家时,主动把家里的大法书籍和经文交给恶警。在逼供中,出卖了一个同修,并在“不修炼”的保证书上签了名。回来以后,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但在怕心的驱使下,在家人的压力下,我真的不学法轮功了,并求别人(常人)把所有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烧掉,(我要求他给我留下一本《转法轮》,可是他没有给我留),让这个常人对大法犯了罪,我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在同修的帮助下,零二年秋天,我又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不断的学法中,我逐渐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认识到修炼的人决不能向邪恶保证什么,决不能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现在修炼还没有结束,我决心尽快归正自己,踏踏实实的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所写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在最后的修炼路上,纵有千难万险,绝不会重蹈覆辙,一定多学法,修好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用实际行动来洗刷修炼中留下的污点,走正的修炼路。

盛秀文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有幸得大法的,得法后身体上多种病都好了,那时就觉得这么好的法,我一定要坚修到底。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那时刚得法不久,学法不深,怕心重,村上喊交书,我就交了一本《转法轮法解》,过后想这种做法完全配合了邪恶的要求,没有保护好大法书籍,这是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二零零零年五月去北京证实大法,半路上就被抓回当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然后由家人代写了“保证”回家。二零零零年,出去发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被非法关押两个月,邪恶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当时心想这不是我的真心话,就写了。这也是配合邪恶,不知道证实大法。回家后,我哭了一场。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是邪恶迫害大法最严重的时期,又一次把我非法关進洗脑班迫害四个多月:面壁、蹲马步、不让睡觉、每晚出去几次上外面跑步、罚站、叫踩师父的名字、骂师父,用树枝打、有的用钢筋打、天很冷还让大法弟子脱光衣服用冷水浇等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当时我的怕心出来了,我又向邪恶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晚上,邪党人员到我家,抄走一本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我又被关進看守所,后由家人写了“保证”后回家。有一次和同修给一位开三轮车的讲真相,被他举报,被关二十多天,后被家人接回家。一次又一次的没做好,是因为没学好法,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易克荣 2011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得法。由于自己对法的认识不足、在压力面前正念不足、在难中有放不下的执著、干出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情。1、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单位邪党要我写“不炼功”保证书,我婉转的让丈夫替我写,我签字,以为这样做即不算自己写的又可以过了关,其实这是自己的狡猾之心在作怪。2、二零零零年我第三次被恶警非法绑架,当时有机会毁掉自己包里的电话号码本却没有毁,造成了记在上面的同修被非法绑架。我被关押在当地看守所时,恶警拿着它们收集的我投递的真相信件,逼迫我戴耳机听中共取缔法轮功的邪恶规定和所谓的法制教育,我一时犯了糊涂,以为自己发真相资料违反了当局的法律法规。恶警看我不说话,就给我用刑:戴背铐。然后他们威胁我说:再不说就给你灌辣椒水。由于自己有怕心,一心想脱离黑窝出去,也听信了恶警的话,被恶警的伪善所欺骗,顺着他们的提问,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与同修一起发真相资料的事说了出来,造成六名同修被非法绑架、劳教、判刑,我被判刑五年。3、在狱中,由于自己有怕被转化的心,心想宁愿被枪毙了也不要转化,就在这种“被枪毙也是圆满”的变异观念和怕心的驱使下,我在监狱举办的强化转化班上被邪党文化洗脑而转化,从而一步一步的顺从、迎合邪恶,写下了“不炼功保证书、悔过书和揭批书”,因此也越陷越深,邪悟了还认为自己悟到了以前没悟到的法理,从心里感谢中共邪党,主动配合邪恶断断续续的做了一年的转化工作,并代他人写“三书”,这是背叛师父和大法的行为。4、我在狱中转化后,以讲真相给当地和原单位带来麻烦的心态,写了《一封公开道歉信》,其中有攻击师父和大法的言论,还连系了几个已转化的人签名,寄回当地报社登了报,影响极坏。5、二零零七年,我怕母亲被片警和社区干部纠缠,从外地打电话叫母亲烧掉大法的书,母亲烧了一本《转法轮》,我让母亲也对大法犯了罪。我深深痛悔自己的罪恶。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正念不足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大法,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彻底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给大法所造成的损失。

吴敏2010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网严正声明的文章以后,自己很受启发,更深深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七.二零迫害初期,我去北京证实法,就想说句公道话,我是大法受益者,不是受害者。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当时那种场面我没有害怕。它们把我抓起来押到一个大客车上送進了北京的一个体育场内。到那一看,成千上万名全国各地来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站满了整个体育场。我身边是端着枪对着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的军人,我没怕,我的心被强烈的震撼着,和大法弟子一起反复背着《转法轮》中的论语。到了晚上把我们押回来,关到了一个宾馆,轮流找谈话,强迫洗脑,强迫写污蔑大法和“不炼了”的保证,不写不让回家,送看守所。在这样的高压下,由于法理不清,心想反正是应付、骗他们,就这样违心的写了“决裂和不炼”的保证。99年11月因我和丈夫(同修,已故)去北京上访,给送到了当地驻北京办事处,它们拿了我口袋里的一百元钱,没有任何手续,最后关押在看守所让写“不炼和不去北京”的保证,我坚决不写,最后它们把家人和所有亲戚都找来跪着求我写,因情没有放下,就写了“不炼”的保证,写完我就哭了,说是让回家,结果给关進了宾馆洗脑班,强迫洗脑二个多月。深挖自己的思想根源向内找,因学法少,法理不清,没有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怕心太重,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我再次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精進实修,多学法,学好法,救度更多的众生,做一个真正的助师正法的大法徒。

李俊荣 201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得法晚,学法少,只知大法好,但法理不清,使邪恶钻了空子。严正声明:2004年3月末家属代签的“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和拽我手按的手印作废;在2004年逼我写的“保证”声明作废;再有2009年讲真相劝三退时,那人打电话喊叫,我说了声“我没炼功”,现在声明作废。2011年6月10日在讲大法真相时被人举报,第二天家人为救我回家,证明说我是癔病和精神不正常,声明作废。我还把《转法轮》书分成了三本。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多学法,多救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瞿香云 201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一、2001年1月我一進劳教所二大队就写了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后来我又写了“揭批书”,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法轮大法。在劳教所多次做帮教、社会帮教转化同修。二、解教后我还做了许多地方转化学习班的多人次的转化工作。三、2008年12月,再次進劳教所,开始一月在拘留所写了含揭批内容的申请[所外执行]。2009年4月,在劳教所四大队,写了“保证书、悔过书和决裂书”,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我还为了所谓减期、良好表现而多次写过揭批。我还不慎说出同修,害他也被劳教。四、2011年4月我解教后,又于5月5日在法制教育学习班强制学习,又写下“三书”,还先后写了4稿的揭批,实感愧为法轮大法弟子。五、1999年7.20以后上交给单位部份法轮功书籍,燒毀了所有剩下的大法书籍资料,我深感内疚。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多学法坚定正念勇猛精進,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整体進程,做到自己应该做的。

李湘丁 2011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最近看了《明慧周刊》上关于严正声明的切磋文章后很受启发。认识到自己曾经声明过一次,没太重视。今从新声明一下,以洗刷自己的污点。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党全国性的迫害法轮功。那时我刚得法几天。由于学法不多,对法理不深,村委会主任拿着写好的“保证书”到我家,逼我签字,我签了,又交了书。还有一次乡政府逼我写“不修炼”保证,我没写,别人代我写的,我没阻止。二零零一年,我被抓進转化班,因不坚定写了“悔过书”,还说些对不起师父的话。就这样渐渐的脱离了大法。到二零零六年,自己的老胃病又犯了,三个多月不能吃喝,吃药打针不见好转(花了六千多元)。有同修到我家和我切磋,学法。我开始学法,炼功,就这样没几天我全好了,并写了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做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零八年邪党保奥运又到我家来。我怕心上来了,主意识不强,结果它们抄走了我的大法书和资料,被绑架到洗脑班。为了早日解脱,配合了邪恶,很快放回来了,但没有出卖同修。以后邪恶又上门两次,第一次家人代写,第二次自己写的,向邪恶屈服。后来我和同修切磋,认识到自己思想的丑恶、肮脏,各种人心和执著心都没修去,不配做一个修炼人,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还在给我机会,我要勇猛精進,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弥补自己的过错,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今特此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

于洪霞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的再谈严正声明,我认识到了我必须自己严肃的从新发表严正声明(从邪窝出来后是同修找同修代我发表的)。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曾与一位婚姻不幸的异性在一起生活很长时间,后来经有缘人介绍我们有幸共同得法了。明白了很多法理,尤其是乱性问题罪业是巨大的,我们分开了。我们走在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但是对亲情、男女之情并没有完全放下。由于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06年邪党非法把我劳教两年,在高压迫害下违心向邪恶写了“保证”,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是自己学法不深对法不能真正认识,正念不足所造成的。对此我痛悔不已,我只有精進再精進,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时刻用大法归正自己的言行,信师信法,加倍弥补一切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张淑文 2011年7月13日


严正声明

当我看到明慧网上同修写的严正声明时,我也想从新写一次,当时就感到身体上去掉了一些坏东西。我2001年7月進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检查身体时不合格,改为帮教。在帮教人员假善诱惑下说出是某某同修介绍我学的法,也按帮教人员写的“三书”抄写了一遍,就这样转化了,可心里感到很不对劲。回家后,清醒过来后发表了声明,但当时没有谈到说出同修这件事,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声明,对我触动很大,我知道了出卖同修的严重性,幸在师尊的保护下,没有给那位同修带来伤害。第二次被恶警非法绑架到拘留所,检查血压极不正常,当天就回家了,但被恶警非法抄走了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没能保护好这么珍贵的大法宝物,愧对师父。这次因同修发真相材料被恶警非法绑架,当地同修几乎都遭到非法骚扰,我也被恶警再次非法抄家及绑架,我不承认劳教所对我的迫害,发正念铲除对此事作用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师父慈悲,在我身上演化出重病假相,安全回家。回来后恶警让我在劳教书上签字,当时这样想:为了拿到劳教书日后作为起诉的证据,在劳教书上按了手印。事后通过学法交流发现自己没在法上,实际上无形中配合了邪恶的指使,非常懊悔,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因此特别发表声明: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按师父的要求,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徒。

张秋爱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九六年春得法修炼,身心受益很大。可是由于我学法不深,执著心多,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后,一次次的无休止的精神、人格、经济方面的迫害,觉得压力太大了,糊糊涂涂的上了邪恶的当,写了“保证”,交了大法书、讲法带和教功图。当时用人的狡猾心想,应付应付,反正自己什么书都留好了,以后偷着学。可是邪恶一招得逞,步步紧逼,后来又以交多少钱威逼,否则就去办洗脑班,我就说“不炼了”,他们说那也得去说说。后来我到那一看,一些同修被关在那,我心里很生气,知道是让我当犹大,由于自己一时懦弱、糊涂,配合了邪恶,作了叛师的耻辱之事,违心的重复谎言,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与出卖佛有什么两样。每当忆及此事,揪心的痛。二零零四年,我又回到修炼中来了,当时也写了声明,最近认识到那个声明是没有力度的,是不够深刻的。今天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志琴 201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九九年七月我刚得法,七二零邪党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我刚入门,对大法理解不深,正念又不足,也不坚定,在邪党的高压下,把大法书交上去了,以后又走了弯路,在邪党办的洗脑班,自己被强迫洗脑后,心里觉的不对劲,不长时间,我又回到大法中来了。我把以前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所做的事情)都讲出来曝光,并全部作废!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最后的短暂助师正法路上,加倍弥补,坚定实修,勇猛精進,做好师父交给弟子的三件事,多救人,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的热情帮助。

赵吉娥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74岁。99年7月20日后在邪恶的压力下,交了大法书,在党员会上讲了“不炼大法”的话。在邪党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酷时,自己未走出来证实法。2002年在同修的帮助下,从新修炼。由于不精進,2007年9月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党恶警非法抄家并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当时在高压迫害和恐吓诱骗下,在“笔录”上签了字和“不炼”的字样,配合了邪恶的迫害。从拘留所回来后,由于怕心,把一本《九评》烧了。把别人放在我家的两个光盘给扔了,背叛了师父,并对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此后,这件事使我一直在痛苦中煎熬着,过着生不如死日子。时至今日,在同修的再次帮助下,在师父的慈悲呼唤下,我终于悟到:必须真心向师父忏悔,把自己对大法、对师父犯的罪曝光出来,并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走好走正师父为我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精進实修,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不管遇到任何情况,自己都要用生命来捍卫大法,坚修大法到底,用实际行动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谢谢师父。

李文锦 201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国庆节时,与同修一起到北京去证实法,结果在火车站就被恶警非法绑架了,送到戒毒所拘留4天,回到本地拘留所又关押了25天,出拘留时,又被带到派出所,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照像、按了手印,警察叫干什么就稀里糊涂干什么,回家后也不知道写严正声明,还是同修写严正声明时把我名字带上了,事后告诉我的,我才知道。以后我自己又补写了一份,现在觉得当时的认识也不是那么深刻。通过这几年的认真学法、实修自己、看明慧、《正见》同修的交流文章,我也逐渐的成熟了,什么都明白了,想想自己以前没做好的,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因此,今天我发自内心的、严肃的、认真的、从新发表一份严正声明:以前所想、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一定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

金淑月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恶迫害大法,诽谤师父,迫害大法弟子,我单位人事处逼我们炼法轮功的员工交书,还要我们每人表态“不炼”。当时由于怕心,交了《法轮功(卷二)》、《法轮大法义解》和几盒没用的磁带,也表态说“不炼了”。迫于当时的邪恶环境,我也把一些大法书及资料转移到同学家,后来同学又表露出怕心,我就让同学处理了,结果不仅自己给大法犯下了罪,也牵连到同学给大法犯下了罪,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02年与同修一起制作真相光碟和发放真相资料,一次同修被非法绑架供出了我,我的心性守不住,各种人心都出来了,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违心地写了“悔过书”,配合了邪恶,被非法判了四年。在得知同修被非法绑架时,让家人从办公室转移了真相资料,后被家人销毁了。在被邪恶迫害期间,由于我没有保管好大法书,在邪恶抄家前,被家人烧了二本大法书和一些经文;还二次進洗脑班,配合了邪恶,写了诽谤大法的话。师父我错了,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我要用心学法,按照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李玉华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6月18日得法的。在1999年4月25日恶党就开始对法轮大法开始挑事,7月20日就开始对大法弟子進打压,因为上京上访、发传单、用橡皮刻字证实法被抓到劳教所,2001年3月19日是我最耻辱的一天,因自己对法理解不清混乱,被所谓洗脑,当时违心照抄了“三书”、“五敢”、“揭批”,还去“转化”别人。现在回想起来,很痛苦。现在严正声明:在2001年期间,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要走正以后的路,我的一切都有师父安排,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沈忠琴 2011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九八年得法。99年7月20日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后。我仍到处参加集体学法、洪法。2001年至2004年四年中,先后被恶警七次抓去,在洗脑班、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迫害达三年多,在里面坚持不配合,邪恶就叫我父和儿子来打我,威胁女儿替我写“保证不炼了”的东西,我没看就盖了手印。在残酷迫害的压力下,就妥协了,顺从了邪警的要求,违心的骂过师父和大法,并表示“与师父决裂”,写过“保证不炼了”的“三书”,销毁过《转法轮》和经文,交了一本修订本,出卖过一个同修。看了明慧周刊对严正声明的重要性后,决心曝光自己,向师父和众生认罪。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在今后修炼路上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不断向内找,归正一思一念,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弥补损失,精進实修,随师回家。0

张世书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拘留所写的所谓“悔过书”、所摁的手印,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做好师父交给我们要做的三件事,弥补过错,走好修炼的这条路,随师回家园。

韩喜庭 2011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2003年底,在邪恶的黑窝里,由于执着太重,对法理认识不清,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在巨难面前,向邪恶做了妥协,写了所谓的“三书”,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给大法抹了黑。四年多后出狱,但从此意志消沉。在此后的几年里,虽然也在看书学法,但已严重脱离了师父的正法進程。后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不断的学法,开始慢慢认识到以前的错误,认识到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严重的背离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标准。心里非常痛苦和后悔,觉得太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父,也配不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光荣称号。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一切不利于大法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从新开始修炼。在今后不多的日子里,我要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努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

叶剑兵 2011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五年有幸得法的。在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出于安逸心,理智不清地把师父的法像、法轮图、一本大法书给了派出所,邪恶让写“保证不炼”的“保证书”,丈夫说来我给写,我为了维护自己不受迫害,没说不让丈夫写,让丈夫做了对大法犯罪的事,我到北京上返回来后,派出所让我写“保证不炼”的“保证书”,我不写,所长就给我写了,还给我念了一遍,当时心想,反正不是我写的,你愿写是你的事,没给他讲大法真相,为了过关,嘴上说过对师父不利的话,一次派出所又叫我写“保证”,我玩了文字游戏,其中一个女的拽着我的手按了手印、照了像。以上我在理智不清时,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洗刷污点,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石梅珍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以气功热的形式走入修炼的。当时觉得比别的功法好,只是炼炼动作,没有在法上认识,更谈不上法理,说话做事都走党文化与常人之理。九九年“七•二零”打压开始时,我又把大法书、法像、录音带交了。后来到北京上访,我也被关押起来,告诉我写“不炼了”就放人,我又叫他们骗了,给我办洗脑班。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今后坚修大法,跟师尊回家,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许秀英 2011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通过不断的学法,认识到在一开始大法遭受迫害时,自己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必须全部曝光。把它彻底清除掉。去北京证实法,被邪恶非法绑架后被拘留十五天,到期又被送洗脑班,让写“不炼功”的“保证”,由于学法不深,悟不上去,看别的同修已经写了,为了应付一下,就说“不炼邪法”的话。但心里知道大法是正的,只是骗邪恶一下。第二次上北京被邪恶非法绑架后,送劳教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还让写“不炼功”的“保证”。我又说了“不炼邪法”,回家以后,在派出所配合邪恶滚手印。后来一同修被严重干扰的情况下,与我切磋,我说交过一本书应付一下。现在想起来自己做的这一切,非常后悔,都是为了保全自己,不是真正的证实大法。也是旧宇宙为私的一种表现。没有真正的站在法上认识这场迫害。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永远都抹不掉的污点,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一切,就走师尊安排的路,认真做好三件事。

史莲霞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在那种邪恶的形势下,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当时在各方面的压力下,向邪恶交出了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师父讲法录像、录音带和教功录像带。在这场历史前所未有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残酷的邪恶迫害中,自己因为没有学好法,对大法理解不深,而且各种人心很重,没能在理性上认识大法,遭受邪恶迫害,不敬师,不敬法,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是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看到《明慧周刊》同修的文章“再谈严正声明”,才知道严正声明非常严肃。现在我才醒悟,我在此严正声明:我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牢记师尊的教诲,今后一定认真的多学法,在理性上认识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修好自己,走好、走正最后的修炼路,不再让邪恶钻空子,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更加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直至圆满。

李欣梅 201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大法时,本村大队人带着派出所的人到我家,我说了“不叫炼就没炼”的话,在别人替我写的“保证”上按了手印,交过一张照片,配合了邪恶,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一定信师信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圆满随师还。

龚彩霞 2011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谢谢师尊的慈悲,让我还有这样的机会。在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弟子最疯狂的日子里,认为自己是村里唯一的年轻男修炼人,邪党人员专让我收全村各修炼人的“不修炼”的“保证”,由于怕心,人心,也就默认大家写“不修炼”的“保证”,有的不愿意写,我还不高兴,认为对自己不利,因此最少收过两轮这样的“不修炼”的“保证”,还默认过交过一本大法书和部份经文。邪党人员还逼迫我挨家挨户收过各修炼人的大法书、经文,自己虽不愿意,虽说在邪党人员后面跟着,也是修炼人的最可耻的行为,还让一位村干部,一位村代课老师替自己写过“不修炼”的“保证书”。自己在此再次严正声明:以前别人替我写过“不修炼”的“保证”,以及所有对大法、对师尊不利、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敬师敬法,紧跟师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一定走完师尊给安排的修炼道路,广救众生,圆满随师还。

周树全 201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大法后,我害怕不炼了。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怕心使自己动摇不炼了,把《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等书,还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都上交了,配合了邪恶,我也放弃了修炼。现在我回想起以前做的那些傻事,真是后悔莫及。今天我借明慧网向师父认错:师父,我错了,请您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同时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走正大法修炼路,我今后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按师父说的去做,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弥补过错,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张文珍 201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企业退休干部,于一九九九年得法。由于自己没学好法,对大法不能真正的认识,正念不足,在压力面前产生了动摇,做出了背离大法的事情。1、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在中共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和残酷打压下,我害怕象历次政治运动整人的那种情况发生在我身上,我也害怕儿女受牵连,中断了修炼大法。2、原单位保卫部门要我交出大法的书,我理智不清的配合邪恶交了《在新加坡法会讲法》、《精進要旨》两本书。3、我的两个女儿因修大法,一个被劳教、一个被判刑,外孙、外孙女正在中小学读书,我感到经济压力很大,而怨过师父。4、我还曾经劝女儿不要炼功了。5、我把女儿在狱中被洗脑的事当作正确的事,主动向社区干部汇报,目地是想帮助女儿将来好找工作,并说了一些背离大法的话,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6、我曾经烧掉一本《转法轮》。我痛悔自己对师父和大法所犯的罪,现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弥补过失,做好三件事。

韦瑛2010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期间,(大约2001年)由于学法不深,不入心,没有坚定的正念,做出了背离大法,背叛师父的丑事,犯了大罪。1.在派出所,顺从了邪恶安排,写了口供:从姓名开始到整个修炼过程,并供出了学法小组,出卖了同修和资料点的来源。2.在办事处办的学习班时,写了“幡然悔悟”的心得,站在了大法的对立面。3.在居委会曾写了“不学、不炼”的“保证”(三次)。4.销毁过大法真相资料。回忆起此事真是愧对伟大慈悲的师尊,深感汗颜和耻辱,随着正法的推進,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我以前写过一次,但不深刻也没有认识到严正声明的严肃性),今天我跪在师父法像前,郑重宣誓: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造成的损失,紧随师尊,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做好三件事,紧拉师尊的手,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圆满随师还。

毛春女 201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开始迫害村委会叫交大法书,因自己有怕心,就把书和讲法带都交了。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派出所恶警闯入我家强行把我带走,所长张新国,叫我写“保证不炼功”并骂师父,因当时怕心很重,对情的执著,我配合了邪恶,所以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并骂了师父。因回来后知道做错了,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我去派出所声明作废。被拘留来两个月回来后不让回家,在乡里办洗脑班,因对法理解不清,又有怕心和对利益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悟了,给乡政府送了锦旗。后来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师父经文“建议”的开示下,我警醒了。认识到自己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深感内疚和痛悔,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路景云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时,由于自己当时学法不扎实,对邪恶的本质认识不清,又受党文化的多年毒害,在蒙骗中,主动向邪恶交出了部份大法书、炼功带及法轮章,并曾经口头说过“不炼了”的话,虽然当时我是表面上应付邪恶,在我的心中一刻也没有想放弃大法,一刻也没有想背叛师父。我还暗自庆幸自己幸亏过去多买了几套书,尽管现在交了几本,我还可以在家照学不误。通过学法,我不断的提高了心性,认识到当时的所做实属对师父的不忠,对大法的不敬太对不起伟大慈悲的师父了。现在想来痛心不已。我严正声明:过去自己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情全部作废。并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向众神保证:我一定在今后的实修中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处处遵照大法去做,坚定的走好师尊给安排的路,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王淑静 2011年6月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说来真慚愧,在修炼路上留下了很多污点。九九年七二十日,在压力面前,有很多怕心私心,向邪恶交过手抄的大法书和录音带,二千年二月邪恶非法绑架我,我又配合了邪恶,写了“保证”,按了手印,留下了污点。二千零一年,在邪恶的洗脑班里,又向邪恶说了不利大法的话,配合邪恶录了象,邪恶多次找上门来,没有大胆正面讲真相,并承认了迫害,向它们作了“不進京”的“保证”。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切磋,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加大力度弥补损失,在大法中归正,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许沛沦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在九九年二月份得法的学员。十几年来,一直认为自己在坚修学法信师信法,没有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直到近期看了《四八四》期周刊同修切磋文中,谈到在九九“七二零”后,有没有做过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事后,我猛然想起,在邪恶的迫害初期,要炼功点交出大法书籍。当时由于学法少,悟性差,怕心强,在老年学员的商议下,要每人交出一本大法书,凑合一套交给当地政府,作为妥协用(记起当时是不太愿意,但还是交了一本《法轮大法义解》),把师尊指导我们修炼的大法著作交给邪恶,我们这种做法,不就是大法的叛徒了吗!这么多年来,还不知悟地谈尊师敬法,怎么对得起慈悲苦度我们的师尊啊!我错了。在此提出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钟其贞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我修大法有十三个年头了。在2009年9月17日,因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绑架,邪恶为了达到目地,把家人找去,叫家人代我做了他们所要的,叫我签字我不签,叫家人签的,还叫照像、按手印。为此,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高秀清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九七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受益匪浅。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中共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疯狂的迫害,由于去天安门,被派出所和居委会一次次的找,交了一套师尊的讲法磁带,还帮母亲写了“不出去(去天安门)”的“保证”。二零零一年四、五月间,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由于听了邪悟者的话,写了“揭批”和“保证”。零四年二月,发真相材料时被非法绑架、劳教两年,在此期间,写了“揭批”、“保证”及不符合大法的材料,说了污蔑师尊和大法的话,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都是由于自己的怕心,不信师不信法,走了邪恶的路,给师父和大法抹了黑,造成了损失也是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在此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修炼大法到底,走好以后的这段修炼路。

王俊玲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2010年07月某天,我到同修家去串门,一恶警气急败坏的以查户口为名,让我在纸上写出自己的姓名、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当时由于怕心,就写了。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努力做好三件事,圆容师父所要的。

郭嘉 201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时,交出了几本修炼大法的资料,虽然自己认为是无关紧要的几本材料,但行为上还是配合了邪恶。通过学法,我不断的提高了认识,认识到当时所做实属对师父的不忠,对大法的不敬,对不起伟大慈悲的师父,现在想来痛心不已。我严正声明:自己过去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情,说过的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并向师父向众神保证:我一定在今后的修炼中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遵照大法去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忽海凤 201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我学法不久,法轮功就被迫害。那时我法学的很少,法理也不清,自己又不坚定,就是害怕被迫害,把大法书交了出来。有一次,我听说邪恶要到大法学员家抄家,我把《转法轮》叫老头子烧了。心里既难受又惭愧,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请师父原谅弟子的无知。今借明慧网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在大法中,从新修好自己,在最后的助师正法路上,弥补我的一切过错,决不走弯路,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以兑现史前大愿。

赵淑华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大法遭受迫害时,我由于怕心,交给邪党大法书一本,为了早点摆脱控制,还向邪党写了“保证书”,玩了语言游戏,经不住诱惑,甚至出卖同修,由于怕心,还烧过《明慧周刊》等真相资料。现在想起来真是羞愧至极!经过十几年的压抑、迷茫,尽管在心里一直知道大法好,可我麻木、甚至放纵自己,做的很不好。现在的我彻底醒悟了:感谢大慈大悲的师父给了我重生的机会!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在此向众神严正声明:我以前所有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彻底作废!从此以后,我要坚定跟随师父,坚修法轮大法到底!

姬书卿 201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老弟子。由于我学法不深,执著心强,悟性低,怕心重,法理认识不清。在7.20刚开始的时候,我在单位的压力下,交了两本大法书籍。2007年我被邪恶叫去,问我还炼不炼?我口头回答“没炼了”,配合了邪恶。随着自己学法不断深入,认识到我愧对了慈悲伟大的师尊和大法,为了弥补损失,现在我严正声明:上述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决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不打折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助师正法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紧跟师父正法進程,精進实修,圆满跟师父回家。

何笑华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从前写过声明,但认识的很肤浅。看了四八四《明慧周刊》,对我震撼很大,今天我要曝光这些邪恶,珍惜师父给我从新走回来的机会。99年7月22日去北京上方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并关押在乡政府,当天我带的《转法轮》被邪恶要走,由于学法少,法理不清,迫于多方压力,配合邪恶在电视上诽谤师父和大法。回家后,因怕心,我烧了一本大法书和经文。2001年2月我在家被邪恶非法绑架,在高压下,出卖了一名同修,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并交了5000元,回家后又配合邪恶按手印和签名。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跟师父走,做好三件事。

刘凤桐 201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疯狂打压下,由于怕心,家人代写了“不修炼”的“保证”,全部作废。请师父原谅,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我的根本原因是学法不够,我今后一定多学法,多学法,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勇猛精進,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回家。

汪元仙 201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没有修炼的时候,在一九九六年,女儿给我一本《转法轮》,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听信了中共的谎言,我就把大法书烧了,这是罪大恶极。二零零三年,女儿叫我修炼,五月份,终于下定决心开始修炼,后来我女儿一个人出去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抓,恶人又到我家和女儿家找我没找到,我得到消息就把大法书转移了,但是其他资料就都烧了,这是第二次大错,在二零一零年搬家时由于明慧周刊没地方放,我就把它卖了,这是第三次错上加错,现在意识到这些都是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情,声明作废。我一定痛改前非,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刘为玉 2011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大法的。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诬蔑法轮功,诽谤师父,邪恶到我家来,非法抄家乱翻,把我抓到派出所。由于不识字,学法不精進,怕心出来了,做了坏事,邪恶叫我踩师父的书,我就踩了,叫我写“保证”,我说自己不识字,他们就让我在他们准备了的纸上盖了指头印。这些年通过认真学法,不断的认识到我那些行为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所以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敬师敬法,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余腾秀 2011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前段时间,受恶党迫害,在压力面前不坚定,放不下儿女之情,怕这,怕那,全是人念,没有正念,不真正信师信法,到真正过关时,把师父的教诲当作儿戏,对师对法非常的不严肃,糊里糊涂的在恶党面前说“不炼了”,违心的做了出卖良心的事。恩师给我太多太多的一切,可我做了一个忘恩负义的不是真正的修炼人,邪恶诽谤师父和大法,我没有在邪恶面前证实法,来到人间不是助师正法吗?过后很后悔,给大法抹黑给师父抹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以后坚修大法到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做一个合格大法弟子。

贾秀兰 201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走上修炼的路,虽然十几年了,但在邪党对法轮功的打压下,由于自己悟性差,怕心重,交过书《转法轮》、《卷二》、《修炼故事》各一本,烧了自己抄写的二本《转法轮》,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我现在郑重向师父向众神保证:处处以法为师,坚定的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圆满随师还。

李秀芳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学的法不扎实,念不正,在怕心、亲情的带动下,迷失了方向。违心的写了“五书”。做了邪恶高兴的事,给大法抹了黑。现在特此声明:从7.20迫害到现在,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向师尊认罪。今后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迫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精進实修,永远跟着师尊走。

孟玉芳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平时学法少,发正念少,实修不够,做事的心很强,被邪恶钻了空子,遭非法绑架,在被迫害中,正念不足,又怕被恶警非法刑讯逼供,向邪恶写了“悔过书”、“保证不炼功”、“不串联”,还说了一句对师尊不敬的话。师尊一直在慈悲的保护着我,我却为了安逸和人心做对不起师尊的事,我深深的感到愧对师尊,愧对大法。郑重声明:我所写的“悔过书”和说的对师父不敬的话,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跟师父回家。

张伟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以后,迫于压力,我交了大法书、师父的法像。一九九九年八月,让我写“四·二五”经历,我讲了一个姓刘的站长,我还讲了六、七个我们炼功小组的人参加了四·二五上访,我没有经受住考验,正念不足。对大法没做到坚定,但我知错就改,从头再来,继续坚定修炼法轮大法。郑重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坚信邪不压正!今后我要更加勇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弥补错误,跟上正法進程。

严志玲 2011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本人在小学组织的“反对法轮功”的横幅上签名,在此严正声明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

卢美玲 2011年7月1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我被关押洗脑班進行迫害,逼迫我交出大法书籍和资料,我违心地交了一本《转法轮》,并写了不该写的话。十几年来,我非常内疚和痛悔。今天严正声明: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坚定修炼,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兑现誓约,跟师父回家。

李竹英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怕心很重,迟迟不去,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了绑架。遭到迫害后,法理不清,正念不足,向邪恶妥协,写了所谓的“四书”,还帮助邪恶助威“转化”学员,以及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真是耻辱,起到了破坏大法的作用。耻辱、耻辱。通过学法实修和对法的更深的理解,更加觉得对不起师父慈悲苦度。现在我要声明:以前向邪恶所说、所写的“保证”(四书),按的手印、签的字,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定弥补回来,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张丽英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本人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由于人心重,在拘留所,由于压力,曾出卖过同修,给邪恶写过“不炼功”的“保证”,出来后为了要回扣押金,曾向邪恶写过“悔过书”。以上这些言行,作为修炼人真令人能以口齿,给大法造成极大影响,使我无脸面对师父,无脸面对同修。现在我要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决否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三件事,坚定跟随师尊,坚修大法到底。

简志聪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修炼大法的。但从99年7.20邪恶疯狂迫害大法时,当地居委会找到我,叫我签字,我没有签,由于怕心,违心的说了“我没炼法轮功了”的话,把他们打发走了。在以后的学法中悟到我错了,师父教我做“真、善、忍”的好人,由于怕心,怕被迫害说了假话,没做到真,辜负了师父的慈悲救度,特声明作废。今后一定要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到正念正行,去掉怕心,做好三件事。

陈邦华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7.20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99年大法遭到迫害后,我于2000年進京上访,由于学法不深,回来后向邪恶写了“保证”,并按了手印;2001年又被邪恶送進了洗脑班,说了一些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配合了邪恶;2002年邪恶找到家来,又一次向邪恶写了“保证”。以前我一次次没做好,主要原因就是法学的少,怕心,人心多,通过学法,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趙凤然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各地学校都开始组织反对法轮功的签字活动,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就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之后非常后悔。经过这么多年的学法,我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以后要多救度众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郭念念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97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后来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我就不炼了,并且做了许多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我明白了法轮功真相,知道自己对不起大法师父,对不起大法,我真心忏悔。我虽然不敢炼,但知道法轮大法好。

高敏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十二年前迫害刚开始的时候,由于学法不深加上怕心,曾经烧毁过大法书籍,在高压下写过诋毁大法和师父的东西。虽不是出于本愿,却对师父犯下了大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对自己犯下的罪,一直特别懊悔,迫害已经持续了十二年,感谢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点醒我,我以后要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助师正法。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苏秀珍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大法,我因为怕心,思想不清醒、不坚定,违心的向邪党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决裂书。十几年来我痛苦、压抑,现在我彻底醒悟了,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感谢慈悲的师父给我从新修炼的机会,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说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将坚修大法,精進实修,努力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曾经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走正我的修炼路,坚修大法到底!

耿彦科 201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正念不足,由于执着,在大法被迫害中,自己做了作为大法修炼的人绝对不能做的事,写过“悔过书”。在1999年10月写过一次,2001年6月~12月写过一次。在被劳教期间写过“悔过书”、“三书”,演讲过一次,回来后写过一次“心得”。之后由于不能清醒的认识大法,邪悟了一段时间,给大法带来很大损失,在此严正声明,曝光自己一切言行与所为,让自己痛下决心,走正今后的路,按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

孙国峰 2011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有幸得到法轮大法的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污蔑师父。由于学法不深,我一时中毒,产生怕心,将师父法像和法轮图形烧掉。后来通过学法明白了自焚真相和恶党的邪恶用心,认识到自己铸成的大错特错,产生了无边的罪业。心里知道错了,但没认识到上网声明的重要性。现在我郑重声明:自己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特向慈悲的师父谢罪。弟子决心用心学法,彻底去掉怕心,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马义 2011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那时怕心有点重,在高压下把大法书交了几本。现在认识到那是对大法的不敬,听信了邪恶的安排。还有在零五年被迫害期间也没做好,在恐怖和高压下也写了揭批稿、读了,还写了“三书”。出卖大法,给大法带来伤害,后悔得很。今后要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现在我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严正声明,从九九年到现在对大法不利的所说所写所做全部作废。

余光河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得法修炼的,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对师父讲的法理认识不清。在邪恶的高压迫害时,在黑窝里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违心的写了“悔过”“揭批”,给自己的修炼添加了一个污点。每当想起此事万分痛悔,觉得愧对伟大的师尊,愧对大法。在此严正声明,把以前所写的“揭批”“悔过”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认真学法,百分之百信师、信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吕庆英 2011年7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得法修炼的,在1999年邪恶的高压迫害下,在恶警写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字。2006年610恶警将我绑架到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期间由于想求出来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的写了“三书”、“揭批”和“不炼功”的保证书。在恶警对我的审问中恶警说:“师父不好”,当时由于怕心,没有反驳,无形中默认了。在此严正声明,对以前所说、所写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荣志安 2011年7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因对法认识不清,在旧势力和共产邪党的高压迫害下,做了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的事,做了、说了出卖师父和大法与同修的事,我对不起师父和同修。我认识到我错了,现在重新写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写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与同修的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一思一念我都不承认,我要做好师父叫我做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宫慧君 2011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由于修炼不精進,被邪恶迫害、于2010年11月绑架到当地洗脑班。由于正念不足、不能够全盘否定邪恶的迫害,在高压下违心的妥协了。深知这种做法给大法、给自己带来污点,从内心痛悔,从良知上深深自责,没能在关键时候把握自己,图安逸而违心的妥协。能写出这严正声明是师父的慈悲给我从新做好的机会,唯有精進,完成使命,弥补过失。郑重宣布:在洗脑班所写全部作废。

何卓君 2011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中共邪党高压下,自己由于学法少,对法理理解不深,存在各种人心,怕心。我给邪恶写过的“不修炼”的保证书、“揭批”及所有对大法不敬的文字保证,签的字,毁大法书的行为,我严正声明,全部作废。经过学法,我认识到以前自己的行为罪恶滔天。我要从新开始修炼,感谢师尊慈悲。今后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赵秀梅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1999年大法被迫害以后,2000年我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30天,当时由于法理不清和对亲情的执着,家人给交了240元饭钱和罚款500元,家人还给签了“保证书”,自己也默认了。2001年10月份乡里来人把我绑架到乡里,当时由于怕心和执着于亲情,签了“保证书”。以上所述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崔敏丽 2011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在做资料时,因经验不足,浪费了很多大法弟子节约下来的钱买的纸。还做了几本不正规的大法书和经文,经过学习明慧文章,知道这是乱法行为。我又把这几本书和经文烧了,以前还烧了几本周刊,这是破坏法的行为。经过同修慈悲指正,特此声明,这些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行为,全部作废。以后多学法,找出不足,助师正法,多救众生。

赵国丽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虽然不大精進,但三件事也都做,最近我想起了一件事,就是零八年奥运会前,中共邪党人员把我们好多学员都抓去了,在那里关了我们五十多天,放我们的时候还向家人要了一千元钱,说是生活费,还叫我写什么书,我说不会写,他们就叫家人代写的,修炼是严肃的,别人写的也不行,现特此声明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刘维秀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被邪恶非法迫害,他们象疯子一样乱抄、乱抓大法书,过后邪恶说不准炼,我就写了“不炼了”的保证。第二天我和几位同修又走到一起学法和炼功,认识到《转法轮》一书是教人做好人的。我今天要把以前对师对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李熙琼 201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9年7月22日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时,恶党人员叫我以后“不炼功了”,我当时就答应了。回单位后,又向居委会写了“不炼功”的保证。这都是我不信师信法承认了旧势力迫害的错误行为。没有多学法、没学好法,才造成今天的严重后果。从今以后,我一定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以前所说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一律作废!

彭素珍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号邪恶迫害之时,由于怕心,交了三本大法的书。二零一零年我发神韵光盘,被邪恶绑架,邪恶威胁我,要我在“我以后不能这样做。”上签字,否则就不放我走。为了解脱,也没重视,就签了字,是过錯。以前所写,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蒋艳琼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3月得法的。每天炼功学法,那真是用心在学,只要学法法理就会显现出来,自己就会感到师父在那一层对自己的要求。自从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以后,由于安逸心的原因,致使我从邪恶迫害大法以来,一直都非常的懈怠,想静心学法却无法静下来,炼功就更是杂念丛生。最近,明慧网发表了一篇“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的交流文章。看了之后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由于怕心把师父的经文藏在床下,还烧了珍藏多年的《明慧周刊》。在二零一零年,我去发真相资料的时候,被邪恶非法绑架。给大法造成了损失。邪恶叫我签字我签了。出来后认识到还是自己在信师信法上不坚定。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杨世容 201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近日看到明慧网上同修关于严正声明严肃性的文章,让我一下梦醒了,在师尊的点化下,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决定再次严正声明,将污点抹去,不让旧势力再钻空子迫害我。一九九九年十月左右,公司领导知道我炼大法,派人找我谈话,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就写了。二零零零年七月,我从北京证实法回来,因坚修大法,单位要把我开除,当时由于学法少,没有坚定的正念,在强压下不想承受了,被邪恶钻了空子,理智不清的写了诋毁师尊的“揭批文章”,又被邪恶步步紧逼,将诋毁师尊的文章在公司大会上宣读,干了决对不能干的错事。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劳教所,写了不炼功的“三书”。离开前又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二零零一年十月,为了让我回到原单位上班,我丈夫背着我逼迫我姐姐偷偷代替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二零零三年三月,在当地派出所,我因害怕再次被非法劳教,说了“没炼功”的话。再次严正声明:以前的对师尊、对大法不敬的所说、所写,以及他人代写的“保证”,全部作废。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洗刷污点。

黄立娟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得法后不长的时间里,大法修炼使我的身心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善。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以后,因我多次進京上访而被邪恶长期上门骚扰,甚至在生完孩子后在家休养的阶段也天天被邪恶上门骚扰。曾违心的向邪恶写下过“不上访、不讲真相的保证”。在孩子还没断奶时,本地610又把我非法绑架到劳教所的洗脑班,威胁我如果不写“不炼功的保证”就送劳教,当时违心的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后来因为邮寄真相信件、发放真相资料被恶人跟踪、举报,再次遭到非法绑架,因我不配合邪恶,被邪恶非法劳教,当时由于怕心,在劳教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去劳教所不长的时间,由于学法不深,在怕心的驱使下听信了邪悟者的谗言,写下了所谓的“四书”,醒悟后向邪恶声明作废。被恶警非法关進了小号并非法加期。被“包夹”,坐小凳、做奴工、强迫观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电视,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曾一度生命垂危。在邪恶的高压下向邪恶妥协了,在邪恶的操控下做了诋毁大法、诋毁师父的耻辱之事,还帮助恶警给同修洗脑。在后来的保外就医期间,由于怕心,在每个月给劳教所的“思想汇报”里也写下了诋毁大法、诋毁师父的文字。一次,邪恶叫我去洗脑班毒害同修,而是违心的符合了邪恶,说了一些诋毁大法、诋毁师父的话。因怕心,将《洪吟》手抄稿撕毁扔了。严正声明:从99年7.20至今,我在邪恶高压下所做、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向邪恶所说、所写的所谓“保证、悔过、揭批”等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信师父和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陈燕 201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大约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的一个月,得法开始修炼。不长时间单位领导不让在外面炼功和学法,单位还让家人帮着在家看着不让学法和炼功。如果还学法炼功就不让我在单位上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午后,我和同修坐车去北京上访。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大约9、10点钟在天安门广场看到邪党恶警打大法弟子,摔照像机。我与两个大法弟子冲進去,也遭到恶警拳打脚踢,被非法押上车。满车大法弟子背诵大法,震撼了恶警。不知去了什么地方,那里也有很多大法弟子,到处听到背诵大法的声音。不长时间我们被恶警送到丰台体育场,那里被非法抓的大法弟子已有好几千人了。几分钟就有一车同修被非法押到体育场。当时天气炎热,恶警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我配合了恶警照像、作笔录。当晚一点多被非法送到当地驻北京办事处。隔一天多被非法送到X中学办洗脑班。因为自己有烦心、怕心,平时也没有向家人讲清真相,没有做到堂堂正正学法炼功。致使家属长期受邪党的毒害,做出破坏大法的事,撕经文,毁大法书。在此严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正念正行,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王文波 201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丈夫听信了邪恶的谎言和我要大法书,我把几本大法书给了他。我的哥哥進京证实大法,被邪恶非法抓捕,关了起来。几个月后,我的父亲来我家找我要书,说交五千元钱和大法书我哥哥就能回来。我给了他几本,向邪恶交了大法书。正月,丈夫毁掉了全部经书、MP3、光盘。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反思自己,发现我对钱财太执著了。更重要的是,我的心并没有用在修炼上,没有学法,没有炼功,也没有发正念。现在郑重声明:我以前对大法不敬的一切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修炼者。

姚艳兰 201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98年春得法开始修炼。九九年7.20随功友们進京证实法。中途被恶警非法截回乡政府。当时由于学法不深,说出了站长的名字。在高压下,家人怕心太重,逼我把书交到了乡政府,也不让我炼功学法。2004年9月份,我们几位功友進京证实法。被非法绑架关押進北京分局派出所。问口供,做笔录。我出卖了同修。邪恶把我和另一位功友绑架回了县里非法关押,几天后送進了劳教所非法关押,遭受迫害。因为我人心太多,争斗心强,被邪恶钻了空子,加重了迫害。向邪恶妥协,做了不应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背叛了师父,出卖了同修。写了“保证书、决心书、悔过书、揭批书、检举揭发书、五书”之类的东西。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所写的“三书、四书、五书”之类的东西及向邪恶所签过的一切字句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郭贵菊 201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7.20以后,邪恶从家中翻走了《转法轮》和师父法像,我没阻拦。乡派出所恶人到我家写了东西,叫我签名我就签了。村妇联主任代我写了“不修炼的保证”,我也签了名。又向乡里交了一百元的保证金。二零零一年,村治保主任带领乡政府恶人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在高压下违心的向邪恶写了“三书”,做了不该做的错事,说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后来在它们的谎言诱骗下又说出了同修。从洗脑班回家不久,它们把弟弟、弟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我的情放不下,违心的又交了几本大法的书。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从看守所被放回家,又被乡里劫持到乡政府,叫写“保证书”,我弟弟代写了(他那时未修炼法轮功),我没制止。弟弟从洗脑班被放回一年了,邪恶又找他签手续,我就叫我儿子签了。声明:以前所做、所写的对不起师父、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

曹芳琴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下半年开始修炼大法的。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用心,总是正念不足,做出一些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广场派出所非法绑架,把同修的一些信息提供给邪恶,出卖同修。二零零二年十月份,被厂方伙同610绑架到市洗脑班,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向邪恶妥协,玩了文字游戏。零七上半年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十天后,家人去接我时,拘留所邪恶拿出几张要我签字的纸,我签了名。严正声明: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周开益 2011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7月喜得法轮大法的。99年7.20后,由于怕心,在邪党的恐怖高压与邪恶的迫害下,曾背离大法、背离师父。7.20后,我交过一本《转法轮》和一盘炼功磁带。在邪恶的黑窝里配合邪恶,穿号服、站队,写背离大法、背离师父的“决裂书”。半年后,省政府信访办的邪恶头子根据通讯地址来我单位社区,找到邪党书记,说要判刑四年,要带我走。因我当时正病危住医院,它就逼迫我的子女代写了放弃信仰法轮大法的“保证书”。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正念正行,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赵德琼 2011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迫害开始后,所在单位开会,公司经理就象文革时期一样在台上由他领着喊口号,污蔑法轮功,自己也随着做了。回到单位后,单位邪党支部开会,会后要求参会人员签字,我也签了字。在这期间,由于怕心,又把有关大法资料烧掉了。后来,没有把法轮章、护身符保管好。在此我严正声明:上述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钟大仙 201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交流文章“再谈严正声明”,认识到严正声明的严肃性。现在我要把自己做错的一切曝光。我由于法学的少,执着、人心重,所以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在派出所和看守所里,配合了邪恶,按手印、照像等。邪恶非法抄家,非法抄走了好多大法书,再送我去看守所上车前,恶警做了对师父不敬的事,我当时没有抵制。在看守所里,写了“三书”,把大法书烧了。严正声明:以前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王玉珍 201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修炼不久师父就为我净化身体,使我身心受益。1999年邪恶打压后,我违心的配合了邪恶,把大法书、经文、炼功带、横幅、洪法图片、师父法像、像片等都交到派出所片警那里。一次,我准备進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進看守所,还说出了同修,写了“不進京,不炼功,不上访”的承诺,还签了字。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为了回单位上班,我又写了“自己的认识”,还被非法扣了10个月工资。我在区办洗脑班里又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由于自己邪悟,写了“认识、悔过书”,还诽谤师父和大法,烧毁《转法轮》大法书。2004年11月发真相时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刑满后又直接从监狱非法送進洗脑班。家里被片警和国保非法抄了家,电脑、同修的打印机、光盘、护身符、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法轮章等被劫掠一空。在看守所被迫照过象,非法开庭时穿过囚服,签过字。在监狱被迫写过“认识”,穿牢服,为邪恶干活,参加过邪恶办的班,多次签过名,被迫按过手印。在监狱还被非法收去一枚法轮章,自己签过字。在洗脑班,人心的执著,被邪恶利用,背叛了师父,每天做笔记,写“心得体会、思想汇报”,唱邪党的歌,邪恶的政法委为我照像,与我握手。在邪党旗下宣誓,写了“决裂书、悔过书、认罪书、保证书”,还说了诬蔑师父的话,犯下了滔天大罪。我愧对师父。再次严正声明:以前自己所做、所写、所签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尊安排的修炼路,坚修到底。

张宝娣 2011年7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法时被当地公安局非法绑架的。由于自己多年来学法不用心,人心重,在公安局里,在恶警的逼问下,把《法轮功修订本》交了出去,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后来在看守所里,由于自己法理不清,学人不学法,写了不“练”的“保证”。还代写了“保证”。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法,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丽艳 2011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7.20迫害开始,派出所让每个学员表态,而且把书交给它们。因怕心,自己拿了两盘空带去了派出所。写了拥护邪党的决定,玩了一个文字游戏。另外还有两次進京证实法回来,被非法关押期间,它们问我進不進京了?当时由于怕心,答应它们“再不上北京的保证”,配合了邪恶。声明:自己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

迟连珠 201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中秋节后正式修大法的。在2001年12月15号,遭邪恶非法抄家和非法绑架40天。在恶党的高压恐怖下出了怕心,向邪恶写了“不炼的保证书”。通过大量的认真学法,深深的反思,向内找,我悟到:其根本的原因是没有敬师敬法,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没有把自己当成炼功人,没有学好法,没在实修上下功夫。才被邪恶钻空子,被邪恶迫害。严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坚定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

董桂彩 201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已写过声明了,不过还是没有彻底把自己所做过的错事全部曝光出来。2001年正月,恶警闯到我家非法搜查,搜到几本大法书,然后就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当时我老伴也跟去要人。它们在非法搜查时,知道我还有一套师父的讲法光盘,但是搜不到,就高压逼迫我交出光盘,要我说“不炼了”才放我回家。但是因为法理不清,怕心重,照做了。第二天就让老伴拿光盘去交,也让家人对大法犯了罪。2001年中旬,儿子、儿媳从劳教所回来后,当时因我法理不清,情重,学人不学法,我就不炼了。后来劳教所的恶警闯到我们家,要我们交书。那时我已邪悟了,就把大法书、师父的法像、法轮图等全部都交出来了。后来我还把我和儿子专心抄的两本《转法轮》手抄本也当废品卖了。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到底。

何少梅 201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由于学法不扎实,干事心重,怕心重,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二零一一年六月的晚上,我和妹妹一起在本村用粉笔在墙上、电线杆上写大法真相时,被本村一名地痞构陷,报警。我被非法抓到当地派出所。恶警到家把一本《《转法轮》和所有经文(手抄本)还有mp3和电话本全部非法抄走。关键时刻,自己正念不足,动了常人的情,怕心下违心的签了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严正声明:我以前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曲凤英 201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十二年前,我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被绑架,被劫持到本地不让回家,被非法关押在县公安局会议室里,里面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有二十多人,当时邪恶逼迫写“保证书”,由于自己法没学好,人心太重,我违心的写了“不学不炼的保证书”,自己还代别人写了。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期间,违心的向邪恶写下了“五书”。后来被邪恶利用去毒害同修,参加了邪恶的批判会,甚至公开骂师父,骂大法,迎合了邪恶,对师父和大法又一次犯下了滔天大罪。二零零八年,在洗脑班上写了不上网的话。二零一零年,在劳教所没有做到零签字。现严正声明:过去的违背大法的所言、所写、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郑福祥 2011年7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