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要清除闲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因为我人为的闲心和管闲事的心,给自己修炼路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苦恼,意识到应该去掉了。

以前在我老公公要去世前几天,我老公公的后老伴来和我说,她们欠我大姑姐的五千元钱不还了。我当时想大姑姐是亲的,和老公公后老伴比较疏远,就把这事告诉大姑姐了。……从那以后,后老太太就开始恨我,因为我管闲事了。等老公公去世后,后老太太把我老公公的楼房卖了(钱此人都拿走了),后来还来要我老公公最后一月工资(她听别人说老公公死后多给一个月工资,此事没有),我说根本没有多给一月工资,她不信。就上我大姑姐那说,要告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整个这件事是我闲心和亲属情导致的,给我自己修炼增加了一个难。

前几年,我和四个同修在一起学法有好几年,大家在一起都是你好,我也好,姐妹之间相处佷友好,学法就学法,放下书就是人,有一天甲乙同修为了家事有矛盾了,甲来和我说乙怎么不好,我当时没有在法上看甲乙同修之间的事,没找自己,反而陷在甲乙的同修情中,也跟甲愤愤不平说乙的不是,是自己的强大闲心造成的,我应该在甲乙矛盾中看一看自己是不是也有不足的地方,为什么在我这发生这事,是师父让我悟到法理找自己,却没有在这些事上修自己。

还有一件事,是B同修被抓时,A同修来跟我说,找人给B办出来吧,因为她法学的少,怕B没有正念,怕B出卖同修。当时觉得A说的也在理,也没悟没在法上就顺从了A,就通过常人用人的办法,被邪恶勒索万元,把B用人的方式,营救出来。现在悟到这个事就是同修情,管闲事的闲心,没在法上被旧势力钻空子,让同修家里受到经济损失。跟B聊天时,B说一句,就是家人太着急了,其实不用花钱我也能回来。

由于闲心没去,上月我原单位同事在外地给我来电话,让我到派出所给她开一张户籍证明。我没多想就去了,第一天户籍员不在,第二天又去,看排好多人办事,我也在排队,排一会,有一名警察说,都到另一个屋里去做记录,然后才给办,我跟大家又到一个屋门口排队,我前面有几个人,警察叫前面的人在一个机器上按手印(电脑能看到)十个手指都按,按完手印,又问叫什么名,家住什么地方,身高多少,脚穿多少号鞋,文化程度,工作单位等,又叫按二个手掌的手印,然后又到一个屋里照像,双手举着牌子,牌子上写自己的名,照正脸,又照左侧脸,右侧脸,就这样整个过程,我的心七上八下,没有正念,不想给同事办,又怕她着急用,当时怕心起来,思想一片混乱,心跳加剧,带着怕心求师父帮弟子,行动上象被谁给控制住很麻木,想走,还不想走,警察问一句,答一句,让按手印就按,让照像就照,心里怦怦跳,但心里念正法口诀。当我办完事就停电了,第三天我又去给我同事开户籍证明。走常人程序给同事办事,其实是在配合邪恶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回家后我后怕:我在派出所所走的一切过程,这不是对我的心来的呢?心里非常矛盾,自己恨自己,导致我对这件事忧心忡忡,怕心特重——怕警察找上门来干扰迫害,怕自己被抓,怕牵连孩子工作,怕前怕后,做大法事心也不稳,思想业力总让我想在派出所那件不在法上的事。后来才想到自己应该发正念,彻底清除在派出所留下的痕迹,以后不再发生这类事。

然而,此后,我还是让自己管闲事的习惯继续起作用。有一天同修给我打电话说,她家要动迁,让我帮她给租房子。我说正好,有一个一楼要出租,这个人家跟我很好,出租一年五千元钱。同修同意了,我就领看她去看房子,同修看了后很满意,说过二天就交租金。就在这当中也有人来租这房子,我们没让租,就给我同修留着,过二天后,同修说现在她家又不动迁了,所以不租了。给她留着她不租,别人要租又没让租。这时我的面子心出来了,進退两难,不知说什么好。事后自己静心想:又是我的闲心,变成这样,给同修租房子都由师父有序的安排,不是自己操闲心说了算的。

师父说:“因为看不见事物的因缘关系,就是这个事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存在着哪些因缘关系。一般的修炼者没有那么高的层次,看不到这些东西,所以就怕表面上是好事,一做说不定是坏事。所以他就尽量的讲无为”(《转法轮》)。

通过学师父这段法,自己深深的悟到,是自己的闲心、愿管闲事,停留在常人中就事论事,结果人为的给自己增加烦恼。这些事出来都是让自己修的,该去掉这些心了。一次次的教训,一次次摔跟头,不在法上向内找自己,却被它们多次利用。任何事都是有原因的,不是自己说了算的,不是自己想当然的。这个管闲事的闲心,也是自己在人中养成的习惯,带到修炼中来的。

当然,我们修炼人就是为他的、无私的,所以不是说不应该帮助他人,而是看出于什么基点、什么心态,遇到问题是否从法上看待,是否每每都在对照法要求自己提高心性。如果自己的心在常人中,再帮人也只是作为常人帮常人;只有心在法中,才能做到修炼人帮众生、修炼人帮同修,才能修在其中。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