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信师信法就能走过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看过前几期明慧文章,有两篇写的是同修因病业干扰没过去走了。其中一篇是说两位同修在餐馆每人吃了一碗冷面,其中一人吃完肚疼住進医院,另一同修去医院看望,还说这位同修法理清楚,可遗憾的是同修却走了,他有点不解。另一篇写甲同修说乙同修住他家楼下,得了绝症,甲同修到医院看望乙同修,乙同修说自己三件事都做得很好,为什么还让她得了这病,最后乙同修带着怨气走了。

看完这些文章我感触颇深。尤其是学员那种怨的心理,让我在难受中很不是滋味。同修啊!魔难中我们真的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了吗?真的相信有师在有法在吗?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其实我们身边有多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闯关的真实事例。

我们市里一位亲自参加过师父九四年广州班的八十多岁的老年同修过魔难时的正念正行感动了多少同修。当时躺在床上喘气都费劲的她,面对家人劝说去医院的纠缠,毅然说道:“我既然修了大法,我就交给师父管了,师父觉得我留下还有用,那我一定能走过来。”后来老同修真的好了。这件事激励着好多同修信师信法正念正行。

我也想把自己一段经历写下来。二零一零年五月中旬的一天,身体异常难受,肚疼、发烧、解小手时又烧又疼,好象老也解不完似的,总得去厕所。晚上疼的受不了,浑身发冷,丈夫给我怀里搁上热宝,身子披上棉被。昏昏难受中我知道一个大的病业干扰来了。修炼这些年也出现了几次病业,师父管我都走过来了。这一次我一定能挺过去,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于是我开始打坐。一小时后大汗淋漓,烧退了,可还是老上厕所。浑身没劲,一夜疼的睡不了觉。我又下地一遍又一遍的炼动功后再打坐。一直到天亮。白天还能坚持着去上班。可到了晚上,症状又加重了。

我发强大的正念清除背后的因素,根本不承认这是病。每次发完正念,疼痛就减轻一些。就这样反反复复到了第四天姐姐知道了,带着闺女、女婿来让我去医院。我说这不是病,很快会好的。姐姐说必须去医院检查,她的同事也是这症状,结果到医院查出是尿毒症。实在拗不过,我心生一念,让师父加持我去医院一切正常,证实我没有病。我不能给师父和大法抹黑。检查结果出来了,血项正常,B超没事,尿有四个加号,医生看后非常吃惊,一个连续高烧、尿频、尿血的人血项怎么会正常呢?叫我回去观察一星期再来检查。还给我开了一大堆药,我没拿。我对姐姐说这回你放心吧,我有师父保护,根本不会有事的。姐姐彻底服了,她说真是不可思议。

回到家里,难受劲又上来了,丈夫见我疼的厉害,跑出去买了药回来。我对他说你不要拖我的后腿,几天都挺过来了,一定会好的。我让他去把药退了。丈夫走后,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请师父加持我、帮助我走过魔难。随后又打坐。打完坐感觉一身轻松,第二天我真的彻底好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都坚持白天去上班,没有休息一天。

我工作的环境有好几个同修,这次走过魔难的过程,对他们触动很大,更加坚信大法的超常,师父的伟大!假如这次把握不好,听从家人住院治疗,后果不堪设想;不仅给师父和大法抹黑,也把自己划到常人中去了。

虽然我已过中年,但我越活越年轻,这都是修大法的福报。现在姐姐及家人都知道了大法好,还在看大法宝书和真相资料了,并且做了三退。更可喜的是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去年师父还帮他免除了一次大的手术。千言万语说不尽对慈悲伟大师父的深深感激,助师正法的路上唯有精進再精進!作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我们,只要我们走正做好,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