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正念闯出黑窝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二零零八年,由于自己不实修自己的这颗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恶警半夜两点从班上绑架到国保。警察问我什么,我也不配合就发正念。天亮了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

师尊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着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想到师父的这段讲法,我就知道怎么做了。

刚一進门,看守所所长就让我抬抬手、伸伸脚,说是所谓的检查身体。我不听他的,我说你们这是走过场。他也就不理我了。接着让我穿犯人服,我坚决不穿,我说:我没犯法。那是给罪犯穿的。他们就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后来把我关到监室。刚一進门,一个犯人就给我两个耳光,我就找所长,告诉他犯人打人。所长问别的犯人说:看见了吗?其他犯人都说没看见,所长说:没看见就是没打。说完就走了。

我坐在打我的那个犯人的旁边正视他,一会儿他就吓得离我远远的,也不敢打我了。我又找别的管教说犯人打人,后来他们就给我换了一个监室。刚到那儿,犯人就让我洗凉水澡,说都得洗。我说我不想洗就不洗,就不听你们的。早上所长查号我也不跟他们犯人排队,也不报数,也不穿犯人服,还不停的找警察,犯人打人为什么不管。这个所长就叫人拿手铐、脚镣,然后進门用手打我头,用鞋子打我的脸嘴里流了很多血,又叫人给我戴上手铐脚镣。还扬言,少说也得判你十年,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晚上向内找,自己的争斗心太强,没有慈悲心,我没做好使所长对大法弟子犯罪。

从这以后到整点我就发正念,平时背法少,只会背《洪吟》中的十几首诗,那就会背多少是多少,犯人看电视,我就对着墙背《洪吟》、发正念。一次,监室每个人必须唱一首歌,我给他们唱了“为你而来”,并说这是国外大法弟子来天安门打条幅证实法而谱写的歌曲。当国保、检察院批捕科的人来找我询问时,我就说,把犯人、所长打人的事先解决了,问其他的问题就跟他们讲真相,他们看也问不出来啥就回去了。到了第三十七天,管教打开了脚镣说:“你可以回家了。”

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师父又一次呵护弟子闯过了这一关。

回想自己得法十几年走过的路,师父操碎了心。自己就象一个不会走路的孩子一样,从不会走到会走,摔倒了扶起来,走好了给你鼓励,时时刻刻在身边看护着。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师尊对我的慈悲呵护,只有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给师尊一份满意的答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