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生命为大法而存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二十多岁,感谢师父能给自己这个机会,让自己的生命能有一半时间在大法中成长。回首修炼的路,有时我想,在今天这样的现实环境中,其实年少时已得法的青年同修面临的考验并不比老年同修少。小时候由于和社会接触很少,思想单纯,在法中修的都不错,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走進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时,如果不能放下人中的一切,是很难在大法中坚定的,很容易出现带修不修,不太精進的状态。

我悟到:不同年龄段的修炼者可能会有各自不同的矛盾与难以割舍的执著,但都会起到考验其人在关键时刻能否放下人心的效果。虽然青年人的身体条件要比年长的同修相对好一些,可能不会出现年长的同修闯病业关那种真正面临生与死的状态,可是,这并不等于对青年人的要求就降低了。相反,在成长过程中面临纷繁的世间诱惑时,如何取舍,是降低标准,自欺欺人,甘做常人,还是放下生死,看破人世间的一切,在魔难中脱颖而出成为大法的真修弟子,这也是每个青年同修的生死关啊!

我看到:周围有的青年同修虽在证实法上起了不小的作用,但或多或少被人世间的假相困扰着,难以自拔。有的因利益损失而心有不平,有的被人间的情带动的颠三倒四,有的仍看重人间的安逸与功名,从而造成修炼状态被干扰,不能专心、严肃的对待修炼的现象。其实,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员,可是,当认识到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后,我变了,可我没想到自己是这样了悟名利情的。

由于从小在学校中养成的不好的竞争观念,从而在后天养成了很强的对名的执著,衍生出了较强的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加上学业、事业上开始时一直较顺,就一直以来沾沾自喜却意识不到自己的执著,在表面顺利的假相下甚至还觉的这方面没什么矛盾,修的不错。现在才感慨:不符合法的东西,最好赶快去掉,否则,你有多少人心就可能会招来多大的魔难。近来,由于一些原因自己在工作上有了变动,造成了较长时间的非正式就业状态,在周围人前人后的嘲笑、怜悯下活着,心理压力非常大。那时不管别人的用意是好是坏,只要问我工作的事,心口就象被刀割了一样,觉的丢脸极了,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心里压抑的厉害。一下子从高高的地方重重的摔下来,自己脾气也因此变的毛躁,心态比较消极。可后来通过学法、背法想到,其实这些苦也不算什么,以前在学习工作方面顺利的时候,自己没有珍惜这个环境,没有正念对待,那些从小滋养起来的、掩藏的人心怎么去啊!魔难并不可怕,关键是对在魔难中暴露出的执著心,去掉它,修上来。这种魔难,不就是冲着我的名利心来的吗?看我怕不怕丢面子,看我在没有稳定的工作的情况下还能不能平稳的做好三件事,看我究竟以什么为大,把大法摆到什么样的位置。

认清了魔难的性质后,我思路清晰了。自己以前的修炼过程中,虽在其它方面真修过、魔炼过,但在这方面由于自己心没摆正,没有珍惜在良好的环境中证实法的机会,加上一直没有去掉的显示心、欢喜心等执著,还有对人间名利情的留恋,导致矛盾激化,现在是应该提高心性了!我决心就利用这一系列的矛盾,好好挖挖自己的根,把以前掩盖起来的心都暴露出来,一个个的去掉它们。谁修炼的路能是一帆风顺的呢?

这其中有一件小事让我对法的认识進了一大步。那是一天在去买耗材的路上,不知不觉的,钱包被人偷了。本来手头经济状况已经不是很好,一下子又损失了几百块钱,当时身上的钱一文不剩,当时真有了一种空茫的感觉。一个人失落的走在大街上,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身无分文”。原来人世间的一切是这么的易逝,说没了就没了。有时让你一点儿心理准备也没有。此时,我也终于第一次真正知道了什么是“身外之物”,原来名誉、财物、事业、情感这些世间的东西是如此的不稳定,当某种环境下我不再拥有它们时,我剩下的是什么?我的身体,我的思维,还有法!好象在那一瞬间,我才在又一层面领悟到了法的珍贵:世上的一切东西都是易逝的,只有身心在大法中,我才能体会到什么是充实与永恒。当附属之物都褪去,我才体会到自己生命与法那密不可分的联系,我才意识到了这一点:失去人间的什么都不可怕,失去法才是最可怕的。而只要心中有法,那也别无所求了。因为那才是我们生命得以存在的保障,也是我们生命的希望、此生存在的意义。

于是便发生了一种奇怪的改变。原来拥有很多时,对虚有之物的拥有恰恰淡化了我对法理的珍惜与追求,让我丢了真正的东西;而当我在难中身不由己的一次次失去人间的东西时,静思所执之事,却让我理悟到了生命与法的联系,明确了法的至高无上与珍贵。当再次拥有一切,即使拥有,也不再留恋,不再执著。身在大法中,有幸能学法、读法、同化大法,相比之下人世间一时一世的东西实在太渺小了,还有什么需要追求的呢?

我的心平静了。静静的看着世间,与自己同龄的常人在人间尽情的享受,他们有家庭,有事业,有安逸,那又如何呢?以前觉的自己近来苦吃的很多,有时还有羡慕条件较好的同修甚至常人的想法,现在都淡然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心中的舒畅和悠然。因为在我几乎失去了曾经所引以为豪的东西时,我才感到,无论何时何地,与我生命同在的只有法。那我的生命不也是为法而存在的吗?这才是我生命真正存在的意义。那么如果我还在留恋那些和自己生命本没有关系的一切,那不都是徒劳的吗?我又能带走什么呢?对于我,只要能在大法中同化法,做好三件事,我就觉的自己很幸福,别无所求了。

其实,修炼大法本并不需要我们真正失去什么,你拥有多少都没关系,关键是那颗心能不能放下。只是因为自己一直有这方面的执著没去掉才人为的给自己招来了一难。现在,跌跌碰碰后,人心磨掉了,原来的事解决了,经济也有了好转。可我也没什么特别欣喜或难过的感觉了。只觉的心中少了执著的感觉很轻松,你拥有也好,失去也好,你的心不会为其所累。当知道了自己生命存在的真正目地后,我发现后来不管再出现什么样的执著,就很好去掉了,因为我明确的知道了自己是为法而存在的,不是为那些执著而存在的,我心中始终应该装着的只有法,其它的东西,心中没有,一切随其自然就行。身心在大法中的生命,不管在何时、在哪里,都是最踏实、最幸福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大家想一想,如果我们在修炼这条路上把障碍全部都给你清理了,你怎么修?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回首这次魔难,虽然来势凶猛,但当自己正念对待时,我也利用它去掉了自己的很多人心。我悟到:人间的名利情对于年轻的同修来说,尤是修炼中的生死关。年长的同修是过来之人,多多少少执著心要磨掉一些,不会象未踏入社会或刚步入社会的年轻同修一样对很多世间的事物与感受还有一定的期待,很多曾经的大法小弟子长大后因没摆正关系都被慢慢拖下去了。小的时候修炼状态比较好,是因为生活环境比较单纯,先天条件好,然而只要一天在常人中,就会滋长出人心,当你长大了,常人接触多了,常人中懂的事情多了,面临的问题多了,你能不能不被名利情干扰欺骗,仍然心在法中,利用矛盾实修,始终用法来要求自己。在我个人层次上体悟其实就是一个生死关的问题,年轻人都要面对的。过的去你就继续是大法中的一员,过不去你自己就放弃修炼或带修不修了。

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说:“大家想一想,人要过不了生死这一关,他就圆满不了。但是绝不会让你非得疼那一下儿才算能放下生死,那只是一个形式。我不看重,我看你的心,真正能不能做到。”师父的法涵义很深,在我层次上我悟到生死关不一定是真让你面对一回死亡,而是看你能不能真正放弃人的思想、人对这个人间的执著与迷恋,能不能悟到自己存在的真正意义,能不能认识到自己生命与法的关系,能不能排除一切干扰,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如果把思考问题、决定选择的基点摆在大法上,从大法出发,从高处着手,放眼望下,那世间的一切都太渺小、太微不足道了,又怎能拖住年轻大法弟子的脚步呢?

在学法中,我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证实法,也许每个人做的事不尽相同,但是不论你做什么方面的事,你都得起正面的作用,为正的因素负责,而不是无所作为,甚至走向反面。

在别人眼中,有时做资料似乎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有时也有过这样的顾虑,但是想一想,在助师正法中,每个人擅长的技能不同,愿望不同,由此做的具体事情也会有所差异。在当前不是每个大法弟子都成立了家庭资料点的情况下,资料也还得有人去提供的。我悟到,负责制作真相资料的同修,不仅要有证实法的勇气,更要有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的责任心,因为这是我们的天职,也是我们此生真正应在世上尽力而为的使命。在履行我们责任的过程中,不要用人心想问题,而是考虑师父的需要,法的需要,众生的需要,就知道应该如何去做了。

有一次,有同修表达过想建立家庭资料点的念头,并来寻求我们的帮助。一开始上来的是人念,有一个不正的念头担心自己的安全。可后来,我认识到是自己为私的心制造了障碍,只想着自己所谓的安全,却不想到同修成立家庭资料点的愿望是符合法的,如果他们的资料点能够建立起来,这能救多少众生哪!而且我们是一个整体,别的同修需要帮助时,如果你能解决,应该去默默的圆容,师父要我们修成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做师父要我们去做的事情,不要被人为的障碍住。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我悟到,如果担心这个,担心那个,那不就是求吗?抱着一个圆容整体、堂堂正正共同助师正法的心,没有错。我随即铲除导致自己害怕的不正因素,和身边同修商量如何配合帮助他们完善资料点,在师尊的呵护下,顺利的运作起来了。

在帮助其他同修建立资料点的过程中,我悟到,除了要理智的注意安全问题之外,还要平衡好各种关系。在考虑同修周围的环境的情况下负责的向其推荐适合的机型,把机器的价格、功能、利弊等因素讲清楚,再尊重同修的选择,以免产生间隔。还有就是在讲解技术的时候一定要有耐心和善心,必要的时候把操作步骤一步步的记下来,带着同修多练习几遍,才能帮助对电脑不熟悉的同修尽快的适应相关的操作。

帮助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的过程,也是一个在法中熔炼的过程。怎么从开始的心有余悸到现在的心底坦荡,不受不好因素的干扰。我很清楚一点:制作真相资料并不能成为被迫害的借口,因为我们做的事是符合师父要求的,是符合宇宙大法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才是违反宇宙大法的,害怕的应该是它们,我们没有什么好怕的。在学好法、用大法纯净自己、归正自己的基础上,用正念来维护资料点,这是我们生命存在的责任。不要人为的去想可能会怎么样,想多了就容易起不正的念头,就容易自心生魔招来迫害。对照法,就去做师父要我们做的事情,才是最正的。就算在修炼过程中有暂时意识不到的未放下的人心,那也会在师父的大法中归正,而不用旧势力来安排所谓的考验以提高,我们只要师父的安排,其它任何安排都不要。不过,自己一定要做正,不为人间的名、利、情所动、所累,不为其分散精力。要修口,不该说的不说;注意理智行事,手机不带在身边或把电池取出,固话线拔掉;正念不离心,一路清除干扰因素,不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不要去指责,而是自己默默的去补充、去做好、去圆容。自己做正了,周围的环境、自己的空间场,才会纯净,人的东西少了,神的那一面才会强起来。在神的路上才能够平稳的走下去,共同肩负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责任。

大法在人间洪传已过了十九年,在其中,我们经历了得法的喜悦,也经历了严酷的考验。作为在大法中成长的一个年轻的生命,我为自己能走到今天而倍感庆幸,也为每每听到昔日的小同修因没能跟上正法進程或正在人与神的状态中徘徊不前而惋惜难过。因此,把自己的所悟所感写出。我想,如果我们能认识到自己生命与法的关系,放下人念,就不至于在人间的假相中迷茫、流连,甚至忘记史前的誓约,沉沦在人世纷扰即逝的假相中。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大关啊!千万不要与大法失之交臂,不论你的学习是什么,工作是什么,只要我们能在法中,我们就能够发挥自己的力量。那是我们今生生命存在的真正目地,也是我们史前的承诺,我们有责任去兑现!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