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障碍背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我于二零零三年开始背《转法轮》,中间并默写过十遍《转法轮》,现在虽然不能够没有任何错漏的背下来,但基本上能完整的从头背到尾。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背法的重要,这对我的修炼帮助非常的大。所以我也很希望同修能够努力背法。每次当我告诉同修要背法时,同修们都会用“你年轻”,“你聪明”,“你记忆力好”,“我们年纪大了”等等作为借口来推脱,而不敢真正放下心来去背背看。今天我想把我背法的经历跟大家讲一讲,一则希望能够对同修有所启示,再则也是证实大法的伟大和无边的法力。

确实,现在的我,在一般人的眼里看聪明、伶俐、学历高、记忆力强,是这样,因为有的时候,我甚至可以做到过目不忘。可能没有人能够想到,在修炼法轮大法前,从大脑思维及记忆力方面来看,我几乎要成为一个废人了。

我从十二岁起就患上了神经衰弱症,后来越来越严重,到了高中、考大学前,为了使大脑能够适应学习的压力,不得不整天吃大量的治疗神经衰弱的药。到得法前,大脑已经虚弱到崩溃的边缘:不论怎么努力也无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一个上午反反复复的看一段文字,到最后还是记不住自己看的是啥,或者好不容易记住了,到下午就全忘记了;睡眠质量极差,彻夜彻夜的失眠,哪怕只睡一分钟都要做梦。那个时候我还在上学,为了保证学业能够進行,我吃药、针灸、中医、西医、偏方都用上了,并不停的增加睡眠时间。如果哪天没有课,我会睡上十五、六个小时,以为这样可以使自己变的精力充沛、大脑思维变的敏捷点,但于事无补,我觉的自己越来越迷糊,走在街上,精神经常都是恍惚的,看到前面的汽车开过来也不知道躲一下。由于这个原因,我不能坐车,坐一会车,就头晕,好象大脑中有什么东西一样,还会呕吐。

一九九九年三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看第一遍《转法轮》时,注意力非常集中,可以后再学法,各种各样的杂念就来干扰了,经常是眼睛在看而心不在,不知自己在看什么,心里着急,就是突破不了。到二零零三年,觉的不能够再这样下去了,就决定要背法了。从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四年,我背了三遍《转法轮》,背法时虽然也能够记住每一段,但合上书感觉什么都没记住,就好象用一个铁钉在钢板上用力划,只能留下一个很浅的划痕,对钢板本身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二零零四年再次遭迫害,因身体的关系,被“保外就医”及非法监视居住一年。在苦难中,我萌生了不管多难都要把《转法轮》背下来的心,并真正去做了。开始时很难,记不住自己背的是什么,有时候,一小段讲法往往要背几十遍才能记住,而且经常是这半天背会了,下半天就全忘记了。我没有气馁,努力坚持下去,渐渐的,我发现我记《转法轮》越来越容易了,很多时候,一段讲法,背十遍左右,就可以一字不错的背下来了。特别是《第五讲》,很多段落,包括很长的段落,我只背了几遍就全会背了,那一讲背完大概只用了我两天时间。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注意力也越来越集中了,特别是很多时候,能够达到背法时每个字都能在眼前显现一样,一个字不错,一个字不落的背下来,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我也真正体会到了背法时那种神圣、玄妙和美好。

之后,我就一直这样背下去,背完一段背下一段,背完这一讲,背下一讲,最后能够把整本书连起来背了。但杂念对我的大脑思维干扰还是很大,例如,在放下法的时候,仍然杂念横生。当我把《转法轮》背的很熟悉了,不需要再努力去想下句是什么的时候,那些杂念甚至想把我和法间隔开,背法时开始经常出现嘴在背而心不在的状态。我知道这样下去太危险了,我只是在浪费时间,只是嘴巴在动,而心没有真正去学法。于是我又下了一个决心,要默写《转法轮》。

从二零零七年初到二零零九年初,用了大约两年的时间,我默写了十遍《转法轮》。默写和背法完全是两回事。背法的时候,有时顺着就背下来了,出错的机会少一些,但默写就不一样了,对法的熟练成度要求更高。到第十遍时,发现自己默写中仍有很多错误,我便停止了默写,又开始认认真真的背法,这一次,包括每一个标点我都要让自己完全记住。这中间我体会到的超常、美妙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的。特别是有一段时间,我几次体会到“口生莲花”的美妙:在全神贯注大声背法时,我感觉到(看到)从自己嘴巴里出来的都是一朵朵美丽的莲花和各种各样的法器、宝物,出来后很美妙的飘散在我周围的空间场中,使我的这个场变得无限美好。我感觉自己的空间场都是透亮的,不论走到哪里,不用动念,周围的空间场自然就是纯纯净净的。内心觉得无牵无挂,什么也动不了自己的心,感觉自己从思想上已经完全脱离了尘世。在这过程中,大脑思维也变得越来越正常,虽然有时还是被杂念干扰,但做事情时已经能够集中注意力了,甚至很多时候在学什么东西时,可以过目不忘的。

写到这儿,我想起早些年听到同修们说,有位同修九天背下来《转法轮》,那时候我也想把《转法轮》背下来,但自己不想努力,不想付出,只想着哪一天天上掉下个馅饼,经常象在做白日梦:如果我哪一天也能够一下子就背会《转法轮》多好啊!现在想想当时的想法,真是可笑。同修能够在九天背会《转法轮》,是因为同修的修炼状态达到那一步了,也许之前通过大量长时间认真的学法,整个生命基本上已经被法同化了,只剩下表面那一点没有同化,所以只要他再走一步,就能够完全背下来。而象我当时,除了第一遍《转法轮》认真学习过外,其它的多数都在走过场,整个身体的绝大部份都没有被法同化,还是肮脏的,怎么可能通过一天两天就完全把法背下来呢?况且这也是一颗有求的心,强烈的执著。

简单写出这段经历,是想告诉同修们:即使如我这样一个大脑曾经被严重干扰的人,只要有背法的决心,就能够做到。我想绝大多数同修,甚至老年的同修,大脑比我背法前清醒多了,也好多了。如果有时间,最好能真正的去背一背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