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懈讲真相 智慧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我今年六十五岁,一九九六年七月六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家有高血压病史,我父亲死前,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植物人)。我大哥、二哥、大姐,都死于脑溢血,尤其是二哥在病床上躺了三年,身上全烂了,死的很痛苦。他们都是五十多岁,生命就结束了。二姐修大法好了,“七二零”后,因害怕不炼了,后来脑溢血住院,差点要了命。后又得了乳腺癌,手术那天,我教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就出了院。我是老五;六妹一生下来,就送人了(我母亲月子病去世)。听人讲,六妹在班上,头一低就死了,死时只有五十岁。她虽然和我们生活习惯不一样了,也没逃过高血压基因病史。我侄女二十八岁时就得了脑溢血,抢救过来后,现在天天吃药以维持生命,我还有两侄子也都不同程度患有高血压。

我在修炼前经常头晕,还有心脏病,乳叶增生(已被切除),子宫也被切除,整天吃药,休病假。修大法后,一切症状全消,无病一身轻。我在家族中,破纪录活到六十五岁了,没不舒服过,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是慈悲的师尊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写到这,感动的泪水流过双颊。师父讲:“一个人在你的生命中本没有修炼,现在你想修炼了,那么就要从新给你安排以后的路,就可以给你调整身体。”(《转法轮》)在我的身体里,师父为我终止了这种病的基因,而且我的孩子也都身体健康,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从依赖外地同修到小花绽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后,我在省城有亲戚,于是到那联系到同修,取回大法资料、新经文。后来我联系两同修,我们三人轮流取资料,每星期一次。后来,那两同修发传单时被绑架,我们就又找另外两个同修一起做。有一次,我背一包资料,刚進火车站,一群恶警围上来,我不明白咋回事呢,他们说地上有一片纸是我扔的,罚了我十元。虽然有些后怕,但为救众生,我脚步未停。一次过年,我背一包资料,发现过检票口挨个查包,可是到我这时,那警察却和别人说起话来,我就过去了,有惊无险。我知道是师父在看护着我。

为了减轻外地同修负担,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决心冲破种种困难学会打印、下载。同修帮我买了新电脑,我学会了上网下载。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那天,我想再买一台打印机(一同修给我五百元,再加上我的钱,没回家,就往市里跑),因是奥运期间,内心感觉到红色恐怖的压力,而且我也不懂得到哪里去买,买啥样的?在路上正发愁呢,我想,我能找到A同修就好了,但又不知他家在哪?也没电话。正想着呢,听到身后边人说:“姨!你干吗去呀?”我眼前一亮,正好是A同修,我真感动。心里说,是师父在帮我!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于是,A同修帮我买了打印机。我现在学会了全套电脑技术,自己做起了资料,除了供给周边的同修外,剩下的还自己发。

不懈讲真相,智慧救众生

在单位里我给同事讲真相,大家都知道我以前报大把药费,修大法后,再也没报过药费。身体好,红光满面,大家心里都明白,法轮大法好!局长说:好!在家里炼。没人时,我就给局长讲真相,他很接受,“七二零”前,我曾在院里教过他动作,炼过几天,所以不怎么管我,后来我给局长全家做了三退。

我经常在晚上,提着小桶到大街小巷、电线杆写标语。那斗大的字,很是显眼!只可惜,我的字不够好。公路两边电线杆一根一根我都写上,我辛辛苦苦写的,白天那恶警用白漆都给刷了。过几日,我再去写上。我把真相资料放衣服夹层里、车筐里,到处去发。碰上熟人就当面给,有时碰上不明真相的人骂我,我都报以微笑,不往心里去。

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单位就找我麻烦,一次办公室主任叫我写“三书”上交,我只是哭,不写,后来就叫我回家,写好交上去。那天十一点时,他们打电话问我写好没有?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全世界都说法轮大法好。中国法轮功,为啥中国人不能炼!?那人火了说:“你还敢宣传?今天是五月八号,我现在就停发你退休金!开除你儿子!”过了一会,儿子真的回来了,说领导不让他上班了。儿子通情达理,没有埋怨我。我俩就商量,干别的也能吃饭,跑出租吧!我们家有现车!儿子说:先玩些天再说吧。

可就在当天下午二点多,主任、女秘书、还有记者,三人上门,说他们写好了,让我签名。我不签,我就讲我家族病史,我修大法好了,我的父兄姐妹无缘修大法,早早送了命。越说越伤心,我大哭起来。感动的那女秘书也哭了,主任无奈说那我们给你签了吧,我们办公室五人替你保证(其实还是自己没有做好,常人替写保证呀,犯罪啊)。要不然抓住你,停五人工资,全局上下免奖金,你再去北京全局会骂你的。我就讲大法超常现象,修大法的人的神奇变化,全世界八十多国家修炼法轮大法。他们终于明白了真相,走时我还让他们带上了光盘和传单。他们嘱咐我小心些,别叫抓住,并通知儿子可以继续去上班。儿子高兴的说,白玩一天,还算上班!还是法轮大法好!想来,是师父赐给我智慧讲真相,不然依我的性格是不敢和主任顶嘴的。后来我常常带真相资料到单位送给他们,有时到我儿子单位办公室讲真相,劝三退。一次儿子单位经理打开手机,没拨号。对着耳朵说:110吗?某某某在这宣传法轮功呢!把我推出,关上房门。我不泄气,又去了多次,他终于点头三退了。

二零零三年八月,我和女儿及她单位同事,一起去海南旅游。在轮船上,他们最大的也就是三十来岁,却是个个晕的东倒西歪站不起来了。我就打扫他们吐的东西,整理房间。有时,那大浪几丈高,冲到甲板上,我就坐门口发正念,一会他们都睡着了,海面也平静了。我用夜光笔写真相传单放到各个房门地底下。第二天,到三亚,他们都说我这么大岁数,身体这么好!我就说我是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师父教我做好人,女儿听后,又哭又闹,说那是他们领导!我这样讲真相,会影响到她,还说我还让不让她活下去了!我给她讲: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的理,女儿一路上凶巴巴的,再不让我说话。后来,看到三亚山上有一座庙,他们就坐过山车,过去逛庙。因为师父讲过修炼要专一,我觉得我不能去看,我就在山下等着。他们下来时,女儿远远的打招呼,笑得很灿烂,说:“以后不再说你了,老和尚说你是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早晚要平反。”竟有这事?!霎那间,我的泪水大滴大滴的往下滚落,我立刻就往山上跑,想去看看那和尚。可门口两小和尚说:施主请回,佛门没有回头路!不让我進,我很失落,回来后,我在炼第五套功法时,看到那和尚穿着古铜色袈裟坐在我面前,和女儿说得一样。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立刻写了三退。我的家人、亲戚、朋友、我熟的人,我都找上门,一次不行,两次劝其三退。我单位的,我信得过的,都当面给了《九评》。在村庄发时,因为九《九评》很厚,有的门底下塞不進去,我就一手扶车,一手拿《九评》往那家大门上边放,只听“当”一声就進去了,里面说谁呀?我说看你来了,还未等他开门,我又敲下一家了;我家东边是开发区,那些盖楼房的民工傍晚收工时,我在公路边等着,把《九评》、传单扔到车上,大家乱抢,没抢到的大声喊:还有吗?我说传着看吧!

我回老家传《九评》,在大街上那些纯朴善良的父老乡亲、街坊邻居围着我,我一一为他们写三退,后边挤上来,问写上他了没有?师父法身在我身边,那法轮大法的威力给我力量,给我勇气。也有胆小的,让我快走吧,“棒子队”来了会打死你的。后来遇见乡长,给了《九评》,做了三退。另一副乡长,我也给了《九评》,但他说:“想想再说吧。”有机会我一定再去讲真相救他。

曾有一次,我出门回来,退了二百多人,很是高兴。但我知道自己做的还很不够,还得继续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人。

亲戚明真相 得福报

一年冬天,大约二、三十人在我屋里集体学法发正念。女儿过生日,打电话,让我去参加,我说谎:“我在超市呢!”我真的忘了她生日那点事(当时没有做好,应该平衡好家庭的)。师父说,“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转法轮》)。我出于无奈说了谎,想来很是愧疚。

女儿找上门来,看到门口那么多鞋,明白了怎么回事!气得火冒三丈,要打110举报!我心里给她发正念,嘴上讲着真相,慢慢的她平静下来了。从那以后,没再反对过。二零零七年初冬,我一亲戚(三十多岁)在化工厂干活,夜班时,不小心把火碱倒在了头上,脸、 脖子、一条胳膊、一条腿、脚面等都肿起老高,连夜送往友谊烧伤医院,亲戚给我打电话,让我送被子,我去时带上真相资料护身符送给他们。

我那亲戚眼睛肿的看不见人,躺在病床上痛苦的呻吟。我对着他耳朵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师父会管你,你就不疼了。”过去,我曾到他单位讲真相,他不让我進门,还说:你那么老了,不好好歇着,没事找事。这次痛苦中,他很听话,答应念。我把护身符放他床头边。陪床的人都看真相资料,明白了天安门假自焚真相,做了三退。

隔了一夜我又去了,一看,那亲戚真是判若两人哪!帅气的小伙子,眼睛睁的大大的,白白的脸没一点疤痕。他高兴地说:“我念了一天一夜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念就觉得舒服,这法轮大法真是神哪!”当日九点多,医生护士很多人進来查房,都点头称奇,感觉不可思议:好的太快了!再看我那亲戚,脖子上挂着护身符,手里举起真相资料,大声讲着大法的神奇。医生赶忙说:“这里人很杂,别喊了,心里明白就行了。”

我那亲戚出院时,带走真相资料、《九评》,说送给他同事。通过这一事,我女儿也认同大法了。后来,我和女儿及她同事一起,我又给她同事讲真相,告诉她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灾难来了,没你们的事,淘汰的都是坏人,大家都很接受,于是我趁机给她们都做了三退。

我明白这一切实质的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助师正法,我做的还很不够,还得让更多的人得救。

以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