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的生活道路可谓坎坎坷坷、多灾多难、病魔缠身,活的太苦太累。得法后,慈悲的师尊为我净化身心,使我身心健康,无病一身轻。十多年来一直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下面,我就谈谈在修炼路上出现的几件神迹。

一、有惊无险

记的在刚得法的那年秋天,我从两米多高的装柴草的车上掉了下来,当时就摔昏过去了,丈夫把我叫醒,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可是我的大梁骨摔折了,当时我想不是有师父在保护吗?我怎么还摔成这样了?就在这时,我清楚的看见从我的身体里飞出去了一个和我一样的一个黑色的人形慢慢的升到了空中消失了。其实这是慈悲的师父给我显现出那个由业力组成的我消失了,可是当时我由于法学的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通过大量的学法,我明白了这是师父保护了弟子,为弟子消去了一块大业。

还有一件事,家里下电猫,天刚黑我不知道电猫接电了,去仓房北侧拿东西,奇怪满天星斗为什么打闪?其实不是打闪,是我触电了还不知道。我又向前走了一步觉得铁丝挡腿,低头一看腿上闪着电光,可是什么感觉也没有,安然无恙。我知道,这是师父保护了弟子,感激之情无法言表。

二、讲真相揭谎言

那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电视造谣污蔑师父、诽谤大法,不是抛出个“杀人”就是弄出个“自焚”。我想,不能让他们这样毒害世人,当时没有真相资料,我就买来各种纸用笔写:师父教我们真善忍,绝对不能杀生和自杀。并揭露“杀人”、“自焚”是栽赃陷害,还写一些“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等真相标语。写完后我就出去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去粘贴。

有几天天很黑看不清路,一个人走路很害怕,我就背法。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怕啥!师父就在身边,不怕。就这样走着走着,突然出现一道亮光照在了我前行的路上,并且一直引领着我在黑夜中前行。当时我的眼泪落了下来,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一路上在呵护着弟子,我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呢!

三、证实法

随着中共迫害的升级,许多同修進京证实法,我再也坐不住了,就和两名同修一起進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在公安局被审问了三天三夜,他们暴跳如雷时我就发正念铲除邪恶,他们平静了我就讲述大法的美好。问我为啥進京,我说为大法鸣冤、为师父讨个清白。我拒绝说出地址并绝食反迫害,并用强大的正念清除迫害。三天后,我被送進看守所迫害,那时我的心很到位,我就是来证实法的,至于什么遣送不遣送的、劳教不劳教的没多想,又过三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正念闯出魔窟。

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走散了,我在北京西站待了一夜,第二天我一看买的车票不对,怎么没有这趟列车。到咨询处一问,我这票得去北京站坐车,此地距北京站还有一站地,可是这趟火车就要進站了,怎么办!我东瞅西望,这时从胡同里开出一辆车,乘务员在喊:去北京站的快点上车!好象就是来接我。啊!是师父在帮我呢!在师父的安排下,我顺利的乘上了返程列车,我的脚刚踏上列车,车就启动了。上车后就有一名男乘客在向我喊:你的座位在这呢,给你留着呢。我没多想就坐下了。当时我的眼泪刷刷的落,师父啊!您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弟子今生无法回报,只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四、走出病魔

由于自己对自己的放松,被魔钻了空子,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假相的干扰,全身关节肿大,脖子也缩腔了,身体几处失去了知觉。关节疼痛的近四个月,日日夜夜都在炕上躺着,疼痛难忍,每天都在痛苦的煎熬着,面临着过早离世的危险。家人、亲戚都劝我去医院,我没动那个心,我知道我今生就是为法来的,我是师父从地狱里捞出来的,我的命是师父给捡回来的,留去由师父说了算,死了一生就画个句号,不死就接着修。让我放弃修炼、放弃法那是不可能的!今生有师父、有法就足够了,我知足了,别无他求。

话虽是这样说,可是这种状态不改变也不行啊!这会给法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呀!我深知要想改变这种状态,必须得多学法,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切,用法对照找出自己的不足,在法中提高上来。可是谈何容易啊!时间已经很久了,同修也帮助我找,帮我发正念,就是变化不大。怎么办,修炼没有捷径可走,必须实实在在的修,于是我就背法,过滤自己的每一颗心。发现是自己的显示心、安逸心、争斗心、怨恨心没去的原因。找到之后我就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弟子去掉这些不好的心。由于自己那些不好的心在大法中得到归正,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的身体也好多了,今秋也能参加秋收,干一些农活了。

回顾这十多年的修炼所走过的路,虽然我修的不好,也没有见过师父的面,但是我对师父的法,从来没有半点怀疑,只要是师父让做的事,我就去做,因为我坚信师父,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