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法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骑的一辆三轮拖车刹把脱焊,在一条下坡路上刹不住车,而且车上满满一大车货物,车飞一样往前冲。前面站有老小七八个人,为了不撞人,我将车转向了一个大搅拌机,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我的头一下撞在搅拌机横梁的三角铁上,大家都围上来以为我完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摸摸这儿、摸摸儿,一切都很好,只是头顶皮有一点轻微的疼,裤子摔了一个大洞。这时候我深知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想这延续来的生命是让我修大法的。

回家后,我站在师父法像前敬香,双手合十向师父说:“师父救了我,给我这个生命是来修炼的,我要修大法,我一定要做大法真修弟子。”从此我正式走上了修炼的路。

九九年前,丈夫(修炼人)多次要我修大法,我一直不敢修。因为我知道修炼是严肃的,自己脾气不好,怕做的不好给大法抹黑,所以一直徘徊着。

九九年邪恶疯狂的打压大法弟子,当时修炼环境被破坏,有的同修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关押,还有的害怕迫害不敢出来。由于我们是做小买卖的,可以接触到很多同修,我就支持丈夫做证实大法的事,自己也帮着丈夫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那时候我家门口常有邪恶蹲坑,为了安全,我主动帮丈夫联系同修接送资料。有一次,我拿一大包资料骑自行车,后面跟上一辆警车,我当时没害怕就背“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我做小生意,走到地方多,接触人多,这个时候虽然我还没走進大法,但我走到哪就把大法的美好讲到哪,很多人被中共邪党搞的“天安门自焚”所毒害,我就告诉人们真相,也有很多人通过我讲,从中了解了真相。从九九年一直到我得法的前一天我都是这样做着。同修们都说我“不修道已在道中”。

真正开始修炼的时候,由于自己做常人有不少恶习,骂人、摸牌等,所以自己告诉自己:你是修炼人了,和以前不一样了,不要给大法抹黑。在平时的生活中处处提醒自己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我丈夫多次被绑架,邪恶经常到我家里骚扰,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我丈夫是好人,修的是“真、善、忍”。丈夫被非法关押时,我到看守所去看他,给看守所所长讲是大法救了我丈夫的命,他那么多的病都好了,他不会“转化”的!那个看守所所长说“有病吃药,锻炼锻炼”。我说:“他二姐是医院的药罐子,那么多药围着她二姐,发病几天就死了。我丈夫没吃药病都好了。”我说着说着警察们都不作声了,也就是他们都默认了。

救度众生我从来都没有放松。那时候环境很邪恶,只能背地里送真相资料。我们就大包大包的背着乘车到远处乡下发,为了不让邪恶发现,我们就以做买卖的形式发真相资料。一般放在人家的桌上、窗台上,离村太远时我们就挂在村出口的树上。我们夜晚出去贴不干胶标语,慈悲的师父为了鼓励我们,晚上天黑我们贴的不干胶个个亮闪闪的。小册子也是一样,放上人家门口也发亮。虽然已走几十里路,脚走出泡、腿走的疼,我从来没感觉到苦。我知道师父吃的苦更多。

当然我有人心翻出来的时候魔性很大,过后又后悔极了。我总喜欢说别人,不向内找。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通过学法,我学着向内找,找出了自己很多执著心。

在中共邪党开奥运期间,丈夫又一次被邪恶绑架。同修们担心我承受不住,我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怕,有师在,有法在,我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要被他们干扰,照样贴不干胶,照样发真相资料。凭着一颗信师信法的心,我们终于走过来了,我深深感到我们走的每一步,是在师父的呵护下一步步走过来的,一次次一幕幕我都永远永远不会忘记。

今年以来,我们地区有几个同修出现“病业”假相,我们悟到是另外空间在干扰。为了帮助同修,决定长时间发正念除邪恶。本来是为重“病业”同修发正念,可有不少同修都写上自己名字要大家帮发正念,把发正念当成了常人的治病。当时我的状态也很不好,吃饭时卡在喉咙难下去,下去后胃卡得很痛难受,腿也疼,浑身都不舒服。所以我也想写上自己名字,请同修们帮我发正念。当这个念头一出时,我立刻想到重“病业”同修要帮,同修们还要讲真相救人,同修们怎么忙得过来啊!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于是我想,我自己归正自己,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过了几天,那个症状消失了。我体会到真是“无所求而自得”,只要正念足,师父就会帮我们。感谢师父!再一次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由于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