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7月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

  • 河北质检科长孙福生遭受迫害的经历

  • 河北省邢台县聂新隆含冤离世

  •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屈文娟遭受的迫害

  • 河北质检科长孙福生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原河北连镇棉机厂质检科长孙福生,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五十一岁的孙福生为了坚持修炼,受到中共的迫害,他曾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强迫洗脑二次,被迫流离失所两次,长达六年之久,经济损失数万元。

    在孙福生修炼法轮功之前,他曾酷爱武术和气功,练习中虽然吃了不少苦,却总免不了头疼脑热、吃药打针,不然就过不去关。然而,自从他修炼法轮功以后,才真正达到了身心健康再也没吃过一粒药,不是不吃而是健康无需用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为防止法轮功学员上访,东光公安政保股股长姜万治、副政委王希杰、恶警霍星池窜到棉机厂,对每位法轮功学员进行勒索,美其名曰“保证金”,孙福生被勒索二千五百元,不给任何票据,不缴钱就抓人。

    一九九九年八月,由县“六一零”( 凌驾于法律和一切机构之上,专职栽赃污蔑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相当于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办公室在交通局组织的对全县法轮功学员非法“转化班”里,被强迫洗脑三天,被逼迫写人人过关的思想汇报,被逼迫上台说违心的话,承受了莫大的心理痛苦和精神伤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恶警霍兴池、郭锐到棉机厂逼迫法轮功学员按他们早写好的诽谤大法的文章一字不错的抄录,孙福生不配合邪恶坚决不写,恶警就想动手抓人,在一些好心人的劝说下,恶警只好作罢。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孙福生在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吴桥于集派出所恶警绑架,因不配合非法提问,被恶警用脚踹、扇耳光,被强行戴上手铐一夜不让睡觉,次日被送到吴桥县看守所继续迫害,每天被强迫干十多个小时的奴工。孙福生在被迫害十二天家人跑关系花掉近万元后,于六月七日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日,孙福生被叫到单位办公三楼,被县政保股长宫敬温、警察郭锐逼问曾与单位同事(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干过什么?让他“交待”。孙福生说:下班后和同事在一起很正常,我们炼法轮功的也不做坏事,有什么好说的?这样僵持到晚上八点多,才让他回家,并威胁:在这不说,到公安局也得说,写了传票让他明天去公安局。孙福生为避免迫害便流离失所,直到过年才回家,历时二个半月。

    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孙福生正在车间工作,办公室主任说厂长找他有事,结果进门一看,等待他的是县“六一零”人员、连镇派出所所长崔永君等几人,原来是要把孙福生送到在大张农中由县“六一零”和政法系统主办的“洗脑班”,好心的厂长也求情的说:企业生产忙,我们拿点钱,别让他去了。“六一零”人员邪恶的说:你企业停产也得让他去,这是政治任务(大意)。孙福生坚决抵制不去洗脑班,他们打电话要人增援,结果孙福生被十几个人强行掐着脖子搬着腿戴上手铐绑架到汽车里,送到洗脑班进行第二次洗脑,抗议中他的手表被摔坏,恶警的行为和黑社会绑架一样。

    洗脑班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每位法轮功学员由单位派两个人包夹看管,被限制人身自由,上厕所都跟着,每天千篇一律的被灌输诬陷法轮功的东西,被逼迫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责任人有当时“六一零”主任胡朝华,政法委综治办主任侯树钧,司法局副局长施秀青(现已退休),民政局吴姜文等。施秀青邪劲不小,曾对法轮功学员叫嚣:不写保证不放弃信仰的就劳教、判刑。孙福生在进洗脑班的第三天,为了摆脱这种迫害,成功的走脱离开魔窟被逼流离失所,直至二零零七年八月,经济上受到了惨重的损失。没写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被采取车轮战的谈话方式转化、不让睡觉,直到把他们送到沧州洗脑班继续迫害。

    中共一向宣传法轮功学员不顾家,实乃荒谬之极,本来每位法轮功学员都是社会中的一员,在生活中实践着“真、善、忍”的信仰,幸福美满的生活着,中共无视宪法信仰自由的规定,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从而进行残酷的迫害,致使这些好人被拘留、劳教、判刑、流离失所甚至家破人亡,这是中共的迫害造成的。


    河北省邢台县聂新隆含冤离世

    聂新隆,男,七十岁左右,河北省邢台县南石门镇南岗西村人,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摆脱了多年的病魔,从此身体非常健康。二零零二年春天,邢台县国保大队张印朝,南石门镇派出所所长郭建森带领几名恶警到南岗西村,中共邪党村支书甄太平把聂新隆叫到大队办公室,把他绑架到县看守所、清河看守所、邢台市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从未通知家属。聂新隆回到家后,记忆力减退,走路头晕目眩,看不清东西,他后来想到在非法关押期间恶徒往头顶打针,药物不明。二零一零年冬天含冤离世。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屈文娟遭受的迫害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屈文娟,女,五十岁,大孟庄乡寺各庄村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时,天津市武清区政法委、司法局、乡政府派出所伙同乡六一零人员不断骚扰她。一天早晨,她正要下地撒化肥,大孟庄派出所所长刘卫民、丁连和、陈宝利,不让她下地,逼她去派出所,她没有配合,继续下地,这几个人就跟着她。地紧挨着大堤,他们在堤上等着。撒完化肥后,刘卫民开着车叫她上车,她没有坐,骑自行车去了派出所。中共恶警当天夜里就把她和几个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武清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在二零零零年底,一天夜里,大孟庄派出所所长刘卫民、丁连和带着协勤跳墙非法闯进她的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下午被家人接回家。在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三,又是丁连和把她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后送到武清看守所,枉判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