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处于正念之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在修炼中,我体会到,如我们都能够修的正念如同人的本能一样自如,就象师父所说的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震慑了邪恶的那位同修,就象被邪恶迫害断了腿没接好骨却毅然打坐炼功、骨头却奇迹般接好了的那位同修,时时处于正念之中,自然、及时发出强大正念,不是在突然遇什么事件时脑中一片空白,也不是在事后才明白该怎么做,这样就不会给邪恶以任何市场。如果大法弟子都这样,就会如师父所肯定的那样:“大法弟子人心少了、正念强了,都很冷静、都很稳定了,那么邪恶也就没有利用的机会了,就使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形势更加稳定了”(《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开始修炼后,由于自己常人时身体有病的原因,特别是有时心性修的不到位的原因,曾多次出现过“病魔”干扰的现象。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我都能听师父的话,守住自己的心性,相信正念能闯过难关。

记的最严重的是几年前的一天傍晚,我突然恶心、呕吐、腹泻不止,酷似“食物中毒”,有种就要死了的感觉。我努力使出浑身的劲喊着:“不!不管我是不是和旧势力签过约,我都不倒下!就算是和旧势力签过约,我也绝不承认,师父,我要跟着您回家!”几个小时熬过去了,我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该发正念了,我催促着自己:“起来,发正念了!”我全身无力的靠墙坐着发正念,身子要歪下去了,我叫着自己的名字,喊着自己:“不能倒下!”正念发完,浑身大汗淋漓。早晨,该炼功了,站着都困难,要做动功更难,那一个小时让我觉的时间好漫长,简直是数着秒在熬,但我咬牙坚持着,边炼边念着,“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动功坚持下来了,人感觉轻松些了。静功炼下来后,我感觉整个人变了,那些难受的症状大多消失了。上午九点,我照常走進课堂,大家都没看出我有什么异样,只有个别细心的人发现我的脸色不太好看。我走过了这关,我深知又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心里充满千般、万般的不安与感激。

二零零一年,我与同修从天安门证实法回来的第二天早晨,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我没有多想,只是从心里冒出一句话说:“如果是该我承受的,我承受!如果是因为我去了天安门,想迫害我,立即停止!”结果,吐血现象嘎然而止,至今没有再吐血。

修炼十多年来,凡遇到“病魔”干扰,我都能牢记师父讲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从来没有看病吃药的丝毫念头。一次被摩托车撞倒,满腿鲜血,没進医院,坚持炼功;一次有陈疾的手臂炼功时疼的抬不起来,就用另一只手拉着往上举,或用口含着手指保持姿势;一次打坐小腿抽筋(医学上认为抽筋是缺钙的表现),我对抽筋的物质说:“大法弟子什么都不缺,下去!别干扰大法弟子!”坚持打坐,抽筋现象随之消失。第一次去参加学法小组学法,在公交车上突然天旋地转,下车差点晕倒,我明白是邪恶想阻止我去学法,我打心底否定着它,抓住路边的建筑物,稍息后去了学法小组。

我们讲真相是为了救人,所以保持强大的正念显的尤为重要。讲真相,就怀着“我要救你”的一颗心,耐心讲,耐心等,一次、二次,甚至多达几十次的讲,有些长达一年多以后才三退。因工作关系,我经常要下到学校指导教学。每当需要到学校时,我总告诉自己不要忘记我的使命是救人,否则就没有去这所学校的价值。所以到了学校,我首先是对行政人员(校长和主任们)讲真相,因为让他们先明白真相是很重要的,而往往这部份人大多是既得利益者,事业正如日中天,做起来有较大难度。但是,我就怀着要救他们的一念,创造各种机会和他们讲真相。随时用正念清理他们的空间,心里对他们明白的一面说:我是来救你的。有的第一次就拒绝听,我不灰心,不断用真心打动他们,和他们谈他们熟悉的业务,精心的指导学校的教学工作。师父看到我救人的心,为我安排了许多机会,比如和某人单独不期相遇、有人主动约会、有人找到我需要帮什么忙,我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巧合,都是师父在帮弟子!最后,这所学校讲真相的事進行的比较好。比如,有所接触较多的学校十一位行政人员中,目前已有八位明白真相后做了三退,另三位已听真相或看真相资料。就是这所学校已三退的校长,无条件的接受了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孩子读书。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也遇到过危险,都在师父的加持下用强大的正念走过来了。一次给学校一老师神韵光盘,她当即在办公室放了起来,其中有人说这是法轮功,应该去举报,并很快反映给了某主任。据说,当时这位已三退的主任说:“怎么能举报呢?这是信仰,信仰是自由的。”此事就此平息下来,但我深知是师父的安排让我能化险为夷。知道此事后,我保持着正念,在这所学校中继续讲着真相,又有新的人三退。还有一次,我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被人跟踪时,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用正念驱走了跟踪者。

但对于安全问题,我从不掉以轻心,更不存侥幸心,我经常对自己的屋子说:“记住,你一定要守好大法书籍,守好大法资料,守好各类法器,不准任何邪恶靠近半步!”对所有上门的陌生人我有一念:“如果是想来破坏大法,决不让其得逞!”发真相资料,就想:“有缘人快来取真相资料;无缘人别动;邪恶看不到!”

平时,我心中常常有个稳稳的念头:“我是大法弟子!”走路、坐车和做家务时,我就背法,我想尽量多的让大法充满我各个空间的身体,不给私“我”存在的机会。

尽管我是关着修的,师父却让我不止一次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真的是有功能的:去北京证实大法用正念定住警察;用正念让警察视线离开监视区;电脑上的文件丢失,用正念恢复了。一个暑期,我想去美国看神韵、参加法会、见师父,没想到签证却空前困难,中介说要在暑期签到证是不可能的,只有延期。大法弟子怎么能受常人这个空间的安排呢?我默默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能不能去美国,听您的安排。”一天,心中得到了信息,知道我会在某个时候去签证,不久果然接到中介公司去签证的通知,最后如期去了美国,实现了三个愿望。

一周多前,我想到较长时间没联系的一个学法小组去一趟,但因时间有些紧,没有最后定下来什么时候去,正犹豫时,心中得到了一个信息:“他们(指想去的学法小组)的资料出了问题。”于是,第二天赶紧去了那个小组,刚進门就听同修说:“你来了太好了,我们的资料断了。是师父安排你来的,谢谢师父!”

类似这样的例子,我还能举出许多,这不是想表现我有什么功能,更不是想说我修得怎么好,其实我也有正念不强的时候,时时处在正念之中是我努力的方向。我只是想说:是师父在用这种形式鼓励我这个一直关着修的弟子,鼓励我这个关着修的弟子要相信大法的威力,要精進再精進。

我也想借此机会,对所有关着修的同修说: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大法弟子真的是有功能的!而功能的发挥受着心性的制约,念越纯,功能越强,其前提是:信师信法,不打折扣;学法修心,一丝不苟。

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