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真相材料与修去怕心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快七十岁了,把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用讲故事的形式写出来,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从中更好的找到差距,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二零零二年冬天,我接触了一个较大型的资料点,开始参加制作真相资料的工作。一天,我与一位老年同修相见,各自介绍了分别后的修炼情况,他带着很沉重的心情对我说:我们那个地区还没有一个象样的资料点,同修们不能及时看到师父的讲法和经文,看不到《明慧周刊》。那时资料点还没有遍地开花,所以讲真相救众生的资料非常短缺,他非常着急。我们决定把这个情况向资料点反映,几天后我通知他,资料点决定为他们提供一切资料,我们俩人当即决定不等不靠,不用别人分配,主动担负起运送资料的责任,那时正是中共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疯狂时期,资料点是邪党破坏的重点。我们知道,在大法遭到迫害时,众生被中共谎言蒙蔽时,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应该放下生死走出来,利用一切方法和条件揭露邪恶,唤醒众生,这是我们的责任,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我们正念正行,谁也挡不住我们。

从二零零二年冬天到二零零九年,七年的时间,我们把大量的真相资料安全的送到了目地地,让那里的同修及时看到师父的讲法,看到明慧网的文章,让那里的父老乡亲及时得到真相资料。七年的过程是我们参加另外空间正邪大战的过程,不管风雨交加,还是严寒酷暑,我们心里怀着敬师敬法,装着众生,就有无穷的力量。我们都是老年人,特别是那个老年同修,已经年逾古稀,每次取资料时,他都是早上三点起床坐车到城里,不辞辛苦从不间断。中共邪党对真相资料恨的要死,怕的要命,另外空间的邪恶势力也千方百计干扰破坏,它们利用病业的形式迫害老年同修,让他心跳气短,这时他就默默的求师父加持,身体很快就会恢复正常。师父在《精進要旨二》〈理性〉经文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

为了安全,我们不用手机联系,不和不必要的人联系。注意修口,经常变换交接材料的路线和地点,让邪恶抓不到规律,理性智慧的传递资料,所以七年时间没有发生任何危险。七年里,我们俩经常在法上交流,特别是老年同修,坚持天天学法,我们互相帮助,互相提醒,发现有不在法上的地方,就善意的指出,所以我们不仅是传递资料的伙伴,更是学法修心的帮手。在大法的熔炼中,我们不断的修去怕心、显示心、欢喜心、和贪图安逸等人心。几年来,在师父的慈悲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把制作、传递、散发真相资料结合起来,把真相送到千家万户,救度众生,提高自己。

我这个人从小就胆小怕事,走入社会后虽然经过风雨的魔练,但承负力和应变能力仍然较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不知不觉出现了怕警车警察的现象。有一天上午我到资料点比较早,当时就我一个人,突然来了一个警察,当时心想:他来干什么,是不是冲着资料来的,这可怎么办?真是又紧张又害怕,我尽力不和他说话,就盼着同修赶快来。过了一会同修来了和他谈笑自如,我才松了一口气。我深深感到我们这个整体真是风雨同舟,觉得同修的伟大和可贵,如果你能体会这一点时,你真的会觉得同修之间没有化不开的间隔,事后才知道,这个警察是来要钱的。我为什么怕警察呢?因为怕是一种物质,每个人都有,多少不同而已,作为修炼人,必须通过学法修炼,才能逐渐去掉这种物质,怕警察是因为中共邪党把全国的公、检、法、司的警察推向了反对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第一线,有些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性已经超过了人类道德的底线,有些人就对恶警产生了怨恨心,争斗心,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

其实我们从法理上想一想,我们虽然遭受了人间的痛苦,但是我们将成就的是伟大的觉者,师父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无上荣耀赐给我们,可是参与迫害者,等待他们的将是人类的审判,天理的严惩。他们许多人是被蒙蔽和利用的,是我们的亲人,是要救度的众生,我们不能用人的恩怨去看待这个问题。师父在正法中要救度一切众生,我们就应该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被旧势力制造的假相所迷惑,讲真相救众生,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可能师父看到我在这方面有所提高,给我促成了这次修炼救人的机缘。二零零八年有一天早晨我到崂山的松林里炼动功,快结束时,看到一个警察向我走来,这要是在过去,我会紧张的赶快回避,但这次我把他当成应该救度的亲人,也就没有怕的感觉。我们认了老乡,互致问候。他巡他的山,我炼我的功。我想今后再遇到这种情况,就要讲真相救他。第二天早晨,我又在这里炼功,返回的路上,正好碰到一名下山的警察,我们一路走一路拉家常,找准切入点给他讲真相。原来这些人常年在深山老林里转悠,对法轮功是怎么回事,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和三退保平安等问题知道的很少。通过讲真相,他退出了邪党组织。因为我带的护身符都用完了,就把手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送给他,告诉他传给家人,传给同事,经常默念会得福报。他再三表示感谢。

我有一位老战友,在部队时是我的老首长,几十年来,我们经常往来。二零零五年,我带着《九评共产党》去看他,劝他赶快退出邪党选择美好的未来。我满以为他会痛快的答应,结果适得其反,令我非常失望,因为看法不同,我们之间就发生了争论,最后他生气了。向内找认识到:主要是我用感情代替正念,用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带着人心,带着有求之心劝三退,所以事与愿违,不但没有救了人,反而把老战友向下推了一把。为了挽回影响,我一是诚恳的向他和他的全家赔礼道歉,我利用他爱看书的习惯,经常给他送真相资料,三是发正念,清理恶党对他的毒害和控制。去年五月,我给他送肥料,他拿着报纸说:“这××党太坏了,群众上访就送精神病院,这报纸讲的东西太假了。”我接过来说:“是呀。那你为什么不快点退出邪党。”他说:“退、退、退,坚决退。”从坚决不退到坚决退,我等了五年。这个结果使我百感交集,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是师父救了他。随后他的老伴也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