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如同修们所言,是慈悲的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洗净,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与纯净的心灵,使我无病一身轻,精力充沛,心中充满了幸福与感动,也让我能在大法修炼的路上,不断的前進。

这里我就和大家谈谈自己修炼中遇到的一些具体事情,我是怎样过关的,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正确处理家庭关系

女儿出嫁后剩我一人,姐姐怕我孤单,就让我和她们住在一起。因为姐姐、姐夫忙于生意,姐姐的儿子、儿媳上班,也都忙,我就负责买菜做饭等家务活。按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的要求,我每天尽职尽责,让一家人吃到可口的饭菜。常在一起哪有舌头不碰牙的,但出现问题我都找自己,凡事不往心里去,忍让,不与人争辩。一次,因为一点小事,外甥媳妇性格急,说了两句很刺耳难听的话,当时,我一怔,刚想回她两句:“真不知好歹,本来为你好,反过来还和我发脾气!”一下想起自己是炼功人,不能和她一样。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我没吱声,就象没听到一样。这时外甥媳妇觉得自己说的不对了,马上跟我解释说:“因孩子上学晚了,有点急。”我说:“没事,老姨理解你,因为我是修‘真、善、忍’的。”她一听我这么说,会心的笑了。以后,每到该发正念时,不管孩子和大人,他们都提醒我:快到点了,赶快去做你的事吧。

有法作指导,虽然这是姐姐家,而这不是真正我自己的家,但我并没有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大家相处和睦。

正念营救同修

一天,同修来看我,告诉我有一同修被绑架了,大家准备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由于自己怕心很重,始终没有走出去。这时听同修一说,我知道这是师父指点我让我去救人。我立刻说:“我也去。”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虽然当时正被旧势力干扰,身体很虚没劲儿,但我想:“我是修炼的人,没劲儿的不是我,我必须去!”出门后,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而且越走越有劲儿。身体上的一切不好状态全没了。

每天我都和同修一起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邪恶与营救被迫害的同修。我先骑车到公共汽车站点,再乘坐汽车来回往返一百里地,我不觉得累和苦,身体越来越好。师父看我有了正念,就点化我,鼓励我。在我真正走出去证实法的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在天上飞的很高很高,从天上往下看,心里的高兴劲儿就别提了。瞅着下面的那参天大树,那树叶碧绿碧绿的,用手摸树尖上的叶子,象人手工制作的一样,那个好看呐!地上的人看见我在天上飞,就在一边跑一边追着喊:“你们看,人家‘法轮功’说的都是真的!”梦醒时分,我不禁还在回味;同时,也让我真正悟到近距离发正念是有威力的。这也是在证实法。通过这件事,使我在证实法上找到了突破口,使自己明白了只有在做三件事中才能得到提高、升华。同时,我也特别感谢帮助我一路走过来的同修。

集体学法 整体提高

二零零六年,有同修跟我说:有个新学员,得法已经一年半了,因学法不深,法理不清,病业来了没过去,因此不学不炼了,把大法书给同修送回来了。 我当时想,这件事让我听到了不是偶然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有责任帮助她。于是,我请同修转告这位新学员到我家来,我和她切磋,在法上悟,看误在哪里了。结果发现她没有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发正念,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所以身体一不舒服就认为是病,就大把大把的吃药。法理清楚了,心结打开了,找到了执着心。这位同修的心性很快提高上来了。药扔了,病业也没了,脸上也有了光彩。

在此基础上,我约身边几位同修,就近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由于自己还有人的观念(主要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不想接触更多的人,尤其怕接触曾邪悟的昔日同修。可是,无意中又碰到了一位原来的邻居,也是同修。她曾受过迫害,走过一段弯路,现在从新走回大法,是很不容易的。她想找个学法点,我想,这是大法弟子的缘份,谁也不能落下谁,同时,也该扩大我的容量了。于是,我约她在我家学法。那位同修也不愧是老学员,自从新开始学法后严格要求自己,且信师信法,越来越坚定。这对我和组内同修是很大的鼓舞和鞭策。我们比学比修,互相帮助。

师父讲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同修有难处,我都本着师父的教导,尽量去帮助。我身边有一位老年同修,MP3时常出毛病,她找到我,我都耐心的陪她一起去找人修好。还有刚走回来的同修,儿子、媳妇要生小孩,要做小孩子的被褥,她感到为难,我就陪着她去买料,帮做被褥。虽然是做常人的事,但此事也让同修感到温暖。我们一同学法,一起讲真相,共同提高,比学比修,努力做好三件事。

突破自我

我虽然修炼十多年了,但是在盘腿这个问题上总是突破不了。刚修炼时,一提盘腿心里就发怵,因为散盘都盘不上。往下压腿,腿就象折了一样疼,始终盘不了。认为自己可能业力大,悟性差,也就特别不爱盘腿。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为了解决盘腿问题,上班时,不管我坐在哪里,我都首先把腿盘上,不管腿支多高,就是往下压。回到家里也如此,用手压不下去,就把四十斤重的大米袋子压到腿上。因压腿,脚腕子肿的挺高,这个心也跟着难受。我整整用了一年时间,终于能双盘了。

但是盘腿的疼劲儿,使我不愿坚持,于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总以各种借口不炼静功,只炼动功。师父要求,每天做好“三件事”,炼功也必须得做好。我努力炼双盘,到二零零五年,我开始能双盘一个小时,但还是疼得难忍,眼泪都流出来了。但是我始终坚持。有一次,我到别的小组学法,看到有个同修学法时盘着腿,一下就盘两个小时,姿势始终端正。我想自己也是大法弟子,我们要比学比修。正念上来了,一下子我也盘两个小时零四十分钟,越盘越不疼了。

我是个很内向的人,不愿主动和人说话,看到同修都走出来和陌生人讲真相,遇到一个讲一个,骑自行车也能讲,我为自己着急。虽然同修帮我带我,我还是有点自卑,就是张不开口,认为自己嘴笨,讲真相对于我是赶鸭子上架,哎,修炼怎么这么难……,就这样,许多有缘人和我擦肩而过。一切怨接着就来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修炼功法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难的。”用师父的话对照自己,我这哪是修炼人呢?师父讲:“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对呀,我得向内找自己为啥张不开嘴。其实不就有“怕”的执着心吗!怕邪恶举报,怕人家不接受,怕面子过不去,也不愿意克服这些困难,不是图安逸吗?抱着这些心还是修炼人吗?想到这些,决定今天一定要出去讲真相。我拿起一支笔一张纸,带上几本真相小册子,约了一个同修,向集市走去。我们一个发正念,一个讲真相劝退,有时人多就各讲各的。我刚讲一个,没说两句,人家就说:“我早就听说了,我信别的,你别说了。”我碰了一鼻子灰,但是我没灰心,调整好心态,又继续找其他人讲。这个是有缘人,一讲就讲退了。我心里很高兴。同修就提醒我,别起欢喜心。我俩互相鼓励,一上午俩人劝退了十三个。虽然退的不多,但是对我而言,已经突破了讲真相第一关。以后,我每天都坚持出外去讲真相劝退,一直没停止过。

一次碰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我就上前跟他讲真相。他说你是修法轮功的吧。我说:是。他说,快别说了,小声点,别让人把你抓起来。我说:怕啥,我这是救人做好事,谁敢抓。他说:我们有个邻居就是炼你们法轮功的,被判了。我说,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危险的,谢谢您了。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命。老人一听我这么说,挺高兴,就接过我给的小册子,说回家去看。看到老人得救,我发自内心高兴。

放下儿女情

几年来,我们每天早晨8点——9点多钟到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回来的路上我们就讲真相,同时,还用印有真相的钱币到集市上买菜,然后回家再印真相币或邮寄信件,下午就学法发正念。晚上7点到9点继续学法,一天忙的不亦乐乎,总觉得时间不够用。

中秋节的前一天,在外地工作的女儿提前也没和我打招呼,突然到家来看我,说待上两个小时就走,着急办公事。我一听,她来的可不是时候,她说的两个小时,正是我和同修在家里安排学法的时间,如果我不学法,就得耽误其他同修,害得人家白跑一趟。我要学法,就不能和女儿续谈,女儿好不容易回家一趟,这亲情还真难割难舍的,有些左右为难。但是我一想:我是大法弟子,应该以法为重,放下儿女情。我就跟儿女说:“你忙,妈也忙,今个咱娘俩看见了,都挺好,就行了。”我女儿也知道大法好,也理解我,就说:“妈,你学法吧,我没事儿。”这时,坐在旁边的外甥媳妇说话了,她对我女儿说:“你忙是为了你个人小家庭忙,你妈忙是为了造福人类忙。”这句话说的太恰如其份了。这时,我悟到了这是师父借常人的嘴点化我呢。我豁然开朗,就说:我得去学法,跟着师父走,放下对亲情的执着。我心里很坦然地走出去学法了。

以上是我个人一点体会。想说的话还有很多,但不知如何下笔,这只是在我这个层次上的点滴认识,和精進的同修相比,简直不足挂齿,因而感到汗颜。但是,我会再继续努力,让师父为我少操一点心。我今后在过去的基础上再坚定信心,助师正法,持之以恒,脚踏实地走在神的路上,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