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场合实修 证实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我听说法轮功后,就骑着自行车去找,修炼前我是一个混世、什么恶习都染的人,对人为什么活着很迷茫,每天就是寻找刺激的活着。得法后,在修炼中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下面把我修炼后的一些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坚定正念,闯生死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我先后去市委和北京上访,记得在天安门广场我对着天上说:师父,我会一修到底的。在那段时间,师父没有说话,我身边的同修很多都不敢出来证实大法,我就想师父救度我们与正法有多难啊,我要助师正法,那时还没有让大法弟子发正念,我想起了《道法》,想起了《转法轮》中讲过“摄魂大法”、“化功”等法理,我就想:我修成的那部份一层空间比一层空间大,最大的我把我们全省范围之内另外空间阻碍正法的魔全抓在手里用化功化掉,当时我发出了这一强大的正念。在师父讲发正念的法之前,我用此正念,闯过了好几关。

有一次,几个警察把我摁在地上跪着,给我戴上背铐,用手一次次使劲提手铐,想让我说出他们想知道的事情。开始我想这是考验我,帮我消业呢。警察越来越使劲,胳膊有要断的感觉,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弟子才修两年多,离修炼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不能叫他们把我胳膊搞断了,弟子以后还要炼功啊,心里又想是业力在痛,快死了,心里讲:让业力痛。不知不觉中,警察怎么使劲,我都不觉得痛了,也没有要断的感觉了,那次我被关了十五天,那次被关的同修很多,事后作了交流。

还有一次被关,刚進去,我跟在家里一样,说话随便,号头就暗示打手劈头盖脸的打我,说我没有规矩,刚進来的没有说话的权利,给我“过道”。打完我后,又叫我脱衣服了,从我头顶慢慢的倒水,当时是四九严寒,我当时想是我欠的债,他们要债来了,应该高高兴兴的还债,冷是帮我消业呢,心想:让业力冻死。慢慢的不感觉冷了,身上还发热呢。打手叫我光着身子擦地,时间长了,有看不过去的帮我说情,号头才让我穿上衣服。第二天,打我的人一天都没有起来,发高烧。在拘留所十五天后,由于没有找到自己是什么执著造成的魔难,被转到看守所,看到看守所心反而踏实了,经常静思自己,发现原来是有怕心造成的难。

看守所内讲真相,正行中见证大法的美好

在看守所,三号犯人是打手,是个大盗,他说:不许说法轮功,不许炼功,否则如何如何。在拘留所我有了经验,我慢慢的熟悉了再说,我若不理智,犯人打我,不就害了他们吗?有一天夜里,我值班站岗,我就想打坐,别人床位都是一头一尾人挨人,只有三号床有个空,我就坐下来,盘腿开始炼功,我以为三号不知道呢。第二天,我和犯人们三人一排坐着,三号从过道走到我面前,问我怎么不把腿盘上?他说:昨晚你炼功,手掌对着我的肩,我半身都是麻的动不了,还说:以后想盘腿,就盘吧。

犯人坐牢每天各讲各的事儿,有一天他们没有话题了,号头想起我了,让我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就讲了我修炼大法前后的身心变化,告诉他们“真、善、忍”。五号犯人是打死公安的主犯,他嘴里念着“真、善、忍”说:要早遇到法轮功就好了,就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关在号里没有油水,又吃不饱,每次送来馒头有大有小,按规矩是从一号开始拿。有几个犯人比我晚進来,排在我后面,我每次都等他们拿过了剩下最后一个是我的。四号是卖枪支的,发现我的举动,他说法轮功与世无争,听他这一讲,我感受到实修的乐趣。

二号是个经济犯,有一天他手里有几个花生,舍不得给别人吃,却给我两颗,虽然只有两颗,我想他是对大法有了好感了。

管教问我什么时候写“保证”,写过“保证”就不用跟犯人关在一起了。有一天,把我临时调到写过“保证”的同修号里,让他们做我的“转化”,他们说不写“保证”是绝对出不去的。回到原号,犯人拿法律给我参照,说我要判三至七年,我当时心里很坚信:他们说的都不算,师父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心里时常想:我修成一面,把看守所范围内控制警察的魔都定住,用摄魂大法抓在手里,用化功把它们化成水。

发正念,展现神奇

三个月后,六一零和我家人来接我回去,六一零的人让我回去后,到派出所登记一下,当时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回家后,单位保卫股派两人陪我去的。一到派出所,所长很邪恶,要我写个“保证书”就可以回去了,我说不写,他说骂师父一句也行。我说:打死我都不骂。所长生气了,要把我送回看守所,先把我关進滞留室。我在滞留室调整心态,心想:所长背后肯定有魔控制他。就想:我修成的一面把派出所范围内控制警察的一切魔都定住,抓在手里化掉。

过了一会,单位那俩同事过来讲,我们帮你说情了,所长同意再给你一次机会。过去后所长又问我写不写?我说不写。骂不骂?我说不骂。所长又说骂谁都行,我说修炼人谁都不骂。所长没有办法又给我让步,说:你只要把打倒两个字说出声,心里想打倒谁都行。当时我想:害了多少世人,多少同修,还诬陷我师父,我没法去爱这样的人,就说:好吧。把“打倒”说出了声,心里想打倒的是江××。所长说:好了,回去吧。

后来这个派出所解体了,合并到其他所了。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有一天,我路过公安局,公安局正在装修大门,把以前的一个门改成两个。我在一个门上写了好几个“灭”。这道门多年都没有用过,还是只用了一个大门。

在邪恶铺天盖地造假最猖狂的时候,我身边的人都相信了谎言,单位仓库有农药,领导怕我用药害人,悄悄的让人埋了,还叫埋的人不要告诉我。通过十年的努力,在为人、处事、工作等方面让我身边的人看到了大法的好。还有就是这些年大法弟子不断发正念除恶,世人背后的因素清除了,世人也开始清醒,我身边的人从不敢听真相,到敢听敢看,退出邪党,现在中午我休息的时候,同事看到我忘了到十二点发正念,就提醒我到时间了,领导现在很信任我,仓库都是叫我保管。

一路走来,经历了风风雨雨,在摔摔打打中我逐渐成熟起来了,从我刚得法时的欢喜、冲动,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大法,从不理智到理智,从胆胆突突敢于正念面对,从满身业力到现在打坐中的美妙,是大法给我的智慧,使我内心幸福而又自在,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使我重获新生,写到这我泪水涌出,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