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弟子的得法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我从去年三月中旬开始得法,到现在近半年时间,也想跟同修们分享一下自己的得法经历。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出。

我有一个朋友,她的母亲是一九九九年前得法的老弟子,一家人都修炼。每次去他们家玩儿时,她的母亲总是会不断的给我讲真相,那时我不是很了解大法,但是她母亲跟我讲的真相我很相信,因为事实就是中共邪党没干什么好事,贪污腐败,草菅人命,周围很多人也是敢怒不敢言。那时跟朋友借《转法轮》看,她总是让我先看《九评》,我却总是没有耐心看完。跟她要书,她就问我你看完《九评》了吗?我说没有。就这样蹉跎好多年,我也成家有了孩子。有一天,我突然问她能不能借我《转法轮》看看,我说我很想学习法轮功,说的很真诚,朋友惊讶于我竟然想学功法,给我书的时候也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口气看完书,不要放下,要好好爱惜书。

这样,用了几天我把书看完了,当时就觉得真是太好了,为何这么好的书我现在才看到呢,后悔被我浪费的时间。

现在就说说我得法的过程吧。虽然微不足道,但是我想对于想要得法却受到干扰驻足不前的人或许能有一点儿帮助。

刚刚开始看《转法轮》的时候,有干扰、让你分心的事情,我没有理会,坚持把书看完了。看完《转法轮》后,我下定决心要学法了,我跟父母说,这是本宝书,他让我知道了我为什么而活着。经过跟父母的沟通,他们同意我学法炼功,但是他们的条件是不允许我告诉我的丈夫,因为他在邪党部门工作的。

后来开始学炼功,要不让丈夫知道是不可能的。我半夜起来炼功,还是被他发现了。那几天他一直闷闷不乐,我想找他谈,都被拒绝了。但是他背着我找了我的父母,让我父母跟他一起反对我炼功。父母也因为害怕,突然反悔了,跟我的丈夫一起反对我炼功。当时,我找老同修商量,老同修跟我说,你就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但是你的心千万不要被带动,让我记住“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可是我那时不理解同修的那句话,丈夫跟我吵架我也跟他吵,把家里闹的天翻地覆,最后把同修的俩口子都叫到家里,无论说什么,我丈夫都不让同修开口,并拿出《转法轮》让同修把宝书拿走。当时看到已经哭的不成形的我,同修也哭了,拿着宝书无奈的走了。

用心如刀割来形容当时的情景吧,好象失去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不知道修心性的我,在家里很霸道,那晚上也没有让丈夫好过。结果丈夫一早走了,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出门,然后把我的父母叫来“开导”我,我母亲哭着求我,并要求我不要再跟那位同修来往了。我想看完《转法轮》的人,都知道宝书的价值所在,我怎么也做不到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过了几天,我就跑到同修家里,跟她说,这次不管他们怎么跟我吵,我都要坚定的修下去,又把宝书跟同修要了回来。我知道在邪党的打压下,一本宝书的来之不易,我说我会很珍惜的。

回到家我又开始看书,炼功。丈夫回家后,又大吵了一架,说要去告我,把我抓起来。那是第一次我们在父母面前吵架。这样反反复复的吵架,一家人都觉得很疲惫,也默默的认同了我。他们的要求就是我少跟同修来往,不要让外人知道就好。现在想想,如果我真的做到了同修说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的话,这个过程就不会这么起伏复杂。

经过几个月的学法修炼,我的父母发现多病的孩子不生病了,以前孩子几乎是隔一个月病一次;体弱的我精神越发好了。在师父的帮助、点悟下,神迹处处有。举个例子,有一次下午孩子发烧,妈妈很担心,我就让她诚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还是一直发烧,但是没有高过三十九度。到晚上睡觉的时间,母亲问我要不要给孩子吃药,我说先不用,毕竟温度不是很高,让我给他念念书吧。我就坐在孩子的身边背了一遍师父的《论语》,背完后,我伸手一试,孩子的头比我的手都凉,新得法的我惊呆了,赶忙跑去拿着书又给孩子念了一遍《论语》,孩子再也没有发烧。这在从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孩子一发烧,至少也要折腾好多天,打针吃药才能退烧。而这次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过去了。这一切让我的父母对大法心服口服,也不反对我了,开始劝说我的丈夫,不要干涉我。

渐渐的,丈夫会跟我说,我发现你现在温柔多了,我应该试着了解你等等。上周丈夫跟我说,你做善事需要钱我给你,我很惊讶,怎么突然会这么跟我说。借机我就跟他说起大法的弟子都是善良伟大的,而这些善良伟大的人却受到了无理的打压,灭绝人性的被剥夺了生命。中国社会这么不稳定,小偷到处都有,为什么不抓坏人单单对付好人呢?这次他没有反驳我,我还给他背了师父的一段经文《境界》。这是第一次他没有反对我提大法的事情。

大法弟子身上所带着的慈悲祥和的场对常人是有很大感染力的。我很感谢我的老同修,面对我家人的冷言冷语没有放弃我,在我法理认识不清时,总在默默的关心帮助着我,直到我能稳定下来,排除了来自家人的干扰。现在我们经常一起讨论自己修炼的心得,非常的愉快。

写这篇文章的想法还是源于一个朋友,我们见面,我告诉她我学法轮功了,并且告诉她大法的一些法理,她听了很受益,在家也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很想学法,我们谈过多次。但是也因此受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甚至她的丈夫扬言如果她要学法炼功,就要跟她离婚。我跟她说了我的经历,并且鼓励她,我说美好的东西总是要有魔难才能得到,不然是不会知道珍惜的。虽然家人这样威胁她,但是我能感觉到她明白的那一面是如此强烈的想要得法,我被感动着。

这半年来我跟不同的人讲大法的真相,什么反应的人都有。但是我深深的感到有一些人是那么有善缘,而周围又没有学大法的朋友,没有环境,他们在苦苦的等待着大法,却又没有得法的途径。毕竟是在迷中的常人,在中国大陆的邪恶干扰又是那么的强烈,稍微的一动摇就会被邪恶钻空子,而与大法失之交臂。如果真是这样,那太可惜了。

一个新得法弟子的经历和感悟,希望能与有善缘的你一起修炼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