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造就了我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岁了,一九九四年参加师尊广州第五期传法学习班。

喜得大法 入道修炼

我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六岁时母亲就去世了,父亲给我找了个继母,家里孩子多,顾不上我,经常饿着肚子上学,冬天很冷,我穿着单衣,又饿又冷,苦不堪言。所以总想有个美好的生活,有人关爱。成家后,夫妻又两地分居,自己带孩子,困难重重。埋怨人生怎么这么苦,甚至有时想寻短见了却人生。晚年更是浑身是病,身体一团糟。

为了治病,我练了各种气功,但总不见效,后来有人告诉我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抱着治病健身的想法走入大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往高层次上传功,大家想一想,是什么问题?那不就是度人吗?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那么真正修炼,对学员的心性要求也就要高了。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是来学大法的,那么你就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坐在这里,你就得放弃执著心。你抱着各种有求的目地来学功、学大法,那你什么都学不到的。”我知道了,师父往高层次上带人,就是要提高思想境界,提高心性,超越常人,从而达到生命的升华。我抱着治病的心来学大法,那不是执着吗?那不是常人吗?什么也得不到。明白了这个法理,我豁然开朗,再也不执着治病了,从此走上一条修炼之路,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路。明白了这些法理,我知道了人生为什么那么苦,都是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所以再不去怨恨别人怎么对自己不好,更不会为生活中遇到的苦难而伤感。

修炼就是修人的心,只有提高心性,层次才能提高。但修炼也是艰苦的。当有时矛盾来时,特别是遇到一些冲击自己心肺的事情,自己总是不能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守不住心性,也很苦恼。为什么会这样呢?向内找,才知道脑袋里装的是常人的东西、常人的观念,原来法学的少了,一遇到问题,第一念就是用常人的理看问题、对待问题。自己悟到,难怪师父总是讲要多学法,学好法。于是,自己就每天学一讲《转法轮》,还学其他经文。这样,法学的多了,脑袋里法装的多了,遇到问题,第一念就是法怎么说的,打出来的是法,逐渐的也就能把握了。有一次喊正在看书的老伴吃饭,他莫名其妙的发气说:“人家做点什么事,你老是捣乱。”并气呼呼的把书摔在沙发上。我看到这个情况,知道是在考验我,是为提高我的心性来的。我站那乐呵呵的一笑了之。

一次,我回老家向哥哥洪扬大法,他因受邪党毒害较深,把我大骂一通,我知道自己是个大法弟子,是修炼人,这是在去我的“让别人关爱自己,追求美好”的人心,我没生他的气,照样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还是乐呵呵的说话,他终于理解了。

我因去北京上访和发真相资料有做事心,旧势力钻了空子,被邪恶绑架。家人不理解,认为我破坏家庭的和睦,家庭环境很紧张。我就不断的给他们讲清真相,给他们看真相资料,揭露邪恶。我知道,家人也是受迫害的,是受党文化毒害的。我是修炼人,我要慈悲大度的对待他们,要理解他们,宽容他们,不能生他们的气,我要救度他们。现在家人都知道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正的好的,邪党迫害法轮功是错的,也是犯罪,一家人都做了“三退”,老伴还非常支持我做证实大法的事,子女也向他人介绍法轮功好。

改变常人观念,正念正行

我们修炼的人就得按正法理修炼,用神念看问题,努力改变人的观念,去人心、人念,才能提高境界,达到圆满升华。因一念之差,其后果是完全不同的。一次,感到身体不适,我第一念是:“是不是着凉,感冒了?”结果真的求来了“感冒”,咳了很长时间。去北京证实法之前,我已咳了三个来月,痰都带血。去证实法,我没想咳不咳,只是一心想去证实法。被抓進看守所,睡在石板地上,也没有铺盖,北京十月的天是很冷的,醒后,我一下子发现我不咳了。我明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我流出了热泪。有一回,我胳膊疼,开始没想它,疼了很久。一天,我从健身器旁过,就想我这胳膊象扭筋了,在这拉拉,让胳膊舒展一下,会好些,就想用常人锻练的方法让胳膊不疼。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适得其反,胳膊疼得更厉害了,睡不着觉,也不能穿衣服、洗澡,甚至无法炼功。我还说:“胳膊疼”。有同修见后说:“你不能说疼。”我还不悟,回了一句:“本来就疼嘛!”后来我警觉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悟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我不承认它,你不让我炼不行,我就要炼,动作不到位,我的心想到它到位,同时又发正念,铲除解体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就这样,胳膊一天天好起来。一次,去发真相资料下楼,一脚踩空,我从还有五个台阶摔下来,不会动了。我的第一念是:“没事,没事!”我慢慢起来,走下楼去,果真没事。这若是常人,七十岁的老太太,能不摔坏吗?这就是“神念”与“人念”的不同,真是一正压百邪!

我原来受邪党文化的影响,形成观念,遇事喜欢争斗,总喜欢跟人辩论,争个高低,争个理,总认为自己是对的,不论大事小事总要跟人争个对错。即使子女有意见,我也要争个理:“我是妈妈,你不能说我。”有时,哪怕只是别人说个什么事,也要表态说自己的看法。我总是和常人去争是非对错,岂不是自己就是个常人吗?我是修炼人,就是要改变这种常人观念,修去这些执着,于是我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时时事事注意修掉自己的争斗心,现虽已修去了许多,但还有,还需要自己努力修心性,彻底根除争斗心。

一天,同修说:公园石凳上有人用炭笔写了污蔑大法的字句,要找人晚上清除。第三天早上发正念,想这件事为什么叫我知道,我有责任,我得去看看。看到还没清除,就用抹布擦,但擦不掉。周围有人说:“这得用钢丝球刷。”于是,我没多想,取来东西,当众堂堂正正的用钢丝球和洗涤剂,将石凳上污蔑大法的东西清理干净。真是你没了怕,也就不存在怕的因素。

二零零一年江泽民一伙制造的“天安门自焚”案,煽动仇恨,妄图一举消灭法轮功。我用法衡量,认为这自焚案是假的。因为这事,我坚持大法,坚修真善忍,单位邪党组织假借学习,开除我的党籍,对我施加压力,并把我定为“攻坚对象”,派人跟踪监控我,还威胁扬言“要收回房子,叫子女下岗”,以动摇我放弃修炼。我坚定的信师信法,我抵制他们的威胁、迫害,照常学法炼功、讲真相,终使他们的阴谋破产。修炼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过关时,心一定要正,靠从法中修出的正念闯关。想问题、说话、办事,都要想想出发点是什么,用法来衡量,就能找着执着,去掉它,解体它,归正自己,很快的抑制了人的观念,改变人的观念,这样有效的否定了旧势力。

走在神的路上

在修炼中,在不断的学法中,在师父的点悟下,我懂得了大法是宇宙的根本,真善忍是最高的佛法,法轮大法是师父的法。师父佛恩浩荡,在宇宙最后时期救度无量众生。我知道了三界是怎么回事,大法弟子是怎么回事,众生是怎么回事,旧势力是怎么回事,邪党是什么货色。知道了师父正法的意义,师父的慈悲。

我知道了自己的使命和誓约。我知道了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正法已到了最后时期,我要用神的正念,做好三件事,走向圆满,完成历史赋予自己的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如果做不好,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我就如饥似渴的学法,每天学《转法轮》一讲,还有其他经文,每天学三、四个小时。时间久了,觉得自己对师父讲的法知道的多了。但一个时期,并没有把法用在修心上,同化法,而是在学法交流时,总愿表达自己的意见,怎么悟的,认为别人悟的不对,自己悟的比别人高。也有同修说某某法学的好,悟的高。这个显示心越来越膨胀、冒尖,甚至不说点什么自己心里就放不下,控制不住自己,自己还不察觉。直到一天,一同修对我说:“学法时,你说的也不符合法,也不全面。”当头一棒,才把我打醒。我查找自己的执着心,才冷静下来。修炼人离开了法,就什么也不是,在法中认识的一点,只是自己修炼层次悟到的理,离法的真正内涵相差甚远。用这点东西去显示自己,在大觉者看来,简直就是小丑。以后在学法中,我不抢着表达自己的意见,平和宁静的去掉了显示心。我在学法中,深深体会到,只要自己精力集中,就能悟到一些以前不知道的法理,若是走神,就什么也悟不到。

背法是学法的好方法,脑袋里装的都是法,就能更好的同化法。我一九九九年底开始背法,《转法轮》用半年时间背了第一遍,后又用三个月背了第二遍。现在我每天都背《转法轮》。在背的过程,会消去很多思想业,头脑特别清晰。背的过程,我发现师父讲的法每句话每一段法都说明了一个高深的法理。通过背法,遇到问题,解决矛盾,打出第一念就是法,就会用法衡量,把事处理好。通过背法,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用法同化自己。

在背法时,也有人心干扰,如我一定要把法背下来,若是被绑架了,我也能学法;若是眼睛看不见,也可以学法。表面上看似精進,其实这都是魔的干扰,这不是我。我正念把它解体、铲除。

学法成了我生命升华的根本保证,所以要多学法,学好法,同化法,真正成为大法的一粒子。

讲真相救众生,是我每天要做的事。开始,由于人心重,只是发真相资料,讲的少。开头也只是给家人讲,劝“三退”,后来才慢慢给亲朋好友讲,然后又给同事、邻居讲。我一向不愿跟陌生人说话,不认识的人跟我讲话,我也不愿搭腔。我想这都是常人心。师父叫救众生,哪分什么认识不认识呢?师父叫我们大面积去做,怎么能分什么生熟呢?我决心突破这一关,给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先给一个人讲,后可跟两个人讲,一次最多可给七、八个人讲。我上午讲,下午也去讲,不管严寒酷暑,刮风下雨,也不管过年过节,什么敏感日,讲真相救众生不耽误。所以我不管男女老幼,当官的,捡破烂的,还是大学生,我都跟他们讲,使其明白真相,做“三退”。我希望他们都能得救。有一天,一位听过真相的老者招呼我,要我再给他二个大法护身符,并告诉我说:在他本人的带领下,全家七人都一致同意“三退”。他把名单给了我,要我给办理“三退”。由此看到了众生明白真相后的善念善举。讲真相过程,也有遇到一些人不听真相,也有骂人的,还有大喊大叫要告发的,我知道他们都是受邪党毒害、受蒙蔽太深,我要冷静慈悲的善待他们,他们虽未“三退”,却也听了真相,也知道了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

在讲真相劝“三退”过程中,也有时出现执着心,认为集体活动多了,占用了时间,有时法也学的少了,出现了“追求数量”的问题。结果就产生了一些不正确的现象,发正念犯困,打坐人发软,没力气,疲倦等。我向内找,这是“做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于是我调整时间,半天学法,半天讲真相,归正后,这些不正就消失了。

发正念,是师父赋予我们的法力,全球四次整点发正念,我都坚持,本地区近距离发正念我按时参加,在正法中充份发挥了它的作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正念铲除黑手和烂鬼,制止恶人行恶,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业力,清除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我的一切只有师父说了算。在大法的指引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到了今天。

目前,我还有不少人心和执着,在矛盾面前,心里不稳,有时还忿忿不平,没做到理智、平和、金刚不动。一些事还没先考虑别人,也还欠缺宽容、大度、慈悲等。这些都是我要努力修去的,使自己真正成为大法造就的生命,未来的佛道神,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