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真正的“周扒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提起周扒皮,中国人都知道,他是中共为了抢劫富人的财产,捏造的一个狠毒、狡诈的所谓“地主”,在电影与小学课文“半夜鸡叫”中讲他为了催促长工们早起去干活,半夜三更偷偷摸摸趴到鸡笼子里学雄鸡打鸣,引起雄鸡纷纷啼叫,鸡一叫,长工们便不得不提早起床。后来,长工们设计,故意将周扒皮当作偷鸡贼痛打了一顿。

“半夜鸡叫”这个编造的故事被中共当局当成一个阶级斗争的典型树立了起来。提起周扒皮,人们就想起所谓的地主阶级剥削的罪恶。象这样的故事本身就是个笑话,可是却没有人敢质疑,农民半夜三更是很难在地里干活的,那么黑的天怎么干活?到地里锄草还不连庄稼一块锄了?

“周扒皮”属于中共邪党文化的范畴,是构成中共党文化的因素,它对中国人思想意识的渗透是潜在的,也是巨大的。特别是中共的斗争哲学及对敌人要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的说教,中共恶徒在对异己的迫害中,就很自然地吸取了周扒皮这个形象中所特有的狡诈和险恶。

中共攫取政权以前,那时的钟表相当稀缺,中国人早晨起床干活靠的就是鸡叫。可是现在司晨的鸡很少了,特别是在中共的监牢里,人们起床靠的就是钟表。警察们用钟表玩起作息时间的把戏来更是得心应手,这让“周扒皮”都自叹弗如。

黑龙江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有个女警叫符成娟,对待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异常险恶。她曾恶意叫一名男警察搜女法轮功学员的身。她不管法轮功学员身体怎样,逼迫去车间干活。她是负责生产的队长,为了逼迫劳教人员超时超体力奴役劳动,一大早她就把钟表往前调催着出工,该收工时又把表往后调,就这样逼着劳教人员早起、晚睡,多干活。劳教所里面的人都称她为“符扒皮”。

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有一个女警王云燕,她每天早晨四、五点钟就把劳教人员叫起干活。所里规定晚上九点熄灯,但是恶警们往往逼她们干活儿到夜里十二点,甚至下半夜一点。这个王云燕心虚,就将闹钟扣着放。

现在劳教所里干活大都在车间里,天亮不亮都无所谓,因为有电灯。奴役劳动时间要远远长于中共夺取政权以前。这些警察可不是只让人干活就可以了,还时常污言秽语。我们看下一个例子。

同样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孔宴霞是专管奴役劳动的,为了多拿奖金,每天定的劳动定额很高,如法轮功学员完不成任务,就大会小会的搞批斗,经常侮辱法轮功学员。若在车间完不成定额,就被逼着带回宿舍干,占用法轮功学员本来就很少的休息时间补完定额。还要求干活时不能说话,并指使犯人把钟表反着放,不让学员看到时间。她骂学员:“完不成任务就是不要脸,光能吃不能干,这点活都完不成对得起吃的馒头吗?人要脸树要皮,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把钟表扣起来也好,反着放也好,都是一个目的,就是延长劳动时间,压榨被关押人员的血汗。这与中共有意杜撰的周扒皮有何差异?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象这种长时间地特意延长劳动时间其实是一种变相的酷刑,在压榨他们劳动成果的同时,也加重他们的精神负担。当然那种极力缩减法轮功学员休息时间的做法就是一种“熬鹰”酷刑了。

在天津双口劳教所,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开始时从早上五点熬到次日三点进行折磨。后来一法轮功学员找警察理论,问为什么到三点才让睡觉?恶警矢口否认。法轮功学员当场揭穿说看到了楼道里有个挂钟上的时间,不会错。恶警中队长吴明星哑口无言,恼羞成怒,第二天就叫人把挂钟摘掉了,让法轮功学员不知是几点到几点。到后来干脆撕下伪装,通宵不让睡。

其实这种强制剥夺法轮功学员睡眠的做法非常普遍。以上我们所列举的都是与恶警玩弄时钟有关的几个例子。从中我们不难看出,真正的“周扒皮”就在中共的监牢里大范围存在着。历史上的周扒皮是假的,可是今天的扒皮们却是真的,他们不仅是范扒皮、王扒皮、孔扒皮、吴扒皮,还有许许多多的扒皮没有曝光出来,可是他们却是真正的扒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