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年同修们交流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老年同修物质身体老化,受恶党毒害时间长,后天观念牢固。在师父不断给延长寿命的情况下,心性一守不住,就会有生命危险。

今年我七十四岁,一九九六年得法。从年龄和得法时间上说,我应该算老大法弟子,老是老,可進步不快,和精進的同修比差劲多了。主要表现在讲真相、劝三退做得差,别人一劝一个准,我要费很多口舌,有时候人家还不买账。

我接触的对象农民多,大多数人是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受中共恶党毒害太深,政府给点小钱他们就感恩戴德,基本上都是无神论者,普遍观念是:人死如灯灭,肉烂一摊泥。和他们讲真相难度较大,他们冷漠的态度常使我伤心。经过多次碰壁也使我懈怠了,而且我产生了一个观念:此等人为下士难度也!后来我检查自己,发现我讲高了,反思自己慈悲心太差,今后在这方面必须要改進。

上个月,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师父来到我面前,醒来,我立刻检查自己,我究竟还有什么人心没放下呢?我觉得名、利、情这些方面的人心虽然根深蒂固,可是容易发现,而在常人社会中后天形成的观念容易忽视。特别是随着年龄增长,自觉不自觉的就浮现出这些观念:人老啦,眼花耳聋,记忆力衰退,行动迟缓,等等。当我深入学法后,我发现这些观念都是错的,在无形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对于常人来说,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而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我的身体不断的被高能量物质转化,怎么能遵循常人的规律呢?实际上我现在皮肤很细腻,看上去比同龄人要年轻十多岁。当在常人中形成的后天观念出现时,大法弟子必须排斥它、否定它。你认定它,旧势力就钻你的空子。

去年初,我遭遇一次较重的魔难,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腹隔膜痉挛,打嗝不止,白天夜里都不停,不能睡不能吃,几乎要把我憋死。几天功夫,体重下降了十来斤,牙齿也接连掉了几颗。儿女们也慌了。那些天同修们也来帮我发正念,当时管点事,过后还是照样发作。实在没辙了,半夜里我跪在床上打着大莲花手印求师父,我说:“师父呀,弟子过不去了,请您帮帮我吧……。”大约三分钟后,打嗝停止了,然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从此也再没有犯过这毛病。太神奇了,太让我感动了,至今想起这事,我都想掉泪,如果没有师父呵护,我这条老命可能也没了。

为了接受这次教训,我不断向内找,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大魔难呢?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师父没有给弟子安排魔难,这场魔难完全是因为我没有放下后天观念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平时我们总是嘴上说“否定旧势力安排”,那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行,必须得认真学法,不断提高心性,才能在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上前進。老年同修是容易在这方面出问题的。有的老年同修“病”的表现很严重,他只是以自己的坚强意志在抗争,而没有在如何提高心性上找原因,结果“病”长期得不到好转,有个别的老年同修还过早的离开了人世,很让人痛心。须知,修炼的就是这颗心,心性上不去什么也解决不了。

这里再和老年同修谈谈正念清除邪恶的体会。前半年我的听力下降很严重,而且伴有严重耳鸣,自己听不清自己说的话。在这种状态下,老年同修很容易冒出常人观念:“这可能是老年性耳聋吧,周围不是有不少老年人听力都不好吗。”我当时在这方面就有漏,半年多了耳聋耳鸣的毛病不但没有好转,还有越来越重的趋势。这时我又出现了一个后天观念:“我妈没活过五十,我爸没活过七十,我可能也不会长寿吧。”当我和同修说这话时,同修立刻否定我:“你不是常人,你不应该是这种状态,你这些观念都是不对的,你按师父的要求发正念善解,看看怎么样。”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每天发正念时以善解方式清除干扰,结果取得了明显效果。我是这样发正念的:与我有怨缘的生灵(我没称它为魔)你听着,旧势力安排你在正法期间向我讨债,是想让你因干扰正法而犯罪,从而销毁你们。希望你能听我师父的话,不要干扰我做三件事,赶快离开我吧!如果离不开,可在我周围等待,等我圆满后在我的天国里做众生。我师父慈悲为怀,可是大法也是极其威严的,那就是:谁干扰破坏正法谁将被销毁,请你们细思量吧。

现在,我的听力越来越好直至完全恢复,耳鸣现象也随之消失。

由于层次有限,仅把我修炼中的点滴感悟有针对性的写出来一点,供老年同修借鉴,如有不妥之处,还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