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上半年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二零一一年一至六月,在云南省新上任的“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李兴民指挥下,全省各地“六一零”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各单位被要求严密监控法轮功学员。尤其是江氏集团恶棍周永康为中共“九十周年维稳”,五月到云南,走后,云南中共人员又进行了有预谋、有组织的统一绑架。

“六一零” 主任李兴民,白族,一九六四年十一月生,二零一一年二月起任云南省政府“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邪党组书记。李兴民原任云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

以下是一至六月被绑架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一、昆明市一天内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案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在昆明市“六一零”、昆明市公安局的统一指使下,中共警察在一天之内,绑架了陈焕丽、张小华、张晓云、董碧薇、顾丽清、丁桂英、彭正兰、郭某某等多名法轮功学员。此次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与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周永康秘密到云南有直接关系。

1、张晓云,女,四十多岁,昆明卷烟厂九九彩印公司职工。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上午,张晓云女士在上班途中,被潜伏的十多名便衣特务扑倒在地,抢走她的手提包,非法强行打开家门,对她的住宅进行长时间的抄家和抢劫,抢走了电脑、打印机、法轮功书籍等私人财物。

参与此次绑架的有昆明市公安局、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昆明市五华区国保大队等,前后陆续来了大约四十多名恶人恶警参与此次绑架。期间,在家属的质问下,绑架者出示了过期一周的搜查证。恶警还诬陷法轮功学员张晓云,并且威胁家人不准给他们曝光,否则加重迫害张晓云。

法轮功学员张晓云是个为人谦和、乐于助人的人,在单位是大家公认的好职工。此次被绑架,给她年少的儿子和年迈的母亲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她的儿子和老母亲因亲眼目睹恶警象土匪强盗一样的抄家抢劫,精神受到很大惊吓刺激,儿子情绪很不稳定,老母亲出现了无力走路的现象。

目前张晓云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五华区看守所。

参与绑架的警察:郭某:13577087786;马某:13678733805

2.董碧薇,女,六十七岁,昆明某保险公司退休的财务处长。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董碧薇女士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刚出家门,两个便衣警察问他:董碧薇在不在家?回答说:在家。两个便衣就上去扭住其丈夫,威逼其丈夫上楼开门。门一开,数十名警察就闯了进去,开始抄家、拍照、录像,欲绑架董碧薇女士。只见董碧薇从容地坐在床上盘起双腿。几个警察去拽她,怎么也拽不动。董碧薇在向警察讲真相时突发糖尿病的危险症状,在场的警察一看这情况,只好打120急救电话,因董碧薇拒绝到医院,警察只好抢走电脑、护身符等大法资料和两万元现金等私人财物,匆匆离去。

董碧薇曾于二零零七年十月被昆明市五华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抄家,并非法判刑四年,因有糖尿病等多种病状而保外就医。

参与迫害责任单位:昆明市“六一零”、昆明市公安局、昆明市五华区国保大队。

3、顾丽清,女,五十七岁,玉溪总站的退休职工。

住在昆明女儿家的法轮功学员顾丽清,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早上,被昆明盘龙区国保大队从家中绑架,抄家,抢走电脑等大量私人财物,被非法关押在昆明盘龙区看守所。

顾丽清女士曾于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玉溪市红塔区党校“洗脑班”强制洗脑。

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顾丽清与法轮功学员邓翠萍、化岚仙在红塔区北城镇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综治办恶人金永祥诬告,随后被玉溪市红塔区国安大队的何小沛等恶警绑架。不法人员把她们分别隔离进行迫害,邓翠萍被非法关押在玉溪市江川看守所,而化岚仙和顾丽清则被非法关押在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三人被非法抄家后,关押在看守所四个月之久。

峨山县法院开庭审理时,三位修炼者坚决不穿囚服。遭到红塔区恶警(二十岁左右,警号530273)猛击华岚仙(六十岁左右)头部并将其打倒在地上然后又拉起猛击背部,顾丽清赶去拉也被恶警击背部,之后她们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云南省女二监迫害。

4-5、陈焕丽,女,六十一岁,昆明市工人疗养院会计。张小华,女,四十多岁。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早上,陈焕丽女士与张小华女士坐出租车回家。刚下车,就被事先埋伏的一伙便衣警察绑架,并且砸门(门被砸烂)而入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私人财物。陈焕丽女士丈夫早年病故,与儿子相依为命,同时儿子也受到恐吓。

陈焕丽曾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时被绑架、抄家,并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

6、彭正兰,女,六十多岁,昆明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彭正兰被不明身份的便衣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官渡区看守所。

7、丁桂英,女,七十多岁,昆明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丁桂英被不明身份的便衣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官渡区看守所。

8、郭女士(姓名不详),六十多岁,昆明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郭女士被不明身份的便衣警察绑架时,突然出现高血压症状,随后便衣警察抄了家,没有带走郭女士。

9、孔富英,女,六十七岁,昆明市机床厂退休职工。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国保大队四、五名警察无端的窜到昆明市机床厂法轮功学员孔富英家,当时孔富英回老家去了不在家,警察就欺骗其儿子开了门,一进家就开始抄家:翻箱倒柜,一片狼藉。最后抢走了几本法轮功书籍和一些大法真相资料。

孔富英从老家回来后,六月十日被盘龙国保大队非法传讯,一王姓女警察问孔富英:还炼不炼法轮功?孔富英答:这么好的功我为什么不炼?又问:资料是从哪里来的?孔富英答:我不告诉你,告诉你是害了你,免得让你犯罪。随后警察叫孔富英和儿子签字,搞了个什么“取保候审”,一年内限制人身自由。

二、开远市万家玉、柴琼、蒋常德等九人在贵州省望谟县被绑架案

开远市法轮功学员万家玉、柴琼、那生琼、王树邛、周玉芬、付毅凯、陈勇夫妇、李贵彩(三男六女),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到贵州平塘看“藏字石”。路经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望谟县,被望谟县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

五月二十六日上午,由望谟县公安局王封树、张两人由开远市公安局大队长张祖林、钟大盼恶警陪同来各家抄家,制作的不干胶、条幅标语5000条被恶警抢走。逼迫万家玉、柴琼、那生琼、王树邛、周玉芬、付毅凯、陈勇夫妇、李贵彩共九人家属在刑事拘留证上签字。

望谟县公安局恶警打电话要求周玉芬家属交20000元“保证金”即可保释。目前,万家玉、柴琼家中有80多岁老母亲、陈勇夫妇、王树邛家中有一两岁小孩无人照顾。直到6月28日,望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无罪释放了万家玉等八名法轮功学员,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贵州望谟县公安局。目前,云南法轮功学员已提起诉讼。

望谟县公安局电话: 0859-4610110
望谟县公安局国保张电话:18773723688
望谟县公安局国保王封树电话:15068804278

三、昆明西山国保与法院合谋秘密绑架迫害李君萍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早上八时左右,由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队长邱学彦为首的一伙男女警察六人,突然窜到法轮功学员李君萍家,激烈的敲门声惊醒了正在休息的李君萍。李君萍从门镜中看到是几个陌生人敲门时说:我不认识你们,所以就没有开门,回到卧室又躺在床上。这时感觉到有扭锁的声音,一会儿就看见着便装的四男一女象盗贼似的扭开两道门锁,闯进屋子。一进屋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国保大队队长邱学彦说:李君萍,你面子真大,中院的法官亲自来请你去开庭。说着一个自称是昆明市中法院的男子就强行去拉李君萍女士,李君萍女士一边向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一边对他们说:我炼法轮功,又没有犯什么罪,你们别拉,我跟你们去。

这伙人把李君萍女士拉到昆明市中级法院私设公堂,没有公诉人、没有律师,也没有审判长、审判员的情况下非法开庭,李君萍女士拒绝回答一切提问,并且严肃的指这出公安和法院的这种做法是极端错误的,并说: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也没有犯罪,你们私设“法庭”才是违反宪法和法律的,是在执法犯法,你们才是真正在犯罪。法官无言以对,只好又把李君萍女士送回了家。

之前,李君萍之妹李华萍(法轮功学员)已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抓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四、昆明西山区国保恶警邱学彦等闯民宅荒唐绑架赵海鹰夫妇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上午,云南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队长邱学彦等一伙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连人是谁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就闯到昆明市橡胶厂职工、法轮功学员赵海鹰家,此时赵海鹰去菜市场买菜,家中只有丈夫在家上网,一伙警察冲进屋子就开始野蛮抄家,翻箱倒柜,这时赵海鹰买菜回到家里,警察上去就要绑架,一问才知他们要绑架的不是这个赵海鹰,而是另外一个人。当警察得知已经抓错了人,不但不立即纠正错误,反而为了掩盖他们的错误,就以赵海鹰的丈夫上明慧网为由将其绑架,还说:“你们家只有两人,只好抓一个”,而且还威胁赵海鹰不得将抓错人和抓她丈夫的事情曝光,否则连她一起抓。赵海鹰的丈夫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由于身体极度衰弱、双下肢浮肿而被释放。

五、讲真相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1、王美玲,女,五十八岁,楚雄市活塞销厂退休职工,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上午,在当地西山公园讲真相时,被安插在公园内的特务诬陷,被绑架到楚雄市公安局,当天下午楚雄市国保大队十多个人,撬门闯入非法抄家,抢走师父像和日历,护身符等私人物品。非法关押在楚雄市看守所。

王美玲,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五八天。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在昆明发真相被非法劳教三年加期八个月。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四日被当地市国保李果,何昆全上门骚扰。

参与迫害抄家的有楚雄市国保大队队长:彦武;恶警:何昆全、刘磊、李运、朱姓女警;西园社区:杨姓、刘姓等十多人。

2、陈敬武:男,五十四岁,昆明市海埂体育训练基地职工。陈敬武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向民众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诬告被昆明大观派出所恶警绑架,晚上又到其住处非法抄家,被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这是他第四次被绑架

陈敬武曾经于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单位“六一零”强行绑架到昆明市松茂水库洗脑班强行洗脑。洗脑班的主办单位是盘龙区政法委、盘龙公安分局。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有盘龙国保大队队长邱云昆、恶警李金昌等。同时被绑架到这次洗脑班的还有其他八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陈敬武被盘龙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设陷阱诱骗到昆明火车站后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期间又被劳教所非法加期五十天,二零零三年六月回家。盘龙国保大队队长邱云昆、恶警李金昌等参与了此次非法抓捕。

二零零四年二月陈敬武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昆明市拓东派出所绑架后当天回家。但是一个月后的三月一日,盘龙国保大队队长邱云昆、恶警李金昌等到陈敬武的工作单位,将他从单位直接绑架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后又因陈敬武不放弃修炼被劳教所非法加期十个月,直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才回到家。

3、潘胜华,女,七十多岁,原是玉溪第三人民医院的内科医生。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早上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潘胜华在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被三名不法人员跟踪、绑架到玉溪红搭区玉兴路派出所,遭非法审讯三小时多。参与非法审讯的还有玉溪红塔分局的朱家勇、何晓沛等。上午十一点左右,潘胜华被这伙警察绑架到潘胜华的家中,威逼交出所贴不干胶,威逼如不交出,他们就要动手搜查。

参与搜家的有红塔区玉兴路派出所的、红塔分局的朱家勇、陈刚、张某某等六-七人、参与帮腔帮凶的有潘胜华丈夫所在单位的领导、居委会等,有一恶警叫嚣凡是跟法轮功有关的全部拿走。在搜不到不干胶时,抢走了日常笔记本两本、信件二十多封、台历一本、挂有法轮大法好坠子的珍珠项链一串、门对联、门画等私人物品,还妄想抢走所供奉的法轮功师父法像。在和恶人的拖拽抢夺中,潘胜华大声喝斥:你们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血和泪,你们不配拿,今天除非我死,否则休想抢走,夺了过来,抱在胸前,把这伙恶人逐出了家门。(本来潘胜华是一直在善意的讲着真相的)。

整个绑架搜家过程,未出示任何合法证件、证明,抢走的东西、打烂的两瓶酒、一瓶铁观音茶,末留任何收据、清单。

这已是她第八次被绑架迫害了。第一次是二零零七年在昆明讲真相时,被昆明金星小区派出所绑架迫害。其余七次都是玉溪警察所为。

4-6、贺桂珍、李惠民、刘荣仙,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早上贺桂珍、刘荣仙两名法轮功学员到昆明麻线营菜市场发真相资料时,被便衣绑架到小坝派出所,并由10多名恶警分别到两人家抄走电脑、大法资料等私人物品,在非法抄家时,李惠民同修与贺桂珍打了声招呼就被恶警绑架,在其包里发现真相光盘和真相币后,晚上七点左右恶警又非法到李惠民家抄走电脑主机和做真相资料的设备。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盘龙区第一看守所。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责任人:
盘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队长:邱云昆
恶警:黄跃伟、王某某
电话:0871-3387987 0871-3387952
便衣恶警手机号码:13888646895;15887099249

7-8、角如慧,女,四十多岁、陈学敏,女,三十多岁,武定县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被跟踪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武定县看守所。

9、何丽,女,四十七岁,昆明市呈贡县法轮功学员。五月十九日在呈贡七甸乡水塘村发送光盘时被人诬告,被七甸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呈贡县看守所。

责任人:
七甸派出所所长:王南
七甸派出所举报电话:0871-7451110

10、罗明湖,女,四十余岁,家住昆明市五华勘探设计院。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在单位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次日(六月二十三日)在上班途中被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并抄家,抢走大量真相资料、光盘、等私人财物,目前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

11、蒋桂珍,女,七十二岁,家住云南工学院。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上午十时左右,蒋桂珍在昆明大观楼公园门口讲真相,发光盘时,遭人举报被大观楼派出所绑架,已被释放。

12、张良,男,五十七岁,昆明钢铁总公司龙山矿区病退职工。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下午张良在大观楼公园在向世人讲真相时遭恶人诬告,被昆明西山区大观派出所绑架,七名警察参与抄家,张良被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张良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一个月。在劳教所里遭受残酷迫害,大冬天张良炼功被“包夹”从头到脚浇冷水;胸口被警察踩踏,导致胸骨突出、脚趾骨折、颈椎被打伤。

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下午四点多,张良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建材市场发资料,被西山区国保大队一名姓邱的便衣绑架到西山区马街派出所,并被用手铐反手吊铐在铁门上。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在家属找到姓邱的警察强烈要求下才打开手铐。当时张良的双手及手腕已肿得很严重。一月三日半夜两点多张良被非法送到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到二月四日由西山区国保大队将张良非法送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直接参与迫害经办人员:
昆明西山区大观派出所
昆明西山区国保大队队长邱学彦 13888664499

13、于兰茹,女,四十多岁,云南元谋县幼儿教师。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在云南大学校内向学生发“上网卡”时被云南大学学生诬告,遭云南大学公安处恶警绑架,被羁押在五华区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她因向世人讲真相曾被绑架、关押、秘密判刑;在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期间,她被非法关禁闭,强迫长期坐小凳子迫害,并且遭强迫洗脑“转化”,身心遭到极大的伤害,她才刚出狱不长时间又再次被绑架、关押。

14、陈建国,男,六十二岁,原三十九军正团职军队转业干部、法轮功学员。陈建国二零零八年到昆明投靠子女,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在昆明市高新开发区科高路发送真相资料和光盘时,被高新开发区公安局恶警绑架,后被绑架到昆明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昆明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六一零”主任电话:0871-3130952
恶警王华电话:13529302228
恶警刘凯电话:15935151048

15、廖佳,女,四十六岁,昆明冶金设计院工程师。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在云南大学投递真相信时被蹲坑的保安诬告,遭云南大学保卫处和派出所绑架,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所外执行。

16、个旧市一位老年女性法轮功学员在建水县被绑架

2011年4月6日晚七点三十分,个旧市一位老年女性法轮功学员随身携带大量光碟,在红河州建水县向世人发放时,被建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4月7日送回个旧,可能被关押在个旧看守所。

六、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1、刘燕,女,四十六岁,云南省红河州水利局干部,副主任科员。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刘燕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中共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三月,被云南省红河州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刘燕认为信仰无罪,提起上诉。六月,云南省高等法院在不开庭审理的情况下,维持原非法判决。

2、马国忠,男,三十八岁,云南省蒙自县高家寨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遭绑架,恶警去了五十多人,抢走了电脑器材和许多大法书。马国忠被绑架并于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马国忠家里只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

3、黎明(刘燕的丈夫),男,四十八岁,红河州教育局教科所教师。因同情法轮功,帮助刻录神韵光盘,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4、吴芸,女,三十九岁。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中午,五华区专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人员、五华分局国保大队及大观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多人趁吴芸的儿子放学回家及吴芸不备闯入其家中,从十一点多开始非法抄家,当时屋子里站满了警察、便衣人员,约二十多人,其中还有配备冲锋枪及手枪的武装警察六、七人,这么多人对一个付吴芸这样的手无寸铁的弱女子。非法抄家一直延续到下午四点多钟才结束,长达五个多小时,抄家过程中恶徒还不断的拍照、录像。在非法抄家的过程中吴芸一直给他们讲真相,讲“善恶有报”,并善劝参与人员不要再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作恶。

最后警察要把吴芸带走,吴芸拒绝。于是四、五个警察又拖又推将吴芸绑架走,吴芸一路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吴芸被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近半年。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参加迫害吴芸的有关责任单位和主要责任人:
五华区“六一零” 徐天武 电话:0871-3625558   0871-3636268
五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大观派出所警察 邓忠继 手机:13619653696(绑架吴芸的主要责任人)
昆明市检察院检察长 办公室电话: 0871-5740001
昆明市中级法院院长 马幼宁 办公室电话:0871-4610819

5-6、李福,六十九岁,孙显馨女士,六十四岁,夫妇俩因到法轮功学员王树兰女士家被昆明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跟踪拍照,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非法抄家,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随后被监视居住。云南省昆明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上午九时秘密非法庭审、非法判缓刑。

孙显馨女士曾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五因为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又因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再次被绑架后又被非法劳教二年。

7、朱荣珍,女,五十七岁,昆明法轮功学员。只因她拒绝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

朱荣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因患病高血压Ⅲ期,送进云南省监狱总医院住院。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共法庭在医院秘密开设了简易庭,法官对朱荣珍说“你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就可以判缓刑回家,如果继续炼法轮功就判有期徒刑三年。”对朱荣珍来说,上有八十岁的老父亲病在床需要有人照料,下有两个儿子家刚生了孩子需要关照,但朱荣珍面对这无理的恐吓,表示坚决修炼法轮功。中共法院非法判了她三年徒刑。目前已被关押在省女二监迫害。

朱荣珍原籍上海,夫妇俩都是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朱荣珍在呈贡发放法轮功真相光盘时,遭保安举报被非法抓捕,后因高血压看守所拒收,办取保候审在家。二零一零年七月夫妇俩控告呈贡公安局迫害法轮功。呈贡政府授意抓人,九月二十七日朱荣珍被公安以检查身体骗去而被非法抓捕,二十八日被非法抄家,后被秘密开庭,秘密判决,法院也不通知家人。

写保证不炼就可以回家,继续炼就被关入监狱,可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根本不讲法律,完全是肆意妄为,打着法律的幌子陷害好人。

8、崔玲,女,五十岁,红河州开远市化工技校的教师。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早上,崔玲到开远市五十九医院花园见同修刘燕,被埋伏的开远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徐永平、马崇宁、张明磊等绑架到公安局车库,并在下午对崔玲的办公室和住处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两台电脑、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以及真相资料和耗材。七月四日、恶人又把崔玲非法拘留至开远市看守所。崔玲家属积极要求会见本人均被无理拒绝,其后家属又向开远市委书记李存贵写了上访信、说明真实情况、要求保障崔玲的合法权利。崔玲不配合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于一个月后的八月六日被释放。开远公安局向检察院提请批捕,检察院不批准,国保大队警察却要挟崔玲家人,称除非办理取保候审,否则不放人。崔玲家人迫于无奈为其申请了取保候审。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九日,开远市检察院通知崔玲案件已提起公诉。崔玲和家属到检察院说明情况,一个月后又被告知此案已移送红河州检察院。

二零一一年四月一日,红河州中院在开远法院非法开庭,崔玲依据《刑事诉讼法》提出因本案是信仰问题,要求“无神论”的中共党员回避,审判长李有成当场咆哮,满脸通红,气急败坏的驳回崔玲的正义申请。崔玲在庭上义正辞严:自己修炼法轮功无罪,宪法保障公民信仰自由,用刑法三百条起诉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的。

崔玲的女儿作为辩护人,为崔玲做了无罪辩护,在指出法律中没有规定法轮功是×教的条文时,所谓公诉人唐麦肖竟无赖的称此污蔑“是大多数人的直观感受”。辩护人立即反驳这不是事实,并指出“法庭判决应当尊重客观事实与证据”。在非法庭审结束前,崔玲要求做最后陈述,遭审判长李有成无理拒绝。

尽管崔玲本人和辩护人从法律的各个层面说明法轮功无罪,但红河州中院刑一庭的李有成、房希军、郑立新仍然一意孤行的枉法判决崔玲三年徒刑,并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将崔玲再次非法关押至开远看守所。

9、王兰芬,女、四十多岁,个旧市传染病院职工。二零一零年七月初被个旧、蒙自、开远610、国保大队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10、常萍,女,三十多岁,个旧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初被个旧、蒙自、开远610、国保大队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11、王美玲,女,五十八岁,楚雄市活塞销厂退休职工,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上午,在当地西山公园讲真相时,被安插在公园内的特务诬陷,被绑架到楚雄市公安局,当天下午楚雄市国保大队十多个人,撬门闯入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和日历,护身符等私人物品。非法关押在楚雄市看守所,被非法庭审判刑,刑期不详。

七、云南法轮功学员两夫妇在广州被绑架判刑案例

1、杨红军、温兰夫妇在广州佛山市被劫持

杨红军,男,四十四岁,在广州华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后工作站工作,温兰,女,三十九岁,在广东佛山市顺德区某外资企业工作。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广州佛山市法轮功学员杨红军和妻子温兰发放讲述法轮功真相的光盘时,遭佛山市顺德区大良派出所恶警何洪斌(音)还有一翁姓恶警及刑警中队、国保局恶警跟踪绑架。在没有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强行闯入了温兰在顺德的住所,抢走了二台笔记本电脑、二台复印机、二台刻录机、二部手机及MP3、MP4等物品,没有出示抢走物品清单。之后,亲属被恶警推诿,奔走于顺德检察院和公安局之间,无法见到亲人杨红军和温兰,律师也无法介入。目前,杨红军和温兰被非法拘禁在顺德看守所,近况未知。

杨红军和妻子温兰修炼法轮大法,在二零一零年八月,发放真相资料时就被特务跟踪,期间特务曾到温兰所在公司以调查外事人员为由进行调查。

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杨红军和妻子发放真相光盘时,佛山市顺德区大良派出所恶警何洪斌(音)、一翁姓恶警及刑警中队、国保局三方,在街头跟踪拍摄后,绑架了杨红军和温兰。

在大学城杨红军的住所,恶警又抢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复印机、一台刻录机。在大学城保卫处的要求下,恶警出示了搜查证并开列了大学城杨红军宿舍被抢物品清单。

2、梁东,男,四十多岁,与妻子(小娟)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在广州亚运会前在一家饭馆吃饭时被越秀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朱伟强、曾侃(音)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大量私人财物,关押在越秀区看守所,广州市越秀区法院欲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对他们非法庭审。

梁东曾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在昆明世博会闭幕期间因散发真相资料、悬挂“还法轮大法清白”等横幅,被昆明市盘龙区国保大队绑架后判刑三年。当时《云南日报》等媒体曾有大肆污蔑、诽谤、歪曲该事实真相的报道。梁东出狱后就去了广州。

梁东、罗小娟夫妇被绑架后家中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只得由年迈的父母照顾。

八、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1-3、何佳嫚,(女,五十多岁,昙华寺公园职工);蔡念汝,(女,三十多岁,曲靖沾益县法轮功学员,刚从劳教所回来不久);法桂仙,(女,五十多岁)和女儿张雅法(女,二十多岁)。

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何佳嫚、蔡念汝、法桂仙和女儿张雅法四名法轮功学员到西山区政府附近发真相资料时,被西山区公安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随后被转到五华区大观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何佳嫚、法桂仙、张雅法三人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蔡念汝被非法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

参与绑架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西山区公安国保大队
警察柳毅、杨某某;
五华区公安国保大队
大观派出所
涉及警察有郭强(副大队长)、马迎晖(副大队长)、马斌、刘峰、陈春。

4、廖佳,女,四十六岁,昆明冶金设计院工程师。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在云南大学投递真相信时被蹲坑的保安诬告,遭云南大学保卫处和派出所绑架,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所外执行。

九、被非法抄家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1、罗惠珍,女,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下午,西山区公安分局金碧派出所杨燕琴(片警)和另一个恶警闯入家住复兴路四十七号的法轮功学员罗惠珍家里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一部份真相资料。随后不断上门骚扰、威胁,并对罗惠珍进行监控。

金碧派出所电话:0871-3185110
西山区分局电话:0871-8599999

2、车泗坤,女,六十六岁,昆明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云南昆明市盘龙区国保大队三名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车泗坤家,以断电查线为名,骗其孙女(高中生)开门后非法入宅。警察叫来开锁工人,非法打开车泗坤的卧室,将屋里翻的乱七八糟,抢走师父法像、一些大法资料和现金上千元,车泗坤被所谓取保候审,限制人身自由。

车泗坤曾于二零零七年因向驻军官兵讲真相被绑架判刑四年,保外就医刑满刚释放。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责任人:
盘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队长邱云昆 电话13577083404
恶警:黄中伟:电话13133922348
值班电话:0871-3572990

3、史元光,男,云南大学体育学院副教授,家住昆明市龙泉路云大小区。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晚上九点多钟,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马斌等二人和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马村派出所两名警察以及云南大学体育学院中共书记李国忠、云南大学公安处姓杜的工作人员一行六人,非法闯入史元光教授家中。

马斌拿出所谓的“搜查证”虚晃一下说:“按照三百条,执行公务。”说完,他们就满屋子乱翻一通,还拿着相机到处乱照。史元光教授说:“你们在执行什么公务?既不穿警服,又不出示有效证件,夜半三更私闯民宅。什么三百条?你们在盗用法律违法犯罪。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告诉你们法轮功真相是在救你们的命。你们还年轻,别为了眼前的利益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有报是天理。50年代,在我们家乡一些中共的坏人,无辜的杀害了许多老百姓,后来这些坏人没有一个逃出恶报的。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修佛修道的,迫害修炼人,那是永刑永罪。江泽民都说他迫害法轮功是干了一件蠢事,你们还要干呀。”

这伙人根本不听劝阻,依然麻木的干着践踏法律、迫害老百姓的勾当。史元光先生要求叫云南大学公安处处长来,姓杜的工作人员说:“不用了,我就是公安处的,你的情况我很了解。”史元光先生的老伴看到这种架势,一个家被翻个底朝天,非常恐怖。

这些人折腾到晚上十点多钟才离开。他们抢走了许多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还有一些私人物品:电脑主机一个、打印机一台和MP5一个。第二天送来一张所谓的清单,发现有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写在上面。

史元光先生从事体育教学多年,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我体育锻炼了好多年,浑身的病一样也没有锻炼好。由于健康原因,不得不提前两年退休。1997年修炼了法轮功,按照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好人,淡泊名利,做事为别人着想,三次晋级都主动让出名额,几次见义勇为救人于危难之中,境界升华了,身体健康了,什么脂肪肝、血管瘤、腰椎骨质增生都不治而愈了。现在,虽然年过古稀,精神头脑却越来越好,有时走着路或者骑着电动车都在哼着天音歌曲——法轮大法好,人家都说他是一个快乐的老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和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史元光先生多次被送到洗脑班迫害,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