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履行自己救人的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修炼这么多年,我的家庭环境一直开创不好,每当看到明慧文章中说家庭关过的好的,全家都修炼的,我就非常羡慕。如果全家都是修炼人的话,我想我是不是就没什么顾虑了,也不用怕这个说我,怕那个挖苦我了,我就可以在任何场合都可以安心的讲真相了?可是我家人不修炼,那我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要救度我的亲人。

我尝试着给丈夫讲真相,每次都被他冷言冷语或者是蛮横的顶了回来。有一次他说:“你不想炼了就说话,已经给你面子让你在家炼了,不要再得寸進尺。”没修炼前我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人,更不能让人说,是非常强势的女人,现在知道自己是修炼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表面是忍了下来,可还是有怕被人说的心。过家庭关的那种痛苦对我来说那是剜心透骨。看到丈夫这种样子我很着急,他是我的亲人,我不舍得不救他。

冲破障碍过家庭关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所有的家人都见证了这个奇迹,但是又深知邪党的狠毒,因此他们既害怕我不修大法的同时又害怕我修大法。他们嘱咐我在家里好好炼,不许出去,我被他们的情带动,好长时间我就躲躲闪闪的做救人的事情,也不敢给丈夫的同事、朋友讲真相,怕他生气迁怒于我。在家里做的不好的时候,他又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我,那时我就会无语。心里很苦,好象是为他而修,他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必须达到他的满意。人心被钻了空子,在家里发正念、炼功也躲躲闪闪的,这样的心态怎么能静下来呢?怎么能发出强大的功能去清除邪恶呢?看到同修都在积极的做着救人的事情,我心里更加着急,我就想多学法,好从法中解脱出来,哎!这样又是抱着有求之心在学法,人心不放,执著不去,观念不转变,根本不会提高。不行,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有一天我休班在家,孩子出去旅游,丈夫上班,我一个人在家学法发正念。平常我都是收拾好家,做好所有的家务才开始学法。这天我就想,我不能老是这样,我是修大法的,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怎么能被家庭所左右着,亲情不放,就突破不了家庭关,我丈夫就不能得救。大法弟子听常人的话,而不是听师父的,那不是就被旧势力控制了吗?我多可怕,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向内找,我还要把爱面子的心,高傲的心彻底放下,我不要家庭表面的和谐,平常我丈夫说我一句我都受不了,更别说打骂了,嘴上说放下了不行,这回我要真放下,丈夫回来骂就骂,打就打,爱咋办就咋办吧,豁出去了,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的让他看见我炼功发正念。正念一出全身充满了力量,我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

中午我做好了饭,开始发十二点的正念,丈夫下班回来看见我笑呵呵的说:“老婆在干嘛呢?”我心里怔了一下,但还是在床上继续发正念,丈夫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坐在沙发上。我发完正念心里准备迎接他的冷言冷语,谁知他笑呵呵的说:“炼完了,吃饭吧。”我答应着,边吃着饭,我心里开始流泪,我不想说一句话,丈夫呆呆的看着我。那种心情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但是我心里更加明白修炼的神圣与殊胜。我们都说向内找,放下人心,放下情,冲破障碍,这些都是我们经常切磋交流的事情,但是我们总是去埋怨常人,说别人的错,正别人不正自己,抱着党文化观念不放,想改变别人而不改变自己。在内心深处还是没有真的信师信法,不相信大法的威力,不相信师父赋予自己的神通。每一颗心都是一个障碍,我们真的象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的剥,一定要修的执著无一漏才行啊。

常人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我们连自己都修不好,怎么去救他们呢。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真的是这样。我和丈夫真诚的交流了那天的感受,他说:“我从来就没说大法不好,只是怕你出危险,担心你,你做什么事情也不能坦诚的和我说,你让我怎么保护你?”是啊,我和自己的家人都不能做到坦坦然然,在常人面前又怎么能做到堂堂正正呢?我讲真相是伟大而神圣的事情,是大法在成就我们。从那以后,我在家里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参加集体学法,女儿也时常提醒我不要忘了发正念,丈夫鼓励我早上起来炼功。

扎扎实实讲真相救众生

我是一名医务人员,在自己的工作环境中我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树立好大法弟子的形像。在单位里,我的同事、病人都是我要救度的对象。有很多病人明白了真相,诚心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高高兴兴的出了院,其中有一些是得了绝症的。他们明白了真相得了福报,彻底摆脱了病魔的折磨,有的还走上了修炼之路,也加入了救度众生的行列。科里的同事也相继明白了真相,她们从尖酸刻薄变的通情达理,在工作上变的不斤斤计较,在这样一个祥和的环境里工作,我心里美美的,真是“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啊。

二零零八年我换了新的科室,我知道这是要我开创的一个新环境,首先我时时刻刻牢记自己是修炼人,树立好大法弟子的形像。通过修炼我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给了我更多的智慧,让我这个中年人,学起新技术来比任何人都要快,同事和领导都夸我聪明。

在没有学大法之前,我做过脑CT、脑彩超,结论都说我是“老年脑”,意思就是提前衰老。修炼大法以后,没用什么药和高超的技术疗法,我却变的比谁都聪明,常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美妙和神奇,我就用有利时机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从刚开始的挖苦到后来认认真真的听真相,由开始的把真相资料丢一边到抢着看真相资料,由开始不愿意多干工作到抢着干活,由于同事接受了真相,整个科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所有人都说:“你来了真好,给我们带来了欢乐,让我们科室和谐了。”我笑着说:“这是大法的力量,这是‘真善忍’的神奇。”以前科里的人特别爱感冒,我告诉他们让他们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由开始的怀疑到后来一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就很自然的想到了大法。有个小伙子说:“我每年都要打好几次吊瓶,今年我只打了一次,真是太奇了。”在工作空闲时,我就教同事们炼功,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祥和。

我不错过来找我看病的每一个人,在这个时期大法弟子身边没有偶然的事情。除了给身边的同事讲真相,我主动和医院里看车子的、开商店的人聊天、拉家常,利用一切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有一次,看车子的老太太拉着我的手说:“闺女,你快给我找个好医生看看吧!我觉的不能活了,我每天大便七八次,还带着脓和血,我成晚的睡不着觉,看我都瘦成什么样了,大医院我都看过了,没什么好办法,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吧,家里人快愁死了。”我笑着说:“大姨,你还别说我还真有个好办法。”

我讲完真相,她听的瞪大眼睛,好象遇到了救星,她把我请到小屋里说话,我详详细细的给她讲天安门自焚等事件是假的,她静静的听,为了等待听真相这一天,她仿佛等了很久很久,她做了三退,并且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过了几天,老人家拉着我的手说:“闺女,咋这么神奇呀!我现在一天大便一次,也能睡安稳觉了,身体轻快多了,我家里人可高兴了,你咋不早点告诉我呢?我也要炼法轮功,我让我们全家都炼。”我情不自禁的掉下眼泪,同修们说的很对,不是众生不想被救度,是我们没做到,有多少众生在渴望着我们去救他,而我们还那么多顾虑,挑三拣四。

我利用晚上下班时间去商店给售货员讲真相,给做小买卖的人讲真相,早晨出门去给卖菜的老农讲真相。在讲真相过程中,有讥笑我的,有挖苦我的,当然大多是感谢我的人。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我不断的提高着自己,不断的去掉执著心,不断的在修炼中成熟。

点滴体会,有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