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十一)

四川各地虐杀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综合报道)(接上文《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十)》

本篇揭露四川的广安、巴中、绵阳、泸州的国保恶警、“六一零”恶徒、狱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虐杀。巴中、广安邻水县国保大队队长李吉良和恶警赵勇、广安区国保大队长李向东、罗成,广安市六一零主任熊昌勇,绵阳江油的国保极其凶残、歹毒。

巴中六人被虐杀:一人非法劳教、五人非法判刑,其中,劳教、判刑的有三人被国保在看守所直接酷刑杀害。王仕泽死因不明,家人没见到尸体。

◇王仕泽,男,五十九岁,生于一九四六年四月二日,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人,生前从事手工业个体。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坚修大法,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四日被巴中的国保迫害,非法劳教二年,被关押在巴中市巴州区看守所,因在监狱里坚持修炼,多次遭到恶警的毒打。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九日,巴州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何某用穿着皮鞋的脚对着王仕泽的全身和头部猛踢数脚,之后不久,王仕泽离开人世。后来,国保谎称其是上厕所时脑溢血致死,未告知家属就自行火化,还恶毒的向家属要丧葬费。

酷刑演示:恶警穿着皮鞋猛踢
酷刑演示:恶警穿着皮鞋猛踢

◇赵永,男,三十二岁,四川省巴中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赵永在成都市某资料点被锦江区公安分局恶警劫持,关押在郫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三月被成都市“六一零”和巴中市“六一零”操控锦江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赵永被迫害致死。

赵永
赵永

赵永,高中文化,四川省巴中市金山乡人。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扎扎实实修炼做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的父母和兄长先后被非法关押、劳教。在外地打工的他回到家乡,也被巴中市当地的派出所作为重点抓去洗脑,后来从被关押地出走,流离失所。当地乡政府的一些恶人以及派出所的恶警追捕十几天,多次抄家,家具和门被砸烂。二零零二年四月在成都市某资料点被锦江区公安分局恶警抓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因坚强不屈,二零零三年三月被成都市“六一零”和巴中市“六一零”操控锦江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

酷刑演示:铐在窗户的铁条上
酷刑演示:铐在窗户的铁条上

在恶警审讯以及在看守所里,赵永遭受了毒打和生活虐待,身体被摧残得变了形,瘦得皮包骨头,到了二零零三年六月已经吃不下任何食物,恶警看到人快要死了,慌忙送进医院。虽然人躺在病床上,仍然戴着脚镣,手被监视的警察用手铐铐在窗户的钢条上。二零零三年八月六日,赵永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成都市恶警这才不得不通知赵的家人到医院,强迫写下不追究它们责任的保证书后,才让把奄奄一息的赵永抬走。巴中市金山乡的乡亲们看到变了形的赵永的身体都难过得流泪,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回家才十多天的赵永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张坤阳,男,五十五岁,巴中市南江县赤溪乡人,后迁至该县长赤镇居住。张坤阳曾在煤矿井下作业多年,恶劣的生产生活环境使他染上了职业病:矽肺病,二零零四年确诊为三期矽肺病,广元市劳动局定为四五级残废。零四年又经历一场车祸,肩胛骨被撞断。就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张坤阳开始了法轮功的修炼,身体很快得益康复。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南江县的警察以县城出现大量真相资料为借口,肆意抓捕法轮功学员,张坤阳以及该县的唐玉华、鄢玉明、周云华、谭君宜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随后,张坤阳被劫持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遭受非人折磨,强制在污蔑大法的“三书”上签字。

二零零八年回家后,张坤阳经常遭到当地国保、派出所、居委会人员的监视、骚扰,强迫张坤阳写所谓的“思想认识”。南江县国保何才国多次要求张坤阳充当特务,监视其他法轮功学员,每次都被张坤阳断然拒绝。当地派出所恶警也多次滋扰,不许张坤阳随意外出。

长期的迫害与骚扰,使不堪承受巨大压力的亲属也对张坤阳百般苛责,张坤阳矽肺病复发,导致肺气肿,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在医院含冤离世。

◇赵国吉,男,六十三岁,四川省巴中市法轮功学员。赵国吉被乐山市五马坪监狱迫害致瘫痪在床,骨瘦如柴,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送回家中,于十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赵国吉
赵国吉

赵国吉,住巴中市巴州区小东门社区,东洲大厦四单元三楼一号。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被巴中市江北公安、国保绑架到巴洲区看守所,并抢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财产。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赵国吉被巴中市公安局江北开发区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关押在巴中市看守所。“六一零”以判刑劳改相威胁强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赵国吉坚持做好人无罪的信仰,拒绝“转化”。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被伪巴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在非法审讯期间,赵国吉被迫害致重病,送往巴中市人民医院诊断为:骨肿瘤、高血压。重病在身,依法本应取保候审,但巴洲区法院居然非法判刑五年。据家属称:赵国吉重病后,叫其尽快办理为赵保外就医相关手续,但手续送到监狱,却不往上级部门报送,并索要一万元给赵诊断且称是在家中得病。

赵国吉被非法关押在巴州区看守所,被刑讯逼供长达五个月之久,至八月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秘密送往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

由于邪恶的残酷迫害,赵国吉双脚不能行走,瘫痪在床,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监狱不承担责任,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送回家中。七个月后,赵国吉于十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陈百芳,女,六十四岁,住四川省南江县城北路四十七号,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之前,患有多种疾病,修炼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二零零零年十月,为澄清谎言,赴京上访,被不法人员劫持,遭到南江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回家后不久再次被绑架,随后又被放回。由于经常遭到国保恶警的绑架、骚扰和不明真相亲属的责难,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含冤去世。

广安五人被虐杀:二人各被监狱、劳教所、国保联合虐杀,三人被国保、狱卒、坏人直接虐杀。

◇曹平,男,三十九岁,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法轮功学员。邻水县九龙镇曹家坝人,家住邻水县棉麻公司家属院三楼一号。

曹平
曹平

曹平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六月进京上访,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月,因本地出现法轮功真相传单,“六一零”、国保怀疑其参与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企图抓捕他。曹平被非法通缉,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狱中惨遭迫害,内脏被打伤,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家人接回,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去世。据悉,曹平(曹继光之兄)全家有六人修炼法轮功,均遭当地警方绑架酷刑毒打、刑讯逼供。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曹平流离失所后回到邻水参加心得交流会以及发放真相资料,被坏人密报,被当地恶警绑架后就对曹平拳打脚踢,国保大队长李吉良叫赵勇用木棒狠狠的打,当即就把曹的左脚打断,经医院检查,膝盖骨被打碎(粉碎性骨折),打击曹的全身经医院石膏包扎后仍被关押在县看守所,三个月后伤势仍未痊愈,县国保李吉良和赵勇、胡渝等人在看守所提讯时,把曹平吊起来,残忍地用棍棒拳头毒打曹的全身,这次又将曹的左手打断。这两次恶人不仅把曹的手脚打断,还造成曹的内脏严重损伤,曹平经常感到内脏疼痛,身体明显消瘦下来。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曹平被邻水县法院非法枉判四年,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关押到四川德阳监狱。

在德阳监狱,曹平不接受洗脑“转化”,监狱恶警就对曹平施以各种酷刑,在炎热高温天气,它们罚曹在烈日下举着双手站立,手脚还不准动,曝晒下,曹经常晕倒在地,稍不如意,恶警便指使刑事犯对曹毒打,不仅如此,它们克扣曹的饭菜,每顿饭都是食不果腹。

就这样长期的酷刑,曹平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人样,到二零零三年五月,家属见到他时,他已经只剩皮包骨头了,六月二十八日,监狱做贼心虚地把曹平送回邻水家中,九天后死去。

回到家后,家人都快认不出他了,原来曹的体重一百三十斤,身高一百七十厘米,可现在,只有六十斤!他回家后几次大便出血,周身疼痛不已,内脏剧痛,呻吟不止,不能入睡,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晚上十时肛门处出血不止,经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记者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八日调查,邻水县城北派出所一男性警员承认该派出所参与了抓捕曹平的案子。该男警称,龙镇曹家坝本不属于城北派出所管辖,是归九龙派出所。曹平二零零一年五月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县公安局抓捕后,该派出所才参与了他的案子。

九龙派出所一男警称曹平在监狱里得了肝硬化,并证实监狱是在曹平临死前才让家属接回的,该警察称,曹平死于六月中旬。

下面是曹平全家遭受的残酷迫害。

曹平的父亲曹志荣,男,现年七十九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集团利用中共权力,在全国范围内迫害法轮功。他为了能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去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绑架,后由邻水“六一零”、公安局押送回邻水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释放,当即由公安局去棉麻公司盗领他工资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曹志荣被长寿恶警绑架后,邻水公安局李吉良带几个警察去长寿看守所对他逼供和严刑毒打。加上看守所的迫害。不久,他被迫害得生命垂危,送重庆大坪医院抢救。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由亲人领回家,监外执行。回家后,邻水国安李吉良、洪英多次到他家恐吓威胁。

曹平的母亲唐素兰,现年六十九岁,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多次非法拘留,后被非法判刑四年,押送到四川女子监狱迫害。四年满期,未等回家,第二天又将她和本县九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劫持到四川广安市华蓥邪恶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后才放回家。回家不长时间,国安大队长李吉良、恶警赵勇、洪英等带领多名警察,多次闯入家搜查、骚扰、偷拍照片、掠走私人财物等。

弟弟曹继光,四十岁,一九九八年抗洪立二等功。在国保绑架了他母亲后来非法抄家时,他不准国保抄他住的房间,与不法人员发生争执,就被强行非法关押十五天。释放后,他看透了中共邪恶流氓集团对法轮功无辜的诬陷诽谤宣传,也开始了修炼法轮功,很快一切恶习改掉,决心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可是在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邻水“六一零”、公安局无故通缉,曹继光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在重庆一家饭店吃饭时,被警察绑架,强迫他交代在哪些地方发过传单,与哪些法轮功学员认识等等,被曹继光一一拒绝后,恶警就开始对他拳打脚踢,用铁丝将其捆住吊打三天三夜。

酷刑演示:吊打
酷刑演示:吊打

当曹继光心平气和地问恶警:“我们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没错,你们凭什么这样迫害我,还想把我置于死地?”恶警说:“这是江泽民的指示,打死了算自杀”。三天后,恶警用麻布口袋将他的头和上身包住捆紧押送到重庆李子坝看守所,曹继光在里面绝食二十一天以示抗议。关押在此的几个月中,恶警仍然强迫他交代在哪里发过法轮功真相传单、每天的行动情况等等,在曹继光拒绝恶警的非法要求时,这些歹徒就对他严刑拷打,二零零二年二月曹被劫持到邻水县看守所。

在邻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半年中,“六一零”一伙要他交待二零零零年十月到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日这段时间邻水县到处出现的法轮功传单标语是谁干的,还认识哪些法轮功学员,这些都被曹继光拒绝,中共恶徒们就对曹拳打脚踢,曹经常被打昏,然后歹徒用冷水冲醒,又继续毒打。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他拒绝喊报告,被看守所所长毒打,用电警棍猛击全身,几个恶警打累了,又叫来武警再次对曹毒打,然后恶警搬出死刑床,强行将曹继光的四肢固定在床上,曹为了摆脱邪恶的残酷迫害,绝食四天,在第五天将其放下来。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未喊报告,被看守所所长一伙一顿暴打后又被铐在死刑床上以同样方式折磨。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曹继光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曹被判五年送往四川德阳监狱。刚被劫持到德阳监狱二大队的时候,在监区大门一个郑姓队长要曹继光打罪犯报告,在听到了“法轮功学员曹继光在此”的回答后,恼羞成怒的打了曹继光两耳光,就叫犯人把曹继光拖进了严管室。在严管室曹继光坚决抵制对他的迫害,绝食了几次昏死了几次。

在德阳监狱的九个月中,曹继光长期被关小间,恶警利用普通刑事犯对他进行二十四小时轮流迫害,对他强行洗脑,逼迫写“转化”书。曹继光告诉那些恶人他原本患有乙肝,修炼法轮大法后肝炎痊愈,身体强壮了,思想行为也变得高尚了,要想让他不修炼那是决不可能的事。就这样,曹继光无论大小便、吐痰,抓痒等等都要受到控制,稍有不从就是毒打。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鼻饲)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鼻饲)

曹经常被打得撕心裂肺的惨叫而昏死过去,曹绝食抗议,恶警便将其拖去强行灌食,狱医配合恶警用橡胶管从曹的鼻孔插入气管,抽出后再插入,如此反复,故意折磨曹继光,恶警又用开口器进行灌食,将开口器放入曹的口腔内开到最大限度,使曹的口腔受到严重伤害。以后恶警又对其进行“饥饿疗法”,扣取曹一半的食粮,曹的身体一天天消瘦下去,经常昏迷。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二十一日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李崇喜先后到四川省女子监狱和德阳监狱,对迫害法轮功的活动作了安排。五月二十三日中午。德阳监狱出动了武装警察秘密将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转监。曹继光被转到四川广元监狱。从进去的那一天开始,他就被关在小牢里,四、五个普通犯人看守监视他,经常对他施以酷刑,残酷折磨,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危急。

二零零三年八月曹继光扯下悬挂在广元监狱内诬蔑大法的横幅,监狱邪党人员极度恐慌,疯狂的报复,两天后在监狱内召开了所谓的批斗大会,在会上竟然当众用警棍殴打曹继光,参与殴打的警察有苟姓干事和苗姓干事。

姐姐曹雪琴,二零零零年六月,为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因在火车上看大法书,被恶人告发,在河南新乡火车站被扣押,送去新乡看守所关押,后又送去成都某派出所关押。最后被邻水国安大队胡渝等押回看守所关押二十八天。二零零零年十月,因被邻水“六一零”公然非法通缉,曹雪琴被迫流离失所。

曹雪琴二零零一年被重庆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西南区看守所,受尽酷刑和毒打。二零零一年八月被邻水国安大队恶警昌克庆、林建明押回邻水看守所关押迫害。

曹雪琴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六月李吉良到看守所要强送劳教所迫害,她坚决不从,一月后被昌克庆等几人从看守所把她强行抬出上车,押往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被所外就医回家,可邻水公安局国安大队李吉良、洪英、赵勇、邱志平等上门恐吓威胁。二零零四年七月被“六一零”周富刚、洪英等强送广安华蓥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姐夫张吉安被劳教所药物迫害、含冤离世。

◇李新奇,男,六十岁,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方坪乡长河村5组村民,由于坚修法轮大法,一家四口人都遭到当地恶警迫害,李新奇本人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李新奇是当地有名的好人,一九九八年四月他有缘得到《转法轮》,书中的法理一下打动了他淳朴的心灵,他开始按书中的法理修炼做好人,身心深受修炼之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再次发动整好人的运动,李新奇不愿放弃修炼大法,当地国保竟将他一家四口人(妻子陈世碧、女儿李天蓉、儿子李天国)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全部抓进广安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将他家中一切家电等值钱一点的财物全部抢光。在长达一年多的非法关押中,他们每天都过着不仅吃不饱饭还要被毒打折磨的日子,致使六十岁高龄的李新奇日渐消瘦后全身浮肿,继而流黄水,最终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死去,而乡上和村上的干部竟还跑到李家勒索钱财。

◇张吉安,男,四十九岁,邻水县九龙镇齐心村人(曹平的姐夫)。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年初,被邻水“六一零”、公安局非法通缉,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一月被重庆恶人绑架,并非法劳教二年,被送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受到了严刑拷打逼供,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针药。

二零零四年一月回家后,张吉安整个人的身体、面目呆笨,手脚不灵,并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为了谋生,他强拖着不听使唤的身体,到重庆去打工找钱养家糊口。可到重庆不多长时间,就被邻水“六一零”、国保李吉良唆使九龙镇长李兵、信用社干部张军、齐心大队村干部刘风明、公安局恶警昌克庆等多人到重庆四处找他。他们多人对其实行恐吓、威胁,强行逼写所谓的“保证书”。由于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作用,导致全身麻痹,致使其全身身体、手、脚等麻痹症状更严重,终于二零零八年年初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在张吉安离世后的二零零八年四月,公安局、六一零为了所谓确保奥运,还在追问张吉安,正准备再次绑架他。

◇段远乐,男,二十七岁,广安武胜县农林乡大法学员段远乐,被重庆市合川国安大队秦梦云、冯云等恶警绑架迫害,被折磨的无法行走,精神恍惚,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含冤去世。

段远乐,高中文化,家住四川省武胜县农林乡,在修炼之前患有严重的癫痫病,到处求医却医治无效,花去不少钱。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后身体完全康复。其父亲看到儿子的病全好了,觉的大法太好太神奇了,后父亲也开始修大法了。

二零零四年底,段远乐自己买了一台电脑和打印机,在家开始做真相资料。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六日,由于恶人举报,重庆市合川国保大队秦梦云、冯云等恶警非法撞进段远乐家中,把段远乐和他父亲同时从家中绑架到合川国保大队,段的父亲被家人拿钱取回家。但段远乐却遭到合川国保大队秦梦云、冯云等恶警的酷刑逼供,后被劫持到合川看守所迫害四个多月。

后来,段远乐又被转到四川省武胜县看守所继续迫害,在武胜看守所迫害得出现生命危险,恶警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其家人,家人到武胜看守所见到段远乐时,段远乐已晕倒在地,口吐白沫。武胜县“六一零”、国保大队的恶警强迫家人以取保候审的方式领回家。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六日,由于贪利小人的举报,重庆市合川国保大队秦梦云、冯云等恶警非法闯进段远乐家中,再次把段远乐和他父亲从家中绑架到合川国保大队。他的父亲被警察勒索了一笔钱后被放回家。二零零五年农历冬月二十七,段远乐才被领回家中,但已被折磨的不象人样,无法行走,头部、面部多处伤痕,精神恍惚,语无伦次。见者无不伤心落泪。

回家后经家人细心照料,段远乐身体稍有好转,却又遭到武胜县恶警通知去判缓刑三年。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下,段远乐的身体和精神彻底垮了,基本生活都无法自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在家中含冤去世。

段远乐去世后,恶警到段家中施压,不许家人将此事传出去,否则会找家人。至今家人都不敢说出段远乐被迫害的细节。

广安华蓥市老武装部洗脑班的罪恶

二零零五年广安邪恶之徒对非法关押在华蓥市老武装部洗脑班的部份坚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用强行灌食、偷偷在饭菜中施放不明药物,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关入精神病医院等方式摧残,有学员因此大脑受严重伤害。

◇王燕,女,三十多岁,广安协兴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日,洗脑班包夹(负责日夜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张小鹏喊人用筷子撬嘴灌王燕不明药物,说要把王燕变成疯子,牙齿都快撬落了,筷子上都是血。王燕坚持修炼,他们就给她强行打针,说要把王燕变疯,好送到精神病院去。另一位包夹文自珍以及其它包夹人员强迫给王燕打毒针、偷偷在饭里下毒药。王燕因此次迫害导致大脑受严重损伤。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日上午,王燕听到隔壁有很大的响动,象是人的挣扎声。不一会就听到洗脑班书记喻孝福及专门打针的医生在讲:说是一个姓曾的年轻小伙子被用特大号针管打了一针,一会儿嘴冒白泡子了。说是几个人按着曾姓小伙子打针,他拼命挣扎,针药打得太急,那针头断进肉里了,已送去抢救,说他可能没救了。

◇广安玉峰乡女青年汪世英、广安城南广福工商所退休职工张丛媛、广安市气象局职工罗洪勤等人被强行关进广安精神病院迫害。

泸州六人被迫害致死:二人被监狱虐杀,三人被看守所毒杀,一人被洗脑班毒杀。

◇熊秀友、李正灵被虐杀详情请看《四川十年血雨腥风(一 )--难以掩盖的摘取器官案例》

◇李家唯,女 ,五十二岁,家住泸州市叙永县原叙永县瓷土公司退休职工,于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炼法轮功。在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长期遭受疾病折磨,苦不堪言;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全身疾病不翼而飞,精神矍铄、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李家唯进京上访,被叙永县国保伙同瓷土公司领导在半路截回,关押在看守所三十天,罚款五百元。

回家后向被欺骗的世人讲真相,遭国保大队非法抓捕、非法关押七次,其中一次被劳教,送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五年李家唯在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再次被绑架在看守所迫害,并送“红十字会”医院注射不明药物,使双脚溃烂无法医治,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溃烂不愈致死。

◇金亮,男,四十多岁,四川省沪州市公安系统职工,一九九六年在湖北宜昌修炼法轮功,一九九八年回四川。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因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当地派出所迫害,并在泸州看守所遭狱霸毒打。二零零零年因组织当地学员学法,并上访讲真相,再次遭当地派出所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到成都,二零零二年左右身体出现病症,随后去世。

绵阳致死八人:一人被劳教所虐杀、一人被监狱虐杀、二人被洗脑班虐杀、四人被国保直接虐杀。

◇史晋秦,女 ,五十七岁,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原“东风商场”退休职工。史晋秦在修炼法轮大法前,常年药物不断、多种顽疾缠身。一九九七年开始修大法后身体很快康复,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奇效。之后,史晋秦一直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

史晋秦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绑架,被非法拘留于四川省绵阳市拘留所。由于史晋秦不放弃自己的信仰,绵阳市国保把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次,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因拒收未得逞。

二零零三年九月三日,史晋秦在绵阳涪城区花园六队农贸市场对面门面处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遭恶人举报,被一一零恶警绑架。在被强行带往警车上时,她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史晋秦被非法关押到绵阳市看守所,再一次被绵阳市公安局恶警非法抄家,并被绵阳市涪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在十六监区,史晋秦等大法学员被残酷迫害(该监狱当时关押了四十余名女法轮功学员)。

史晋秦
史晋秦

史晋秦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出狱,在出狱前三天,突然手脚无力,不能独立行走,口齿不清,不到十天即瘫痪在床。(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中毒反应)出狱后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参与迫害者有一是绵阳市国保特务赵稳,该恶徒曾多次参与迫害绵阳大法学员、防邪办主任白秉元是致死法轮功学员史晋秦的元凶,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的恶警是直接凶手。

◇江乙蓉,女,绵阳市国营华丰公司职工,她于一九九七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所患的多种疾病均在炼功后不久痊愈。中共恶党一九九九年迫害大法以来,江乙蓉因向世人讲述被迫害真相,被绵阳市国保大队、涪城区工区派出所、工区街道办事处多次绑架、关押、抄家、强迫洗脑。

江乙容曾经在讲清真相过程中被华丰公司保卫处派人跟踪;该公司保卫处处长李昌华伙同工区派出所恶警,把其绑架到工区派出所,并非法关押进拘留所。

二零零六年五月,江乙蓉被绵阳市涪城区工区派出所所长罗锐、指导员罗秀敏、恶警高平,再次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出现肝硬化、肝腹水,全身浮肿等中毒症状,江乙蓉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去世。

◇欧孝德,男,五十八岁,家住四川省绵阳市永兴镇永发路135号。在修炼前体弱多病,因食道癌住院开刀后成了半条命。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炼法轮功,修炼后疾病痊愈,而且能做重体力活,身体强壮起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流氓血腥政治运动,欧孝德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抓。永兴派出所非法将其从北京押回后拘留十五天,并罚款五千元,还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三月二十日期间,欧孝德被非法关押到绵阳高新区办的洗脑班强行洗脑、“转化”,欧孝德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二零零三年初,身体出现了浮肿、肚子腹水,于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

◇姜益云,男,五十九岁,江油市太平镇农民,家住蒋家巷。几年前,姜益云为强身健体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事事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是邻里皆知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冬,姜益云到北京上访,后被绑架、拘留,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从此国保、警察经常上门骚扰。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日上午,江油市几名国保突然闯入姜益云家中进行非法抄家,并对姜益云进行殴打,大约十一点钟将其非法强行押走,又于下午六点多将姜益云放回家,再于晚上九点多将姜益云再次强行抓走,当时有不少目击者。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姜益云被关押期间,遭恶警暴力毒打,最后被活活打死。恶警为了掩盖杀人事实,将姜益云遗体丢在死者住家附近的小树林里,制造自杀、他杀的假相。

五月十七日上午八点多钟,有人在树林里发现姜益云遗体而报警,公安局、派出所都到现场勘察验尸,死者头部、脸部严重受伤,颈部还有一条勒痕,全身伤痕累累,围观者无不触目惊心。姜益云的家属最后到现场一看才发现是自己的亲人遇害。当时其家人怎么想不到一直被警察关押的亲人会被发现死在这里。

◇冉亨炳,男,七十六岁,江油市交通局总调度。冉亨炳的儿子冉通毅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被江油国保绑架,十五日下午,国保警察罗刚和另一个二十多岁的警察找冉大爷,说到公安局问几句话。冉大爷考虑到自己的儿子还在看守所,就随着他们去了,结果也被关入江油市看守所,于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冉通毅仍被非法关在江油市看守所,看守所不让亲人接见。

冉家人发现冉大爷遗体两耳朵发乌,法医检查尸体时,嘴角还在流血。第二天,警察将冉家其中一个儿子叫到中坝镇,强迫签了字,解剖尸体并火化。冉亨炳老人被抓进去的那几天,不分白天黑夜,冉家的房前屋后都有几个人守着,围着房子转悠,而且威胁街坊邻居不得吭声。

眉山一人被虐杀:一人被洗脑班毒杀。

二零一一年以来,不知悔改的眉山“六一零”、国保在持续行凶作恶中已绑架八人:代志权、罗丽彬、吕翠容、戴姓女法轮功学员、李仲琴、曹春花、周小莉、何彤。

◇陈仕明,男,是四川眉山市丹棱县城乡白塔村四组村民。陈仕明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有骨质增生、风湿、关节炎、肾炎等多种疾病,修炼后不久都好了。陈仕明生前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迫害,二零一零年七月被绑架到洗脑班,遭恶徒注射不明针剂,造成记忆不清,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一年九月,陈仕明发真相资料时再次被恶警绑架到丹棱拘留所关押一个多月,后在无人知道的情况下被送到绵阳劳教所进行迫害。其间遭到蹲马步、拳打脚踢、关小号、做苦工等迫害,恶警四个多月不准打电话,折磨了一年零六个月才放回家。

酷刑演示:蹲马步
酷刑演示:蹲马步,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保持这种姿势,致使人肌肉酸痛,浑身颤抖,非常痛苦。

二零零六年五月陈仕明在家又被丹棱县恶警绑架到丹棱派出所关押一个月,后又送到绵阳劳教所进行长达一年零三个月的迫害,其间长期不让睡觉,后因被迫害致高血压出现生命危险,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七月,陈仕明在家中第五次被绑架,丹棱八名恶警拳打脚踢将他强行拖上车,劫持到眉山五零五厂电讯通讯部招待所洗脑班进行严酷迫害,打不明药物的针剂,在吃和喝中都下了不明药物,后导致因高血压、生命垂危,才放回家。回家后,记忆不清反应迟钝,全身发抖,站立不稳,瘦的皮包骨,生活不能自理,不到半年,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下午五点半被迫害去世。

宜宾四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监狱虐杀(突然死亡),三人被国保、狱卒虐杀,(有两人很快死亡,死因不明)。

◇陈响如,男,二十八岁,四川省宜宾市南溪县转业军人陈响如,为营救被中共非法抓捕的母亲,遭威胁离职,不久也被当局劫持,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被迫害致死。

陈响如,转业军人,在宜宾南溪县红光厂工作。其母亲任朝暇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日被县“六一零办公室”和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宜宾市看守所。陈响如去找相关人员要人,中共恶徒们要抓他,他被迫离职,在南溪租房住。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恶党人员劫持,被关在南溪县收容所,八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年轻小伙子十多天被迫害致死,除了“六一零办公室”和国保大队的人,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死因极其可疑。

◇黄登芳,女,六十五岁,四川宜宾市江安县法轮功学员。黄登芳于二零零二年九月在向世人讲真相时遭恶人举报而被公安抄家而抓,在看守所受到非人的折磨,一个多月后看守所通知其家属接回家,在家短短几日就死亡。

◇李源荣,男,七十岁左右,二零零六年初,重庆、云南、四川宜宾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宜宾市宜宾县楼坝镇集体学法时被绑架。其中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宜宾县看守所迫害九个月后,被重庆和宜宾的恶警合谋非法秘密判刑,其中李源荣被判刑五年。他们于三月九日被劫持至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继续迫害。

在五马坪监狱,这些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站军姿、盘腿,从早到晚一直在外面操场,不许坐凳子,五马坪山上的天气说变就变,对他们的身体都是严重的摧残。高虎等恶警更是软硬兼施,分别找法轮功学员谈话,又从精神施压,使李源荣的血压升高,健康状况急剧恶化,高虎等恶警又乘机用伪善和谎言欺骗,只要写保证不炼功,就可以坐凳子和有一个宽松的环境。在长期迫害下,李源荣在监狱二零零七年七月的一次洗澡中,头昏摔倒,不省人事,几日后去世。监狱不敢公布李源荣的死讯,对其他人说保外就医被家人接回家了。

广元被迫害致死二人: 被当地洗脑班、国保迫害致死。

◇刘桂芳,女,七十岁,剑阁县城北镇抄手乡新华村人,一九九八年得法。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全家六人,同当地法轮功学员五十多人到北京上访,被国保绑架回剑阁县,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

刘桂芳家中被“六一零”、国保勒索巨额罚款,一家五人被非法劳教,大女儿刘芙蓉被非法判刑五年,刘桂芳本人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刘桂芳被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劳教所拒收后,继续被非法关在剑阁县看守所遭受迫害。

出狱后,一家人于二零零四年又分别被不法人员绑架到广元市莲花山庄洗脑班几个月,遭到严重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左右含冤离世。
剑阁县迫害大法的主要人员有贾国英、赵晓林,他们参与了二零零四、二零零五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杨兴宽,男,四十三岁,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下寺镇人。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中共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后,杨兴宽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赴京上访,向政府说明真相,元月被非法遣送回老家四川剑阁县,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三月才放回家,并被勒索罚款一千八百元。六月,杨兴宽被劫持到看守所,随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四年二月七日晚,剑阁县下寺镇派出所恶警,突然闯进杨兴宽家中翻箱倒柜,抢劫走大法书籍、资料和八百元现金,再次将杨兴宽强行绑架。在下寺派出所,恶警将杨兴宽的衣服脱掉,欲对杨兴宽施加酷刑,杨兴宽挣脱逃出,遭到恶警开枪,但杨兴宽成功走脱、流离失所。恶警恼羞成怒,剑阁县国保大队和下寺镇综治办、派出所共十几人四处追找并守在杨兴宽的家中。不法人员绑架杨兴宽未遂,将其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第三次绑架,并劫持往臭名昭著的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一年半。杨兴宽先后去了陕西延安和湖北宜昌,最后在长阳县郎坪镇长江路桥三工区沪蓉线工地干活。二零零五年五月四日,正在工棚躲雨的杨兴宽和其他十几个人被滑下的装载机和压路机压伤,在送往医院的途中离开了人世。

◇祝义芳,遭广元市看守所长期呈“五马分尸”状铐起,野蛮灌食、不明药物摧残。下面是祝义芳自诉:

祝艺芳遭监狱药物折磨后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广元市公安局在我办公室再次绑架了我,并伙同成都市公安局一同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非法关押在广元市看守所。

我绝食反迫害,看守所警察和犯人用手铐和脚铐把我的手脚分别铐在死刑铁床的四角,呈“五马分尸状”,然后用胶管从我鼻孔插进去,一直插到胃里,鼻腔和胃剧烈疼痛,鲜血从口鼻里流出来,强行给我灌食,灌完食后,又把胶管抽出来。就这样,插进去、抽出来,每天至少进行四至五次,多时一天八次。

酷刑演示:五马分尸
酷刑演示:五马分尸铐

更为邪恶的是,四川省“六一零办公室”下达黑指示给看守所,要求把我往死里整,说整死我不负任何责任。狱医便给我输入不明药物,药液输入身体后,疼痛的如利剑穿心,浑身颤栗。由于手脚全被铐的严严实实,根本无法摆动,只有头部能晃动,这种折磨,使人生不如死。这样灌食、输液,循环往复,每天从早晨迫害到晚上。

这种迫害从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开始一直持续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身心受到的残酷迫害程度大大超过了人能忍受的极限。在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看守所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把我送到成都女子监狱。

资阳迫害致死十一人:二人被监狱虐杀,一人被劳教所虐杀,二人被洗脑班虐杀,六人被国保、狱卒虐杀。

◇黎孟书,女,七十岁,黎孟书,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病危,家属强烈要求放人,简阳国保竟置之不理。直到老人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监狱不想负责任,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中旬狱警直接把黎孟书老人扔给家人。黎孟书老人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黎孟书老人是四川简阳市简城镇法轮功学员,她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去养马镇周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养马镇派出所和简阳国保大队鄢义权、罗蛟、吕会、陈克等绑架。于二零零七年六月八日被法院诬判三年半,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被秘密送到位于龙泉驿区洪安镇的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迫害。在这非法关押的日子里,黎孟书的家属去找国保要人,简阳国保以违反法律为由拒不放人,可家属们要求“六一零”、国保、政法委等部门出示法律依据,他们不但拿不出法律依据,还嚣张的说“你们有本事去告啦!”

黎孟书的老伴吴天惠经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一病不起,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含恨离世,毫无人性的恶党人员还不让他们见最后一面。

◇胡桂芳,女,七十岁左右,家住四川简阳市草池镇群力村,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她患严重甲亢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身体健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胡桂芳老人在被迫害的五、六年时间里,曾经被非法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后转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监狱坏人用了不明药物,致使她回家后,双目失明,吃啥便啥,大小便失禁,直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去世。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上,三岔派出所和草池镇政府一伙恶人八、九人闯入胡桂芳街上的住处,当时胡桂芳到乡下去住了,只有她儿媳妇一人在家。这伙恶人把她家里抄了个遍,都没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第二天晚上,他们又到胡桂芳乡下的家中非法抄家,并当夜把胡桂芳绑架到简阳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逼家属交三千元担保金和一千二百八十元生活费才放人。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一日,胡桂芳在草池街上向世人讲真相被人恶告,三岔派出所副所长陈强、草池片警谭林和乡政府恶人二十一日到胡桂芳家中非法抄家,非法拘留胡桂芳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九月三十日,草池镇政府、草池区六、七个恶警及三岔派出所三恶警又到胡桂芳家中非法抄家,抓捕胡桂芳。三岔派出所副所长骆某是最邪恶的一个,企图靠迫害法轮功学员升官发财,后调养马镇任所长。骆在三岔期间,草池有8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三人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三月上旬,胡桂芳在街上讲大法真相时,再次被恶警强行绑架,恶警们再次在光天化日之下私闯民宅,象一群土匪抄了胡桂芳的家,并将胡桂芳及其丈夫绑架,戴上全副脚镣手铐,劫持至简阳看守所进行刑讯逼供,酷刑折磨。

◇赵玉霞,女,五十二岁,四川省资阳市四三一厂四分厂工人。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被资阳“六一零”绑架到资阳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强制洗脑,一月后放出,原本健康的赵玉霞从洗脑班出来后,身体出现严重病状,全身浮肿,于零七年五月一日含冤去世。

◇胡士翠,女,(后被简阳恶徒迫害致死)被简阳国保绑架至被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恶警李奇、尹丹、李霞每天都指使杂案犯陈芳、邓爱玲、李红等六个杂案犯毒打,一个比一个残暴,上午打,下午打,晚上打,每一次都是五至六个杂案犯一起毒打一名法轮功学员,她们打累了就歇会儿,然后继续打,每天除了打人就是骂下流话。

自贡四人被迫害致死:二人被劳教所虐杀,二人被国保、狱卒虐杀。徐仕杰被勒索一万六千元。

◇李新策,过去体弱多病,后来炼了法轮功达到了身心健康。他为人正直敢于说真话。迫害开始以后,他曾两次到北京依法上访,向政府反映炼法轮功后获得的益处,希望政府能够对法轮功重新调查,重新评价,停止迫害。然而却被非法扣留。被后送回自贡市看守所关押。二零零二年三月被非法送进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四、五号被迫害致死。家属发现其后脑有一个洞。劳教所为掩盖事实真相对外进行欺骗。

◇彭剑颖,女,六十岁,四川自贡市贡井区妇幼保健站医生、法轮功学员彭剑颖,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家被贡井区六一零人员、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因她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在自贡市五荣村看守所三个多月,身心遭受严重迫害,于七月三十一日由妹弟取保接回,九月十六日下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岁。彭剑颖在被绑架前,身体很好。

◇一位法轮功学员,性别待查,五十多岁,自贡人,大约二零零四年五月,资中看守所关进一位五十多岁的大法学员(姓名待查),拒不写“三书”,被用铁链捆睡刑床,绝食后又被灌食,晚上被狱警指使看管的在押犯人轮番打骂,十五天后送医院去世。

◇徐仕杰,男,七十二岁,四川荣县长山镇居民。七旬老人徐仕杰因坚持修炼,自己和家人都遭到江氏集团的迫害,于二零零三年十月八日含冤离世。

徐仕杰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修炼法轮功后,全身多种顽症自然消失,身体健康。全家人坚修法轮大法,和和美美。一九九九年大法遭迫害后,三个女儿上北京反映情况,被恶警勒索一万六千多元,本人也被非法关押,回家后还被监视,每天被迫到派出所报到。三个女儿被绑架到劳教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由于长期受迫害,于二零零三年十月八日含冤离世。

结语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修炼法轮功很快就会出现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身心健康的良性巨变,法轮功的洪传,是对所有生命、人类所有人的珍惜、拯救来的。尽管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十二年的血腥迫害,但是法轮功学员但自始至终都和平理性、光明正大的做着一件事情──讲真相、救众生。告诉人们:中共为什么迫害“真善忍”这普世价值,告诉人们:中共的本质及其百年的疯狂杀戮。为的是清除人们的误解仇恨和犯罪行为。

中共的本质决定它不可能接受任何机会而弃恶从善,只不过从公开迫害转入背地,以欺骗中国和国际社会。然而善恶有报的天理不可抗拒,迫害正信必遭天惩!历史上冥冥中自然铁律对埃及人迫害犹太人的严惩,对犹太人迫害耶稣的严惩,对罗马人迫害基督徒的严惩,对迫害佛教徒的汉地几个皇帝的严惩,就在昭示今天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必然下场。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震撼全人类的《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给为祸人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论定。从此法轮大法在全世界拉开退出中共党、团、队邪恶政治组织,解体政教合一的邪教、流氓黑帮、恐怖团伙中共邪党的退党大潮序幕,至今退出中共党、团、少先队邪恶组织的人已达九千八百多万人;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贾庆林、薄熙来等邪恶团伙的高官在国际法庭被起诉、追捕;参与迫害佛法的人,遭恶报的案例频频不绝。希望正在参与迫害的人警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