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四川大法弟子。十年来我吃尽了无数的苦,无数次的被抓、被打、被判、被非法劳教、劳改。但是都无法改变我对大法的初衷、对师父、对大法那颗敬仰的心,我知道大法在我心里已经深深的扎下了根,因为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也就是说我的生命来自于法。

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

二零零八年我再一次从邪恶的黑窝回到家,我的心都凉了,我最珍贵的大法书籍全部都被邪恶抢走了。家里的衣物也都是一些烂兮兮的,母亲那期盼的眼神,蜡黄的脸,一幕幕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整个人垮了,精神颓废,心态极度消极,欲哭无泪,我独自一个人坐在河边的长椅上,我扪心问我自己,我该何去何从,这时我不由的背起了师父的《论语》和经文,凡是我以前记得的我全背。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同修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第二天我就去梦中点化的地方找(是个菜市场),忽然听到有一个人在喊我,我回头一看,正是昨晚梦中的那位同修,我把梦中的情形跟她讲,后来这位同修还给我送来了MP3,她说你还需要啥尽管说,并说同修都很关心我。还说同修还在帮我凑钱,我说谢谢大家了。我什么都不需要,只要有大法的书就足够了,把钱拿去做真相资料吧,救人要紧。同修知道我回来后,又把师父的各地讲法和新经文都送给了我,有位同修知道我家里的状况后,(我和我丈夫同时被绑架)为了能让我静心学法,还把她的房门钥匙送了我一套,同修说我白天上班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来。后来才知道我们地区的同修给我们凑了两千多块钱,还买了很多衣服,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样样都有,最后我就把这些衣服,还有一些同修送的东西全部都折合成钱,还有那两千多块钱全部送给了资料点,我觉得应该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和所有的同修对我的精心呵护和帮助。

讲真相 解体邪恶 救度众生

在以后的日子里,也就是在找工作还是在学法的问题上,我还是选择了学法,(因为这么多年我的时间几乎都在黑窝里度过)我渴望学法。当时家境比较困难,虽然我早已退休了,可是我只拿到一半的退休工资,而且家中还有两位七、八十多岁的老人,但是这些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唯有学法最重要,因为我失去的太多太多了,我必须跟上正法的進程。可那时的干扰也特别大,有内在的,也有外在的干扰,什么单位的、街道的、居委会的、派出所的、还有什么公检法的。记得有一次来了一个女孩,二十多岁的样子,我问她干什么,她说是来找我的,她说问我有没有什么困难,我一口拒绝了,那时候我对她们很反感,也没有学法,更谈不上善心了,也没叫她到屋里来,她转身走了。不一会儿带来四、五个人,她们说她们是街道办事处的,原来那个女的是来探路的,進来后其中有一个人用手机拍照,我告诉他,你这是违法的,你是在执法犯法,你们来了,我把你们当客人来待,你们却干出这种事情来,你是属于不受欢迎的那种人,她们哑口无言,接下来我就给她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我是如何走進大法的,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没有错,我炼功身体好了,不给儿女增加负担,不给社会添麻烦,你们却来找我们的麻烦,你们把我的退休金扣了,给我生活造成了困难,反过来还来问我有什么困难,我希望你们把我的大法书籍尽快早日退还给我,也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来干扰我和我的家人。她们走的时候都是灰溜溜的,而且是从楼上跑下去的。

快过年了她们叫门卫告诉我,叫我去她们那拿过年的东西,还有钱。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要她们把我的大法经书归还给我,因为他比我的生命都值钱,我就给门卫讲大法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二零零九年七月份的一天公检法的又来了,说是给我送东西来看我,那时我家两位老人都住院了,我来往两老人之间,门卫的看到公检法的车来了,她叫我快走,明白了真相的门卫就把他们挡回去了。

开始的时候我尽量避开他们,不和他们接触,主要也怕牵连同修,因为他们曾经问过我在哪里买菜,和哪些人接触,我没有告诉他们,我觉得他们这是无理的,而且也是在要挟我。后来我就住在母亲那儿,因为那里比较清净,可以静心学法,又可以照顾老人。想不到他们又找到我母亲那儿,那天他们来的时候我正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炼功,他们坐在那儿不走,非叫我母亲把我找回来,我就开始发正念,不一会儿他们走了,其实当时我母亲也并不知道我就在家里。母亲说他们给我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叫我回来后给他们打个电话,不然的话他们还要来。我当时就想母亲岁数那么大了,我不能让他们再来骚扰她,因为她为我承受的太多太多了。我决定给他们打电话,电话中他们说要见我,我说我不想见你们,我只想告诉你们我们是无辜的,法轮功没有错,请你们不要再来骚扰我的母亲。但他们还是执意要见我,说还有事找我,他答应在外面不来我家,还说不开警车。不穿警服。他说他不再去骚扰我母亲。

我答应了,那天晚上他们又来了,开了一辆小面包车,来了三个小伙子,二十来岁的样子,来后叫我上车,我没有上,我不能配合他们,我不能推他们,我不能再一错再错,我要走好最后的路,我要救他们,不让他们再对大法犯罪,因为他们也是受蒙骗的。他们三人只好下车,并拿来一个本本,说是要取手印,我说我不能答应你们,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因为法律上没有规定不准修炼法轮功,我们是无辜的,我们是被冤枉的,我们炼功只是为了祛病健身,你看我这么大岁数了能夺你们什么权,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在做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并从天安门自焚真相讲到“亡共石”,并叫他们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为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其中有一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另一个人看我不配合,气的直跳脚,我就一直默默的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这时打电话的那个人说我们回去吧,(好象是个头)车开出去很远,他还在回头看我,我向他挥挥手,我在后边大声喊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来过。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学会了向内找,找自己,我渐渐的认识到其实回避就是一种潜在的怕,而且还找出了很多怕心,也是后天形成的一种观念,最不好的东西,是修炼人要去的东西。大概是二零零九年八、九月份的时候,单位通知,叫我去一趟,我不再回避,堂堂正正的去。结果是上述的几个单位的领导都去了,说是要给我找工作,我告诉他们我不需要工作,我叫他们把属于我的东西归还给我,包括我的工资,那是我应该得的,不要再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我都退休了你还给我找什么工作,你们这不是在自欺欺人吗?他们都无言以对,他们的谎言都被我揭穿了。他们说我变了,走的时候那个好象是什么头的人,还要送我回家都被我婉言拒绝了。在多次的较量中,我找出了自己的许多不足,怕心、争斗心,还有为私为我的各种执著心等等。

我把这些写出来就是想告诉那些曾经和我一样走过弯路的同修,不要被怕障碍自己。曾经有同修问过我,从黑窝回来后有没有人来骚扰,问我是怎么走过来的,在这里我就借这次写稿的机会把它写出来了,和同修共同切磋,也希望和我一样走错路的同修,早日走回来,师父一直在为我们延长时间,同修们也都在期盼着我们。师父在《再精進》中提到:“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如果是现在我可能会做的更好一些,因为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虽然我走过来了,但是我当时也是有很多怕心的,只是在以后的修炼中慢慢去掉的。其实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什么也不是,只不过是一些假相而已。

做好“三件事”在学法中升华

从此以后我开始增加发正念的次数,每天几乎都是十几次。而且必须坚持静心学法,心静不下来怎么办,我就开始背法,我给自己定下一个规定,我每天坚持背一页(《转法轮》),我背一年我相信我总能把他背下来,结果第一遍只用了八个月。现在我已经开始背第四遍了,而且一遍比一遍快,其实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帮我。背法的好处是心能静下来,记得牢,不掉字、落字,每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就会想起师父的法,用法来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就这样坚持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二零一零年一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今年同修找到我,叫我参加集体学法,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往前推我,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大法弟子。我们的学法小组共有九人,平时分成两个小组,而且年岁偏大,文化也不是很高,但是我们在学法时大家都很用心。我们之间很和谐,无论有什么事情大家共同探讨,如果哪位同修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们本着善心当面与这位同修共同切磋,学法中有读错字的、落字的我们都当面给同修指出来。我们除了学法、发正念之外,有时集体到黑窝那去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早日走出邪恶黑窝,几次都成功了。有时还俩仨人一组到外面去讲真相,我们聚之成形,散之成物。我来到后发现有时大家拿着“三退”的名单到处找人上网。我就想买电脑自己上网,可是没有资金怎么办?就在这时我母亲把我送她的金项链还给了我,她说现在世道太乱了她不敢戴,资金的问题很快就解决了。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他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现在同修可以不用在这方面多费心了,我还教同修怎样使用MP3、怎样突破网络封锁、上网、下载、等等,同修还教我学打语音电话,其实我以前对这些也都是一窍不通的,是大法赋予我的,我把自己溶入大法中,默默的去配合。

我是个不争气的弟子,走的路也很艰难,摔得也很惨,我几乎没有能力再爬起来,我都觉得自己不配师父救度,可是慈悲的师父他一直都没有放弃我,一次次的将我从地狱中捞起,一次次的将我洗净,而且一直都在精心的呵护着我,看护着我,当我真正在法上认识法的时候,当我真正放下名利情的时候,当我真正把自己溶于法中的时候,我身边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环境也宽松了,我们单位把以前拖欠的工资都补发给了我,还把十多年前的集资款也退还给了我。曾经没有人管的母亲,生活也有了着落,不再去拾荒,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去年她因患阑尾手术住院,八十多岁的人,一个星期就出院了。她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原来花白的头发都转青了,她说她没有文化,要有文化也炼法轮功。前两天我去看她,她高兴的告诉我,说有一个人要炼法轮功,让我去教她。(其实她还有一儿一女,她们把她推给了我,而且她是我的继母,我想这都是缘份吧,我应该珍惜。)

我无法表达师父对我的救度之恩,唯有做好“三件事”,更加精進,稳健的走好最后的路。才能不辜负伟大的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

尽管我距离师父的要求太远,和同修们相比差距太大,可是同修们从来都没有歧视过我,经常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讲真相。

再一次谢谢伟大的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谢谢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的默契配合!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