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着掩埋与急着火化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七月二十三日晚八时三十四分,温州双屿高架桥上两辆动车组发生的追尾事故,引发举世关注。事故造成车厢脱轨翻落桥下,据中国媒体消息,伤亡人数达二百多人。

正在民众对当局发布的事故原因强烈质疑时,更引发公众关注和热议的事接着爆出:当局调来数台大型挖掘机,在坠落的车头与车厢旁挖了几个直径十米的大坑,挖掘机直接对车厢进行破拆,并将车厢的一些碎片进行碾压,然后推入坑中掩埋。

随后传出的消息更令人震惊,就在中共已经宣布车厢内没有任何生命体征,已经停止搜救的情况下,竟然又发现了一个两岁半的小女孩还活着。更恐怖的消息是,在拆解、碾压车厢的过程中,记者拍摄到了车厢内的一双手。车厢内还有活着的人吗?即使是尸体也应该先将尸体抬出再拆解啊,可是正在作业的挖掘机却没有因此停下来。

为什么要这么紧急地掩埋,事故原因调查清楚了吗?一个网友明确指出:车头车厢就地掩埋,毁尸灭迹,世间罕见。撞击变形可以准确测量撞击瞬间速度,是追究有无决策失误的重要数据。车厢遗物生物残迹是认定遇难者身份的重要证据,岂能草率处理?

谁都能看明白,掩埋的目的就是为了销毁证据。证据都没了,当局说什么可不就是什么了!不急着掩埋掉,怎么实现政府的意图!

看到中共这么明目张胆地将这样一件举世关注的事故证据紧急掩埋,笔者想起了另一件用火化活人的方式掩盖罪行的恶劣事件。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重庆市江津区六十六岁的法轮功修炼者江锡清,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警察打昏后,警察以“心肌梗塞”为由宣布死亡。江锡清的儿女及女婿江宏、江洪斌、江平、江莉、张大明、陈启强等人,闻讯后赶到殡仪馆。

江锡清被从殡仪馆的冰柜中拉出来时,江宏一看到父亲,就用手去摸父亲的脸,发现人中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在场劳教所的警察们顿时目瞪口呆,相互张望不语。江洪斌把托父亲的铁板拉出一半,摸摸胸口发现也是热的,也呼叫道:“我父亲没死,胸口还是热的,若死了七个多小时,在冰柜里冻这么久不可能还是热的,你们来摸摸吧!”

劳教所的警察们惊醒过来,试图把江锡清推进冰柜里关门。女儿们当然不依,发生争执。孩子们合力将父亲拉出冰柜放在地上,大叫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

正在江锡清的儿女们打110求助,110也回话“喊他们不要冻了”时,劳教所警察强行把江锡清的身体推进冰柜,并硬架着江锡清的子女把他们推出冻库大门。随后,劳教所在江锡清家人拒绝签字,人还活着的情况下强行火化。

人都火化了,上哪去找将江锡清老人毒打致昏的恶人?一个活着的人被生生火化掉,这样的惨剧更是举世罕见。此案虽只涉及一个个体的生命,可是用火化来掩盖证据的做法,与中共用掩埋车头车厢以销毁证据的做法,不是一样吗?

然而这样的事件却不是只此两件可供我们对比。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列车运行至山东省境内胶济铁路周村至王村间脱轨,与烟台至徐州的5034次客车相撞,所造成的伤亡非常惨烈。可是怎么处理的?也是调来数辆推土机、铲车、吊车,最后挖大坑,就地掩埋。

法轮功学员被活着火化的事也非仅此一件。早在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湖北省麻城白果镇农民王华君,被当地政法书记徐世前打昏拖到金桥广场,公安浇上汽油将她活活烧死,还反诬她“自焚”。目击者发现,王华君原是在地上躺着的,后被火惊起,想挣扎着起来,在场的公安惊恐万分。但此时的王华君因受酷刑折磨,已奄奄一息,再无力起身。后来人们发现她的遗体前身被烧焦,而后背没有任何燃烧的痕迹,并且她的喉咙前及后脑枕有深深的刀印!

上述两件火车事故造成的后果及我们所列举的两例法轮功学员被杀害的事例已相当说明问题了。类似的事例也很多。象在汶川地震中,虽说有许多生命被倒塌的房屋砸死了,可是还有相当多的本来应该得以救出的生命,却被中共坐视不管而听任掩埋造成的后果发生。而被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共也都是强行逼着家人尽快火化,根本不给家人留下探询真相的机会。另据证人曝光,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后,遗体都是随手被丢进了火化炉中销尸灭迹的。

动车相撞造成的惨烈后果是在世界关注的情况下都能被如此处理,那些被劫持在秘密监牢里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受到的迫害程度又该有多么惨烈!列车相撞虽还有一定的偶然性和必然,可是法轮功学员的遇害却完全是人为的,有的甚至是被活体摘取器官后又火化的。列车造成的伤亡在众目睽睽之下都能造假,那些遇难的法轮功学员的死亡数字,中共至今只字不提。而通过民间途径传到海外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三千多人。这不包括那些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有多少人被中共活摘了器官,目前外界所知甚少,可是它却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这样的秘密还能掩盖多久?

中共着急掩埋与着急火化的目的不言而喻,都是为了掩盖,而掩盖的目的就是为了逃避罪责。从另一个角度说,中共的掩盖与它的信息封锁也是一致的:掩埋与火化的是证据,中共在掩盖罪恶的同时也将民众的眼睛与耳朵掩盖。可是毕竟中共的掩盖太过无耻与不计后果,特别是民众对真实信息的传播与法轮功学员的广泛讲清真相,中国人正在学会用理智思考问题。中共官方的宣传已极少有人相信,这也是民众看穿中共本质后的必然表现。中国人探询与传播真相的过程,其实也是唾弃、解体中共的过程。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作恶多端的中共正在被中国民众所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