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的遭遇和见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我被中共非法送入呼市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刚入队就被关进库房(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密室),总共七天七夜,每天二十四小时有包夹监控。但这些包夹大多都已明白真相,有的和我一起背《洪吟》,有的告诉我已经三退。

七天后我被调到车间干活。扒条子、缝皮壶,每个人都任务相当大,完不成就扣分加期。主要恶警有卢俊青、崔敏、钟志荣,她们对不放弃信仰的学员加重生产任务,并罚站、不让睡觉、关小号等,指使恶人打骂。有个学员因不放弃信仰不干活,不配合邪恶之徒,被长时间罚站,双腿肿的特粗,后来不能走路,脸是青色的,双眼发呆;谁和她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她被迫害前却是白白胖胖的。

一个月后,我又被转到三队遭受迫害。三队的劳动量更大,种菜、养猪、养鸡、扒条子、包筷子,后来又增加手套车间,恨不能一个人顶十个人的去使唤。三队的主要恶警是常红、黄旭红、贾晓玲、陈霞和王东云、吴亚芹。吴亚芹管事不多,常红、黄旭红和贾晓玲当面是笑面虎,背后下毒手,陈霞是张嘴就扣分、加期。排队走路不唱邪党歌曲、不背部令扣分,见队长不低头扣分,不放弃信仰跟她们讲真相更加期,期限短的几天,多则几个月。

法轮功学员朱淑芹五十多岁,做苦工被累的几次昏死过去,送去医院抢救,回来不让休息,接着下车间。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朱淑芹再次昏过去被救护车拉走,再没音信。

宋彩萍(音)六十七岁,白发苍苍,被累的双手拿不了东西,被恶警以消极怠工加期八个多月,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才被放回。宋彩萍被绑架后,她唯一的儿子因心急得脑瘤去世,常红等恶警押着宋彩萍去大连为儿子送行,几个人的往返费用五六千元全是宋家出的。

一次开会给宋彩萍加期,提前配备了两个男打手,都是教育科的,其中一个叫肖广池。一梁姓同修高喊“大法好,不许非法加期”,立刻被俩打手上背铐拖出门去。后来宋彩萍被加期一个月。

法轮功学员赵艳、周丽英,被以上几个恶警长期关在库房里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买生活用品和食品,并经常指使劳教恶人贾志芬、蒋子艳毒打。贾志芬是个一条腿的瘸子,十分凶残,长期迫害赵艳,赵艳曾被贾志芬双手绑到背后,嘴上贴上胶带毒打。因为库房密闭,谁也不知道里面在打人。蒋子艳是个吸毒的,一只眼睛,被安排晚上看着法轮功学员,等别人都睡了她再开始下毒手,法轮功学员周丽英曾被她毒打。

零八年六月份,法轮功学员全被集中到二队。九月份又从北京转送来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她们是双手被铐成一线用大轿子车送过来的。二队的恶警有彭玉梅、刘彦、孙晓芳、王立群,这三个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卖力,把我们集中起来每天放邪恶光盘,让唱邪党歌曲,背部令,座谈训话,强迫写思想汇报,三书、五书。几个邪悟者也是她们的帮凶,协助洗脑迫害。

以上是我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经历和见到的迫害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