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讲真相破除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晚上,在楼群里粘贴真相资料,被派出所雇佣恶人跟踪报警,我被他们非法劫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问我啥,我都不回答他们,但心中总感觉有些无奈。我想:我散发真相材料,讲真相救人,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没有我怕邪恶的理。我就给看着我的那两个协警(派出所雇佣配合警察的)讲真相。其中一人较恶,不愿听,说我宣传。我说:“我都是为了你好。”我不断的从各个角度给他讲真相。后来他也不说啥了,脸上露出笑容,也听了。另一个很愿听真相,他也真的明白了真相,对我受迫害深表同情。我在派出所发了一宿正念。

第二天,公安局来了两个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国保大队警察,这两个人这些年来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我在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迫害就有他俩参与迫害。其中一人从派出所一楼带我到二楼,在上楼梯时,他拿我当犯人呢,让我在前边走。我说:“你先走!”他看了看我,没说什么,上楼了。到屋后坐下,另一个恶警摊开讯问笔录,头也没抬,问我:“姓啥?名谁?年龄?”我认出是二零零二年参与迫害的我那个恶警,我厉声说:“问啥?难道你不知道我姓啥叫啥吗?”他拿笔正准备记,听我这厉声一问,猛一抬头,放下笔一拍手:“啊!这不是某某某吗!”我说:“知道还问!怎么,这回又想迫害我?我那年被劳教就是你们迫害的!今天,你们再想送我劳教,不用想!”我坚决的否定邪恶迫害。我又说:“咱们前世无怨,今世无仇,我又没给你家孩子扔井里,我没杀人、没放火、没偷没抢,为啥迫害我?我也有家人,有儿女,有朋友,你们什么样,好与坏,我出去会讲……”这两个警察都举起手,对我说:“我保证不送你劳教!你千万不要出去给我们上网曝光!这国外电话三更半夜的哗啦哗啦的响,弄的心惊肉跳的,不接吧,怕谁有事找,接吧,又怕是海外电话。”我说:“那海外电话都是救你们的。”

两警察问我:“粘贴是哪来的?”我反问道:“你说是哪来的?”他们又问:“粘贴谁给的?”我厉声连连反问:“你说谁给的?你说谁给的?”当然他说不出来了。平时很恶的那个警察说:“得、得、得,就当没这事!”他说:“你看我们对你怎么样?你出去千万不要给我们整材料编小册子!”我说:“你们对我啥样我心里有数,你们做到什么程度我心里也有数,你们给我送回家那才算你们怎么样!”

后来,他们强行拘留我十五天,我的两个女儿赶到公安分局。在分局楼下,女儿们营救我,正义反迫害,女儿质问他们:“为什么要拘留我妈妈?”分局押送拘留的警车都开走了,可是女儿们在分局院内没有走,继续想办法营救我。

我在被非法送去拘留所的途中,这时,什么也不想了,只想向这两个一贯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讲真相,救度他们。心想:快点讲,一会车就到拘留所了,就没机会和他们讲了。我跟他们和司机讲了当前的天灾人祸,共产恶党的腐败起家和灭亡,共产邪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牟取暴利,大法在世界的洪传,《九评共产党》的出世和善待大法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善、恶报应,以及可怕的被淘汰的下场。我说:“你们迫害我两次了,不管什么缘,我们也算是缘份,希望你们能够得到大法的救度,大法就是来救度你、我、他、救度世人的,我愿你和你们的家人平安,有美好的未来。真的大淘汰来了,你被淘汰了,那也是我的遗憾。”

这时,车正在半路上,他手机响了,他下车去接电话,他们唠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才上车,上车后,他笑了,问我:“某某某,你说你怕我吗?”我说:“我为什么要怕你呢?我是在救你,你应该感谢我,我还怕你?”我用手指着他说:“我完全是为了你和你的家人,为了你们有美好的未来,记住我今天的肺腑之言吧!你们参与迫害法轮功这么多年了,今后千万千万不要再参与迫害了!记住了吗?”他们都点点头。这时他告诉司机:“给车调头,往回开。”司机和另一个警察都没问为什么调头往回开。到了分局楼下,他让另一个警察到分局给改为五天,而后又问我:“我对你怎么样啊?”又说:“我们没打你,你出去后千万别编小册子说我们打你了。”我说:“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你不打我我能说你打我吗?”虽然他们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点点的良知,但我没有夸他们一个字,就是讲真相。

到拘留所后,我继续抓紧机会讲真相,拘留所一位女警察问:“因为什么進来的?”我高声说:“因为法轮大法好!”警察跟着说:“法轮大法好!”在拘留所,女管教问谁去倒垃圾。因为出去倒垃圾可以有机会接触常人讲真相,我就去了。我来到垃圾场,见垃圾场北边椅子上坐着一个男的,边上站着一个男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我和他们打招呼:“在这坐着呢?”那两个人答话,问我因为什么進来的?我大声回答:“因为法轮大法好!”他们跟着说:“法轮大法好!”从垃圾场回来在走廊里,对面走过来两个年轻女子,我迎上前去:“这个孩子这么俊啊!”两个年轻女子站脚问:“大姨,你因为什么進来的?”我高声说:“因为法轮大法好!”两个姑娘笑了,往走廊西边走去。西头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高个子男青年,问两个姑娘:“那个大姨是因为什么進来的?”两个姑娘说:“因为法轮大法好!”年轻小伙子听了,向我招手,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我边走边回应他:“法轮大法好!”

在拘留所里,我抓紧发正念,讲真相,拘室内五人,除一个小姐,自称是大学生、党员,没退,其余四人全退了。这个小姐是个十足的女流氓,她身上的邪灵附体。我一讲真相,她就开口干扰。那天晚上,我发正念:解体操控她,干扰我讲真相的邪恶因素,让她现世现报,她当晚起了一嘴水泡,第二天张不开嘴了。现在想起来,我的善念也不够,没能救了她,但愿她能有机会得救。

在拘留所发正念,第一天清理还费劲,第二天晚上我坐在床上发正念刚一立掌,就有一种轻飘飘的象坐在云端里发正念的感觉一样,我立刻明白了,是外边整体上同修们在营救我发正念,大量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整体正念正在展现神威!(在此感谢同修们的正念营救),我的正念更足了。我知道同修们在盼着我快些出去。

在我前几天,有两位同修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都先后被非法劳教迫害。我一刻也不能放松,时时高强度的发着正念。第五天早晨八点钟,我的女儿顺利接我回家了。

回家后,女儿告诉我,给一位明白真相的正义之士打电话求助,那正义之士电话打到市长(兼公安局长)那里,市长给分局警察打电话借口说:“给那老太太放了吧,那老太太胆小,精神不好。”非法送我拘留的警察下车接电话时说:“这老太太胆小?!这老太太可厉害了,到现在还在讲天灭中共,《九评共产党》。”

我深深的知道,这次平安回家,全是慈悲的师父的呵护,有了师尊的慈悲呵护,女儿们的求救电话打通了,正义之士的营救电话打顺利了,由于师尊的慈悲呵护,致使那个市长兼公安局长动了善念,迫使分局恶警没有敢加重迫害!由于伟大师尊的回天之力,才使弟子得以平安回家,又汇入正法洪流之中!谢谢师父!

下面是一点教训:(一)在做证实法事的时候,在发放任何真相资料和粘贴真相资料的时候,如果做顺利了,或快做完了,千万不要生欢喜心,千万不要动人心。欢喜心,任何的人心都容易被邪魔钻空子。(二)没有用神的正念从认识上彻底、坚定的、完全的否定“五天拘留”的迫害。如果我用神的正念,能达到超越一切的认识,认清邪恶、否定它,坚决不承认“拘留”,那么,这个“拘留”和“拘留五天”的迫害就决不会存在。(三)在被非法迫害,首先要认清邪恶,否定迫害。必须认清邪恶,认清了邪恶,才能否定迫害;彻底否定迫害,迫害才能解体。在被邪恶迫害中,一定要讲真相。讲真相是真正的反迫害,讲真相才是对迫害者最大的慈悲,也是最好的证实法,大法弟子无论何时何地,任何环境中都要证实法,维护法,慈悲救度众生。

我是一九九八年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那年我五十岁。风雨中跟着慈悲的师尊走过了十多年的正法历程,其中不知慈悲的师尊又为了弟子承受了多少!师恩浩荡,弟子无以回报,只有不断的精進,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救度众生。

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