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咸阳市恶警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恶警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次一次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其中,“六一零”恶警对渭河发电有限公司修炼法轮功的职工曾多次进行绑架、抄家、罚款、洗脑、非法劳教等。这里揭露的是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恶警二零零八年的一次迫害行径。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晚,咸阳市公安局恶警张进伙同正阳乡派出所等十几个恶警,以奥运为由,闯到渭河发电有限公司,在公安科赵岗台的带领下,闯入民宅绑架该单位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们在户外切断电厂职工贺春兰家中的电源,借家人出来开门查看之际,强行闯入,将法轮功学员贺春兰、赵宝英、孙文霞及到贺家串门的一位保姆一同绑架到渭电宾馆。

同时,咸阳市公安局恶警还从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沈爱英、杨丽英到渭电宾馆。

在渭电宾馆,恶警张进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扇沈爱英耳光,抓住赵宝英的头往墙上碰。对已六十五岁的贺春兰的迫害尤为严重,连续两天两夜刑讯逼供:恶警张进对她扇耳光,用遥控器打脸、胳膊;用尺子打她的脚、踝、头、关节等部位。张进打累了,又叫女恶警和国安人员继续对贺春兰扇耳光、踢、脚,贺春兰被打的全身伤痕累累。三月二十五日,原渭河公安科科长白总线到渭电宾馆,看到贺春兰的伤势,竟埋怨贺春兰不配合恶警。

法轮功学员沈爱英、赵宝英、孙文霞三月二十五日被转到戒毒所非法关押,沈爱英拒签拘留证,渭城区恶警夏晓平叫嚣“拒签也能送进去”。贺春兰、杨丽英于三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戒毒所。

在戒毒所里,恶警们一刻不停的折磨法轮功学员,恶警夏小平对赵宝英狠扇耳光。十五天后,恶警又将法轮功学员们拉到咸阳铁原宾馆进行折磨,恶警张进将孙文霞从床上抓起狠狠摔到地上,给沈爱英戴手铐、打她的脸、头、嘴;每天晚上不许她们睡觉,暴力折磨十五天。

除上述恶行外,恶警们还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肆意翻箱倒柜,抢走沈爱英家中的大法书籍、报时器、遥控器、碟机等物品;抢走孙文霞的大法资料、电子书;抢走杨丽英的大法书籍及资料、笔记本电脑、电子书、mp3、碟机,现金约一千元及存折,(存折由家人已追回)。在贺春兰家中,恶警们将所有衣物、物品全部倒出,分别从家中不同地方掠取现金近五千五百多元,就连贺春兰身上仅有的一百五十元钱也抢走,恶人们在贺家中一直折腾到深夜。

在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二日晚八点左右,张进带领某女恶警和一李姓男恶警等5人,在渭电公安科王鹏的伙同下,再次非法闯入贺春兰家中,进行土匪式的抢掠行动,东西扔的满地都是,一片狼藉。当时贺春兰的老伴六十八岁,且多病一人在家。他们抢走了刚从银行取出不久的准备办事的四千四百多元现金。让王鹏在客厅内看住贺春兰的老伴不让人动。由张进带领其余几人在两个卧室、厨房翻箱倒柜,肆意妄为。最后拿走东西不告知家人,不打任何收据。贺春兰一月回来后清查家里,能记起来被抢劫的东西有;所有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和八十多岁的老母一生积攒的六千元现金,家中日常用的现金约三、四千元、金戒指一枚、五千元押金收据、三千元的借条、二万三千五百元的付款单据、存款记录本、身份证、笔记本、通讯地址本等。另外家中三十四寸彩电一台、两台VCD碟机、收录机一台、音响一套、大小订书机四台、复印纸两箱、电子书二个,家中所有的东西被那些警匪们抢劫一空,还有很多记不起的东西也就无从得知了。到了第二天,恶警将手写的所谓清单让贺春兰签字,贺春兰要他们先念出内容,恶警非要她先签字再念,贺春兰不肯,恶警就扑上来拳打脚踢。

在这次非法抄家中,恶警对已病瘫在床几年的法轮功学员郑淑琴也没放过,以张进为首的一伙警匪们曾两次闯入其家中进行非法抄家、骚扰。

在铁原宾馆,恶人们再次让贺春兰为非法抄家签字,贺春兰断然拒绝。恶徒们又拿出一沓二千五百元钱,在钱的侧面盖上红印泥,逼贺春兰承认是她所为,贺春兰严厉揭穿恶徒的把戏,恶警就贺春兰一千多度的近视眼镜摘下扔掉,并狠狠的打她耳光,揪住她的头发猛的往上一提,贺春兰被折磨的呕吐,头发大把大把的往下掉。

恶警后非法宣布贺春兰、孙文霞二人非法劳教所外执行,杨丽英 杨丽英、赵宝英非法劳教一年,并威胁她们及家属不能上告,否则劳教加重至五年。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恶警还逼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叫每人六千元罚款,单位如数交清。警匪们还敲诈沈爱英家属六千元,敲诈贺春兰家人、孙文霞家人各一万三千九百元,不给任何手续,并威胁家人不许说出他们的恶行,不许上明慧网曝光,否则重判五至七年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