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我脱胎换骨 家人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师父说:“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我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十多年来,我和我家人亲身见证了师父对我们的慈悲呵护,现将我们的部份经历叙述如下:

一、大法使我脱胎换骨,摆脱人间烦恼

我天性善良,乐观开朗,但从小泡在邪党文化中长大,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名利心等都很重。比如:可以吃亏,但要吃在明处,付出了就应该有所回报,没有实质的回报,最起码也要一句口头上的感谢,否则就愤愤不平。谁要冤枉了我,那就是邪党的那一套,非干出个子丑寅卯不可。而且从不认错,又爱打抱不平,受邪党无神论的毒害,不认命,所以,活的心好苦,人好累。成家立业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总觉的缺少点什么,不管工作上有多少成就,生活如何井井有条,总觉的无聊,不完整。后来也学别人到寺庙去上供、烧香、挂功德、许愿、反正不知道怎么做,就是去求,还多少有点安慰。直到有一天我去寺庙找我熟悉的那个人,人家告诉我,那人和谁谁因为红利(所谓功德钱)吵架走了,我一下从头凉到脚后跟,茫然不知所措。

直到我遇到法轮大法,才彻底解开了心中的谜团,那可真是电一下就通了,欢喜的不得了,书看不够,甚至下乡都愿意走着去,边走边看。做完事,别人打牌打麻将,我看书,幸福极了。

最难能可贵的是,我学会了认错,发自内心的做个好人,做个道德高尚的人,心里亮堂极了。当然这个过程也是剜心透骨的,关过不来时,师父就点化我。比如:有一次,公公到我家,吃饭时我就往老人家碗里夹菜,自己就吃的少,丈夫不知哪来的火,气呼呼的往我碗里夹菜,并不停的谴责我,我强忍着把饭噎下去,然后去洗衣服,可一按开关,就听丈夫啊的一声,原来他把手伸到洗衣机里了,等我回个神来,一下子把我逗的哈哈大笑,知道他是受到惩罚了,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要报复他的意思。

还有一次是公公去世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占我的便宜,还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气的我直喘粗气,心想:老人生病几年你们不管,就我家管,家里财产被你占了,我没和你计较,老人去世了,你们不出一分钱,还要把我拿出来办事的钱占了,那个气恨、委屈真是到了极点。师父看我又过不去了,就利用我孩子很平静的点化我说:“啊哟!真正吃亏的是他们,又不是我们,气什么呀!”我一下如梦方醒,唰一下全身轻松,我立即说:“是呀!我气什么呢?我这不是师父《转法轮》里讲的那个争奖金、争房子的人吗?我咋那么窝囊,修半天名利心还那么强,真是愧对师父啊!”有了这次刻骨铭心的经历,后来不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其他环境中,凡涉及到我,我都能坦然的把好处让给别人。

二、师父指我回家路

如果没有明慧这个交流平台,让我们很轻松的学到很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好方法和一些好的经验和教训,我都不知道我现在会什么样,因为我不属于开拓者,是在大法的鞭策下,跟着前面精進的同修栽跟斗一路小跑过来的。在这个过程中,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师父为了成就我们,早就为我们铺就了回家的路,就看我们愿不愿意迈出那一步,走出来随时都能感受到师父在旁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

比如在修炼中我什么都看不见,也不敏感,但在做三件事中,想什么成什么。想成立资料点,方方面面的条件不长时间就具备了;发资料迷路了,有时是夜间,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可不知怎的就出来了。有两次等天明去看,怎么也想不明白如何就转出来的。有一次,我到一个小区发资料,发完出来就听一女人说:“也不知道是谁发的。”我立刻明白了,一看大门也关上一扇,另一扇虚掩着,我打着伞发正念,大大方方的把门一推出来了。

我说这些主要是想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大法弟子今天在人世间不论做了多少助师正法的事,取得了多少成就、多么的辉煌、如何的惊天动地,实质上都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我们寸步难行。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实质就是在成就我们,为我们铺就上天的路,只有在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事情中,才能更深的体悟到师父说的句句真机,增强我们信师信法的信心,才能真正感受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殊胜和荣耀以及师父的浩荡洪恩;才能去掉我们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才能真正的回家。

三、亲人受益

在我修炼的这些年中,亲人们几乎个个受益,最典型的有:

(一)母亲:我的母亲因为身体不好被送到我家,我就教她炼功。可是由于从小生活在偏僻的山村,不识字,更听不懂普通话,只能跟她讲一些普通的做人的道理,基本学会炼功(很难教的),母亲就到妹妹家带小孩去了,不长时间头上长了个大包,她不吭气(母亲人比较善良,从不愿给别人添麻烦),心里可愁了,她还算有点悟性,小孩一睡觉就炼功,一天两遍两遍的炼,结果没几天就好了。可没过多久,大腿内侧又长了个大包,心里急是急,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又一天两遍两遍的炼功,结果又好了。后来跟我说这事时,可高兴了,直夸大法好。

还有一次是二零零四年,当时她已七十岁,一天下午去买菜,回来过马路时,被一辆面包车撞倒了,整个过程被我的一个同事看到了,过了两天,同事跑来问我:“你妈怎么样了”,我莫名其妙的说:“好好的啊”,同事不相信,把当时的经过说了一遍。我跑回去问我妈,她轻描淡写的说:当时过路时,刚走到马路中间,一辆面包车一下就把我撞倒了,等我睁开眼,看看周围全是车,我就从车空空里爬了出来,一个老太太马上跑过来问我,给撞着了,我说没有,就回来了。我高兴的说:“你心性好,不会骗人,又炼了大法,师父帮你过了一个大生死关,把你的老命捡回来了。”于是我给她讲了《转法轮》上师父举的那个被车撞的老太太的例子,真是太感谢师父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二)弟弟家受益:弟弟家我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好,他们相信。二零零四年,家里电线碰火,引发了火灾。当时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是村里人看到浓洇从他们家冒出来,砸开门帮助灭了火,家里的东西基本烧光,房子属于土木结构,楼上还放着村里批来修路的雷管,可救火的人谁都不知道有那么大的危险在威胁着他们,后来想起来都后怕的不得了。

还有一次,弟弟家的小孩被人骗到外省打工,结果是搞传销,没几天就打电话来要钱,恐吓家人说小孩把别人伤了,要住院做手术,必须支付五万元的费用,我知道后,告诉他们别上当,没办法,就相信师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都会好的。结果转机是有了,价钱一路下滑,由五万降到一点八万,最后那边下死令了,再不拿钱就要怎么怎么对小孩了,毕竟思儿心切,在报警和找媒体都无望的情况下,弟弟决定铤而走险,拿钱去赎人,人命关天,我也不好阻挡,也答应借钱给他们,就在他们决定第二天走的那个晚上,我越想越觉的不对劲,我是大法弟子,常人不知道这个理,可我们是知道的,我只要借给他们一分钱都是错的,都是在干坏事,在毁众生,干坏事的人只要有利可图就会一直干下去,下场是非常可怕的。于是我把我的想法讲给了他们,结果事情马上就有了转机,表面的情况是:家里人怕弟弟去后,赔了夫人又折兵,那他们家就完了(后来弟弟也说,当时因为太气愤,去了之后,把小孩换过来,就是想把骗他们的那个人给杀了,大陆的老百姓真的是太可怜了,大法弟子真是他们得救的希望啊!),最后他们态度坚决的跟对方交涉,结果一分钱没出,小孩被送回来了。这件事情对我的启发也是很大,我们生活在常人社会中,凡牵扯到我们的事,都要用大法来衡量,那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师父就能帮我们化解了多少乱世渊怨。

(三)哥哥受益:哥哥是我们家最苦的一个,也不知前世造了多少业,天生就体弱多病、多灾多难,脾气也不好,很可怜。今年外出打工时,从石坎上摔下(在那个地方也摔伤了四个人,前三个都重伤或残废了),当时的情况也很吓人,人昏死过去,脸上都是血,左边颧骨摔裂了,两天后我知道情况后,在电话里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坚持听mp3,他说mp3摔坏了,也不知弄哪去啦。一个星期后,我去看他,又给他送去mp3和护身符,他说:要不是有这些好东西,也不知道会摔成什么样了,休息了两个多星期,就上班去了。在电话里告诉我,现在哪都好,感冒都没有,放心吧,我好的很呢。

修炼十二年来,随时沐浴在师父的浩荡洪恩中,尤其是在最邪恶的环境中,更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师父真的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哪。这也就是为什么无论邪恶怎么打压、如何残酷,大法弟子及他们的亲人们能够风雨同舟、坚定的走过来的原因。这是无神论者、充当江氏流氓集团的打手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

同时我也正告那些为了眼前利益还在助纣为虐的人们:赶快悬崖勒马,人身难得,又生逢大法洪传的时候,这是众生天大的福份,请你们千万珍惜这份缘,珍惜自己及你们的家人,要知道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可是罪大之无边哪!这决不是耸人听闻,请看看你们身边或者直接上明慧网看看大量遭恶报的行恶者的下场吧! 我们师父慈悲,要救度一切众生,可慈悲与威严同在,必须得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再请你们手摸良心静静的看看这群修炼人,他们可是各行各业、各个领域的精英,能是逞一时之勇吗?而邪党早已身败名裂、自身难保,给如此邪恶的东西充当炮灰,这才是作为人最大的悲哀和耻辱哪!如不醒悟,悲惨的下场是穷尽人间语言也形容不了的。

值此,我深深的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忏悔:师父啊,您给予弟子的实在太多太多,弟子无以为报。三件事虽然一直在做,可一直没达到那种无私无我的神圣状态。通过写交流文章,在师父的浩荡洪恩中,我觉的自己的心胸太狭隘、容量太小、人的观念太多了。在今后的修炼中,一定要修去急于求成、好大喜功、看不起人、搬弄是非等一切不符合新宇宙标准的所有不好的言行,脚踏实地的多救人,唯愿师尊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