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岁老弟子: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我是一名八十九岁的大法修炼者,想谈谈自己是如何从一个观念满身的常人变成一个大法修炼者的,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得法学法

一九九七年十月底,丈夫去世后,儿女都不在身边,一个朋友送来《转法轮》给我看。在此之前,由于家庭遗传的高度近视,我已经有十四年没看过书报,医生还诊断说九八年就会失明。我得到宝书《转法轮》后,就站在窗前看了起来,一下子看了五页,第二天就看了二十页,平时看东西眼睛都累的睁不开,但看大法书一点也不觉得累,然后就通过朋友请来师父全套的经书。这些宝书,我是爱不释手,舍不得放下。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这一生中吃了那么多的苦,受那么大的罪都是有因缘关系的。

修炼没多久,师父帮我清理了身体,原有的乙肝、肾炎、神经性皮炎、类风湿、胃下垂等等许多折磨我多年的病痛都不翼而飞,更神奇是,我在八十二岁时还来了例假。

兑现誓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邪恶的迫害并没吓倒我,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就在家里坚持学、炼。直到二零零一年得到师父的经文《心自明》才和同修联系上。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十年来,无论邪恶多么猖狂,我们从未间断集体学法、集体发正念,我们按师父的要求形成整体,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

二零零四年,我和同修一起到了北京,每天到天安门广场发正念,正念非常强大,没有一丝杂念,每天休息时间不多,但精神非常好。回来时本来买的站票,我们却上了卧铺车厢,车长还亲自过来给我们补了卧铺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心里对师父说,我一定要走好师父安排的回家之路。

一次,同修被非法关進看守所之后,全区的同修决定整体配合近距离发正念。由于通往看守所只有一条狭窄的路,不适合长期在那发正念,同修决定爬到看守所所在的山上发正念。看守所在山下,后面是陡峭的崖壁,只有从山的另一边爬上去,再下到看守所这边。我虽然八十多岁,在同修帮助下,也爬了上去,顺利到达预定地点发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多次配合同修到邪恶的黑窝附近发正念,解体邪恶,加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正念。

每次真相资料拿来之后,我都认真折叠,并对真相资料发正念,希望有缘人珍惜资料,得到大法的救度,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还亲自把真相资料送到亲朋好友家里,同修在发真相资料时,我在楼下配合同修发正念,清除世人头脑中敌视正法的邪恶因素。

经常求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家来,我好对他们讲真相。凡是来我家的人几乎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只要是需要,我就毫不保留的拿出退休工资去做救度众生的事。

解体病魔

二零零七年我到儿子家过年,从初九开始咳嗽、气喘,第四天就不能吃饭了。儿媳给药吃,我不吃,儿子说:“你为我们吃一次药吧!”我说:“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我有师父管。”接着准备发正念,往床上一坐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中途隐隐约约从电话中听到女儿又哭又叫的说:“你不吃药叫我们怎么办?”我说:“你们的药对我没有用。”等到清醒的时候,一看表已经七个多小时过去了。我心想咋不叫我吃饭呢,这时儿子听到动静过来说:“妈,你可醒了,吓死我们了。”我说:“我没事,我在听法。”儿子说:“俺妹打电话你都不知道听了。”当时又渴又饿,知道儿子媳妇身体都不好,就说:“你们去睡吧。”这时才发现既不咳也不喘了。马上说谢谢师父。

二零零八年春天,尿了六天的血,走不动路,保姆吓坏了,要通知儿女过来。我告诉她我没事,仍然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知道这一切都假相,我不承认它,我要跟师父一起回家。很快就过了这一关。

回顾自己十几年的修炼历程,在师父的呵护下,自己成为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但离师父要求的还差很远,有许多人心还未去掉,以后要更加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向内找,提高心性,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