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月份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在刚刚过去的五、六月份,中共当局在各地变本加厉疯狂绑架、劫持、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将无辜好人劳教和判刑。绑架、抄家形式狠毒野蛮,越是社会精英越是残酷迫害的重点。监狱、劳教所、洗脑班丝毫不加收敛地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折磨和暴力迫害。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至少又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致死。

一、绑架、抄家,疯狂施暴,狠毒野蛮一如既往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各地警察都有人公开宣称对法轮功不讲法律。对没有任何罪错的法轮功学员,中共警察都是彻头彻尾的违法,令人发指的恶行、暴行不断发生,最近两月发生的暴力绑架案也不例外。

五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多钟,辽宁建平县法轮功学员李玉梅在回家的路上给一个年轻人讲真相。谁知这个人是来骗她的警察,那人一口一个姨,把她引到公安局门口,然后凶相毕露,撕扯着李玉梅的衣服要把她拉进公安局,直至李玉梅上衣被扯下,上身赤裸被羞辱二十多分钟,有正义路人制止警察说:“不管人家信啥,也得让人穿衣服呀!”最后李玉梅被绑架到县国保大队。

五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左右,四川绵阳市涪城区新皂镇梅家沟村农民孙毅正在田里插秧,忽然发现村长肖世贵带领七个不明身份的便衣人员向他扑来,本能的往家就跑。光天化日之下,这伙人竟然疯狂地冲他鸣枪,然后将孙毅塞进车里拉走。

五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多钟,在山东省青岛市平度白埠镇的大集上,白埠派出所的五个恶警在拖拽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拖倒在地,满身泥土,头发蓬乱,鞋袜被拖掉一只,外裤竟然也被拖掉在臀下。几个警察连抬带拽把她狠力推进警车,拉进白埠镇派出所。当时围观者很多,大家只知道她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却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此前的五月八至九日,河南省辉县国保及派出所人员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拴运时,野蛮地砸破李家的门窗,然后将其绑架到新乡市延津小店洗脑班迫害。而在更早些时候的四月二十七日,身着便装的吉林省德惠市国保警察,先将张求科的父亲劫持到车上,抢走钥匙后,私自开锁入室,到张求科家中对张求科拳打脚踢,疯狂施暴,当时就将张的左眼打青,眼睛充血;他们给张求科戴手铐,张不配合他们,左手手腕和小臂被手铐勒坏。然后他们开始明目张胆地抄家抢劫,抢走两台个人用的电脑等大量私人财物,连暖气片的罩都拿下了翻,几乎没有翻不到的地方。他们将张求科绑架到公安局,又劫持到德惠市拘留所。半个月后,张求科被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法制科非法劳教一年,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关押迫害。

二、大规模兴师动众的绑架仍在发生

五月十日,在河北省遵化市(县级市)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察和协警绑架了堡子店镇贾庄子村法轮功学员五十人左右,分别被关在拘留所、洗脑班和看守所。这些法轮功学员知道姓名的除了闫伏相夫妇外,还有王树云、赵玉香、李春艳、齐淑玲、石玉平、党小芬、郝艳芹、张小英等人。

五月七日下午四点多,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董淑兰(修炼前董淑兰身患十多种疾病,曾做大手术摘除左侧肋骨五根,最严重的是得了一种罕见的绝症叫作“恶网”,就是骨髓里的网状细胞恶化,遍寻各大医院都无法医治,喜得法轮大法后都好了,家里孩子们因此都深感法轮功的洪恩走入修炼)回到自己家中,发现家中被盗,钱物被洗劫一空,一片狼藉。中共警察利用非法手段闯入家中,不仅拿走了所有财物,把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现金、存折等全部被洗劫一空,并且分两伙出动,同时绑架了董淑兰的三个女儿、女婿、儿子、儿媳共七人。

六月二十五日下午,辽宁省大连市金州新区光明派出所伙同大连国保、甘井子区派出所,闯进井子区文体街申姓法轮功学员家中,绑架了屋内的三十名法轮功学员;又于六月二十九日早,伙同金州新区拥政派出所、先进派出所、友谊派出所、登沙河派出所及大连国保统一行动,共绑架了金州区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三、信仰“真善忍”的社会主流人士仍是中共的迫害重点

幼儿教师被绑架洗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幼儿教师佟多丽,正在上班时,被双滦区“610”伙同双滦区公安分局、滦河镇司法所、滦河镇派出所共十多个身穿便衣的恶人绑架,直接把她劫持到承德县南山公园洗脑班,使用威逼、欺骗、要挟、软硬兼施、株连九族等等手段进行洗脑。

绑架律师的妻子、医学博士。于晓艳,医学博士,也是大连正义律师王永航的妻子。在2011年5月13日早晨上班时,被大连市锦绣派出所绑架,家中留下八十岁的婆婆无人照顾。现于晓艳被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810监室。几年来于晓艳曾经多次遭到中共恶警的绑架迫害。

政府人员被酷刑迫害。姜国波,一九六三年三月出生,山东潍坊市委政法委官员,副县级级别。因患肝肾综合症,于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心健康,在承担全市政法系统干部考察工作的几年里,不贪不占不收礼,深得民心,村民在村头放鞭炮欢迎他。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姜国波十几次被非法抓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九年二月再次被绑架、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攻击、侮辱、谩骂、暴晒、不让睡觉、死人床、野蛮灌食,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山东省监狱。他始终绝食绝水抗议至今近两年半了,现已被迫害得住进医院。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毒打折磨工程师导致其坠楼。辽宁法轮功学员吕开利(原大连起重集团工程技术信息部工程师),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被大连市国保大队秘密绑架,在大连由家村国安局特设的小白楼,遭到毒打,二零零六年四月初被辽阳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非法关押在营口监狱二大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又被强行转至盘锦监狱五监区遭受迫害。盘锦监狱狱警酷刑折磨吕开利导致其坠楼已八个月了,为了掩盖迫害罪行,自二零一零年八月末狱警将吕开利隔离至今,音信皆无,并一直拒绝家人探视。家属非常担心他的境况,多次找到监狱要求见人,都被无理拒绝。

四、中共监狱的恐怖暴行,奄奄一息拒不放人

中共监狱、劳教所为强迫狱中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十多年来用尽迫害手段,越来越变本加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死,最近两个月内又有同样的恶性案例曝光。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狱警对法轮功学员黄宴林滥施酷刑,致使黄宴林生命出现危险,不得不送医院抢救。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杜鹃,年近五十岁,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到朝阳看守所,再次被非法判刑、关押到北京市女子监狱,在迫害下身患癌症,生命垂危,腋下淋巴结大面积转移,扩散到全身,非常危急。癌症的疼痛,导致杜鹃每天只能靠打镇痛针维持,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监狱强行关押,拒不放人,理由是杜鹃还坚定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放出来后还会做大法的事;又狡辩说她的刑期没有过半,不能保外;即使放回,癌症也没有别的医院可治等,明摆着就是想置杜鹃于死地。

杨建坡2004年2月在唐山开平劳教所遭迫害,体重锐减100斤,释放回家时仅剩80多斤
杨建坡2004年2月在唐山开平劳教所遭迫害,体重锐减100斤,释放回家时仅剩80多斤

法轮功学员杨建坡的妻子去唐山冀东监狱探望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丈夫,她看到的杨建坡躺在床上,瘦的皮包着骨头,身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整个人都快脱相了,一米八的身材看上去都不足一百斤,人奄奄一息。她心如刀绞,悲愤交加,回来后投书有关当局,强烈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自己的丈夫,并追究迫害者的法律责任,但没有回音。

五、不断发生的践踏法律的“庭审”骗局

高铭霞
高铭霞

五月二十六日,今年四十五岁的山东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高铭霞女士,被中共公检法与“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非法判刑五年。高铭霞曾经二次被中共非法劳教,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在淄博王村劳教所后,她长期遭残酷迫害,多次被关禁闭室,恶警曾将她的手拉成一字状,捆绑成一高一低拉紧,整整四天四夜。她还两次被长时间吊在窗户铁棱子上,连续十七天不让睡觉,强迫长期坐小凳子,不让吃喝、不让洗漱、不让大小便,几个月都不让换洗衣服,一直迫害到她被非法劳教期满。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一日,中共警察在高铭霞家的楼下蹲坑,将外出回家的高铭霞再次绑架,非法关押近一年后,再次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其枉法冤判。

六月二十三日上午,江苏常州市法轮功学员杨产荣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六年。这是杨产荣被中共陷害坐了七年牢后第二次被冤判。前一次坐牢的原因,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他的妻子周凤林女士,被常州西林看守所暴力灌食致死,死时年仅三十二岁。当局为封锁消息,将杨产荣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十年,当时杨产荣的儿子只有五岁,成了不是孤儿的孤儿;其姐杨顺娣也因此被中共非法劳教三年,关押至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

杨产荣于二零零七年离开中共监狱。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再次被常州“六一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之后被转移到常州西林看守所非法关押,直到今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江苏常州市钟楼区“六一零”, 勾结钟楼区中共法院、检察院、公安分局,上演一场对杨产荣所谓开庭审理的骗局,把杨产荣的律师赶出法庭,又剥夺了杨产荣的自我辩护权,理由是:不能为法轮功的“定性”做辩护。对杨产荣非法判刑六年,是中共法庭不顾事实和法律的基本程序直接宣布的。

六、短短两个月时间又有至少八人被迫害致死

陈跃民,男 ,48岁,河南省三门峡市人,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郑州新密监狱被迫害致命危回家,继续遭中共各级人员的不断骚扰,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48岁。

袁永文被迫害得瘦骨嶙峋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在成都警官医院见到袁永文时,她已经被迫害得瘦骨嶙峋、神志不清

袁永文,女 ,67岁,四川省邛崃市人,因向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者诬告,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遭到中共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简阳养马镇监狱。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简阳养马监狱将她折磨的全身瘫痪、神志不清后送回家,当时袁永文老人全身瘫痪状态,全身僵硬,皮包骨头,气息奄奄,大小便失禁、小便处被插入导尿管,神志不清,说胡话,不能饮食,一触动就呼叫“不要打我”,右手有很多针眼,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后来老人在家人精心照料下,延续了一年的生命,但终因遭到的摧残太重,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离开人世。

管真元,男 ,58岁,甘肃武威市人,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多次被中共邪党绑架、抄家、关押、勒索,遭受多次毒打、酷刑折磨,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因讲真相救世人被恶人构陷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狱中被恶警、包夹严刑拷打,身心遭受严重摧残,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离世。

农安法轮功学员于长丽
农安法轮功学员于长丽

于长丽,女 ,44岁,吉林农安县第四中学数学教师,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张丹凤一起被中共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从长春第三看守所被转回的农安县看守所,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杨淑梅,以及法轮功学员张丹凤一起绝食反迫害。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于长丽和杨淑梅被送到长春市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抢救。当天,于长丽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成为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多名农安县法轮功学员之后的又一人;杨淑梅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处于昏迷状态,有多名警察看守。

王云财,原天津市大港区石油化工公司第三小学体育教师,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九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历经非法拘留、抄家、关精神病院、吊铐毒打、性侮辱、洗脑等种种迫害,前后被囚禁长达七年,并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感染了肺结核。之后又经历了多次劳教、收教、所外执行,一连串的绑架迫害后,病情不断恶化,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离世,年仅四十六岁。

张中芬,女,五十多岁,重庆市渝北区洛碛镇太洪乡人,二零零二年到北京天安门讲真相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十余天。期间,恶警用暴力折磨她,对她拳脚相加,将她的头部往墙上撞,头部鲜血淋漓,导致严重脑震荡。北京恶警向其丈夫勒索上万元现金后,通知重庆市渝北区洛碛镇派出所接人,张中芬被直接绑架到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二零零八年八月左右,再次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张中芬被迫害得头部重伤、腿部骨折,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生命一度垂危。劳教所才通知其家人将她接回、送医治疗。回家后,一直遭受洛碛派出所警察不断上门骚扰,逼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保证书等“三书”、签字、按手印,等等。张中芬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在迫害中离世。

郑宝华,河北省任丘人,原在华北石油综合七处工作。早在还是一名高中学生时就被中共劳教迫害,累计被中共非法关押、劳教迫害的时间长达七、八年,期间累遭酷刑折磨,被唐山开平劳教所折磨至肺结核晚期、生命垂危,不能进食,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离世,年仅三十二岁……

杜鹃,北京法轮功学员,如前所述,她被北京女子监狱洗脑迫害致癌症晚期、生命垂危,其亲属已多次要求保外就医,被监狱方面以种种借口拒不放人。杜鹃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下午,在北京女子监狱附近的医院里离世。身后留下一个十多岁的智障儿子,和年近九十岁的老父亲。

结语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已是罄竹难书。中共打手们所重复的只不过是试图利用犯罪掩盖迫害真相,利用罪恶掩盖罪恶。用恐怖暴行——非法抄家、绑架、劳教、非法判刑,甚至把人迫害致死,堵大法弟子们传播真相的嘴,使恐怖的迫害更加蔓延。但人们已经清楚地看到,其图谋永远也不会得逞,相反,只能是将其邪恶黑暗的本质和灭亡前的丑恶越来越清楚的暴露在人们面前,让越来越多明白了真相的人们唾弃它,解体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