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明理观念转 修心去执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我在大法中修炼已十六个年头,都是在师尊呵护下走过来的。面对师尊捧给我的高德大法,当时心里想的是:这就是我要找的,我如获至宝、如饥似渴的学着。我每天必学一讲《转法轮》,有时间还学两、三讲的。这样,先后学习了师父的各国讲法、《洪吟》、《洪吟二》,还学习了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法没少学,可由于受实证科学的影响,学习不得法,入心的少。就是知道这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法。在师父的反复教诲下,并与同修们学法切磋,使我逐渐对宇宙大法有了从感性到理性的升华。但是刚开始修炼,学法与修心脱节,遇事就是一个劲儿的向外找,法理也不够清晰,在同修的帮助下,渐渐的能在法上认识法,逐渐的学会向内找,能溶于法中,明显的感到学法入心了,法理清晰了,观念有所转变,人心也逐渐少了,心性也提高上来了。

修炼以来,炼五套功法从未间断。自打全球每天的三点五十分晨炼,我始终坚持,特殊情况耽误了炼功,我也利用其它时间补上。有一段时间,由于修炼中放松了对自己思想上的要求,出现了学法炼功犯困的感觉。去年夏季的一天凌晨,三点四十分闹钟铃声一响,我就起来了,但感到没睡醒,有点犹豫,但时间到了,只好起来炼功,炼功中思想也不静。炼完功,发完六点正念就想躺床上睡一觉,这时我看到床上放着的《转法轮》,我信手翻开《论语》这一页,师父的法映入眼帘:“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唉呀!师父这不是在说我吗?修炼这么多年,自己思想中总有一种贪睡的想法,这不就因为炼了两个小时的功影响了睡觉,这不是在常人中所养成的后天的观念吗?由于这颗心,白天学法犯困,心里想炼功耽误睡觉,白天得补上,有了这个思想,就被这个观念所左右,精神不起来。今天意识到了,我要立刻去掉这个为私的心,清除这层壳。

我针对自己的修炼状态,又学习了师父的《精進要旨》〈警言〉,师父说:“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师父还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学了师父的法,使我有了深层的认识:要想改变常人中形成的观念,在做三件事的修炼中,真正多学法,学好法,要从理性上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从内心认识到法,用正念对待周围所发生的事,在提高自己心性上下功夫,摆脱人的桎梏,用大法指导自己的行动,不断去除人的妄念及千百年轮回转世中形成的带有名、利、色、气的观念,把为私为我人的东西转变成为无我为他的最高境界上来,脱离开人的愚念。

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的含糊。在心性的考验上和家中同修矛盾磨擦也是常有的事。记的今年初秋的一天傍晚,妻子(同修)从内弟家回来,这里,我已做好了饭。我问妻子:吃没吃饭呢?她说:吃了点凉饭,我说:刚做好饭,你吃吧,她不高兴的说:看你做的怎么吃啊,我说:你在那儿吃馋了吧,家里饭看不上眼了吧!她一听就炸了:我吃啥吃馋了!当时我没意识到说错了话,还与她争辩,后来她不说了,躺在床上生闷气。半夜时分,妻子从床上起来发正念,发现胳膊举不到位,感觉不舒服,就说:我这都是你给气的。然后就躺下了。我看她这个状态,说:找找看是什么心,发发正念。她说:我就不愿听你说话。我没作声,给她发正念清理空间场。第二天早饭前,儿子过来说:怎么回事,把我妈气那样,这么修怎么能行啊!真得好好想想了!我一听,这不是在点拨我吗?由于我真心向内找,使妻子同修立刻认识到我们修炼人没有病,“七二零”前师父已经把我们真修者推到位了。当我再次找到后天形成的“怕心”、“情”的时候,师父已经把妻子另外空间的邪魔清理了。这时,再看妻子同修病业状态一扫而光,原来腰酸背痛的感觉全都没有了,脸上恢复了健康的神采,身心别提多轻松了。

通过学法修心,使我认识到:千万年人转世轮回形成的观念在左右我们的思想行为,必须修去这个后天形成的观念才能走出人。修炼人不但要善待亲人、同修,还要善待所有的众生。至此,使我对师父“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这句法理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从师父提出正念除恶开始,我就反复学习了师父发表的相关经文,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性,每天按全球同步進行整点发正念,目标锁定当地省、地、市、县邪恶单位、邪恶个人、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帮助同修有整天整点除恶或连续多天除恶,看需要而定,还有近距离发正念。前年三月份,当地有几名同修被国保大队绑架,我们立即组织同修整天整点发正念,贴不干胶,散发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行的小册子,并和家属去看守所要人,经过同修不懈的正念除恶,只一个月时间,邪恶被解体,同修全部平安返回。

正念是神念,关键时刻,信师信法的念力不动摇,师父就会帮我们度过难关。

大法弟子要做三件事,发《九评》,促三退,救世人。我和同修们昼夜不停的行动起来,发《九评》,小真相册子,贴不干胶,挂横幅等。面对道德低下的世人,末法时期社会、邪党打压、党文化的毒素,虽然难度大,但我和同修知难而進,面对面讲真相,先从亲属、朋友、同学、同事、邻居入手,告诉他们邪党罪恶本质。我面带微笑,发着正念,苦口婆心的讲,有人马上就退了,而有人你说什么他都不退,就是邪党无神论造成的。碰到世人啥样都有:有瞪眼的、有骂人的、有搪塞的,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我几乎天天讲真相,讲真相前都先发正念,并心生一念,:请师尊把有缘人送到面前,这样就出现打听道的、问事的,我及时讲了真相,给他们做了三退。

我还利用早晚市买东西、白天办事、护理病人或固定时间,面对面的给陌生人讲真相,做三退。少的退两三人,多的能退一、二十人。讲的次数多,越讲师父就给我开发智慧,越讲越爱讲,越讲效果越好,经验逐渐多起来。我能面对不同身份的世人采用不同方式讲,顺着人的执著讲,失业工人,我从其利益讲;做买卖、商贩、农民从邪党腐败讲,总之,看什么人讲什么话;有的采用第一人称讲,有的采用第三人称讲,不熟悉的采用试探性方式讲,了解其情况再劝三退,熟悉的直截了当的讲,风险小。多数都能明白真相,退出邪党相关组织。也有邪恶的,我就正念解体。

做好三件事,尤其在大面积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过程中,经常有心性上的干扰。每做完三退后,不管收效好坏,我都结合学法找自己心性已形成的习惯。总结起来,有时过的好,有时过的差。但相对来讲,人心比以前弱了,比如做好时生出欢喜心、显示心,做的差时生出了怕心,党文化严重时,有时色欲心也冒出来。当看到众生都苦、等待大法弟子的救度时,这些心瞬间就没了。

十多年的正法修炼,按照师父的大法要求,圆容整体,协调配合。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能真正静心学法了,在法理认识上有了新的提高,视野开阔了,人心也放下了很多,遇事能向内找自己,并能征求同修意见,做事先想到别人,从为私为我走向无私无我,并能抢时间救度更多世人。我体会到:我们大法弟子就是宇宙中的粒子,运作起来象人身体的脉络协调配合,连成一片,形成坚固的整体,面对任何的魔难就会金刚不破。

十六年来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今天,使我深深体会到:修炼就要按照师父说的、大法的要求去做,信师信法,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不断去除人的私念、妄念、观念,用神念才能走出人,才能救度更多众生,走好回归的路。

以上是我所在层次的理解,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