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在修炼这条路上,我有时精進、有时走的很慢,没有师尊的一路保护,我走不到今天。二零零七年~二零零九年,优昙婆罗花在我家连续盛开了三年,最长的一次开了大半年。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提醒我要更加精進。我何德何能啊,能有缘成为令全宇宙众神羡慕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千言万语化着一句话,对慈悲伟大的师尊说:“师尊辛苦了!谢谢!”

一、得法

一九九五年六月份单位又要办学法轮功的班,在母亲的劝说下,我带着小孩一起去听课,觉得老师讲的太好了,说不出好在哪里,但是就感到好。我就对站长说:“老师讲的太好了!什么时间再办班,我还想听。”站长说:“当然了,师尊不是一般的人!七月份准备再办班,到时来听吧!”后来买了讲法录音带,又有了书。当我看第一遍《转法轮》的时候,师尊就给自己消业(当时还不知道这是业),有时想吐,但是又吐不出来;有时背上有点酸、胀……说不出的难受;但只要放下书,这些现象马上就消失了;拿起书读这些现象马上就又来了;我试了几次都是这样,我心想一定要坚持把这一遍看完。看完这一遍后就没有再看了,自己认为已经知道书里写的什么了,就没有再看了。到一九九九年初才参加集体晨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早我们到市礼堂去炼功。当时来的人很多,远地方的也来了很多人。听说:站长被抓了。我们在那静静的炼功,炼功还没炼完,就来了很多的警察赶我们,不许我们炼功。我就对警察说:我父母有什么病,多么严重,从炼功后就没有生过病吃过药……。警察只听不说话。不一会开来很多的大客车,警察强行的把炼功的人往车上赶。我还在对警察讲着,这时我看到惊人的一幕:有两个男警察恶狠狠的分别拽着一个同修的一只手臂,一路拖着向大客车方向拖;而同修打着双盘,无论警察怎么拽怎么拖她都一直双盘着,没有把腿拿下,一直拖到大客车边,两个男警察使劲的把她抛向车里。我惊呆了,这是怎么了?这是为什么呀?我无法想象、无法理解,我们没做什么呀!只是炼功锻练身体。他们是人民警察啊,怎能这样!我还没有回过神来时也被赶上了大客车。在大客车上不知谁带头背《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大家就这样反复的不停的背着。大客车开了很远,就把大家赶下了车。这时已七点多钟了,得马上赶回去上班。第二天一早,我和父母又到单位上原炼功的地方炼功,只有我们三人。

那段时间真是乌云密布,感到天塌下来了一样。外界的压力、家庭的破裂,感到真的是很难很苦。只好多学法,那时学法就是我唯一的寄托。后来师父的《心自明》、《走向圆满》等经文发表后,经过反复学习,才渐渐有了方向。“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把这段法写在小本子上,当我懒惰时、懈怠时,我就翻开看看。但是对讲真相的事做的不是很好,渐渐的感到这样不行要多讲真相。那我就给学生讲真相吧(因我的工作能接触很多的学生),但是给学生讲什么?怎么讲?要是学生给举报了怎么办?当时压力是不小的。通过几天的思考和不断的学法后下决心讲吧。

二、讲真相

第一天在给十几个学生讲之前这个心呀就猛跳个不停,心里很紧张,心想这是做什么呀?我是在教他们做好人,又没有做坏事。我就稳了稳心说:“同学们我希望大家不仅要学好知识,还要做一个好人,对社会有利的人。那么怎样才算一个好人哪?首先就是要做真事,说真话,不欺骗,不说谎,做了错事不掩盖,将来达到返本归真;再就是要有善心,不欺负人,同情弱者,帮助穷人,要乐于助人,多做好事;然后就是在困难时,在受到屈辱时,要想得开,挺得住,不怨不恨,不记不报,能吃苦中之苦,能忍常人难忍之事。做到这些就是一个真正的好人,而且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好人。”

讲完后同学们使劲鼓掌。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讲了一段时间后,师尊给我更大的机会,让我几天就能接触一、两个整班的学生。就这样不断的换学生,我不断的讲“真、善、忍”三个字的含义。在讲的过程中也有学生说:“法轮功。”我就说:“叫大家做一个好人对不对?”他们会齐声说:“对!”我说:“对,就照着做,要坚持。”也有学生问:“我对别人‘真、善、忍’, 别人不对我‘真、善、忍’,怎么办?”我知道他是怕吃亏。我说:“‘真、善、忍’从我做起,从自己做起,他要不对你‘真、善、忍’,那是他的事,那是失德的。如果我们人人都学‘真、善、忍’,这个社会不就好了吗!”

我知道是师尊无时不在保护着我,也理解了“相由心生”的法。因开始讲后,就没有“举报”两字的存在。就这样讲了大约一、两年吧,就调换工作跑外了。我就给供货商讲,给货车司机讲。

到了二零零五年一~二月份帮我建资料点的阿姨说:“看了《九评》后,其它地方已经有大法弟子退党了。”我当时不是很理解,因我从小到大不是班长就是邪党支部书记,思想是很左的。阿姨,还有我母亲,她们给我讲了很多、很久,最后我说:“好,我退!”然后我和我妈首先把家里的人讲退了。在外面只要是给我拉货的司机讲真相,他们全都同意“三退”,对他们我就主要讲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那个被车撞了,都不讹别司机的事,他们都很激动,认为这样的好人太少了,所以都同意“三退”。

再就是给熟人讲真相,发《九评》。有一次给一个老邻居讲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她说:“你讲的太好了,帮我退了吧!”我说:“你回去让你家人也退,保平安。”她没有马上答应,就走了,过了一段时间她遇见我说:“×××给我光盘了,我看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里面讲的太真实了,这共产党太坏了。你知道我的小孩,为了工作,我叫他入党了。现在你帮我把他退了,还有我家人、我姐全部都退。”我说:“这必须本人同意才行。”她说:“放心吧!我回去给他们讲,他们会听我的。”我说:“好吧!”

这几年过年,我弟妹家亲戚团聚,我都尽量参加,买些水果、礼品。见过几次面后,我就开始讲真相,叫他们“三退”,当然了是亲戚他们没有怕心,也同意“三退”。特别是去年我三妈家十几年没有联系了,就因我和母亲的一念想救他们,就神奇的联系上了。今年过年到三妈家,我和母亲互相配合,一个讲,一个发正念。一开始讲真相三妈就说:“我在家收到了法轮功的资料,有很多地方不明白,一是没地方问,二是也不敢问。”我想三妈是一个老教师,我就首先给她讲“政治”、“革命”、“反革命”、“反动”等词,当然了基本上都是《九评》和《解体党文化》里的内容,三妈说:“你讲的这些都对,都在理,我也不认为你‘反动’,为什么你不讲之前,我就不明白,不往这方面想那?”我说:“三妈!我不学法轮功,我就象个白痴,只知道跟着共产党的指挥棒转。送你的《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好好看一看吧!”见到的亲人,除堂哥的小女儿(小学生),堂哥不让讲以外,其他都“三退”了。给亲人讲的好处是,他们没有怕心、没有顾虑,容易“三退”。

在讲真相方面,我做的并不好,只是把好的写出来了。特别是向陌生人讲真相,这是我要突破的。

三、做资料

我母亲从大概是二零零一年吧,就开始接送资料,在这过程中她吃了不少的苦,接触的资料点同修有几个被绑架、非法判刑。为了减少资料点的负担,二零零四年底,同修就给了一台复印机,因母亲岁数大了,不会操作,所以就由母亲到资料点去拿样,然后回来由我复印。过了一段时间,母亲对我说:“这样还是要依靠大资料点,我们能不能自己上网独立运作。”我说:“行啊!”母亲就去跟资料点同修一说,她们非常支持。我妈就拿了几千元钱,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买来了电脑、打印机,装好系统,教我操作。因我从没用过电脑,我就一步一步的细心做好笔记。就这样二零零五年五月份我们的资料点建起来了。因为我长期在外面跑,对买耗材那是太容易了。我母亲都常说:“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先让你在单位锻练,然后再做证实大法的事。”

刚开始的时候,同修给资料点钱,我和母亲都不收说:“我们不缺钱,资料点的钱我们承担的起。”过了一段时间,我想这也不对呀,同修想建立威德,你怎么不让,这多自私呀。以后同修再给钱,我就对母亲说:“收吧!但这钱绝对的专款专用,只能用于资料点和救人上。”因我对购耗材熟,慢慢的技术同修让我给其它资料点买耗材,越是她们不好买的就由我去买。后来我接触的资料点同修陆续的有五人被绑架,三人被非法判刑,在这过程中对我真是一个考验。我母亲对我说:“回去多学法,多发正念,去掉怕心。”

去年年底,想到为了给制作今年的神韵晚会光盘作准备,我就陆续买了几千张光盘。有一天同修来给我讲:有两个资料点要几千张光盘。我说:“行!”要去买光盘的头一天,不知怎么这怕心呀、懒惰心呀,心不稳,不踏实,这些人心都出来了。虽然在购耗材的过程中,有过几次这样的心出来,但是都不强烈,心想自己是大法弟子,这人心不是我,铲除它,学法。第二天,这人心又出来了,我就求师尊帮帮我吧!让我顺利的把光盘给她们买回去。突然《洪吟二》〈正念正行〉出现在脑海里,人心一下没有了,我不停的在心里对师尊说“谢谢!谢谢”,我一路背着《正念正行》,顺利的把光盘买好送到两个资料点上。因我是闭着修的,这次是感到师尊时刻都在我身边最突出、最明显的一次。

我们的资料点能平稳的走到今天,都是师尊的时刻的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