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参加邪党的一切活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看了第493期《明慧周刊》的《大法弟子决不能为邪党唱赞歌》一文,知道有的同修居然还参加七一领唱,心里十分难受。同修啊,我们是救度众生来了,怎么能站在邪党的队伍里帮着其毒害众生呢?

我所在单位是国企,我完全摆脱了邪党任何活动的纠缠。下面是一些经历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以前我也给邪党写过一些东西,当看了《九评》以后,我马上写了声明绝不再为邪党写一个字,以前所写为其歌功颂德的东西全部作废。没多久,领导又让我写,我拒绝,领导说要罚我五十元钱。当时我的工资才几百元,五十元也不是个小数目,但我就本着一念,绝不能做让自己后悔的事,这次妥协还会有下次,罚钱也不写!后来此事不了了之,没罚钱,渐渐的也没人找我了。

一次,整个班组的人被强制中午去练操,十一要为邪党表演。当时在大会议室里练时我就想:我不会去表演的。可我是大法弟子,在这练习不也是耻辱吗?越想越不是滋味,练了两次,第三次我就没去。领导回到班组,见我和一些人没去,气的疯了一样,挨个叫起来单练。我心里也紧张起来,起身去了厕所躲避。突然我想到,领导这样的表现不是因为有邪恶操控她吗?我堂堂大法弟子上厕所躲什么?解体操控她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我发着正念又回来了,到自己的位置干起活来,心想看谁敢动我?我就在领导的眼皮底下,她却象没看到我一样,所有的人都练了一遍,唯独没找我。事后,同事都很奇怪:怎么就没让你练呀!过了几天,领导说有几个人不用去了,其中有我。

体操表演那天,领导说你也没啥事,帮表演的同事看看换下的衣服吧。我“嗯”了一声,马上意识到不对,便说我有事,得走。

还有一次,一个同事要借我的裤子参加邪党活动,我不借,她偏借,磨来磨去的。最后我说:我不是抠门不借给你,共产党的任何活动我都不支持,请你理解我。以前我给她讲过真相并三退,同事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我悟到,大法弟子不能给邪党的活动做任何事,哪怕是一点点。

去年,单位给每人发了件白色的半袖衫,前胸印有七一邪党字样,我到家就把字样剪下来扔進了公厕。后来有几次说有来检查的,让全穿那件衣服,就我不穿。组长问起,我就说没了,再也没人问了。

领导又让我参加邪党活动,我郑重的说:姐,工作上的活儿,你让我干什么我都去,从没什么怨言。可什么七一、十一这些活动我都拒绝参加,因为我不愿意。你要是觉的为难,那我就去找书记唠唠。当时她一声没吭,扭头走了。她也许知道我要对书记说什么,心里害怕了。因为我曾单独与她讲过三次真相,虽然没答应我帮她三退,但该让她知道的我全讲了。

邪党不光强制人去演出,还要求不演出的人去观看,谁也不能请假。我一概不听这些吓唬,我走我的。有的同事担心的问:你走了能行吗?我说:哪有强迫人去看节目的?只有共产党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我就是不愿意看。我想我应该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便去找认识的人讲真相劝三退了。事后领导也没找我的麻烦。

单位有几个同事,我曾劝他们退团队,他们不退还陆续入了邪党,我心里十分难过。同事入邪党,领导让画票,我选择了弃权。

其实我是大法弟子的身份并不是公开的,讲真相劝三退也是以旁观者的角度,我牢记师父的教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一关关的闯过去,我摆脱了一切邪党的活动。我想在单位身份是公开的大法弟子,更应堂堂正正的对让参加邪党活动的领导讲:共产党残酷迫害法轮功,造谣、污蔑大法,让我去为它唱赞歌,你想我会是什么心情?

拒绝参加一切邪党的活动,我们讲真相劝三退底气才会更足,否则就会打折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