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九年冤狱 原教委书记仍在黑龙江女监受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漠河市六十二岁的里玉书女士,遵循自己的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二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了九年多的迫害,曾被非法关押在小号,曾被六次隔离。她绝食反迫害近七年,被迫害的瘦骨嶙峋。

里玉书,原大兴安岭阿木尔林业局教委书记,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患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与其他修炼法轮功的群众一样,遭到中共邪党人员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里玉书在加格达奇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劫持至黑龙江女子监狱集训监区,三月从集训监区又劫持至一大队。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病犯监区)。

以下是里玉书自述近期遭受的迫害。

一、副狱长包锐唆使恶警毒打里玉书,抢走衣物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中国传统新年的正月十四)早,有人说:“正月十三,监狱长在大监区翻法轮功学员的物品,如果翻到经文,就扣包夹的分。”

不到半个小时,副狱长包锐、狱政科长陶淑萍和科长崔红梅、赵丽莎等一伙人,来到十监区直奔法轮功学员。先到十监区四组对法轮功学员巴丽江进行行恶。十监区的狱警赵晓帆来到我面前说,要我配合,不要抵抗。组长包夹等人把我从床上拽到地下。

一会儿,包锐等人进来了,她们就把我拖到走廊,我高呼:“法轮大法好”。包锐一伙一边翻我的床铺,一边恶狠狠地说:“把嘴封上!”在她的唆使之下,来了防暴队的恶警,三十岁的大小伙子,对我连踢带打,并用脚狠狠地踩我的身体,用胶带在我的嘴上缠了好几圈,又将我的手背过身后去。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我仍然喊,包锐恶毒地说:“把衣服扒下来!”又上来了几个人,将我的衣服和裤子连扒带剪地扒下来。我所有的衣服,无论冬天还是夏天穿的,内衣和外衣,全部被她们抢走。我的床上一片狼藉,床铺和装杂物的箱子都被翻了。我的所谓包夹,因为我喊,被扣分。

我已经被邪党非法关押九年,二零零四年八月二日,开始绝食反迫害绝食六年半。副狱长包锐竟然公开执法违法,唆使恶警毒打我,一个六十二岁的老人,他们毫无人性的对我行恶,很多人看到恶警踢我,凶狠地踩我,都气愤不已。大家也都看到了监狱所谓的人性化管理,只不过是骗人的谎言,彻底看清了监狱警察的丑恶嘴脸。

二、 监区长赵惠华利用打手残酷地毒打里玉书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中午,十监区大队长唆使一帮犯人把我从监舍拖到女子监狱的医院住院处,途中李英利打我两个耳光,并把我的被褥拆了。衣服上印上“犯”字。

二十三日早五点五分,我立掌发正念,包夹李英利就上来给我几个耳光。另一包夹邢国辉三十七岁(一米七十多的个子,一百六十多斤的体重),她是十监区的监区长赵惠华新找来的打手,也上来打我的耳光。边打边说:“知道院长为什么叫我包夹你吗?”

不一会住院处的监道长杨秋香(四十四岁,大庆人,贩毒犯),也过来帮凶,毒打我。她们把我从床上打到地上。李英利象个恶魔一样,凶狠地踢我的胸部,痛得我二十几天不敢用力呼吸,不敢抬胳膊,枕头上都是血迹。李英利把枕巾泡在盆里洗去罪证,她们一直打到九点三十分。

二十三日下午,两个狱警领着一帮犯人,强行给我穿囚服。其中的打手之一高福艳(四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一百六十多斤,贩毒犯。)她打人最恨,出手又快又重,被她打过的人都望而生畏。是十监区南侧的监道长。另一打手李玉波(四十岁),又狠又毒。张方青(三十七岁,身高一米六八,组织卖淫犯,无期徒刑。)是东侧监道长。李丹(四十岁,贩毒犯。)王鑫华(五十七岁,一米六八,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身体强壮,狠毒,多年被狱警利用当打手,毒打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王淑贤(四十几岁,身体强壮。)打人狠毒不计后果。

我不配合她们穿囚服,她们把我从床上毒打到地上。高福艳极狠毒地用脚踩我的小腿,我疼痛难忍,我被她们毒打了半个小时后,被强行穿上囚服。我喊:“法轮大法好”。李丹用胶带将我的嘴缠上好几圈。把我的手背到身后,用胶带缠住。王鑫华又拿胶带将我的身体胳膊手缠住数圈。

二十四日上午这一伙打手又来了,我仍不配合,她们将我从床上毒打到地上。杨秋香打我的耳光,用脚拼命的踩我的小腿。李丹、王鑫华、邢国辉、又用胶带缠捆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