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同行业人士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由于自己证实法的事做的很平淡,很不够,所以很少投稿。但是同修们一篇篇纯正的体会文章触动了我,我拿起了笔。以下讲讲我在讲真相方面的一些事例:

对亲人讲真相

家里只有我和妈妈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我妻子怕我耽误常人中所谓的前程(其实我早已沿着大法开辟的大道走上了真正的前程),“七·二零”后反对我修炼。后来随着我持续的讲真相,她不再管我修炼了。但是在给她“三退”时,遇到了较大的阻力。

每次和妻子讲这事,她都笑我太愚昧,“我是无神论,网上退有用?笑话!”我抓住每次机会跟她讲大法的事,让她多了解真相,并破除她的“无神论”等败坏的观念。我知道她要不退,就不好给她娘家人退。终于有一天真相讲到位了,又趁她心情好(饭后散步买东西),顺利的给她“三退”了。有了突破口,我趁热打铁,在随后的一段日子里,抓住每次回丈人家的机会,见一个退一个,其中她姐姐看她退了也就退了,她小弟还说接到过海外的真相电话(感谢海外的同修),这样她一大帮亲戚十几个人都退了。

给我妹妹一家讲真相的时候,妹妹和她小孩都很顺利的“三退”。但妹夫自恃见多识广,有自己的“主见”,称不听别人的“说教”。讲真相最困难的是我爸,他脾气暴烈,最崇拜毛魔头,马列毛的邪说书籍一大堆。我发正念后跟他讲真相,讲到退党时,他简直要暴跳如雷,因看我是为他好,才说不去“告发”我。我告诉妈妈在家里要不断的给他发正念(因我没有和父母一起住)。然后有一天,我趁父母都不在家,把那些邪党书籍全清理了,清理后我爸只是说了说:“怎么那些书不见了?”我妈觉的奇怪,本来她担心清了他的东西,他要发狂打人的。我知道只要正念强,另外空间的邪恶就不敢动了、消亡了。个别同修认为不好清理家里其他人的东西,可是你明知道那些东西在害你的家人并且干扰你,为什么不清理呢?

对同事讲真相

由于“七·二零”后我换了工作,同事们不知道我修炼,所以我基本上是以“第三人称”给同事讲真相的。

我的院长是个正直的人,经常在会上痛斥共产党的腐败,也看过电子邮件里的《九评共产党》。我和他讲真相时,他也认同法轮功,可就是对退党支吾推却。我给了他一些真相资料,他提醒我注意点;副院长甲练过气功,对传统文化包括修炼很认同。他博览群书,曾经有本书,能预测出行的吉凶等,其他同事验证过他算的很准,后来不知怎的书不见了。我给他讲真相,他也认同,说现在灾难这么多。至于退党,他却说不随便相信别人,还要观察观察(和我妹夫一样,自称有“主见”);副院长乙也练过气功,他说亲眼见过他一个亲戚练气功的,将筷子象面条一样吞下喉咙,所以他相信关于神的事。我一和他讲退党,他立即同意,我都没想到这么顺利,因为前两个领导怎么讲也没退。

对老师讲真相

我读小学时,一个老师对学生包括我特别好,我一直惦记着报答她,但二十多年没音信了。终于有一天得到了她的电话,我想最好的报答就是把真相告诉她。见到她后,看到她有很多旧伤很痛苦,就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伤会好的,她说好。后得知有人叫她入邪党,我说邪党马上完了,还入什么呀。她说不入了。邪党真是穷途末路、丧心病狂了,连个退休的老太太都想拉来垫背。

我大学的两个导师同在某外地,我一直没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我求师尊给我救他们的机缘。果然,一个导师回来参加校庆,我终于见到了她,可是她见的同学太多,没时间和我说话。就在她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八点多,她打电话给我说,没时间一起吃个饭,下次吧。当时真是机缘巧合,我正回家路过她住的宾馆,赶紧说,我正巧经过宾馆,见面有个重要的事。几分钟后在宾馆大厅里,我把真相告诉了导师,她明白了,并感知到我诚挚的好意,欣然“三退”。

对同学讲真相

我主要是在同学聚餐、聚会、婚礼等场合,给同学讲真相。由于自己正念不强,没有对全体讲,只是单个的讲,所以一次只能救少数几个人,而有的人可能以后很难再见面,我一直心里内疚,但也一直没怎么突破这点。有一次我对一个高中同学讲真相,他说他就曾是“六一零”的,大家是同学,不要再说了。我说就是因为大家是同学,是真心为你好才讲这些的。他好象心里一动,紧绷的神情舒缓下来。我曾在多次讲真相中体会到,只要对方感知到你是为他好,他至少不会为难你,还往往愿意听真相了。

还有一次给一个同学饯行,他到某地政府部门当副主任,我当时想他风头正劲,恐怕听不進真相。没想饭后他专门找到我,叫我到他家拿个材料。到他小区门口下车后,只剩我和他一起往他住的那栋楼走,也就几十米的样子,没几句话他就同意取个化名退党了。所以在做真相时不要抱着固有的观念,只要想着去做,师尊就会开辟道路,让我们顺理成章的做完救人的事。

社交中讲真相

在社会交往中,我会遇到政府官员、企业老板、银行职员等各行业的人。我主要是给他们发正念,瞅准机会和他们讲真相。一次一家企业邀请我做讲座。那天我正念较强,从出门就给来接我的人讲真相。到了会议室,我发出强大的一念:今天我要当众讲真相。我先做讲座,快结束时我说,今天有缘来这里跟各位老总交流,我还有件重要的事跟大家说说。就在我要吐出真相的一刹那,我心里说:豁出去了,为了救人。然后我把“藏字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三退保平安等说了一遍,底下的老板们都听的目瞪口呆。当我问台下有多少恶党党员时,他们才回过神来说,这里党员多呢。我还想说什么,突然一人诘问:课讲完没有?我还有事呢。讲座主持赶紧说到此结束。之后讲座主持在陪我吃饭的空隙,悄悄跟我说,他要上网好好看看“藏字石”。我事后不断用正念压住后怕心:没事没事,有师在有法在。要知道我以前可是个胆小谨慎的人。

出行讲真相

出行时最好讲真相的空间可能算是出租车内了,因为在两个人独处的空间里,没有外人干扰,相互不认识,下车后很难再碰面,所以讲起来没有什么顾忌。我一般从官员腐败、天灾人祸、交警乱开罚单等开始与司机攀谈,尽快切入到“藏字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等正题,然后進入“三退”环节,最后下车时,送给司机护身符或神韵光盘。一般出租车司机比较容易退,接到护身符或神韵光盘都会说谢谢。有一次我要下车了,司机还不愿走,拉着我问怎么给家人退。要知道出租车司机最会开快车抢时间了,争分夺秒的挣钱。还有一次,司机明白真相后,想進一步了解,问我要《九评共产党》看,可惜我身边没带。

出差坐火车、汽车也是讲真相的好时机,因为坐的时间长,人觉得无聊,聊天是大家很愿意的,而且可以讲的较充份。一次在长途汽车上,我和身边的一个女士聊起来。我先讲了一些关于学校、教育方面的事,过渡一下,然后引入正题:“藏字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三退等。她听的非常入神,也很高兴我用化名给她三退。

她还告诉我她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她是一个护士。一天一个被抢救过来的病人跟抢救他的医生和护士包括她说,刚才你们救我时,我不知怎么站在那个墙边上看着你们呢?当时医生和护士听了都吓坏了,只好理解是病人的幻觉。不然怎么解释墙边上一个病人,手术台上又是同一个病人呢?我说其实很简单,墙边上是病人的“魂”(另外空间的身体),手术台上是病人的肉身而已。

短信讲真相

通过短信讲真相的优点太多了,短信可以穿越时空到达很多你无法面对的人的手机上,而且对于短信一般人都会翻看一下,不会看都不看就删掉,而对于电话可能一听不入耳就挂掉。所以当知道可用手机短信讲真相时,我赞叹法轮功学员太棒了,又有了讲真相的“利器”。

我住在城市里,市里有很多条公交路线。我随机的选某路车坐,不固定的坐几站后下车,再换另一路车坐几站。一边发正念,一边发短信,整个市里跑遍了,公交车坐遍了,看到一条条真相短信发送成功,我虽苦犹甜。

有的回短信问你是谁呀?或说谢谢啦,或者称赞我们,当然也有骂人的。我开始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慢慢可以平静对待了。可是不久麻烦出来了——封卡。我看了同修的体会,知道应该纯正心态发短信、调整短信内容、对短信平台发正念等。有时能奏效,有时卡还是被封。后来,我想了一个主意,往手机电话簿一个群组里存五百个电话号码,甚至一千个号码。然后精心编制一条短信,通过群组一次发送五百个甚至一千个电话号码,等我发完了,封不封卡都无所谓了,因为卡上的钱基本用完了。

语音电话讲真相

由于通过短信讲真相存在封卡的现象,所以我自从知道怎么用语音电话讲真相后,就很少使用短信讲真相了。这里我真心感谢开发语音电话项目的同修以及录制真相语音的同修们。我用语音电话讲真相,基本和用短信讲真相一样,坐公交满城市的跑,有时也骑个自行车或走路,边遛大街边打电话。大多数人都会接电话,大多数人也至少听几句才挂机,我觉得他能听几句也就明白一些真相了。一般只有恶警才会一听就挂机,但这还是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有的人听完一段语音还不挂机,我就切换另一段语音,让他接着听真相。

在整个语音电话过程中,我一直发正念,清除从我这里一直到电话那头可能存在的一切邪恶因素和不好的东西,让对方耐心的听真相、明白真相。打语音电话要注意时间段,一般少在工作时间打,因为现在的人很忙,一听与工作无关的,可能会马上挂机。所以我尽量在中午、晚上以及双休日打语音电话,这样对方有较充裕的时间多听,多明白真相。

以上是我在几个方面讲真相的一些事例及体会,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