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师多年终得法 坚修大法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一九九二年,我十岁。偶然的一个夜晚,梦里看到了骑着红色鲤鱼的天女拎着花篮正在散花。花落到了我家的院里,美丽的天女微笑着从我家屋顶飞过。当时不知是何意。得法后才得知天女散花意味着有觉者正在世间传法度人。从那时起,我的脑中时常强烈的打出“师父”两字,莫名其妙的总是哀求母亲带我去找师父。母亲奇怪的问我:“你要找什么样的师父呀?”“我要找一个能把整个宇宙都能说清楚的,什么都难不倒他的,最好、最善良的师父。”她笑着对我说:这样的师父她也找不到。我心里很苦恼,也没有办法!只好把这个念头深深的藏在了心里。

我的家庭环境复杂,兄弟姐妹九人,而且条件很差,是当地有名的困难户。在家里我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在学校一直是品学兼优,每次考试都能名列前茅,每年“三好学生”的评选中都落不下我。家里和周围的亲邻好友、学校老师、同学对我都有很高的评价,也对我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夸赞之声一直伴随着我成长,每每夸赞之余我心里都会美滋滋的。就这样无形之中助长了我强烈的名利之心,自认为了不起、自命不凡。可在中考中我一下落榜了,家里条件不好考不上重点我将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当时家人认为考不上重点没有必要再浪费力气往下念的必要)。这一下给了我重大的打击。当时的我觉的人生所追求的目标破灭,前途无望了。家里人对我说什么的都有,周围的人见到我之后也是态度大变。我放声大哭,从没受过挫折的我。一时感到没脸见人、无地自容,心中痛苦万分不知何去何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大法在世间遭受邪恶迫害的日子,宇宙都为之哭泣。恰巧那天学校为我签发了初中毕业证,从此我结束了学校的生涯,开始步入了社会。

十七岁那年我独自一人去了南方,一边打工,一边实现我心中的梦想——寻访名山去寻找我心底的 “师父”。过程中吃了不少苦,时常是风餐露宿、浪迹街头。打工期间也碰到了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末法乱世人的道德更是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着。为了名、利 、色、欲你争我夺、尔虞我诈、无所顾忌的伤害别人。人的那种自私、贪婪、虚伪。使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厌恶,我变的越来越消沉,越来越无助,对生活彻底失去了信心,对未来更加迷茫,我没有了精神支柱,象一只无头的苍蝇东一头、西一头的乱撞。可心底寻找“师父”的念头还不死心,这一点成了我活下去的支撑。

一次走到武当山最高峰的“金顶”,我居高临下向远处望去,淡蓝色的天空一望无际,茫茫的山野覆盖了整个大地,不远的繁华都市早已被山川所淹没。天地之间广阔无垠,我感到人的生命渺小而又可怜。不禁心中百感交集抑制不住自己此时的心情在心底向远处呐喊:“师父!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世间还有一个我正在找你。此生此世我到底还能不能找到你!”我的眼泪从心里流出,浸透了衣襟。在“金顶”“转运庙”的一位八、九十岁的老道长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告诉我说:“孩子!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真正的高人应该在繁华的闹市,你回家去吧。如果有缘份在哪儿都能遇到。”后来悟到是师父借助他的嘴在点化我。

不久我辗转回到家中。家人问我你一个小姑娘独自一人在外没遇到危险的事吧,身体状况怎么样?回想自己在外面的这段时间每次遇到危险困难,棘手的事时都能化险为夷,迎刃而解,还时不时就会偶遇有缘人过来帮我。这时家里正办喜事,六哥正要娶六嫂,六嫂和她的父母都是炼法轮功的。当时的环境人们都听信了邪党的电视宣传,被邪恶的谎言所蒙蔽。我也是受害者之一,不接受六嫂及其母亲的劝说,不接受大法的真相。由于受邪恶旧势力的阻挡。直到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份我才真正捧起了大法书走進了大法。

翻开《转法轮》我看到了慈悲祥和的师父,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是谁?当《转法轮》看到第二页“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修炼”两个字一下子重重的打入我的脑子里,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怀着崇敬的心情一直往下念,当念到“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我的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大法的内涵博大精深,使我明白了许许多多以前所弄不懂的种种问题,让我真正明白了我是谁?人来到世间的目地?什么是真正的好人,什么是真正的坏人。揭示了宇宙、时空、人体之迷。我手捧大法书如获至宝,心中万分的喜悦,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我多年以来一直在寻找的“师父”!我的整个身心都在欢呼雀跃,我感到整个世界都光亮了起来。从此我下定决心不修成绝不罢休,无论怎么苦!怎么难!我都会一修到底。

刚开始炼功我就感到了法轮的旋转,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心性的提高,我的身体也有了变化。我虽年轻,但毛病不少,胃病、痔疮、颈椎痛、腰痛、血压低蹲下起来就眼前发黑、头晕,每一次流行感冒什么的都落不下我。修炼后,我真正感到了无病一身轻,我又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对生活有了信心。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为了尽快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明白高层次的法。在师父的安排下同修们为我送来了师父所有的经文、各地讲法等。我如饥似渴、一鼓作气花了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通读了一遍师父的所有讲法。同时在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下我也开始了做三件事。

此时,我母亲和我的六哥也真正的走進了大法。我们几人形成整体,首先开始给家人讲真相。过年期间,外地的哥哥、姐姐们偕同全家回来和我们团聚。这些年他们一直受着邪恶宣传的毒害,对大法不明真相。得知我们几个都学了大法全都竭力反对。当时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发正念的力度不够,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纵家人对我们進行了各种方式的干扰。学法炼功他们就在一旁喧闹,嘲笑,有时上跟前故意碰你,或拿手电筒对着你的眼睛一个劲的照。我从小争强好胜,在家里争斗心很重,什么都要争个你对、我对。一次我正在发正念。四哥讥笑着拿了一本厚厚的书,向我飞过来。我微闭着眼睛正在立掌。书一下打到我的脸上,我的脸被打的通红,感觉疼极了,要平时我早就起来和他干了,可当时师父讲的法理一下打到了我的脑中:“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转法轮》)想到这我继续发正念,可受委屈的心又翻了出来,眼泪在眼圈里直转,心里很苦。这时师父的法理又打到我的脑中:“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想到这心里顿时轻松了,面目表情也变的祥和了。身体一下子就被很大的能量场包围住,感到身体热乎乎的舒服极了。周围说话的声音没有了,他们都在看着我们发正念。

我在家最小,这几年哥姐都已成家立业。父亲在我年幼时就病逝。现在家中只剩下我和母亲俩人。家人对我更是关注,我的几个哥哥被邪党文化灌输的很深,从不相信有神论。对我学大法更是不理解,我怎么劝说都不见效果。刚回来的前几天他们对我轮番的攻击,又是恐吓、又是辱骂,什么陈年谷子,八年糠全都抖落出来。把我从小到大,做过的错事、丢人的事都翻出来了。我怎么不争气了,我又怎么给他们丢人了,我再学就要把我直接送到监狱去。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邪恶操纵他们对我的干扰。我在心里发正念,求师尊加持弟子。无论他们怎么说,怎么做我们依旧象往常一样学法炼功。几天后,哥哥们的态度缓和了下来,含着眼泪又商量,又哀求,又要送我去上学,又要给我找个好工作,又要帮我找个好对像。只要我不炼功了干什么都大力支持。向内找我知道我还有这些方面的执著,他们才会这么说。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今后一定修去这些个执著不好的心。不过你邪恶不配来考验我,我会在大法中一一归正。于是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笑着对他们说:“炼功有什么错?学好有什么错?法轮大法不仅祛病健身有奇效。最主要的是能使人道德回升,人心向善,这样好的功法为什么不学,每个人都应该来学才对。”同时,我向他们表明了我修炼的决心,只要我在这个世界存在我就会一直修下去。金刚不动,坚如磐石。从此家人对我们修炼的事不再过问。

这几年随着法学的越来越多,一直不间断的发正念、讲真相。并且严格按照大法的法理指导自己实修,大法也为我们带来了神奇。以前的母亲疾病缠身,常被病魔折腾的睡不了觉,吃不好饭。如今七十来岁还能象年轻人一样骑着自行车满街跑。六哥为人处事的慈悲祥和、为他人着想的高境界,深深的感染了周围的人。和他在一起工作过的男女老少无不被他的言作所感动。很多道德低下、不务正业的人都变好了。我如今已快到三十岁的人了可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家人及周围的世人也看到了我们的变化,很多人都对大法产生了好感,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并且退出了邪党组织。现在我的家人都已做了三退。大法弟子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慈悲的师父对我们时刻的看护与点悟。升华后的喜悦,我们深感师父的不易,佛恩浩荡,无以言表。唯有正念正行来回报师尊。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师父发表了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得法后的这几年中,我走了十几家大、小不同的私企和个体单位。在工作中我时常利用大家中间休息或午休的时候,和大家围坐在一起为他们讲大法真相,我主要讲法轮功是什么、“天安门自焚伪案”、“四二五” 、“七二零”、大法师父是什么样的人、法轮大法的洪传,以及古今中外的预言、婆罗花开、《九评共产党》的传出等。在中国大陆很多人怕心很重,不愿叫别人知道自己做了三退。劝退时有很多我都是采用一对一,单对单的方式去退。刚开始讲时我的常人心很多,顾虑心、爱面子心、怕心很重。讲几句脸就通红,心跳加快,很不自然。我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回到家里我加强了学法。学法中不知不觉心性得到了提高,再讲真相就不再象以前那样脸红脖子粗的了。

提醒大家讲真相之前一定要注重发正念,我每次讲真相之前在心里先发正念,让众生本性的一面显露出来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念很纯正时讲真相干扰就少,被救度的世人就多。相反发正念少,或念不够纯正干扰就多,讲真相就很不顺利。我碰到过很多对大法仇视很深的人,当一听到我是学法轮功的马上态度就蛮横起来,对我大呼小叫。我对着他们一边发着正念、一边讲着真相,每当我讲到“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时候,我看到他们那脸上的仇恨一下就没有了。明白真相的他们脸上露出了微笑。有很多对我产生色欲之心的人主动来和我接触。我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很不好很肮脏。一想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作为大法弟子从法修出的应有的慈悲和胸怀大善、大忍、大慈、大悲。人都有明白的一面,无论抱着什么心态的人,能遇到我就是有缘人,就是该被救度的生命。想到这些我对他们没有避而远之,接触过程中我让他们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听到真相的他们百分之百都退出邪恶组织。

二零零七年,师父安排了我在一家“足疗店”里做收银员,这里的世人几乎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少,借助工作的便利条件。我把手里的钱很多都印上了大法的真相,每天都把真相纸币找给来我店的客人。一次手正拿着真相钱,一下被我跟前路过的服务生抓走,他大声念了起来,“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回头他就说我“反党”,我开始对他讲起了真相,夜晚我借助值班的机会,利用单位的机子为他拿来一本大法真相碟,放给他看,他找来了自己的好伙伴一同坐下来看。当看到恶警殴打大法弟子时,他俩都震惊了,摩拳擦掌为大法弟子忿忿不平。当看到法轮功是什么后,他对大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第二天向我借大法的书看,我送给他一本《休斯顿法会讲法》,一本《转法轮》,他看完后,我看到了他激动的心情。后来他离开这家店,临走时,他向我要三十多份小册子,和一本《九评共产党》等真相资料,他说到家之后,要让所有他认识的人都明大法的真相,退出邪恶的组织。可当时由于顾虑心,只给了他几份资料。现在想来还很后悔。他的好朋友一次探家心切,可怎么也买不上火车票。我告诉他真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中午他一進店门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万岁!”他高兴的告诉我他在心里默念这两句话,果然,仅剩的最后一张票被他买到了。

工作之余我时常独自一人去周边的村庄发放真相资料,漫漫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瑟瑟的寒风象刀割一样刮在我脸上。去除了我很多怕心、安逸之心。每每心性达到不同层次标准时,身心都会有所变化。修炼路上不但不觉的苦,内心的喜悦与美好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现在《转法轮》我已背了三遍,第四遍已背完了第一讲,今后我还会不断的背、不断的背,直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现在我地区已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组织了集体发正念。讲真相也能整体配合。可我们知道离师父对我们的要求标准还差的很远。在今后的修炼路上请师尊放心,我们会更加努力,更加精進,走正、走好以后的路,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要写的很多,写出的只是我修炼体会中的冰山一角,仅举了几个片断。感谢师尊!感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