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寒亭外国语学校徐建华遭绑架殴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徐建华,原寒亭职业中专教师,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屡次遭学校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备受人身和精神的折磨。二零零三年回到职业中专上班,二零零八年调入寒亭外国语学校,工作尽职尽责,深受学校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徐建华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被寒亭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之后被劫持到寒亭南孙的转化班,遭到警察殴打。徐建华走脱后,一直被迫流离失所。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是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大约三点半的时候被寒亭国保大队的四个恶警绑架走的。此前因为我忙于工作不知道,他们在这之前私自搜查了我单位的电脑,单位的领导一直配合着做了这些。从学校出来后,有一个恶警在车上拼命打我的脸,把我的头压到车座上,用手从背后提着手铐。

我从办公楼上下来的时候喊了“法轮大法好”,我觉得一个人学法轮功,修“真、善、忍”,这是一个生命的本性,人之初,性本善嘛,人心向善,这不好吗?恶警绑架我却怕人知道。

从学校出来后,警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抄家。他们没有给我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任何的法律手续,从我的上衣口袋里搜去了家里的钥匙、钱包、身份证、银行卡、mp5,然后就利用钥匙,打开了我家的门,抢走了单位的一台笔记本和我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其它的还抢走了什么东西我就不得而知了。我也质问过他们,他们居然说是在办案,第一次听说警察办案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就抄家的。整个过程中,他们没有让我下车,把车停到我家小区的外面,如果他们真是行的正,就该让我下车,我就让老百姓看看,他们是多么邪恶。别看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可以胡作非为,老百姓有几个不明白的?

然后他们就急速的把我拉到寒亭南孙的转化班(原南孙司法所),说转化班,其实就是一座小型的私设监狱,一道密闭的铁门把外面的世界与里面严格的分隔开来,两层院落,监控,高墙,监控,铁窗。在这里他们可以折磨你,他们可以恐吓、逼迫你,也可以对你大打出手,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晚上,他们吃饱喝足之后,就开始对我大打出手,特别是闫峰山,他为了不叫别人看见,把其他人都支走,为了不让摄像头拍到,他撕着我的头发,把我从屋里拖到院子里,对我拳打脚踢,一边打着一边叫嚣着,哼,我可以抓你,劳教你,判你的刑,也可以放你回去,我就是把你害死了,你怎么着吧?听到这里我感到悲哀,共产邪党对法轮功根本就没有讲过法律。这个过程我一直戴着手铐,几次摔倒在地,他撕扯着我的头发,我感到我的头发很多从头上掉了下来,他打累了,又指使四个恶警把我拖到屋里,用一种强光而且还不停闪烁的手电筒照我眼睛,把我的脚用凳子垫高,头压到腿上(老虎凳),手铐从背后提起来,用手打,用脚踹。他们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从我的电脑上拷了他们需要的东西,硬逼着我承认,不承认就是打。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之后他们把我关进了潍坊市看守所。现在我全明白了,他们表面上做的全是假的,而敛财才是他们的真实目的,他们是在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勒索钱财,从以前的三千、两千到现在的两万、三万,表面上说的冠冕堂皇,而背后却全是干着邪恶的勾当。我的妻子也遭到恐吓和勒索,被逼交了两万元钱,满怀希望家人能团聚。四月中旬,我又从看守所关进了南孙转化班。

到转化班的第二天,我从那里走脱,流离失所至今。从转化班出来后,我给我的校长打过一次电话,校长问我单位电脑的下落,我告诉在寒亭国保大队,同时我家中的钥匙、我的银行卡(大约有七千多元钱)、身份证都在寒亭国保大队没有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