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不到其他同修也要抓紧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从一九九六年我第一次接触法轮大法到真正走入修炼的道路,至今已经十多年过去了,回想这十多年的修炼之路,如果没有师父的悉心呵护和一路指引,没有明慧网和同修的帮助,我是不会走到今天的。

从师父讲法中明白,我们平时所接触到的每一个人,都是讲真相的对象。所以,几年来,我不论是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中,在任何环境下,都尽量的抓住各种机会对接触到的众生讲真相。

在讲真相的方式上,也是灵活多样,由于我刚刚真正开始修炼不久,就到了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直到二零零八年之前,几乎联系不到任何同修,不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一直都能上明慧网,虽然接触不到同修,但可以在明慧网上看到师父的经文和同修的修炼体会,慢慢的,我也自己开始制作真相材料,从最初的寄真相信,贴真相标语,刻录发放真相光盘,神韵晚会光盘,小册子,送护身符(以上数量不多,很惭愧),到面对面的讲真相,无所不用。即使是面对面讲真相,也可以采取不同的方式,既可以直接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讲,也可以从第三方的角度讲;对待不同的人,切入的话题也不同,先顺着他感兴趣的话题开始谈,往往很容易就能讲明白真相,劝了三退。

大约在二零零二年的时候,一次在火车上,对面坐了两个警察,当时没有什么怕心,就是想对他们讲真相,先从生活中的话题开始聊,后来慢慢谈到法轮功,我说我国外的同学就是修炼大法的,也收到过海外发过来的真相邮件,从旁人的角度和他们讲了法轮大法如何好,在国外如何受欢迎,和在国内遭到的迫害,等等,虽然他们当时没有明确表态认同,但也没有反对。后来才得知,他们两个是我们当地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我想,无论如何,只要他们明白一点真相,就会减少一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是对他们的救度。

前年五月,去贵州旅游,随身带了一些神韵光盘,一路上随机发放。走到最后一站是一个古镇,是坐长途大巴去的,而且我是一个人自助游,一个女人,从小生长在大都市,几乎没有遇到过那样的路况,一路盘山路,路况也不是很好,从车里望去,下面几乎都是悬崖,天也快黑了,好象随时都可能出现危险,当时心里有些担心,但想到我是为救度众生而去的,有师父在,有法在,心里就很坦然了。

到达目地地后,天已经全黑了,找了家旅馆放下行李,就随身带着神韵光盘出来,利用聊天的机会,把光盘发给了宾馆的工作人员,经营电子产品店铺的小伙子,饭店的老板等等,跟他们说我这里有个光盘挺好看的,都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我已经看完,送给你看看吧,他们接到的时候都很高兴,连说谢谢。发完手里的光盘,心里很高兴,拿起相机,随手照起了古镇的夜景,照完之后,当时也没怎么仔细看,可等回到家来一张张翻看,竟然惊喜的发现,当晚所照的每一张照片上都出现了漫天的法轮,有一张竟然还展现出了一朵另外空间盛开的花,心情非常激动,也充满了感激,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虽然真的没做什么,但师父却是关注着弟子的每一点進步。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深深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要救度对方,师父就会帮助创造条件,使得讲真相得以顺利進行。有时往往刚要想怎么切入话题时,对方就会很偶然的提起一个相关的话题来,让你很自然的顺着他话题讲真相。

几个月前,我所在的部门新来了一个同事,被安排坐在我的旁边,他是刚刚从日本归国的,之前在日本学习工作了很多年。本来以为这么久以来都不在国内,可能受邪党的宣传洗脑不会很厉害,讲真相应该很容易,所以没几天就试着跟他谈论邪党迫害法轮功,没想到他刚开始听就马上不想听了,说:还是别说了吧,这个(指邪党迫害法轮功)挺吓人的,我对这个也不感兴趣。当时听他这么一说有点失望,但没有灰心,心想一定想办法再找机会和他谈。

过了几天,有天中午,我的手机响了,接听之后惊喜的发现是国外同修打来的劝三退的录音电话,当时很兴奋,也突然意识到旁边的同事也在,马上把电话递给他,让他继续听,看他开始接听时也是很惊讶的表情,渐渐的,好象听進去了,几乎一直听完,把电话递还给我。就趁这个话题,就又继续给他讲了法轮大法在国外的洪传以及在国内遭受的迫害等等,最后讲到三退,他终于明白了真相,化名三退了。很为他高兴,也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不久这个同事就离开我旁边的位置,被安排到别的地方坐了,我想他当初被安排坐在我的旁边,绝不是偶然的,应该就是来听我讲真相被救度的,如果我没有完成我的使命,那将是多么的遗憾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