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 师尊时刻都在呵护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在这风风雨雨十多年的修炼中,慈悲的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鼓励着我。今天,想敞开心扉告诉普天下芸芸众生:修大法的奥妙与神奇,法轮大法真好啊!

一、师父就在身边

我从小体弱多病,腿痛时扶墙走、和人多说会儿话,就闹心;冠心病、神经衰弱等病痛折磨着我。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修炼、大法师父神奇的给我祛除了病痛。

那是我刚得法的一天晚上,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炼法轮桩法,站桩抱轮时,我的右脚下象卧个大球,有茶碗口大,硌着我的脚心,胀的难受,我抬起脚看看,啥都没有,就是硌的慌。我坚持炼完四个抱轮动作,右腿又胀、又木,不听使唤。安歇后,见到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男子,站在我的床头(脚那头),用他的双手拽着我的右腿抻了抻,捋了捋,说:“你的腿没有毛病,你没有病。”说完,这人便隐去了。又过两天,我去看师父讲法录像,一看到师父,我惊呆了,即刻脱口而出:“前天梦境中,给我治腿的就是他,是师父。”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刚得法修炼,师父便为我净化了身体,去掉了各种病痛,自此,无病一身轻。师父在《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

二、法轮上下飞舞旋转

得法后,我告诉周围的人们大法如何神奇美妙,我觉的给人什么珍贵的东西,都不如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因为那是人生命永远的东西,是用钱财买不到的。很快,我们成立了学法炼功点,生活自此充实,踏实。

一天晚上,我在炼功点学法时,看到许许多多的彩色的法轮在我们炼功点的屋门口徐徐的旋转、飞舞,特别漂亮。自此,更增强了修炼的信心和对师尊的坚信。

三、病魔面前,正信正悟是根本, 心性提高,假相顿无踪

修炼人在遇到每一关每一难时,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要时刻把自己视为炼功人。

得法那年的秋天,一天,我突然胸闷,左心房疼痛,我心里明白是在消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债。当时没正确对待,心想借故休息几天,在家学学法。这样一连持续了三天,症状也没好。第四天,公爹说:“你婶病了,请来了你村的医生,你去叫人家给看看吧。”我说:“我没病,过几天就好了。”可是老人执意要我去。我便来到婶家,看到婶躺在床上,等医生输液。突然我想:“我是炼功人啊,不是一般的人,我没有病。我走出婶家。说来神奇,一切不适的症状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当自己心性提高,师父就会帮助,身体就有了一个飞跃。

四、進京护法 师尊一路呵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流氓集团诬陷师父,诬陷大法,对全世界人民撒下了弥天大谎。为给法轮功讨回公道,我们一行四人骑自行车,昼夜兼程赶往北京,那时的心态特别坚定与无比纯净,心里没有一丝杂念,只想为大法鸣冤,还师父清白。

那是个漆黑的夜间,我骑着车边走,边打盹(因之前我两宿一天没合眼),迷迷糊糊的向前赶。突然后面来了辆大货车“当”的一声,把我撞倒在地,大货车风驰的开走了。走在前面的同修大声惊呼:“撞倒谁了,没事吧!”我的意识特别清楚,“我是个炼功人”,“我没事”说着一骨碌爬起来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疼的感觉。同修给我扶起自行车,我接过车,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说:“我们接着走。”同修说:“你的手破了”,说着他掏出小手巾要为我包上。我说:“不用包,一点不痛。”同修执意用他的小手巾给我把右手绑上,我们又急着往前走,车还是那样轻巧,敏捷,就象有人在后面推一样。我默念着师父《洪吟》中的〈威德〉。

当走到天亮,同修说:咱们下道休息一下。看看你的手怎样?我这才发现,我的手只是小拇指骨关节处撞破了点皮,而整个右手臂‘尤其是小拇指与无名指骨关节处净是鲜艳的蓝漆,自行车右把,右小把也撞有蓝漆。同修感慨的说“撞的那么响,手背上,车把上,蹭上这么多漆,要不是师父在保护你,我真是无法和你家人交待。”我说:“是师父在保护我,替我偿还了一个由业债构成的假我。”我由衷的感谢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

我们继续前行,同修说这段路我不太熟悉了,不象是从前的一零七国道了,我说反正我们一直向北走就是了,说着神奇的事又发生了,从我们对面开来一辆小轿车,从车窗里“嗖”扔出一本《全国公路铁路图》,厚厚的,各个城市都有。师父真是时刻在呵护着我们,知道我们不知走哪条路了,就叫人给我们个地图册子,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啊。

我们按公路图一路走来,又到了天黑,我们紧赶了一段路,来到了北京护城河外,同修说“你看前面那亮处写着‘驶入北京’。那有几个人影在晃动,别再是关卡(哨岗),我们还是走土道吧!”这样我们下了公路走土道,绕过一个村庄,来到护城河边,在这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天刚蒙蒙亮,我们又继续北行。走着走着一条岔道横在眼前,我们傻了眼,哪条路直通北京呢?我们左顾右盼,想问一下过路的,可大早晨,路上哪有行人。忽听路那边地头上有说话声(浇地的),我们前去打听,那人告诉我们走这条路。我们沿路進了一个村庄,刚進村,我们打算买点油条充饥,(两天两夜的奔波路上只喝了点水)还没等我们稳住神就听:有去北京的赶快上车。我们丢下自行车,便乘上了去北京的客车。真是顺利啊,慈悲的师父啊,弟子深知您的一路呵护。

我们顺利的来到北京,来到了天安门前。他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到处是便衣。一辆辆警车发出吓人的吼声,一车又一车的大法修炼者被他们无情的拖走。这里哪有好人申诉,辩白的地方,我们一路艰辛来到首都北京,幼稚的认为,政府能为好人申冤,可是现在我们面前的真实情景是它们在疯狂的打压这群手无寸铁的好人,天理不容啊!

五、正念正行,师父呵护着我。

看着这么好的大法被中共无端的造谣践踏,我便以我个人的修炼事实,给县人大,信访办写了一封长信,告诉他们修大法的神奇奥妙,大法教人向善,做道德高尚的好人,是最正的。用我的切身体会,用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逐级向上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我语气诚恳,心地纯真挚诚,以某某市大法弟子的真名实姓落款,没受到任何干扰。

我的一至亲同修,她写的真相信,没落姓名反倒被派出所查出抓走,在乡派出所关押(二天),那时她还奶着几个月的婴儿,家人听着婴儿撕心的哭声,为了幼小的生命不得不向派出所交了肆百元所谓的罚款,他们才放了人。那时,我弟弟说:“下拨就是你了,你这好找,落的真名实姓。”那时我只是抱着一颗纯善纯真的心,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牢记着师父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每次保护了我。

六、与一搂粗的大杨树撞个满怀,毫发无损

那是二零零一年,师尊讲了发正念的法,我们几个同修切磋师父的正法口诀能震慑邪恶,镇邪灭乱。我们用毛笔写了许多:“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

吃罢晚饭,我们两个人一组到公路两旁的电线杆或大杨树上粘贴,公路边有排水沟,一米来深,大杨树在沟里长着。当我们贴到一棵大杨树时,我便站在公路边,往前探着身子,在杨树上抹上浆糊。从同修手里接过条幅,贴在杨树上,怕没贴牢固,又去用双手按,由于重心失去平衡,我与这杨树“咚”撞个满怀,我随即倒在沟里,同修赶紧把我拽出,拍拍我身上的土说:“怎么样。”我感到胸口猛的疼了一下,另一组同修跑过来说:“哈,和这么粗的大树撞,没事吧?”我说:“咱炼功人没事,走,咱们接着贴。”慈悲的师父再次呵护了我。

师父啊,弟子每遇到魔难,您都在身边看护,化解魔难,弟子有太多的感恩,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弟子只有精進实修来报答师恩。

七、正念显神威

那是二零零二年冬天,我和同修到公路两旁贴真相短语,那天晚上借着微微的月光一路贴着,刚到一变压器旁贴好,想到对面的电杆上再贴,发现离我们十几米处来了两个骑自行车巡逻的(乡里指派专门迫害法轮功)我们急忙進了路边的小梨树地。那两个人大喊:“干什么的,站住。”并追了过来。我说:“发正念,不让邪恶看到我们。”我们紧走几步,穿过几行树蹲下身子,正念解体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解体想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烂鬼。就看那两个人也進了树林,朝别的方向追去。边走边说:“怎么眨眼功夫就不见了,明明看到進了这里,真是见鬼了。”正象师父在《正念的作用》中讲的“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师父再次呵护了我们,大法再次展现神奇,真是正念显神威。

八、师父时时在点悟我,呵护我

二零一零年秋天,有一天,我吃罢晚饭和同修们学完法刚回到家,我丈夫便说:“你明天去买暖壶吧,一壶水全流出来了。”我说:“你碰它了吗,壶胆破了吗?”他说没碰它,水就流了一地。我拿手电照了照,找不到破的地方,心里咯噔一下:我修的有漏,这是师父在点化我。

我即刻向内找,挖出许多执著心:私心、利益心、贪心、懒惰等人心,想起我在卖鸭梨时,打箱时斤两不足,加了小梨,多肮脏的人心啊,这怎么配大法弟子的称号啊,师父叫我们做事要无私无我,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可我却为了一时的利益干了坑害别人利益的事,我这不是不听师父的话吗。师父啊,弟子错了,您可别不要我了,我一定修去这些人心,时时记住自己是炼功人,守住心性。用法归正自己的行为。想到这里,我又灌上一壶水,放那。第二天起床一看一点没漏。至今暖壶一点没漏过。

其实每一个人做了什么,神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作为修炼人,当我们的行为偏离了法时,师父会及时点悟我们,就连我这不争气的,师父也没放弃我。师父真是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啊。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