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两次被非法劳教 魏珺在黑龙江女监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大庆市法轮功女学员魏珺,二零零八年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由于长期遭受迫害,魏珺曾两度瘫痪,目前腰部以下仍然麻木,行走不便,双手指麻木,身患皮炎,奇痒。在监狱经常被毒打,并被禁止家人探视。

自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疯狂打压法轮功后,魏珺曾四次遭到绑架、劳教、判刑。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她因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非法关押三个半月;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非法劳教三年。以下是魏珺自述遭受的迫害:

一、在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遭受灭绝人性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上旬,我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期间,遭受非法囚禁强制“转化”,坐铁椅子八天七夜,吊铐一宿罚蹲等酷刑折磨。一天只让吃一顿饭,十三天不许洗漱,不许取棉被衣物。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邪党十六大期间,戒毒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迫害。我与九十名拒绝“转化”(中共恶警把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称为“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劫持至地下室,被剃头、强制喝盐水、蒙眼罩、勒嚼子、铐手铐、罚军蹲、开窗冷冻等酷刑折磨。当时整个地下室,惨叫声、呼喊声和叭叭作响的电棍声交织在一起,恐怖至极。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昏倒的、有的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致死,恶警王丹连续电击四个小时。有的被罚军蹲,蹲不住就坐在冷水盆里的。恶警还以考试的形式测试所谓“转化”程度,不符合要求,就罚军蹲、踢、打、冷冻、浇冰块,这场迫害持续了三个多月。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家中被恶警抢劫,被毒打,在看守所强制做奴工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我被大庆八百垧公安分局和大庆国保支队蹲坑的恶警绑架、非法搜查,恶警抢走家中的物品有:孩子学习用的笔记本、手机、打印机、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法像、真相资料、耗材,甚至铁丝、线头等个人物品,家里被翻的狼藉一片。

我被恶警殴打,连夜劫持到大庆看守所,途中被恶警张中华拽头发,按住头折磨,导致头发成绺脱落。在看守所,我遭到非法搜身、强制抽血、照相。看守所高价强卖伪劣被褥,五个月内收高价盒饭费二千五百元。期间我被迫强制做奴工,编制车座垫子。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十一月六日,大庆红岗区法院对我非法开庭,法庭上庭长限制我陈述,限制律师辩护对我非法判刑五年。参与对我非法庭审的有:审判长张秀仁,审判员:石柏川、戚廷华,公诉人书记员、代理检察员陈红敏等人。

非法判决后,我向大庆市中级法院上诉,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参与迫害的有:审判长陈世余,审判员杨晶、代理审判员赵正宏、书记员高国喜等人。

三、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毒打、禁止接见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我被劫持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大庆看守所的警察将我踩在脚下,强制穿囚服。监道长刑事犯崔香唆使犯人将我拖抬到十一监区。大队长王雅丽亲自唆使犯人用束缚带捆绑我,用毛巾堵嘴。每天组长刑事犯谷利群,强行往身上穿囚服,我的左臂被往后背,致扭伤。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王雅丽还将我家人寄的钱款打回,不让接见,不让存钱,并暗中唆使犯人崔香怂恿刑事法迫害我,强行按手印、不让别人给捎生活用品,也不许上超市买生活用品,犯人组长陈英还故意用拖延上厕所时间来迫害我。

监狱一直禁止家人探视我,连续几个月扣押家人和我的往返信件,并强行私自从我的卡中提款扣所谓的夏季衣服。夜岗李桂琴、王连英等犯人多次阻挠我打坐炼功。

四、十监区长赵惠华唆使犯人毒打

四月二十二日以后,监狱开始了又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酷迫害。十监区监区长赵惠华、狱警赵小帆开始对我非法搜身及我的物品,唆使犯人李海波等疯狂地往我身上穿的衣服,印上“犯”字,甚至连裤头上、大腿上都被印上油漆。一队人马走后,我检查自己的衣物,发现我给队长写的十六页信的底稿不见了。接下来每天都有一帮子犯人来强制我穿囚服,疯狂地捆绑双手,嘴巴用胶带封上。监道长刑事犯高福艳每天疯狂地打我的脸,把我提起来,再摔到地上,甚至扒掉我的外裤。参与迫害的打手有高福艳、李丹、李海波组成的打手队。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几天后,狱警赵小帆到监室跟我谈话,她以跟上级领导研究我身体不能穿囚服的问题为诱饵,诱骗我穿囚服。我揭露高福艳殴打我的事实后。赵小帆说调查调查,以后也不了了之。

目前犯人组长付中秀、包夹陈丽艳每天早晨都以强迫我穿囚服为由,挑起事端。队长派犯人道长高福艳,张芳青以及其他打手准备给我上束缚带。狱警崔某、夜岗犯人陈淑芬等人干扰、阻止我们炼动功。犯人组长付中秀指使包夹陈丽艳看紧我,陈丽艳为了减刑挣分,甚至一度想抢走我看的法轮功经文。犯人张艳动辄用恶毒的语言辱骂我,甚至用想动武打我,来威胁我。犯人付中秀、刘振芝、陈丽艳、邓忠焰、张艳等每天羞辱我。

黑龙江省女监还利用五联保、包头组长、道长等名堂,层层设卡,迫害着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7/曾两次被非法劳教-魏珺在黑龙江女监遭迫害-243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