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7月7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

  • 吉林省磐石市法轮功学员杨丽红被迫害经历

  • 吉林市韩晓明、荣铁生遭受的迫害

  • 湖北麻城陈金萍在沙洋劳教所遭迫害经历

  • 山东冠县崔月芝医生自述遭受的迫害

  • 吉林省磐石市法轮功学员杨丽红被迫害经历

    杨丽红,女,40岁,吉林省磐石市明城镇古城村村民,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杨也受到烟筒山派出所、磐石市看守所、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的联手迫害,杨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抄家两次,详情如下。

    2005年2月29日,杨与同修去乡村洪法,被明城镇笤条村一男性村民构陷,当场叫来了烟筒山镇派出所的恶警,将杨与三名同修非法绑架,劫持到烟筒山派出所,非法审讯杨一宿,强行拍照、按手印,第二天又被非法劫持到磐石看守所,在看守所杨被强迫穿号服、背监规、坐板,在此看守所杨被非法关押26天后,杨被磐石市610捏造罪名,被非法劳教一年,之后杨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在杨被绑架的第二天,烟筒山派出所所长高原、房汉柱等几名恶警私闯民宅到杨家非法抄家,没有抄到他们要找的东西。

    杨在黑嘴子劳教所,被强迫写五书、强行奴役、强迫当护廊,杨被非法关押一年后回家。杨回家后,明城镇派出所,明城镇综治办的王萍、李忠孝等几人,及明城镇镇长都丽华领着吉林市610人员于某,磐石市610人员杨某,同时上门骚扰,杨的房间都装不下了。

    2009年的一天,杨认识到一名同修被绑架,明城镇派出所的所长及五六名恶警再次私闯民宅到杨家非法抄家,没有翻着它们要的东西,准备绑架杨,没有得逞。以上是杨丽红被迫害的经历。


    吉林市韩晓明、荣铁生遭受的迫害

    一、 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法轮功学员韩晓明被迫害经历

    韩晓明,50岁。1999年12月30日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站前派出所非法关押。夜晚被警察用警车劫持到某监狱迫害。当时,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外面冰冷的地上坐着,恶警叫每个法轮功学员到审讯室受审,当叫到韩晓明时,恶警问姓名住址,韩一概不配合恶警,恶警强行拽韩晓明踩师父法像,韩正念抵制。恶警气急败坏的往韩晓明的头顶浇了一盆脏水。从头顶到脚下全部湿透的韩晓明被冻得浑身发抖。

    之后,韩晓明被吉林驻北京接待办劫持到一所大楼的8楼。第二天又陆续关进许多法轮功学员,第三天,韩的妹夫来到吉林驻京办事处,被勒索一千多元现金(所谓的2天伙食费),没开任何凭证收据后把韩晓明接回家。以后每到邪党所谓的敏感日,吉林市昌邑区鹿鸣派出所的牛爱民就找韩晓明说不要进京,有一天,牛爱民让韩去一趟派出所,写个不进京签字,韩让牛爱民自己写,之后,韩晓明很后悔,写了一份严正声明交给派出所的潘大宇,转交所长范维佳,范维佳告诉了市局,当晚把韩晓明劫持到吉林看守所,三天后,刘杨,潘大宇又把韩晓明转到拘留所迫害,在拘留所,恶警强迫韩晓明为她们洗被单。

    二,吉林省吉林市江南丰满区法轮功学员荣铁生被迫害经历

    荣铁生,女,63岁,吉林省吉林市五二四年工厂退休工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受到吉林市黄棋屯派出所、江南派出所和吉林省小白山看守所的迫害。

    2009年9月3日,荣铁生在吉林市江边洪法,被黄棋屯派出所警察田海波绑架,荣的手提包被田海波抢走,黄棋屯派出所警察非法审讯,强迫拍照,并且谩骂六十多岁的荣铁生老人,不许她上厕所,不许喝水!所长亲自动手打了荣铁生老人两个耳光,黄棋屯派出所的教导员拿起手机向荣铁生老人打去,没打到老人,手机摔到地上。恶警还逼迫签不炼功保证,当天,荣铁生老人被劫持到船营区公安分局,恶警给她捏造一个罪名后又将荣铁生老人劫持下楼准备送劳教所迫害。这时,荣铁生老人觉得头有些昏迷,大脑一片空白,恶警就把她带到医院,经医生检查,荣老人有心脏病、冠心病等,警察让吃救心丸,荣不配合。他们就把老人劫持到吉林小白山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一个女所长让犯人看着荣,不许炼功,强迫穿号服、报名。荣拒不配合,他们就骂荣老人,荣铁生老人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及犯人共六七个人,一起动手将荣老人按住,强行给荣老人灌食,将荣老人的牙撬得松动了,口腔被扎坏,脸的侧面都变成黑紫色。他们给荣铁生老人灌的是加入超量食盐的糊糊,荣老人被强行灌食后,口渴得受不了,连喝了二斤多水还是渴。这种超量的盐,含有大量的氯化钠,很容易使人氯化钠中毒,出现生命危险。在这期间,吉林市船营区分局又给荣铁生捏造了一份劳教书,非法劳教十五个月,在荣老人儿女和老伴的营救努力下,被恶警勒索了很多现金(数目不详),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后,办理了监外执行才放人。


    湖北麻城陈金萍在沙洋劳教所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麻城法轮功学员陈金萍曾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劳教所二大队,遭受酷刑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湖北沙洋劳教所二大队恶警队长汪芹,唆使两个吸毒犯人强迫陈金萍面朝墙贴着,手趴墙伸直,一动就拳打脚踢。后来恶警队长饶某又唆使两个吸毒犯人把陈金萍拉到厕所里,迫使她二十四小时站着不许睡觉。陈金萍这样被折磨她几天,然后恶警饶某、李某、刘某把她带到阴森森的仓库里,把她的手反铐着,用两根电棍电她的头、肩膀,然后把她按在地上跪着,用电棍电她的脚心,疼痛撕心裂肺。几天时间,她的头发白了三分之二。


    山东冠县崔月芝医生自述遭受的迫害

    前言:山东冠县医院放射科医生崔月芝,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关押,被迫流离失所后失去工作和家庭,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再遭绑架被诬判八年冤狱。以下是崔月芝自述十年来所遭受迫害的部份经历。

    我叫崔月芝,今年三十八岁,冠县县医院放射科医生,修炼法轮功后,我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在给病人拍片查体时,再苦再累也尽职尽责,病人有不明白的问题问我,我总是耐心的解释,直到他们明白为止。本来这是医生的份内之事,可是在世风日下的当今社会没有多少人能做的到。病人都说碰上我真幸运,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三次被“六一零”关进看守所,多次被囚禁到法制学校强行洗脑,遭受的冤屈八天八夜也说不完。

    (一)依法上访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颠倒黑白,迫害法轮功。我于九九年七月十八日进京上访,“六一零”指使冠县公安局的恶警到我娘家绑架了我的父亲,带着他到北京来抓我。我被押回冠县,软禁在清泉宾馆,警察们大吃大喝,而我的一日三餐却要家人送饭,给家人添了不少麻烦。后来让我回医院上班后,院方不发工资还派人监视我。我找到医院领导,告诉他们迫害善良一定会遭恶报的。

    (二)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公安局恶警在街上绑架我,我高呼:“法轮大法好!你们这样做是有罪的,我又没有犯法!”引来许多人围观。他们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当时那里已经关押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们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四天后,警恶利用中医院的医生对我们灌食,这种灌食可不是医生对病人的鼻饲,他们用胶皮管子捅我们的喉咙,完全是摧残式的迫害。

    后来我被转到了“法制学校”(实为洗脑班,非法私设的黑监狱。一天,警察训话问我们:敢永远说炼的站起来。大家“刷”一下全都站起来了。 到了零一年三月在劳教所里妥协的那些犹大慑于中共的淫威为虎作伥组成了转化团到冠县来转化我们,他们把我单独关到一个房间里不让我睡觉,一批一批的车轮大战想熬垮我,企图等我困的受不了时在他们写的污蔑李洪志大师的文章上按手印。我劝他们不要干这伤天害理的事。我知道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是最伟大的事,就硬坚持着,恶警没能成功。

    (三)从洗脑班走脱后流离失所

    按照中共的现行法律信仰是自由的,那么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就是合法的,是不应该被关押的,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在洗脑班的屋子找到一个钢钉,就用它挖窗户上的木头,终于拔下了窗户上的钢筋,我钻了出来,从此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二月“六一零”人员在电视台播放我的照片,要人举报企图再次抓捕我,我有家不能回。

    (四)奥运前再遭绑架 邪党非法判刑

    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流离失所的我被薛连春、陈月芝、刘涛、张鲁、杨军等十几个警察绑架非法关进聊城看守所。他们对我诬判八年的徒刑,这是天大的冤枉,我们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没有一点过错,这是中共“六一零”人员在作恶。对我的迫害丝毫不能动摇我对真理的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