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将我从地狱捞起 我用生命证实法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

一.得法前 悲惨的生活

得法前,我体弱多病,命运坎坷,魔难始终伴随着我,让我生不如死,颈椎病造成我半边身子不听使唤;结肠炎让我拉脓二十来年;腰肌炎、坐骨神经痛、心脏病等疾病,使我每天都必须大把大把的吃药,成了名符其实的药罐子。这种种顽疾,让我的身体每天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却无力解脱。

婚后,本想着能和别人一样,一家人过着正常的生活就满足了。谁知道,更加悲惨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我与丈夫婚后有一男孩。孩子一周岁时,丈夫突然发病了,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自己嫁的这个人患有精神病。我仿佛一下子掉進了深渊,这重重的打击让我感到生活的无望。我恨丈夫,恨他为什么婚前不告诉我实情,毁了我一生。但一切已晚,我也只能认命了。

以后的日子,儿子成了我生活的唯一希望和我活下去的动力。就在儿子十岁那年,我唯一的希望也被无情的摧毁了。儿子受了丈夫的遗传,十岁那年,病就爆发了,天天疯狂的不停的砸东西、打人,把家里所有的家具、用品都给砸烂了,没一样能用,任谁都拦不住,也管不了。看着犯病的孩子,我心如刀绞整日以泪洗面。那时精神上的巨大痛苦和身体上的病痛折磨使我的承受力已到了极点,我开始每天想着怎样结束我这一家人的痛苦生活,觉得活着就是痛苦,死了才能解脱。

于是我就开始想各种办法想要结束全家人的生命。我曾带孩子到河边溜达,想把孩子推下河,自己再跳下去,可溜来溜去也下不去手;也曾哄骗孩子说:“咱俩玩儿上吊的游戏吧。”想把孩子吊死自己再自杀,也没成。有一次,孩子的爷爷从老家来,我流着泪对孩子爷爷说:“您把孩子带走吧!就别再带回来了!”公公知道我说话的意思,对我说:“这是我孙子啊!我也下不了手啊!”老人哭的地上湿了一片。我当时恨丈夫把这病遗传给孩子,让孩子遭那么大的罪,让全家人天天活的生不如死。

丈夫看到我求死的心,也不忍心看到孩子每天发病时的惨状,就痛苦的对我说:“把孩子电死吧,孩子没了,可你一定要活着照顾我啊!”我知道丈夫不想我死,可我当时已没了理智,整天想的就是如何去死。那时我身上总是带着遗书,上面写着:谁发现我死了也不要救我,谁救我,我跟他没完!我和家人就在每天承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和病痛的折磨中,一天一天的煎熬着。

那些年,为了给儿子治病曾找过“看香的”,也曾想通过气功治病让儿子恢复正常。气功治病一次五十元,治了很多次也不见好,还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我身上的这些病也都是经长期治疗,吃了不计其数的药都不管用的。赶上那几年气功热,我就到公园里找气功,可练了好几种气功,病也不见好转。

二.修炼法轮大法 充满了希望的光明大道

经人介绍说法轮功治病有奇效,因此,我于一九九五年走入了大法修炼,从此走上了一条充满了希望和生机的光明大道,改变了我极度悲惨的命运,使我成为世上最最幸运、最最幸福的人。

修炼后,通过学法明白了自己的苦难都是生生世世的业力造成的因果报应,人活着不是为了当人,是为了修炼返本归真的,而我有幸得法已经走在了修炼的路上。大法让我看到了生的希望,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心中豁然开朗,再没了轻生的念头。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我的身心起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多年来一直折磨着我的各种顽疾一个一个的全都好了。更神奇的是,丈夫和儿子也因我一人修炼,全家受益,他俩的病再也没犯过,都恢复了正常,也不用靠药物维持了,父子俩都非常支持我修炼,对师父和大法更是感激和敬仰。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和无比的幸福。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消结肠炎的病业,当时我高烧四十度,肚子疼的非常厉害,拉出的都是脓。到了第二天,肚子疼的实在受不了了,同修来了鼓励我,和我一起背《洪吟》〈因果〉。背完了,我的勇气又来了,坚持到夜里十二点,这时疼痛又加剧了。

师父说:“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转法轮》

我一个人在屋子里咬牙忍着,我心里明白:这不是病,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清理身体呢。

那天丈夫上夜班不在家,我听见门响,以为是儿子,就说了声:“進来”。我一看進来的这个东西,有三尺多高,脸是灰的,眼睛象乒乓球那么大,是鼓出来的,头发都立着。我马上喊:“师父救我!”喊了两声,那个怪物就不见了。我挣扎着坐起来,哭了,我知道师父在看着我保护着我呢,我的心更加坚定了。这一夜,每隔五~十分钟就拉一次脓。到清晨,丈夫回来后,问我:“你心里有根吗?”我坚定的说:“我有根!”在师父的保护下,这一关很快就过去了,困扰我二十年的结肠炎就这样好了。

紧接着就是消腰和腿的病业,消业时一个月没起床,天天疼的睡不着觉,但我从未动摇过。一个月好了,起来一照镜子,人都走形了,但很快就恢复了。

开始修炼的几年中,我的家人尤其是儿子有了巨大的变化,不但病好了,而且还长成了身高一米八多,高大挺拔的英俊帅气的小伙子,因此丈夫和儿子也特别拥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疯狂镇压法轮功,我也遭到迫害,多次被绑架到看守所,我没向邪恶妥协。但在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期间,由于自己人心重,法理不清,被邪悟歪理所迷惑,被骗“转化”了。回家后也不学法了,还认为自己修的高。丈夫、儿子劝我,希望我从新学法炼功,我也不听。有一天,儿子和丈夫拿着师父的经文《建议》叫我看,我不想看,当时儿子就急了,失声痛哭说:“你不学了,不炼了,师父也不管我了,我怎么办啊!”丈夫一看儿子哭,也痛哭起来说:“你不炼了,咱家就没有希望了!”经他们这么一哭,我心里也觉的很难过,就把经文接过来,看完后出了一身冷汗,才知道自己错了。我知道修炼人背叛师门是最最严重的罪过,我十多天不吃不喝,心中无比的痛悔,想要弥补我的罪过。于是和同修商量想到北京打横幅,同修建议我别去北京了,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向世人讲清真相。我哭着写了严正声明,求师父看着,我今后要用生命护法!

三.用生命护法和讲清真相救人

为传播大法真相,我买来机器,自己印制真相资料,每天出去发二百份。二零零五年,我出现了与结肠炎相似的“病状”。每天肚子疼发烧,但我知道这不是师父给安排的考验,而是旧势力为干扰我传播真相设的魔难,我不能承认它。不论肚子疼还是发烧,我每天坚持发一百份真相资料。很多时候难受的回不了家,我就坐在路边休息一下。

还有一次是在二零零六年,胆管破了,脸变成黑青色。儿子的朋友到我家来,出于礼貌我跟他打招呼,儿子马上站在了中间怕朋友看见我的脸。他的朋友走后,儿子说:“您真行,别把人家吓着,您的脸是黑青色的。”胆管破了的当天,真有活不了的感觉,想:死了就舒服了。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念头不正,立即否定,我不能死!我必须去讲真相救人,而且第二天还要给同修送光盘呢。

第二天我挣扎着起床去给同修送光盘,同修见到我吓了一跳说:“你怎么这样了?”但我始终可以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我,不久我就恢复了正常,再一次展现了大法的神奇。

在发资料和讲真相的过程中也多次遇到危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化解了。一次,我正在一个住宅小区里发资料,听后边有人问:“干什么的?”我用余光看,大概五、六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都是保安。当时我想:我做的是最伟大的事,谁敢动我。我不跑也不停继续向前走。这时,保安中的小头目说:“大姨,您到外面撒去,行吗?”我站住,回头对他说:“行啊。”就对他们讲起真相来,他们都能接受,在师父的保护下,讲完真相我才离开了小区。

还有一次,跟一个中学生讲三退,孩子告诉了他父亲。他父亲一把抓住我的自行车把,怒气冲冲的样子不让我走。事情来的太突然了,当时我忘了发正念,我急了,使劲拽车子,因为用力过猛,把整个车子都抡起来了,车链子都缠到后轴上了。这一争抢引来了许多人围观,由于是在近路口的位置,围观的人太多造成了道路拥堵。他打110报警,我停下来严厉的对他说:“你这样做是要遭报应的,我是为人好,没做坏事,可你却非要把我送進监狱,三尺头上有神灵,神是不会饶你的!”他一听害怕了,语气也软了下来说:“你说句好话,不就没事了吗?”我看出他已经后悔报警了,可这时警车来了。他看到警车小声说:“坏了,你走不了了。”警察来了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拦他孩子了。这时,我才来了正念,心想:不能惊,不能怕。我马上求师父帮助我回家。警察让我上警车,我说我是好人,不上警车。又过来一个警察说:“不上车,就找人把你抬上去!”我心里求师父,我绝对不跟他们走。我推着车就走。一个年纪稍大的警察问我往哪去,我说:“马路都堵了,我往前边去。”他说:“我跟你谈谈”,他就和我一起往前走。

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绝对不告诉你。问我家住在哪儿,还说不会做记录的,我说:“我绝对不说。”我看着他的头发正念。到了一个小十字路口,我拐弯,他问:“你上哪儿去?”我说回家。他说:到前面大十字路口放你。我说:“不行!这离家近,必须从这走!”于是他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说:“你走吧。”我安全的返回家中,是师父保护了我,将危险化解了。

有一次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一对夫妇发现,男的一下子窜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女人也跟过来,我就向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弟子受到的千古奇冤,共产党打人、电棍电击等用尽了各种残忍的手段迫害这些好人。女人说:“你别胡说,他就是管这个的。”(指她丈夫)我说:“我没胡说,我说的句句都是事实。”我讲了半个多小时,他俩就听着,男的终于松开了手,他的良知被唤醒了,他说:“你走吧。”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还有一次,我在一住宅楼内发资料,发到四楼时正好一个人出来,他就喊起来了。我马上求师父,心想把他定住,他人是定住了,可是忘了把他的嘴定住了,他还在那里喊。我一慌神,脚踩空了,距离地面还有好几阶楼梯,我一下就摔下去坐在地上,就听“当”的一声,声音可大了,要是一般常人肯定就摔坏了,可我啥事没有,站起来就走了,又是师父的慈悲保护。

这些年,我坚持每天出去讲真相,一天最多讲四十多人,最少十几人。我觉的就象师尊讲的云游,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有破口大骂的、有冲我瞪眼的、有说风凉话的等等。不管遇到什么人,我都告诉自己不能灰心,不能被带动,一定要走下去!丈夫和儿子特别支持我出去讲真相救人,还经常鼓励我。现在我已经劝退了二万多人。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二零零一年我家只有五万元存款,我从洗脑班回家后买机器做资料全都给花了,平时就靠着我和丈夫微薄的退休金生活,可是五万块钱花完,没多长时间,发现钱又回来了!而且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多次,发现做资料的钱明明是花掉了,可一看钱还是原来的数没少。

这么多年我遇到的事和家里的巨大变化,每件事都体现了师尊的慈悲、大法的美好和神圣。可是我一直没写出来,为什么不写?是因为自己好面子虚荣心太强了,不愿别人知道我的家庭情况。现在我悟到了,我应该放下这个不好的人心,我要写出来证实大法。若不是师尊的慈悲救度,我们全家早就成了孤魂野鬼了。

伟大的师尊将我与家人从地狱中捞起,并给予我令宇宙众神都羡慕不已的最好的一切,在修炼的路上一直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不断点醒着我。唯有坚定不移的听从师尊的教诲,走好最后的路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弟子叩谢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