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范家台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自从二零零七年三月被关押在湖北汉阳琴断口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被全部转移到沙洋范家台监狱以后,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作为全省唯一关押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男子监狱,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严重的地方。

二零一一年一月原沙洋广华监狱政委周宏调任范家台监狱监狱长以后,迫害更加严酷。周宏上台伊始,就推出一系列措施,其中之一是延长劳动时间,从以前的八个小时延长到十四个多小时,劳动任务又不断加码,对没有完成任务者动辄上手铐。因承受不住高强度的繁重劳动,有的犯人在车间用劳动工具自残,有几个年轻的犯人被逼得神经错乱。更为甚者,生了病也不准休息,还得一起出工收工,有的人实在走不动就让别人抬着进车间,这样的场面屡见不鲜。

对于法轮功学员比较集中的四监区,周宏一方面逼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完成超负荷的劳动任务,另一方面还要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思想。在周宏的带动下,许多监区警察比以前更恶了。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姚晓安不承认信仰有罪,抵制出工劳动,当即就被戴上手铐脚镣送进重管队关禁闭,在禁闭室里每天要站立面壁十几个小时,饮用、洗漱均用的是大便池里的水,一个多月后他被迫表态愿意出工才得以解除禁闭。四月十八日又以同样的原因将法轮功学员王德林关进重管队。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三月三日法轮功学员李金阳向监区狱警反映情况,却被监区副教导员王雄杰打了几记耳光,然后又被送进重管队禁闭了半个月。王雄杰是湖北省仙桃市新里仁口镇人,因特别反对法轮功而经常殴打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杨云华就被他打过几次。

分监区长祖剑年纪不大,但工于心计,经常纵容事务犯(有一定特权的值班犯人)和包夹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他纵容罗丹、郑旭辉等人群殴打法轮功学员冯峰,致其胸部受伤,卧床十多天,还不同意伤者提出的去拍片检查的要求。后来又有一次他利用包夹犯人谢成义殴打冯峰。祖剑还在与法轮功学员谈话时扬言“我迫害了你们又怎么样?”其气焰嚣张至此。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周宏亲自到四监区主持所谓“转化揭批”会,强迫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会议。因不愿到场,法轮功学员毛义祥被几个犯人掌掴脚踢,轩安平被强行拖至会议室,余光德因高喊“法轮大法好”而被打,并被拖出门外。

法轮功学员柳德玉长期抵制迫害,被监区狱警视为眼中钉。有一次恶警借口一件小事指使犯人王道江拳打脚踢了半个小时。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为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监狱里设立了一处类似洗脑班性质的场所。三月上旬法轮功学员柳宁被关在那里进行强制转化,监区狱警利用一贯打架闹事的犯人吴前锋每天对柳宁不是打骂就是体罚。一个多月后仍坚持不放弃信仰的柳宁调回原监室时,双腿已红肿得几乎不能走路。即便如此,为了逼迫他参加劳动,每天还强行要他罚站。

即使在范家台监狱这样的暴行下,大部份被非法关押在范家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仍坚持正信正念,不配合恶人的命令和指使。

在范家台监狱做“转化”洗脑的几个主要的犹大:李章明、金常宏、张九亮、杜子国、梅大佐(其中李章明是二零零九年已刑释又回来做“帮教”)。

非法刑期满了的法轮功学员大多被立即从监狱转移至各地的洗脑班。在很多洗脑班里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准出监号门,关押还没有期限,有陪教、保安、公检法人员、洗脑班人员等都在监视着法轮功学员,“帮教”大多都是一些犹大,每天都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目的在于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如湖北省司法厅主管的洗脑班、武汉市洗脑班(即武昌区洗脑班)、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等都是迫害集中的地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